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大坝悬!宜昌以下跑?习近平扑压反习声浪。川普竞选造势,中国公司做手脚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10年6月21日星期日。

综合中国体制内外的消息,拦截长江的三峡大坝出现了最新的险情,似乎非常危险。因为在去年夏天就盛传三峡大坝已经扭曲变形!中共虽然做了一些辩护,但是他们的专家学者在私底下都承认三峡大坝的确出现了扭曲变形。不光是坝身坝体,还有周边的地质都发生了变化。今年情况更严重,因为又到了夏天,又到了汛期,现在中国有148条河流都在涨水。包括西南,江南,华南地区很多河流都有上涨。而且最近几天降雨量也很大,降雨量,降雨范围和降雨的强度都是空前的。所以在三峡大坝现在是洪水不断升高,不断注入,据说以每一秒钟26500平方米的量注入。而且现在水位到昨天为止已经高出警戒线2米,水量和不位都还在继续增加,所以三峡大坝非常危险。

在网上,知名的专家黄晓坤留了一句言:“宜昌以下跑。最后说一次!”也就是说从宜昌算起,长江中下游的人都快跑吧,逃命吧。这是最后一次通知!而其他专家则说:往哪里跑?跑得掉吗?因为中国大部分人口都聚集在长江中下游,有6亿人之众。原来就有很多水利专家也分析过,说如果三峡大坝溃堤,倒塌崩塌的话,不仅整个宜昌会被夷为泽国,而且接下去是岳阳,然后是武汉,再接下来就是南京,最后是上海这样的大城市。这些城市都是中国经济水平中上地区,发达地区,人口也非常稠密,所以跑都没地方跑。

都知道三峡大坝是六四屠夫李鹏的政治工程。他一生有两个政治工程,一个是六四大屠杀,一个就是三峡大坝。1990年全国人大在表决三峡大坝的时候,非常罕见的得了三分之一的反对票,使李鹏非常狼狈。众所周知,中共人大常委会是一个橡皮图章,都是举手机器,但是居然出现了三分之一的反对。因为在中国的专家学者中,反对建三峡大坝的比赞成的更多,但是李鹏作为总理,他非要推大坝作为他的政治大坝,而且作为他的家族大坝。后来证明他的家族,包括他的儿子李小鹏,李小勇,还有女儿李小琳,还有他的老婆朱琳都通过中共三峡大坝上下其手,吃中国的水电。中国的水电有一半被李鹏家族包吃,他的女儿李小琳就有一次在香港不巧走漏了风声,她说:我父亲把一半的电力部交给了我们!就是中国的电力有一半交给了他们兄妹俩,就是和李小鹏。也就是说李鹏建立这个工程完全不是基于科学的论证,而是基于拍脑袋,人证人治。

结果中共高层只有两个人去过三峡大坝,一个是李鹏,一个就是当时的总书记江泽民,江泽民为了让李鹏接受他的领导。因为李鹏对江泽民不服,所以江泽民配合李鹏演了很多戏,除了帮李鹏家族杀人灭口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去了三峡大坝一趟。就这样,一个总书记一个总理去了三峡大坝的封顶仪式。但是除了这两人去了三峡大坝之外,其他中共高层领导的全部都拒绝去三峡大坝。三峡大坝建设工程的指挥小组组长本来是总理兼任,李鹏之后是朱镕基,朱镕基之后是温家宝,但是朱镕基,温家宝,还有后来的总理李克强都坚决不去。尽管自己身兼三峡大坝的建设工程小组组长,但是他们都不去三峡大坝,怕背黑锅。就在2006年三峡大坝建成落成后,按道理中央领导要出面,结果不仅胡锦涛和温家宝不去,连省部级官员都不去,一层层的官员互相推诿,都不去参加剪彩仪式。结果只有三峡大坝本身当地的一个公司总经理作为最高领导人剪彩了,非常狼狈。号称世纪工程,号称要解决中国一半以上的电力,结果最后连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忌讳,都怕背责任背黑锅,纷纷避之犹恐不及。

三峡大坝就是这样一个过程,不仅盲目上马,而且是个烂尾工程,问题很多。生态破坏,扼杀了长江中的珍贵鱼类以,导致地质滑坡,还有导致气候的变坏。包括长江上游四川重庆一带出现极端的冬天,极端的严寒,多雪的天气很少出现。现在三峡大坝变形怎么办?在中共内部有一些专家学者进行讨论,无外科有三个结果。第一个结果是自己把它炸掉,第二个结果是由于某种战争被作战的另一方炸掉,第三个结果就是垮掉,崩塌溃堤。前成都电子工程大学(已跟四川大学合并)有很多工程师参与了三峡大坝水电这方面的设计,他们都在议论说,四川大学很多专家都在发愁,说三峡大坝如果你要炸掉,怎么炸?要拆,怎么拆?如果听之任之就会迟早溃堤,随时可能倒塌。所以他们一筹莫展!据说现在跟四川大学相关的水电专家和他们的学生都非常着急,每天都生活在焦虑和恐惧之中。有的学生去三峡大坝实习,回来之后也是充满了焦虑和恐惧,都不敢再去了。所以关于三峡大坝会不会出问题,现在可以说已经是呼声四起,按中共的说法叫谣言四起。而据说在中共内部也在悄悄准备退路,至少是把中共的这些党政干部和家属保下来。所以他们不会通知民众,如果三峡大坝出事,他们绝对不会通知民众。因为一通知民众他们就会觉得乱了,一旦民众各自逃生,最后这些官员党员和腐败家族都没地方逃生了,他们一定要把他们这些党员官员安置好,把他们所谓跟中共政权相关的一些工厂工程,金库银库安顿好。可能中国人民得到通知是在最后一刻,可能都来不及得到通知就成为渔泽中的鱼虾。

其实三峡大坝不说别的,它本身的这种设计和思路的出现本身就有违常识,有违逻辑,有违古理。如果是在一些小溪流建一些小坝倒也罢了,但是长江是如此巨大的河流,被称为中国的母亲河,是中国的动脉。现在居然拦截建成一个世界大坝,这就违背了古训。因为在几千年前中国也有古训,有两人治水,一个叫鲧,一个叫禹。鲧治水是以拦截的方式,结果失败,后来被舜帝所杀。后来启用大禹治水,大禹治水是以疏通的方式,他明白水不能拦,只能疏通。就跟民意一样,民意不能拦截,只能疏通。堵截洪水之所以不能成功,是因为堵截的方式会使水位越挤越高,坝体承受的压力也会越来越大,而所谓的加固或者是修修补补都是无济于事,所以以拦截堵截的方式迟早会使洪水滔天。大禹治水之所以成功,就是他使用疏通方式让洪水流走,要么分流要么主流,该往哪儿流就往哪里流,让它流走。本身一年四季就有汛期和旱季之分,氢大禹治水才是一个自然的道理,符合科学。

同样民意也是一样,民主社会为什么长期稳定,因为民意可以抒发,可以游行示威,请愿结社。人民抒发完了,诉求达到了也就结束了,民主制度依然在健全的支行。但是专制社会是拦截民意,不让人民有任何的发泄渠道,一有游行示威和集会结社就打压控制,甚至大抓捕,甚至以暴力殴打对付。结果是使民意有如高压锅,越压越高,压力越来越大,总有一天会跟火山一样大爆发。

所以李鹏搞三峡大坝违背了大禹治水的古理,重复了鲧的蠢行和悲剧。李鹏实际上就是当代的鲧,他不仅是制造了六四大屠杀的六四屠夫,而且制造了中国的生态灾难,建造了三峡大坝,重复了几千年前鲧的错误。三峡大坝倒了,李鹏早就两腿一蹬,死了,盖上党旗归西了,火化了,连他的眼镜的火花了。所以李鹏就实现了过去独裁者的一句名言——我死之后,哪管他洪水滔天!这很有可能不幸应验。他所建立的三峡大坝有一天洪水滔天,而他却早就变成了灰,早就下了地狱。而等待受害或者是受死的是亿万生灵,是被剥夺了参政议政的权利剥夺了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和投票权利的意亿万生灵。

三峡大坝实际上是中共政权的一个形象,相当于一党专政的一个写照。就是三峡大坝也好,中共一党专政好,看上去都是庞然大物,看上去很宏伟,很壮观。但是他随时都面临决堤,崩塌,崩溃的危险,危机四伏,凶险四伏。

中共方面不顾香港人民的反对和国际社会的谴责,继续加快推动他的恶法——《港版国安法》。在5月下旬,中共通过操纵人大委员会通过所谓的立法表决之后,6月18日又通过他所谓的人大常委会加快立法的第一步。现在传出中共要在6月底加开一次人大常委会议来加速立法。比如他们马上要建立3个机构,第一个叫做“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由特区政府建立。而这个委员会的组成人员就是香港的特首加上各个司长,就是以中共任命的傀儡政府组成的“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二,中共还对这帮傀儡官员不放心,中央政府还会指派一个人来担任“国家安全顾问”,进入委员会去监督他们的工作。就是相当于中共派出一个政委!第三,中共的国家安全部还要在香港建立一个分支机构,叫做“国家安全驻港公署”。这三个机构加在一起,就是把党的意志,一党专政,党领导一切加在香港政府头上,也直接加在香港人民头上。

而中共在这些做法中显得极端的,还有对国家安全犯罪的案件由特区行政长官指定法官来办案。也就是说办案并不是由当地的法院来办案,而是直接由特区行政长官来自指定法官去办案。这就是中共内地那一套,中共表面上有所谓的公检法司法机构,但是遇到跟所谓国家安全的案件,就是推翻政权,跟政权相关的案件的时候都是由党来领导,甚至由最高领导人拍板来定案。

不少善良的人都以为中共推出这个《港版国安法》只是拿来吓吓人,或者说他保是先推法,但是不一定要会苛刻极端的执行。还有人以为如果国际社会的压力,整个世界上广阔的民主国家的压力,中共会有所收敛。但是看上去中共是一不做二不休,准备往极端的方向走到底,完全跟善良的人们的意志相反,也跟国际社会相反。这种相反的做法显示了现在习近平王沪宁当局不仅仅是极左,而且是非常的极端。是两个极——极左路线加极端独裁!这两个极才能形容这个政权。

所以要理解中共政权,还是体制内传出的一句话。就是凡是谈到香港或者同一类的问题的时候,习近平的答复都是——我非要,我偏要,我就是要!也就是说他就是这么偏执,就是这么变态,就是这么的强加意志。包括习近平,王沪宁,栗战书,或者加北上京市委书记蔡奇,这个“新四人帮”他们本身的人格特质上有缺陷,是病态人格。说得准确点就是强迫症,某种程度上的强迫症。他们自己因为患了强迫症,所以要强迫中国人民怎么样,甚至要强迫香港人怎么样,基本上就是病态人格在管理这个国家所导致的一个病态的结果。他们的每一步极端措施让外界都非常吃惊,不敢相信。但是最后都证明这就是事实,他们就是要这么做。

说到香港和《港版国安法》,中共的党媒有一个说法。在面对外国的批评和谴责的时候,中共说“香港背靠祖国,无惧外界威胁”。这句话实际上非常可笑,因为凡是帮香港说话的不管是美国和英国等欧洲国家,还是日本等周边国家都是为香港好,都是为香港人民好,都希望香港能够维持他现有的金融地位,维持他的外资进出渠道,还有香港民众所享受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出版自由,以及他们一定程度的选举权等等,是为了香港的繁荣和稳定。实际上中共在暗示一句话,就是:香港人民不要怕任何威胁,因为这些都不存在。只有一个威胁存在,必须要害怕,那就是共产党的威胁!中共的这句话就像中共的另外一句话,中国动不动说没有任何外国势力可以阻挡中国前进的步伐。实际上他就暗示,只有中国共产党可以阻挡中国前进的步伐。

同样,习近平,王沪宁和习家军等人不仅是在台湾,香港和周边国家在行为上走极端,推行极左路线,而且在国内更是如此。比如最近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任何人反对习近平,批评习近平或者是要习近平下台,都会被逮捕!其实在任何一个国家,包括在过去改革开放40年的中国,如果一个公民说要谁下台,这根本不是一个问题。但是到现在,曾经提出要习近平下台的民间人士许志永博士现在被中共正式批准逮捕。他原先是被抓起来关在黑狱里面,但是现在已经进入逮捕阶段,就是要对治罪。另外还有山东诗人鲁扬,他也是因为在文字上呼吁要求习近平下台,现在也被中共强劲抓走和关押。还有在湖北,众所周知的是湖北主作家协会主席方方写了一本《方方日记》,这本日记不过是使用非常平实的语调来记录在武汉在这两三个月中疫情中的一些情况,点点滴滴,深受武汉市民和湖北人民的爱戴和阅读。但是中共居然下令极左派上下围攻,对方方不仅进行语言威胁,甚至是暴力威胁,派一些社会上的大汉在微博微信上喊话,威胁方方要动手。而且还打压对方方表达友情和支援的知识分子,比如湖北大学文学院教授梁艳萍,她突然被中共开除党籍。开除党籍倒也罢了,甚至把她的工职也开除了,就是因为她发表的言论同情方方,而在早前她也在微博和微信在对香港民众的抗争也表达了理解,于是中共居然悍然下令开除她党籍(这对她是一件幸运的事)。但是中共把政治立场跟工作联系起来,把人家的生计都要断掉,而且凡是社会上有替方方出声,替方方讲道理的其他学者教授,甚至一些学院院长都受到了威胁。由所谓的五毛党,自干五,小粉红去举报。也就是中共的现任线民,也就是那些所谓包打听这样的角色。

包打听这样的角色在历史上从来就不光彩,中国历史上的告密者是不光彩的角色,而且下场都非常可悲。在三国时代不管是三国哪一方,比如曹操,他在对阵的过程中总是有一些告密者在中间立功,但是他打败了敌人之后会把告密者杀掉。他认为告密者没有人格,出卖自己的主人,卖主求荣以谋取利益。这样的留他何用!一般告密者完成任务之后,曹操都是把其推出午门斩首。而今天的习近平当局跟历朝历代的昏君暴君和黑暗时代相比都有过之而无不及,不仅是了亲小人远贤人,而且大量的重用告密者,重用这些包打听,足见这个政权,这个所谓的新时代实际上就是最陈旧的时代,最黑暗时代。在香港推恶法,对台湾打压,跟印度硬碰硬,甚至不惜跟美国全面对抗,跟国际社会全面对抗。总之是“我非要,我偏要,我就要”,加速前进,全速前进,不会掉进悬崖誓不罢休。

6月20日,美国总统川普进行了大瘟疫以来第一次公开竞选造势。他去了俄克拉荷马州的塔尔萨市,在一个大型体育馆造势,前后演讲差不多两个小时。这个造势在事后估计,说出席的观众不如预期。比如说体育馆本来可以容纳20000人,但是有三分之一的空座位,而馆外还有很多的川粉却不能进去。结果后来发现是搞了鬼!如果是民主党反对党搞了鬼倒也罢了,是白左搞了鬼倒也罢了,但是实际上跟中共有关。中共的抖音公司在美国也立足,并且到处发展分公司,而且很有市场,但是一般民众却不识他的庐山真面目。一些白左和民主党派的人自己在推特上发文,就不幸泄露了天机,说抖音配合他们搞了一场买假票的活动。就是当川普要举行大型造势活动的时候动员了很多人(如左派,民主党,还有一些抗议者)在线上登记买票,买票之后不要出席,制造空座位。最后果然兑现了!这就跟抖音相关,就是抖音大规模地鼓吹这个计谋。抖音是中国公司,而中国一切都是党的领导,都是受中共领导,而且还搞情报。如果政府要求其提供情报,就必须要配合,这是他在中共恶法下的责任。所以抖音的作为不简单,背后一定有中共。也就是说不管是直接还是间接,中共介入了美国大选,中共在干涉美国内政。这件事情如果顺藤摸瓜查下去的话,恐怕能查出中共的一些重大图谋。

这次演讲会除了民主党,白左和抖音捣乱之外可以说相当成功。川普演讲超过了1小时40分钟,将近两个小时,但是全场站立。他自己一直站立在那里演讲,而且一直连贯,没有停顿,没有任何演讲稿。就这一点就把中共所有的领导人都比下去了,尤其是中共现任总书记习近平,必须低头读稿,不低头看稿根本连话都讲不清楚,甚至连记者递条子,他回答问题都要把事先准备好的回答拿出来读,甚至还读错。川普不仅全场脱稿演讲,充满激情,充满政治家的那种激情四射和明星般的魅力,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不仅演讲,他在中间还有很多风趣的一些表演。一会儿模仿媒体,一会儿模仿他在西点军校走路的样子,运用自如,挥洒自如,非常灵活。这只有民主国家,只有民主大国的这些参加民主选举的领导人才能做到,而且还是74岁的高龄!74岁的川普是这么健康,这么精力充沛,虎虎有声,这也把那些共产国家和独裁国家领导人比了下去。那些盘踞在北京的,现在执政的人也不过是60多岁,但是出来给人老态龙钟,行动迟缓,头脑麻木,说话不清,甚至颠三倒四的感觉。从这些角度都可以看出民主社会的活力和专制社会的僵化!

川普的这一次演讲其中有一部分显然令那些亲共人士,小粉红,自干五和五毛党深受刺激。那就是川普再次把这次大瘟疫说成是中国病毒,还说是功夫病毒,功夫流感等等。说到功夫显然是一个幽默,意味是中国的一个符号(中国功夫)。而现在是共产党的功夫,他制造,隐瞒和传播了大瘟疫。至于他说到中国病毒,实际上还有人说成是中共病毒,更为确切。不管是中国病毒还是中共病毒,也就是个名称。但是一些新茶人士,部分的中国人却非常敏感,以为是对中国的贬低,以为是对中国的污名话。事实上历史上有西班牙流感,有日本脑炎,有德国疟疾,但是没有人认为西班牙,日本和德国的国格受到了损害,或者认为是这些国家的国耻。还有后来的伊波拉病毒,伊波拉是非洲的一条河,连接了几个国家,也没有人认为那几个国家就蒙羞了。因为对病毒或者瘟疫的全名在人类社会有一个不成文规定,不约成章的东西就是以地名来命名,在哪里爆发就叫什么名字,便于全世界称呼和防范。流感在全世界都有,而西班牙流感集中在西班牙爆发,所以叫西班牙流感。同样,脑炎和疟疾等其他这些各种各样的瘟疫一样在全世界都有,但是如果在某个地方爆发,就可能会说成日本,或者是德国疟疾。甚至有脚底痒的人都知道不一定是香港才有,但是却被说成香港脚,那也是一个说法。香港地方热,又是水港,容易产生脚气。脚气在全世界都有,把脚气说成是香港脚也不见得对香港有任何的贬损,东方之珠并不因此而蒙尘。

但是为什么这部分中国人,尤其是亲共的中国人,尤其是这些小粉红,五毛党和自干五却如此的敏感?因为他们被惯坏了,甚至被中共教坏了。因为中共是一个脆弱的政权,是一个脆弱的独裁者,他生怕人民批评他,不准老百姓对他有任何的批评。而大权独揽习近平更不准别人批评,一有人批评他,要他下台,他就把人家抓起来。把红二代太子党的任志强抓了不算,还要把其他的知识分子给抓起来。所以非常敏感,敏感的背后是脆弱,是自卑,而不是自信,而且在自卑和自信之间还交叉着某种莫名其妙的自负。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整个共产党都很脆弱,按照台湾和香港的比喻说法是玻璃心,一碰就碎了一地。由于共产党对中国这种长期垄断长达70年,结果把部分中国人也变得脆弱,敏感,自卑,不自信,动不动就联想到国耻,联想到整个国家的所谓荣誉,其实这个国耻最大是就来自于一党专政,来自于共产党这个精神上的外来政党。从马列进来的这么一个洋教奴役了中国人70年,这是中国最大的国耻。但是有的人却不认识这个国耻,而把其他一些事情当成国耻。这些人不了解历史,也不了解医学和疾病知识,然后一说到中国病毒,中共病毒或者是中国瘟疫,他们就非常紧张,以为是辱华了。

所以这些人非常脆弱,脆弱的背后是一种病态。不仅是中南海领导层的病态,不仅是这个9000万人大党的病态,而且把相当一部分中国人搞得病态。所以今天的中国人当听到这些说法,首先应该去想一想,是自己有问题还是是别人的正确描述,而且要仔细考究这个瘟疫究竟来自于何处。尽管中共在国内造了很多谣,通过社交媒体,通过他们的网军水军在网上故意散布似是而非的消息,给部分中国人造成错觉,还以为来自于美国,来自于欧洲或者其他国家,甚至以为来自来自于美国的生化武器或者细菌战。但是所有的这些刚好相反,事实和真相刚好相反。真相是来自于中国,来自于武汉,而且来自于武汉实验室。而最大的可能是,如果说是细菌战,是生化武器,就来自于中共。

所以说他是中共病毒最为准确,说他是中国病毒是按照国际上不成文的说法延续而来。说他是功夫病毒,功夫流感,那是一个玩笑,是一种幽默,或者说是一种黑色幽默。

今天就暂时讲到这里。谢谢大家收看收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