丁薛祥取代王沪宁,大讲团团伙伙!多名习家军失落二十大。河南人冲垮白卫兵。武汉人午夜大逃亡。呼和浩特人坐牢

中共的新晋常委丁薛祥,以前的中办主任,习近平的亲信心腹大祕现在当了政治局常委,排位第六,倒数第二。他在昨天发表了一篇文章,以谈党的团结为由大谈斗争。通过这篇长文来显示他在新常委中的分工中主管意识形态,取代了王沪宁。


王沪宁实际上非常狡猾。他知道自己在过去可以说是作恶多端!在习近平任内为习近平修宪连任。还有就是为一党专政加一人独裁吹喇叭,抬轿子。说得好听叫汗马功劳,说得不好听叫做同谋共犯。所以王沪宁乐得自己选一个清闲的位置,去当政协主席。不惹是非,然后平平安退休,夹着尾巴做人。不然的话他感觉到这一届可能很不妙,有可能遭到报复。所以他把职位全推了,甚至把排在他后面的赵乐际都推到他前面去。自己宁愿当一个相当于虚位的政协主席,不再惹是非。


于是丁薛祥就挑起了意识形态重担!意识形态是得罪人的事情,所以丁薛祥就硬着头皮写了这篇文章。这篇文章大谈团结和斗争,其实是毛泽东的老一套。讲来讲去,中共并没有什么新东西。讲习近平新时代,新思想。其实一点新意都没有,就是新瓶装旧酒。毛泽东时代有一个公式,什么团结,斗争,团结。或者是斗争,团结,斗争。什么意思?就是通过斗争达到全党的团结。或者是有原则的斗争,有原则的团结,不是没有原则的团结。毛泽东的说法是为他在党内权力斗争找理论依据,毛泽东经常要给自己找一套理论的说法来自圆其说。明明是要打倒刘少奇,要打倒林彪,要打倒党内的政敌。但是他说成是斗争,然后在斗争中达到团结。每次打倒了别人,明明是制造了分裂,却说成达到了团结。意思是更多他自己的人提拔上去了,就有更多的人团结在他周围。而刘少奇,陶铸,或者是林彪这些人打被打倒了。他们那一派就不见了!这就是毛泽东所讲的团结,以他为中心。现在丁薛祥讲的团结也是这个意思!


还讲不要一团和气,不要团团伙伙。很多人看了这些文字,可能都会哑然失笑。团团伙伙的不正是习家军,习派吗?最大的帮伙,最大的一团和气,最大的团团伙伙有谁搞得过习家军?江派,团派,或者是红二代太子党都不如习家军这么拉帮结派,团团伙伙。所以他究竟是在说自己,还是有别的意思?而另外一层意思其实就是说只准我们团团伙伙,不准你们团团伙伙。只准习派团团伙伙,不准非习派团团伙伙。就是这个意思!然后就大讲斗争,说要敢于亮剑,在国际舞台上也要敢于亮剑。也就是说要继续推动战狼外交,对内部来要继续搞权力斗争。


有人说这是放释放了一个大清洗的信号,其实我认为大清洗一直在进行。习近平一直搞了十年的大清洗,才有了今天的这么一个所谓连任的地位。不管是非法是作弊,大清洗的结果实际上最主要是阶级斗争。因为毛泽东时代的元素都有了,有一个重要的东西你不能缺。你有了供销社,有了大食堂,有了闭关锁国,有了计划经济,有了红色江山的这套说法。但是有一个东西你不能缺,就是阶级斗争!毛泽东说以阶级斗争为纲,还说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所以丁薛祥的这篇文章充满了阶级斗争的意味,就是要搞阶级斗争。但是其实对民间搞阶级斗战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在党内搞阶级斗争。在党内把打倒了的一边称为资产阶级司令部,资产阶级的代表。所以有可能把改革开放派划为资产阶级代理人!反过来把复辟派,保守派,强硬派,文革派划定为无产阶级的代理人。这是毛泽东,江青对文革时期党内两大阵营的划分。看丁薛祥的口气,这已经是呼之欲出。


不过说到丁薛祥和习家军团团伙伙。其实这次20大开下来之后,虽然是习家军塞爆了中央委员会,塞爆了政治局,塞爆了政治局常委,把其他派下排挤出局,尤其把团派整个的排挤出局。但是习家军本身里面有失意的人!因为习家军太多了,习近平在里面还要挑肥拣瘦。这十年上位的习家军不少,结果有一大批失意人在习家军内部。有可能会构成不稳定因素,不满的因素。丁薛祥的这篇文章是否有敲打的意味,也很难说。


先盘点一下习家军在20大之后有哪些人失意。高层有黄坤明和和陈敏尔,这两人都是政治局委员。黄坤明是政治队委员,中宣部长。结果不仅没有升为常委,反而调到了广东去当省委书记。而且没有主政经验,随时可能犯错。另外,陈敏尔已经是政治委员,重庆市委书记。不仅没有上升,不仅没有入常。原来还说是接班人,结果接班人没了,连政治局常委都进不去。最后是平级,继续当政治局委员。原来说是平调到上海去当市委书记,比重庆更威风一点,结果也不是他。所以陈敏尔也是非常失意,这是两个高层的失意人物。这两人的失意就在于,为什么其他人可以入常。同样的年龄,同样的条件,同样是政治局委员,为什么我们两个不能入常?这是他们两人要嘀咕的事情。


再一个失意的就是政法系统,都要争夺政法委书记。本来热门人选是王小洪和陈一新!王小洪是公安部长,党组书记,特勤局长,习近平身边的红人。而陈一新已经是政法委的祕书长,这两人激烈争夺政法委书记的职务,都是习家军。结果这两人都落空,反而是一个黑马上去了,就是国安部长陈文清当了政法委书记。陈文清很低调,是祕密警察,祕密特务。相当于普京那样的角色,突然就冒升为政法委书记。反过来陈一新降级,去接任了国安部的部长。实际上就是调离了政法委,不再当祕书长。而王小洪是原地踏步!所以这两个在政法委系统中争夺的人也算是失意人,失意于20大。


其他的像上海市长龚正,本来是习家军人物。一开始习近平把他安排到浙江,之后又到山东当省长。到了大瘟疫的时候到上海接替应勇,然后应勇到了湖北。应勇也是个失意人,既没有入政治局,也没有入政治局常委。甚至说应勇连党代表都不是,也就是连中央委员都不是,准备去接任检察长。本来按道理,龚正当了上海市长这么多年。李强调到北京了,要当常委,要当总理了。那龚正就应该当市委书记!结果不是他,他反而原地踏步,调来了一个北京的市长陈吉宁来当市委书记。陈吉宁是清华帮,是陈希的那个派别,是习家军之中另外一个微弱的派别。习近平和陈希都曾经在清华大学当工农兵学员!所以龚正尺寸未进,显然失意。显然是今年4月份上海封城的时候,他跟习近平并没有完全配合。习近平对他不满意,所以他就原地踏步,甚至都有可能降职。


再一个失意原就是唐一军。唐一军是之江新军人物,习近平的亲信心腹。原来被安排到黑龙江省当省长,后来在突然把司法部长傅政华搞掉之后,就把他紧急调去当司法部长。本来以为从此他会平步青云,仕途高升。结果习近平在20大却把他抛弃了!唐一军不仅没有入政治局,而且其他职位完全是处于冷却的状态,就是坐了冷板凳。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个人坐了冷板凳。后来在黑龙江当副省长的王永康是也是一个标准的习家军,但是他因为卷入了周江勇的大案,被中纪委调查。后来是当了黑龙江省人大副主任,坐冷板凳。这一回连中央委员都没捞上!他是中央候补委员,要递补中央委员也没有递补上,现在是整个的失宠。


像这样失宠的干部还很多。不过在这些失宠的干部之中有一个特点,就是有些干部曾经跟韩正相关。比如上海的龚正没有得到提拔,其他几个上海的新秀也没有得到提拔。比如诸葛宇杰,周波,尹弘。据说他们是韩正的旧部,本来是希望通过韩正而得到提拔。但是都没有得到提拔重用!原因就在于韩正临阵倒戈,反了习近平。在今年3-4月份他支援李克强主政,解决民生,解决经济,反对清零和封城。结果跟习近平搞翻了!最后韩正退了休,虽然他是68岁要退休。但是习近平却安排了其他比他年龄更大的人入职!比如张又侠72岁,还在当军委副主席。王毅69岁还在主管外教,当政治局委员。但是韩正却出局了!韩正在广义上不仅是属于江派和上海帮。他也属于共青团,是共青团出生,他跟李克强和胡锦涛的关系也较好。所以韩正的出局也是共青团派出局的一部分!由于韩正的关系,结果跟韩正相关的官员都没有得到提拔。


所以回头来说,习家军里面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有人是歌舞升平,庆祝加官进爵,弹冠相庆。但是有人是黯然神伤,要在家里唱哀怨的调子。尽管习派一派独大,习家军一派独大,习近平一人独大。在这样的局面下肯定会发生争名夺利,争权夺位的斗争。就在习家军内部!


大瘟疫的状况!河南人冲破了封锁,都知道河南人苦难行军。像北朝鲜人一样,逃离富士康。因为726号房间的8个员工神祕死亡,后来说都是女员工,尸被放在垃圾堆里面。结果引起了恐慌,甚至是暴动,甚至响起了枪声。9000武警,后来是3万特警进入富士康。富士康的员工大逃亡!大逃的过程中遇到了白卫兵,在一座桥上筑成人墙拦住他们。但是这些河南人根本不停止返乡的路,想都不想就往前冲。经过短暂的冲突之后,他们冲破了白卫兵筑成的墙。继续浩浩荡荡往前走,踏上回家之路。尽管白卫兵围追堵截,但是他们依然往前冲,所以一冲就过去了。冲过了之后就浩浩荡荡的往前走,踏上回家之路。很多人都说,河南的这些镜头和相片随便拿一个都可以得普立兹新闻奖。说这些相片太经典了,反映了当代中国人的大逃亡,或者是苦难行军,或者是长征。这些镜头随便拿出去一定会在国际上赢得普立兹新闻大奖!河南人沿着高速公路浩浩荡荡的前进,不分昼夜,白天走田间,晚上走高速公路。


现在在全国到处是苦难。武汉现在是什么情况?武汉封城了,再现封城的苦难。由于菜价高涨,食物短缺。现在武汉人是抢购成风!只要有超市一开,只要有市场,人们就蜂拥而上去抢购。白天抢购,但是晚上逃离,半夜三更出逃。武汉人尝过封城的苦难,在2020年率先被封城。知道不得了,要死人。所以他们的翻墙,翻铁丝网,翻公路,翻防护带,随便什么。到了夜半三更,武汉人就到处约起来,到处去越过封锁墙。所以武汉人是集体逃离!


再看看内蒙古的呼和浩特。都知道新疆的苦难,都知道西藏拉萨的苦难。新疆伊犁饿死人,一天饿死20多个。拉萨有1/4的人口被送进方舱,也是饿死人。现在另一个少数民族地区内蒙古也被封!首府呼和浩特被封的结果是什么?到了晚上白卫兵就来拉人,政府军警来拉人。拉人的结果是到处转运!呼和浩特的当地人说,这些人一车车的拉,都不知道去哪里了!说是相当于坐牢去了。所谓的方舱就是集中营,所谓的集中营就是监狱,就是大监狱。这就是中国的写照,整个中国的写照。四方八面全是这种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