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寻常!党媒连篇发文,大讲邓江胡,只字不提习!朱镕基亲信开炮。战狼大使威胁加拿大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1年12月13日星期一。


最近几天,中共的党媒党报出现了一个意外而且罕见的动向。那就是连续发文跟习近平唱反调!比如说在12月9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叫《改革开放是党的一次伟大觉醒》。另外同一天,新华社发表了一篇文章,叫《在更高起点上谱写改革开放的新篇章》。这两篇文章都是在学习19届六中学会的精神前提下,但是有几个不同寻常。


先说《人民日报》的这篇文章。它的不同寻常不仅提到改革开放,而且主题就讲改革开放。这是习近平炮制第三份决议其中不提的一个重要方面!因为把改革开放当成过去式,面向未来的时候提十个坚持,完全避开改革开放。就是不再坚持改革开放,让改革开放成为过去式,成为告别式,告别改革开放。但是《人民日报》和新华社的这两篇文章都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专门提习近平不喜欢的名词,就是改革开放,把它作为主题。


第二个不同寻常就是,在《人民日报》这篇文章中提改革开放,九次提到邓小平的名字,一次提到江泽民的名字,一次提到胡锦涛的名字。但是对习近平的名字零次,一次都没有提到。他完全可以在最后拐个弯,说在新形势下,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或者是四个意识,两个维护,推进改革开放,或者是深化改革开放。都没有,完全没有!就只提到改革开放是党的一次伟大觉醒,说到了很多个伟大,说从理论上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发展。对中国的实践,从实践上又是一个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在实践上是一个突破。再一个是说对党和国家命运的一次把握!而在这篇文章中还说中国人民是伟大的人民,但没有说中国共产党是伟大的党,中国人民在改革开放中始终是排头兵。发挥了主动性,积极性,创造性,又说依靠群众才是重大的动力。这就跟习近平,习家军所宣传的不一样。什么党领导一切,伟大光荣正确,一切都属于党的这套说法完全不一样。《人民日报》的这篇文章不仅发出来了,而且在各方面得到转载。只字不提习近平是一个重大的动向!


另外,新华社的文章《在更高起点上谱写改革开放的新篇章》里面主要是回顾改革开放在各省各行各业取得的成就。专门引用各省各种行业的人的现身说法,有很多段落。有时候讲到深圳的一些干部或者是民众的说法,也有讲到东北的干部民众的说法,还有讲到四川或者是西宁,或者是广西等等。或者是讲到了改革开放示范区,或者是讲到了高新发展区,或者是讲到了一些改革试点等等,都是对改革开放众口一词的称赞。似乎都是要推进改革开放,深化改革开放。


但是新华社的这篇文章谈了这么久,扬扬数千字。但是也不提习近平名字,只字不提。这是在最近的文章中所罕见的!因为他完全可以在文章结尾一拐,话风一转,然后说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或者是两个维护,四个意识,或者说习近平倡导所谓深化体制改革。但是都没有,完全没有提到。所以这让人感到颇为不同寻常,是19届六中全会之后的一个新动向。


这些文章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对第三份历史决议不提,或者很少提到。比如新华社的文章提到了第三份历史决议,说对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的重大成就或者历史经验进行总结。就提了一次!但是《人民日报》的文章却只字不提第三份历史决议。给人的感觉,19届六中前会虽然开完了。但是在贯彻19届六中前会的精神的时候,第三份历史决议却被抛到了一边。因为里面提到了面向未来的十个坚持没有改革开放,所以主要是谈19届六中全会的精神。


回顾到使激烈斗争的情况,在四天会议结束之后并没有公布第三份历史决议,而是在会议结束了五天之后才公布历史问题的决议。当时就传出,习近平是在胁迫中央委员会和中央候补委员,用一种柔性正变的方式通过了所谓的第三份历史决议。不通过就不走人,甚至要搞选择性反腐,所以那样的情况下勉强通过。现在看来,19届六中全会开完了。中央委员会,或者是党的喉舌的主要意思是承认19届六中全会,或者是承认这个全会的精神。似乎对第三份历史决议做了一个保留,或者说对第三份历史决议中不提改革开放而作出了一个反呛。


事实上习近平方面恐怕也是一个应景。最早提出要搞第三份历史决议的时候,最早规划的上策是要大歌大颂习近平,成为对习近平的一个决议,最好是否定前任。后来没有达到这个目标,就不得不提到前任。提到邓小平,提到江泽民,提到胡锦涛。但是把习近平的篇幅占了2/3,其实他什么也否定不了,也就是一个顺序的继承。其实最后还走到了下策,下策就是虽然通过了一个数万字的决议,3万多字中有2万多字讲习近平,占2/3。但是整个决议看来非常平淡,最终就达到了一个目的,也是暗中达到的目的,就是否定改革开放,在面向未来的时候暗示不再坚持改革开放。所以就连习近平搞第三份历史决议,习近平,习家军,中宣部最后都是虎头蛇尾。给人的感觉就是不了了之,也就是应付了事,跟习近平最初的目标相距甚远。也就是说在19届六中全会之后,对习近平,习阵营来说是在淡化这份历史决议。对反习阵营来说是不想理睬第三份历史决议,而继续大谈改革开放。而在党媒党报上似乎也出现了内部的争执!如果是拥戴习近平的一方就不提改革开放,但是反习阵营的声音就是要提改革开放,而且大提特提。就像总理李克强一样,一出就大讲特讲改革开放,大讲市场主体。似乎在专门给习近平别苗头,唱反调。


楼继伟是前中共的财政部长,是前总理朱镕基的爱将,亲信心腹。他在最近几天又开始对习近平当局呛声了,他又批评习近平当局。他针对中央的经济工作会议开完!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上说了三句话,分别是需求收缩,供给冲击,还有预期减弱。意思就是国内市场的需求内需不足,而供给冲击就是人工费出现匮乏,像电和煤。再一个,所谓的预期不足也就是稳预期稳不住,对未来无法把握。楼继伟就针对这一点评论了!他说,当局所公布的一些经济数据并没有反映出这三大压力。他要强烈暗示经济数据造假,报喜不报忧。他把话风一转,提到到国公布经济数据是报抱喜也报忧。就是很客观,很中立,唱好美国,看衰中方。最后楼继伟提到,在疫情的冲击下,中国的企业和商业有所收缩,有所停滞。他说当局报告了新增的就业人数,但是并没有提出这些新增的就业人数,在之后的6个月到1年之内又处于失业的状况,就是又重新减少了就业。就是他就业了,但是他如果退出了就业,却并没有进行统计,也没有进行公布。所以他由此质疑习当局的经济数据!所以各界都说楼继伟很大胆,以敢言著称,他实际上是属于改革派的官员!


实际上他敢言还不是第一次。他每年都要敢言几次,这是2021年度的感言。实际上在上一年度他就批评西当局,他有几次批评。一次是说关于5G,中国国内在一窝蜂发展5G,但是他认为中国根本不具备接纳5G的条件。说数千亿美元的投资根本就找不到市场,找不到立足点,他认为就是一个浪费。另外他又说,5G是内循环的一个堵点。当时习近平讲外循环,内循环,什么双重循环。主要是讲内循环,闭关锁国的代名词。但是他说5G就是一个堵点!这句话听上去让习近平当局很不开心。再早一点,就是前年2019年,他两次批评习近平当局。在2月份的时候,他批评习近平当局的所谓公计册改革。他认为公计册改革是一种行政运动化,不符合市场,是以背离市场为中心的这么一个做法。另外他说,在企业里面,党的决策代替了企业的决策。这对企业是一个影响,打击了很多企业家的信心。再到3月份,他又批评中共的中国制造2025。他说他从一开始就不支持中国制造2025!因为这是选择行业,而不是由市场来进行选择,是政府行为的选择。另外他认为,美国的科技已经很创新,很发展。但是中国方面似乎在通过一些资金来扶持自己并不占优势的一些东西去跟美国竞争!所以他并不看好,他说是浪费纳税人的钱。


在他猛烈抨击之后,习近平当局对他展开了报复,在2019年对他有两个报复。一个报复就是,他本来以前是当财政部长,后来在2016年之后当了全国社保基金会的理事长。但是突然叫他提前卸任,就在2019年4月卸任了社保基金理事长的职务。外界很多人就认为他是被逼退!另外在2020年的时候又有一个报复,就是他以前的秘书叫张宏安突然落马,对他的秘书进行查处。他当财政部长的时候,这个人是办公室主任。对他秘书的查处,似乎就是对他本人的一个威胁。不过习近平当局查处了好几个前财政部长的秘书,一个是项怀诚,他的秘书落马。后来还有一个刘仲藜,他的秘书也落马。再后来就是楼继伟,他的秘书落马。不过这些财政部长本人并没有受到影响,项怀诚,刘仲藜和楼继伟并没有受到相关的查处。


楼继伟连续多年批评习近平当局,大家都为他捏把汗。但是仍然不依不饶,以改革派的姿态,继续批评习近平。这就说明了他背后有人,大家都认为是朱镕基和跟朱镕基相当的政治老人,或者是跟朱镕基构成同一个战线的反习阵营。而朱镕基然以前非常看重楼继伟,他把楼继伟从上海带到北京都委以重任,是他的手下爱将。朱镕基在当副总理的时候就委任楼继伟当财政部副部长!而在这之前他是负责改革方面,就是负责宏观调控司的司长,还有一些税制改革。而他当了财政部副部长之后,据说有一次在人大说话很不客气。他批评那些人大的人,说他们不懂预算。再后来就是2013年,那个时候朱镕基退休,习近平上台,当时楼继伟被委任为财政部长,一直达当2016年。显然习近平并不喜欢他,因此他才卸任了财政部长,后来就当了全国社保基金的理事长。所以从总的路线看来,他属于朱镕基这条线,属于改革派这条线。他对习近平,习家军当前这种极左的做法非常看不惯,所以才发出了种种批评之声。不过他的批评之声有相当的空间被党内所接受,或者说是支撑。这显示了习近平并不能一手遮天,反习阵营有的是代言人,而楼继伟就是反习阵营的代言人之一。


在国际上都在反思,中共加入世界贸易组织20年给世界带来了什么?中共是在2001年克林顿政府时期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现在国际上普遍的反思是,中共加入世界贸易组织20年,破坏了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而且使这个组织几乎陷于瘫痪。在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议员做出了种种的反思。比如佩洛西,现在的众议院议长。她说,她在20年前,2001年就坚决反对当时克林顿要把中共引进世界贸易组织或者最惠国待遇。现在看来,她当时的反对有先见之明。认为中共会破坏规则,或者不遵守规则。现在所造成的后果大家已经看到了!另外有共和党的议员表示,过去美国以为把中国带走全球化的跑道,加入世界贸易组织,通过经济改革能够成为一个民主国家。但是现在看来,这个过程只是养肥了中共的官僚阶层,贪官污吏。而现在我们正在面对一个种族灭绝的政权!共和党的参议员卢比奥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对美国的利益造成了重大的损害。当我们回头看这20年的时候,这些过程尤其显得明显。对美国,对国际社会都是重大的损害。


回顾历史,在老布殊时代就开始了对中共的绥靖政策。老布殊时期,中国发生了1989年的民主运动和六四大屠杀,但是老布殊仍然延长了给中国的最惠国待遇。尽管当时受到很多议员和国际舆论的反对!到了克林顿时代,又再次延长了贸易最惠国待遇,让中共在经历六四大屠杀之后继续起死回生。而更糟糕的是,克林顿在2001年接纳中国进入世界贸易组织,由此给世界经济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再之后就是小布殊总统时代,美中贸易激增。美中贸易逆差突然急增,对美国来说是逆差,对中国来说是顺差。就发现中共不遵守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低价倾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