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歡而散?金正恩提前告辭。加時談判,難在如何讓美方相信中方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1月10日星期四。

北朝鮮領導人結束對中國的訪問,啓程回國。從日程上來看,金正恩訪問北京似乎比預定的行程縮短,提前回國。因爲中方公佈的日程是1月7日到1月10日,總計4天。但事實上金正恩在北京的訪問只有一天半,就是8日的整天和9日的半天,總計20多個小時。怎麼麼個算法?如果按照四天來算,金正恩一入境中國,到達丹東開始就算起,他是1月7日晚上入境,然後8日早上乘火車到達北京。他離開是在9日的中午,坐12個小時的火車的話,在9日的半夜或者10日的淩晨回到朝鮮。從這個演算法來看,勉強算得上1月7日到10日。這就有點像聲東擊西,或者說是一個欺敵之計。中方宣佈四天想做給美國看,好像金正恩訪問北京非常重要,歷時四天。但實際上只有一天半,只有8日的一天和9日的半天。

金正恩在北京的主要行程是,1月8日下午,他跟習近平有一小時的會談,然後晚上此舉行晚宴。當天是他的生日,習近平用了四個小時給他舉行盛大的晚宴,並且觀看文藝演出。1月9日上午,他在北京郊區參觀經濟開發區,參觀了同仁堂的制藥工廠。至於他爲什麼參觀製藥廠,有的說法是他對朝鮮的醫藥不滿意。其實中國的假藥更多,事實上更可能是跟他本人的健康狀況有關係。到了中午,習近平和太太彭麗媛又再次舉行午宴歡送他。中午之後,金正恩一行人就到北京火車站坐火車回國。從日程上來看可以說是提前回國或縮短行程,因爲他完全可以在10日離開,那才是真正所公佈的日期。

事實上中朝雙方發表的文字顯示有一些分歧。中方在報導這次訪問的時候非常奇怪,高調的來訪,但是低調的報導,每天報導金正恩的消息都是主要媒體只有一行字。比如“金正恩對中國進行正式訪問”,或者“習近平跟金正恩行會談”,或者“習近平設晚宴招待金正恩”,或者觀看文藝演出等等,都只有一行字,直到訪問結束才發的比較多的文字來進行充數。中方的報導非常簡短,而且低調,外界有一種解讀說是怕刺激美國,實際解讀不正確。因爲中方邀請金正恩來訪,就是要刺激美國,就是要向美國示威,就是要說我還能繼續影響北朝鮮,控制北朝鮮,能夠對金正恩施加影響,趕在金正恩跟川普舉行第二次美朝峰會前,先舉行所謂中朝峰會。這事實上就是爲了刺激美國,給美國一個好看,讓美國覺得中國在朝鮮半島問題上的角色不可或缺。所以刺激美國的說法不存在!事實上中國官方的低調報導,是怕刺激中國人民。因爲中國人民歷來對中朝關係議論紛紛,尤其是中國網民。那邊有個北朝鮮,這邊有個西朝鮮,而且這一邊龐大的西朝鮮種種政治上收緊的做法越來越像北朝鮮!另外人民普遍不滿的,就是對北朝鮮大撒幣,進貢,把北朝鮮整個給包養起來。

昨天我也提到,金正恩來訪的目的跟習近平完全不同。習近平要金正恩來給自己站台,中美正在舉行貿易談判,需要金正恩來訪問站台,表示中共還有一張朝鮮牌可以打,藉以向美國叫板示威,或者作爲中美貿易談判的背景。但是金正恩的目的是另有所圖,表面上是爲了解除制裁而努力,實際上是要爭得中國的援助,或者是金錢,也就是進貢,要從中共這裏套得大量的物質和金錢供應。至少幾火車皮的東西是要拿回去的!而且又趕在他的生日來舉行晚宴,而且是第一次公佈他的生日,這就意味深長。也就是說你中方必須送大禮,既然是生日,就要有生日禮物,而這個生日禮物是大禮,價值不非。我昨天講過,恐怕這是史上最昂貴的生日大禮!所以雙方各有所圖,互相利用,互相實現各自的目的。中方要面子,朝方要裏子。習近平要的是金正恩來站台,是形式上的東西。而金正恩要的是實際的東西,因爲美國,韓國和日本所不能給他這些物資援助進貢。違背聯合國決議,違背各方制裁決議的,只有中方可以做得到。

其實在雙方的報導中可以看出雙方講話的輕重。中共新華社後來所發佈的所謂習近平跟金正恩的會談內容,可以看到雙方的講話輕重不一樣。習近平強調道,2018年經過中朝與相關方面的努力,政治解決朝鮮半島進程有所推進,希望各方通過對話將和談進行下去,要有成果,能夠政治解決朝鮮半島的問題。之後才提到朝鮮半島無核化,之後才提到支持南北韓的對話,也支持朝美對話。按照順序,他先放的是強調中朝的作用,而不提其他國家,另外無核化也放在後面去說。但是金正恩的講話剛好順序反過來,他先提到無核化,說朝鮮堅持無核化立場,要堅持和平對話解決問題。而且他接下來說,希望第二次美朝峰會能夠得到各方所歡迎的成果!

金正恩所強調的順序剛好相反,習近平先提的是中朝,就好像是朝鮮半島的和平進程是中國和朝鮮努力造成的。但是跟事實相違,事實是韓國總統文在寅首先遞出橄欖枝,然後是金正恩接過橄欖枝,然後首先擬定了南北朝首腦峰會,然後通過文在寅傳話擬定美朝首腦峰會。之後中共才插腳進來,展開搶人大戰,先把金正恩搶到北京進行訪問,經過六七年的冷淡關係之後。所以中國的角色是最後一個,但是習近平的談話卻強調中朝的作用,把中國的前面,朝鮮第二,然後對美韓雙方起的作用輕描淡寫,不提,只是說支持南北韓對話和美朝峰會對話等等。而且把無核化放在後面!而以前剛好相反,中方見到朝鮮都會提出朝鮮半島無核化,但是這次輕描淡寫放在後面。而朝方在各方關係對立的時候,美朝關係對立,中朝關係冷淡的時候,朝方不提無核化,中方單方面提,朝方還不滿。這次剛好相反,是金正恩首先提到朝鮮半島無核化,還有和平對話。而他提的是美朝,提的是第二次美朝峰會,不提韓國也不提中國。意思是他到北京來,希望支持第二次美朝峰會,希望整個國際社會都支持。他強調的是美國和朝鮮的主體作用,認爲韓國和中國只不過是個配角而已。

所以雙方的順序和輕重點不一樣,就顯示了雙方的分歧。如果進一步解讀的話,比如雙方有可能在某些方面不歡而散,以至於金正恩提前就離開北京回國。因爲中方所強調的恐怕是在暗示金正恩和北朝鮮不要那麼快進入無核化的談判,不要那麼快放棄核武器,最好是持有核武器跟美國繼續叫板,敲詐訛詐。這符合中共的利益,因爲中共還需要給美國在貿易,在軍事,在南海,台海,台灣問題等等方面去跟美國較勁,需要朝鮮這張牌。這是中共的打算!但金正恩未必能夠答應習近平的要求,反過來金正恩所要求的剛好相反,他主要看重的是美朝關係。他到北京就是要求物質援助,要求中共進貢大量的金錢物資,而中共肯定會給他,否則根本就不會來。但是給多少,是否能滿足金正恩的要求?比如金正恩要一百,中共給他八十,如果是沒有達到,有點差距的話,金正恩都有可能不高興。所以雙方有可能會發生一些不高興或者是不歡而散的局面,中方的報導非常簡短恐怕跟這個也有關係。

說怕報導會刺激中國人民,還有一個標誌就是,1月8日晚上的晚宴據說持續了4個小時,還有觀看文藝演出,應該說很隆重很盛大。金正恩的代表團全程出席,習近平這邊包括習近平,王滬寧這兩個政治局常委出席,還有其他一幫習家軍出席。從報導中來看,沒有其他政治局常委出席,不像上幾次金正恩訪問北京,中共政治局常委傾巢出動參加一個國宴。這次其他政治局常委沒有出席,也就是規格沒有去年高,但是恐怕物資援助不少。之所以對這個晚會輕描淡寫,恐怕是真的怕刺激中國人民。因爲中國人民不能夠支配自己的血汗錢,他們的血汗錢被中共任意揮霍,揮霍在很多方面,一帶一路,大撒幣,其中一個方面就是揮霍給朝鮮金正恩政權。而中國人民恰恰是競金正恩核項目的受害者,特別是東北的人民。金正恩一搞核試爆,東北就震動,人工地震,核輻射核污染等等。中國人民深受其害,根本沒有得到任何好處,而且把自己的血汗錢源源不絕的輸往朝鮮。所以這件事情的情況就很清楚了,結論是中國不怕刺激美國,他要刺激美國。但是他們怕刺激中國人民,他畢竟對中國人民現在的議論紛紛有所害怕。

另外還有一點,就是中朝之間顯示了不小的分歧。習近平和金正恩之間的這種分歧恐怕不亞於中美之間或者美朝之間的分歧,所以金正恩極可能是提前回國,而不是按照預訂的日程。

1月9日,中美副部長級的貿易談判暫時結束。這次談判本來是兩天,1月7日和8日,最後加時一天到了1月9日。談判結束後,美國代表團離開了,首先是美方發佈的公告,提出了關於會議的說明。這個說明是非常中性的,既沒有說好也沒有說不好,也沒用成果之類的詞話來表示。其後中方也發表了一些文字說明,從這些說明上也可以看出順序也相反。美方強調道,中美雙方舉行會談,是基於實現平等互惠和平衡的貿易。另外把結構性的東西放在前面,知識產權,市場准入,非關稅壁壘,網絡攻擊,網絡竊密,商業竊密以及農業能源等方面等結構性問題跟中方展開了會談。然後才提到中方答應對美國的農業,能源等產品採購這些事項。美方強調說:如何監督執行和強制性執行,雙方達成了一些共識。這是美方的強調!但中方在報導中卻強調了採購,在各種報導中說對美國的汽車和汽車零部件取消了關稅,然後增購美國的大豆,而且開放進口美國的五種轉基因食品。但是在結構性方面輕描淡寫,只是提到在知識產機方面也有所談判。

中方的順序相反,把結構性問題放在後面,把採購放在前面,還是看出中美雙方的側重點不一樣。中方還是希望通過數量性的採購來平息雙方的貿易逆差,而美方是要求結構性的改變,基於長遠實現公平,互惠,互利和平衡雙邊貿易。中方在一些說法中也可以看出對美方的結構性

要求作了一些回應,他不得不作回應,只不過是語言不詳。比如環球時報副總編劉洪發表的文章,其中有一段說:其實美國對結構性的要求聽起來咄咄逼人,但是仔細一看,也符合中國深化體制改革,深化開放的需要。這就等於變相承認要去呼應美國要求的結構性改革!因爲關於採購,這位劉副總編說:採購也符合大量進口美國的產品,有利於滿足中國人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當然這是個阿Q式的說法,中共是從來不會考慮中國人民的生活美不美好。如果真的這樣考慮的話,那早就應該實行雙邊平衡貿易,早就應該讓大量的外資外企獨資經營,早就應該讓價廉物美的外國產品進入中國,特別是醫藥產品,防癌藥物等,不會有那麼多的關稅和非關稅壁壘阻止人家。所以這只是一個阿Q式的說法,事實上他沒有說出來的潛台詞,就是中共接受美國的壓力,大量進口美國的產品。中共接受美國的壓力,進行結構性改革!

中共不僅加強了能源,大豆,轉基因食品和其他農產品等等的採購。中共在另外的一些說法中又暗示,說是要有利於川普在美國的執政。比如他分析道,對美國的農產品,能源產品和汽車行業降低關稅,對農產品和能源產品購買有利於支持川普的那些州。這樣的話就有利於川普在2020年贏得總統連任。也就是中共暗示他在反過來做!去年他的做法是去打擊支持川普的州,去打擊農業州,能源州和汽車製造州。當時還在這些州刊登廣告,公開地說川普的政策愚蠢,導致中美關係逆轉。然後又說中國的模式是世界上最好的模式之一!這種行爲當時就受到了川普政府,特別是副總統彭斯的指控,說中共通過經濟手段來干預美國的中期選舉,試圖影響選舉,試圖阻撓川普和共和黨的選情。當時搞得中共非常狼狽!現在中共又反其道而行,反過來做,他暗示他現在的做法有利於川普或者共和黨的選情,好像是給川普一個安慰,意思是我大量進購農產品,大量進購能源產品,降低汽車關稅,取消工業方面的貿易保護主義,有利於川普的選情,又反過來去迎合川普。其實這是另一種干預,反方向的干預,試圖通過對川普的迎合(說得不好聽就是收買)來討好川普,說是這樣子有助於選情,然後緩解美國在結構性方面對中方的壓力。

但是美國顯然不會緩解這個壓力,美國代表團離開前所發表的聲明就可以看出來,強調的是結構性改革,而且還強調要可核查,不斷核查的強制執行。因爲這個會談之所以延長一天,就是美方提出中方是沒有信譽的,在執行承諾上一直逃避,在過去的多次談判和多次協議中,中方都是逃避回避。最大的協議就是迴避了對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承諾,全面違反,全面破壞。所以中共方面是以失信,不守信用,背信棄義而著稱。美方不相信他們!因此第三天的談判就是圍繞這方面在進行,我昨天也提到了,美方所發佈的說明就證明了這一點。這就使我們想起當時美國跟朝鮮在談無核化的時候,美國,日本和韓國都強調了三個詞。說去核化的過程必須是不可逆轉的,可以核查的,而且是徹底的!同樣道理,這番同樣意思的話用到了中美談判上。就是可以核查的,不斷核查的,而且強制執行的。就是不能光聽中共說什麼,或者承諾什麼,簽什麼協議。而是這些協議怎麼執行!美方甚至提得非常具體,不僅結構性改革上要可以不斷核查和強制性執行,而且提到中方對美方產品的採購要明確數量和時間,按照數量和時間進行採購。

這些都是美方非常強調和明確的。所以要說現在中美雙方已經談成功,那爲時過早。儘管川普本人表達樂觀的說法,說談判進展順利,他們很想達成協議。而中方的確在口頭上也作出了大量承諾和讓步,但是基於中共沒有信譽,不守承諾,背信棄義的歷史,美方是不相信,所以這個談判才延長了。這次談判美方作了一個中性的表達,具體的談判結果會向美國政府彙報。

這次談判告一段落。下一次的談判會是什麼時候,由什麼人來談判,在哪裏談判,雙方都沒有公佈。但是據瞭解其實有兩個行程擺在上面,就是中共的副總理劉鶴會在1月底率領代表團到美國進行會談。據說這是部級的會談,會使會談更深一步。另外,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會出席達沃斯論壇,而美國總統川普也會出席達沃斯論壇。因爲王岐山在過去多年雖然號稱管外交,尤其管中美關係,但是美國根本就不邀請他到美國訪問,因此他無法接觸到美國政府和政要。這回如果他代表中國去出席達沃斯論壇,顯然是給他製造一個機會,讓他接近美國總統川普。出於禮貌,美國總統川普也可能會跟他交談一陣子,握個手,或者有一定的會見儀式。這或許會讓所謂擅長處理外交關係,擅長處理中美關係的國家副主席王岐山能夠發揮一下,但是發揮到什麼程度不得而知。這件事也會在1月份發生!這兩件事是後續的,就看雙方談得怎麼樣。總是到了3月1日之後,90天就到期了。如果雙方能夠達成協議,或者是美方所要求的比較滿意的協議,那麼關稅戰就有可能避免或暫時避免。如果達不成協議,如果中方繼續耍花招的話,我想美方貿易戰如箭在弦。美方的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就說:不能夠放棄關稅手段,繼續用關稅迫使中方讓步。

中美雙方談判雖然告一段落,但是又有一件事在進行中。就是美國地鐵公司的招標在對中方的投標保持警惕!在過去幾年,美國總共有五個項目的地鐵車廂製造進行招標,中國方面所謂的中國中車公司已經贏得了五個招標中的四個,包括波士頓,費城,芝加哥和洛杉磯的地鐵車廂,全部由中方的中國中車來提供。現在接下來的招標是美國首都華盛頓的地鐵公司,中共有可能會中標。因爲中共所提供的價格都低於別的國家,現在整個美國都不生產地鐵車廂,中共的競爭對手主要是亞洲的,歐洲的,加拿大的這些生產公司。中共能夠中標,是因爲價格壓得很低,他在一個項目中比別人低一億美金甚至數億美金,他壓得很低的原因是有中國政府的補貼。別的國家像歐洲,亞洲或者加拿大這些生產地鐵車廂的公司都是民間企業,私營企業,沒有政府的支持。但中共的所謂中國中車背景就是中國政府,中國政府在大量補貼,讓他用低價的方式贏得地鐵車廂的這些合同。但是當在華盛頓進行這項十億美元招標的時候,美國的政府,國會,包括軍方等各方面都開始發聲,認爲存在一個安全風險,說中共有可能過向美國輸送地鐵車廂,通過鐵車廂上面的這些攝像頭,監控系統等傳入一些惡意軟件,可能會對美國造成重大的安全風險。如果遇到緊急狀況,有可能導致撞車或者是其他交通事故。另外中方也有可能在攝像頭裏面故意植入一些安全漏洞,導致恐怖份子很容易攻擊美國的地鐵系統,可能會導致撞車或相關的一些事故。

因此美國聯邦政府對華盛頓的地鐵車廂招標提出了新的要求:任何投標方必須取得聯邦政府所認定的,第三方所認定的通過硬體軟體、網絡安全等等的認證。通過了認證才能夠中標!這個要求提出來就明顯是針對中國,針對中國的中國中車集團公司。所以在這次華盛頓的投標中,中國的公司未必能夠中標。但是遺憾的是,在美國五個地鐵系統中,中國中車已經中了標四個標,可以說是已經給美國帶來了嚴重的安全隱患。因爲地鐵系統作爲基礎設施,作爲交通系統,事關國家的安全。一旦有戰爭狀態或雙方敵對的狀態,通過地鐵車廂攻擊,非常容易。而中共的環球時報卻故意假裝說美國多慮了,甚至說美國提出中國生產的地鐵車廂不僅能夠監控美國一般的人,甚至能監控美國的官員。比如在華盛頓,如果美國的政府官員乘坐車廂的話,有可能談話內容被竊聽,相關的軟件竊聽他們的一些電子設備等等。中方就故意在環球時報說這是天方夜譚,說美國想入非非。

但是昨天我提到的一件事,是中方自我暴露。華爾街日報報導,前兩年,中共爲了跟馬來西亞的納吉布政權相勾結,居然提出在香港幫助納吉布政權監控華爾街日報。因爲華爾街日報正在報導納吉布政權的一個醜聞,就是一馬公司的弊案。因此中共許諾在香港全面監控華爾街日報駐香港的記者編輯的從辦公室到住宅的電話,手機等所有通訊設備,並把竊聽到的對話和訊息提交給納吉布政府。納吉布政府作爲交換,就允許馬來西亞作爲中共一帶一路的橋頭堡,並且把價值340美元的重大國家項目,包括兩條高鐵交給中共去做。而且中共還不用馬來西亞人,而用中國自己的工人去做這些項目。這是中共跟納吉布政權的重大交易,而交易的背景就是,中國居然可以在在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一國兩制,井水不犯河水的香港做到任何監控。如果中共可以對華爾街日報駐香港的工作人員的手機和座機進行全面監控的話,那中共還有什麼不能夠監控說?所以中共此舉已經暴露他的這種間諜戰,無孔不入。所以說利用輸入美國的地鐵車輛對美國進行某種間諜或特務活動,或者是爲未來的中美對抗作一些戰爭准備都完全有可能。這不是不可能!所以美國方面從政府到議會,到軍方所提出的疑慮完全成立。

從這次地鐵公司的交鋒,可以顯示出中美的貿易談判在進行,但是美國出於國家安全,對中共採取的防範也在進行。貿易談判中美方不相信中方,是因爲覺得他言而無信,不遵守承諾和協議。而在地鐵公司這些投票項目上美方不相信中方,是覺得中方無孔不入地搞間諜活動,顛覆活動,試圖顛覆像美國這樣的民主體制。也就是說,中共試圖把他那一套一黨專政的模式,專制和腐敗的紅色帝國模式向全世界推廣,這就是美國和文明世界所面臨的潛在和長期的風險!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