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上将出事!北戴河起浪,习家军不认错。放出七下八上的政治暗语。两大阵营闭门恶斗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21年8月1日星期日。


8月1日是中共的建軍節。通常在建軍節前夕,習近平作為軍委主席,他應該提拔上將。但是在今年的8月1日沒有發生,非常不同尋常。這個不同尋常就佐證了7月5日的不同尋常!7月5日就是在中國黨慶百年之後剛過4天,習近平突然罕見的,例外的提拔了4名上將,是緊急提拔。當時我就說有一名上將出了問題,是西部戰區司令員張旭東,他在2020年12月才被提報為西部戰區司令員上將。但是只過了6個月,這個人突然人間蒸發,不知所蹤。而取代他的徐起零跟他同年齡,都是1962年出生。這證明張旭東絕不是因為退休,而是因為出了狀況。


但是現在回頭來看,還有另外一名上將出了問題。他叫李鳳彪,他是中共戰略資源部的司令員,上將。他是2019年才提拔的,只過了兩年,就在7月5日突然被人取代!他是1959年出生。取代他的人叫巨乾生,成了新的戰略資源部司令員,上將。也就是說在7月5日出現的緊急狀況是提拔了4名上將,其中就有兩人出了狀況。親習媒體也承認了李鳳彪出了狀況,但是沒有說是什麽原因。


但是不管是李鳳彪還是張旭東,無外乎就是兩種可能。一個就是涉及到政變或者未遂政變!因為在七一黨慶前,北京出現了異常情況。習近平突然從北京之外調兵3萬,用大巴車運進了鳥巢。顯示了他非常緊張,不信任當地的情況。而在那之前突然又換了中央警衛局局長,而中央警衛局局長居然空缺了一年半,才被人發現換了一個新人。是從野戰軍調入,而不是從警衛局中提拔。這些不同尋常的情況都顯示了在七一前後發生了某種事態!另外,由於在6月份出現叛逃傳聞,國內外議論紛紛,說中共發生了高級叛逃。所以也不能排除西部戰區司令員,上將張旭東,還有戰略部隊司令員,上將李鳳彪跟叛逃有關。或者是發生了某種叛逃,比如說經由印度的叛逃。因為印度增兵,所以有可能是掩護。


李鳳彪所掌管的中共戰略資源部隊是什麽意思?戰略資源部隊是一個新的兵種,是中共號稱軍改之後才成立的。其中負責的有太空戰,網絡戰,電子戰,心理戰,情報戰等等。掌握著一些相當尖端的科技,或者說一些複雜的系統。是一個跟傳統的兵種,海陸空軍很不一樣的新兵種。如果說李鳳彪作為戰略支援部隊司令員出了狀況,比如說他把重大的機密交給了美方,或者說出現了叛逃的話,對習近平當局也可以說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另外,在7月底例行召開的政治局會議上,習近平當局談的是什麽經濟,或者是十三五規劃,十四五規劃等等。居然沒有聚焦河南的大水,河南的人禍,在整個會議的公報中對河南的情況一筆帶過!只是說要抓緊落實防汛救災的各項措施。主要是談了一些其他事情,給人的感覺故左右而言他。顯然,習近平是為了掩護習家軍。因為把持河南的是習家軍,河南省委書記,鄭州市委書記都是習家軍。現在民間都響起了追責的聲音,而總理李克強也要求對失職者嚴肅追責。但是作為政治局會議的主持人,總書記習近平有他的特權去左右話題。所以他設置的一些話題就是什麽經濟發展目標,什麽三孩政策等等,故意去淡化大水或者是人禍。


而在河南方面,不僅不查處這些習家軍,卻在另一個系統去查處一些芝麻官。比如說河南發生了新的疫情,把鄭州市衛建委的黨組書記,主任免職。又把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的黨委書記免職!這兩個芝麻官是為什麽背鍋?為疫情背鍋。但是河南和鄭州的問題是大問題,是水災,疫情是次要的。這也是轉移目標,不談洪水談疫情,然後把負責疫情的芝麻官解職兩個,表示好像政府在負責。但是把造成巨大人禍,導致了現在不知多少人死亡的洪水災難,偷偷泄洪,還有保持交通幹道暢通的習家軍人物卻絲毫沒有受到追責。包括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和河南省委書記樓陽生!


就在這樣的背景下,北戴河會議終於登場了,就是7月底8月初。一些在香港的親習媒體終於承認了有北戴河會議!本來在7月份他們不承認,甚至暗示習近平要放鴿子,要制造空城計,說習近平不去北戴河,然後讓政治老人或者其他人開不成。甚至還到處說由於抗洪救災,台風的原因,有一些地方領導人不能去。比如說兼任各地方的政治局委員可能不能到北戴河,就說明北戴河可能開不了。甚至在大肆淡化北戴河會議的作用,說在2003年,當時的總書記胡錦濤就說把北戴河辦公改成北戴河休假。到了2015年,習近平上任的時候又淡化北戴河會議。似乎沒有會議,僅僅是休假。但是這兩天親習媒體逐漸承認,說不管是休假還是辦公,北戴河會議是存在的。尤其是為繞明年20大重大的人事佈局,權力重組,現在的中共高層和政治老人要匯聚北戴河。所以最終終於承認這裏有會,而且非常重大。


在承認有會的時候,親習媒體發出了一個強烈的政治暗語,說是七下八上。假裝以談天氣為名,不談政治為名,暗示七下八上。實際上是習家軍的反撲!因為為圍繞著河南和鄭州發生的洪災人禍,人為的失誤,不管是在中南海高層還是在民間都在說要追責習家軍。以所現在看來,習近平不僅要保住他的習家軍人馬,而且要采取反撲,於是就放出一個風,七下八上。因為說到七下八上,大家都明白,從江澤民當總書記的時候形成了一條潛規則。在每5年開黨代會權力重組的時候有一條七上八下的規則,67歲劃界。如果你是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正國級,副國級領導人,如果你是67歲或者67歲以下,還可以再上一層樓,或者是保持當政治局委員或者政治局常委。但是如果到68歲,那就退休。本來那是江澤民跟當時的政協主席李瑞環搞權力鬥爭的產物,但是之後就一直延引這條潛規則。這條潛規則得到胡溫時代的遵守,一直到習近平時代。


最近兩年,習媒體就不失時機的放風,說七上八下的潛規則未必需要再遵守,甚至要打破這條規矩。打破了什麽程度?從去年到今年放風說要成為七下八上。意思是說要把現在的總理李克強,現在的政協主席汪洋拉下馬。因為他們都是團派人物,要拉下馬,因為他們明年都是67歲。反而讓習近平信任的一些老人,比如栗戰書,他是50年出生,明年已經72歲,還想讓他繼續保留政治局常委。或者說保下習近平的親信心腹劉鶴和陳希!這兩個人一個是副總理,一個是中組部長。但是他們兩個人到了明年一個是70歲,一個是69歲。如果是七下八上,反而把他們保下來。另外習近平還想保下韓正,因為按照七上八下的原則,政治局常委至少兩三個人要退下。一個是栗戰書,一個是韓正。應該退下來的還有一個習近平,因為他明年69歲。但是他想追求連任,所以至少有兩個人退下來,栗戰書和韓正。韓正到明年是68歲,剛好過線。但是習近平覺得他是一只聽話的貓,雖然是江派,但是是風派,是對習近平俯手貼耳,很好用,順風順耳的人物,也是因此也想把他留下。


這就是習家軍和習媒體所放風的七下八上。本來這是前段時間的一個政治話題,但是這一回就在北戴河會議開始之際,習媒體就放風,假裝談天氣來暗喻政治,從標題到內容都多次談到七下八上。說目前是三伏天,7月底8月初是三伏天,是最熱的時候。說在北京是氣溫高,氣壓低,不適合60歲以上的人辦公。因此到北戴河就是一個避暑,相當於避暑勝地,或者避暑山莊。似乎就好像以前滿清皇帝的承德避暑山莊一樣!談了之後就說,到了這個時候也是一個汛期。說像在河南有大雨,有洪水,而在其他地方也有大雨和洪水。還有在浙江,江蘇,上海一帶又出現了煙花台風的掃蕩。說到天氣的時候,就說民間有一個說法叫七下八上。就是7月下旬,8月上旬有風災,或者是洪災,雨水,或者是汛情。然後通篇談天氣,但是不談政治。但是談到最後反覆的使用七下八上,無外乎就是發出一個政治暗語。就是表示這次北戴河會議,習近平和習家軍要發起反撲。反撲的對象就是李克強,團派,還有政治老人。也就是反習勢力,抵制習近平的勢力。


尤其是總理李克強最近發話,說對於鄭州的事故,對責任者要嚴肅問責。而且具體的提到城市的隧道,城市的地鐵所發生的慘劇。說本來是該停就停,該封就封。但是暗示當局沒有這麽做,制造了人為的慘禍。而李克強甚至提出了八個字或者四個字,直接打中了習家平的死穴。他說的八個字就是實事求是,公開透明。如果是四個字,那就是公開透明。而習近平,習家軍在河南鄭州所做的就是捂住蓋子。對死傷人數,對發生的洪水災情,對現在洪水正在繼續往河南其他地方蔓延都是用遮掩的方式,黑幕的方式。甚至派出大批的便衣去駐守地鐵口,或者是其他地方。還有派出軍隊去軍管京廣隧道,都是為了掩蓋真相,尤其是為了掩蓋死亡的真相。由於李克強的話觸到了習近平的痛處,打中了習近平的軟肋,打中了習家軍的死穴。所以習近平和習家軍對李克強有多麽痛恨,可想而知。所以在個這時候就發出了七下八上的政治暗語,實際上就暗示了要把李克強拉下馬。


而就在這兩天,本來說如果是七下八上,要把三個1955年出生,明年67歲的人都拿下馬。就是總理李克強,政協主席汪洋,這兩人是團派。還有一個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但是這兩天習媒體又放風,說王滬寧似乎還可以留下。說如果沒有更好的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年齡沒到,還可以留任政治局常委一屆,再做5年主管意識形態。清洗媒體在這裏的潛台詞就是說,他們是跟江派聯手,或者跟江派的殘余聯手,就是王滬寧和韓正。而對付的主要是團派,就是李克強和汪洋。另外,親習媒體這兩天又專門發表文章針對王岐山,說王岐山的模式難以為繼。意思是說在2018年,當時確定國家副主席的時候,王岐山打破了七上八下的規則,變成了七下八上。當時王岐山69歲,卻取代了67歲的李源潮。李源潮被排擠出局,而王岐山成了國家副主席。而李源潮跟李克強,汪洋一樣,都是團派人物,共青團派,當過政治局委員,組織部長,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對他恨之入骨,視為眼中釘,肉中刺。就利用19大自己權勢熏天,把李源潮排擠出局。


現在習家軍就提到,說明年確定國家副主席的時候,就一方面暗示王岐山會卸任。另一方面暗示說副主席可能有兩種可能,一個可能就是用另外兩個超齡的老人來取代。比如說副總理劉賀鶴成為新的國家副主席,另外還有一個就是由韓正,江派的韓正來出任國家副主席。對習近平來說,也是一件稱心如意的事情。另外在提到明年國家副主席人選的時候,親習媒體還提到了另外一種可能。說如果出現了比較年輕的一代任國家副主席,比如說60後的人任國家副主席,又同時兼任政治局常委的話,那就發出了一個信號,說明年可能設置了接班人。因為以前當國家副主席有不同的情況,像胡錦濤當過國家副主席,當時是政治局常委。擺明了他就是是王儲,要接班。後來習近平也當過國家副主席,也同時是政治局常委,也擺明他是接班人。所以如果說明年20大出現了這個局面,那就說明那個人是接班人。60後的無外乎就是像習家軍的陳敏爾,李強和丁薛祥,另外在團派人物中有一個胡春華。也就是說明年20大對習近平來說有兩種可能,一個可能就是他繼續連任,但不設接班人。權力重組,他還是黨政軍三權大權獨攬,但是不設接班人。這就說明他不只是連任一屆,他想連任多屆。但是明年的第二種可能就是,習近平雖然連任,但是出現了接班人的情況。就是有人是政治局常委,但屬於60後,在其中擔任了重要職務。比如說副主席或者是其他角色,那那個人就可能是接班人。那就在5年之後,到了所謂的21大的時候習近平退下來。


但是根據習近平這種權力熏心,戀佔權力,自我膨脹,頭腦發熱的這種情況來看,他也可能不會輕易退下來。也就是說即便退,他也可能只交出一個或者兩個職務,而自己會保留一個或者兩個職務。比如說效法江澤民,保留軍委主席兩年,或者若干年。或者是效法鄧小平,保留軍委主席一直到老,掌握實權,垂簾聽政。這都符合習近平的性格和目前他貪權戀權的心態!


親習媒體談到王岐山,其實出現了一個矛盾。那就是在2017年習近平達到權力頂峰,就是在19大達到權力頂峰,主要的功臣就是王岐山。因為王岐山在習近平第一個任期內是中紀委書記,掌握刀把子,幫助習近平搞選擇性反腐。選擇性反腐重創了江派,也排擠了團派,同時把紅二代太子黨的大多數都趕出局,掃蕩出局。在2017年19大,習近平登上權力高峰,同時也想給超年齡王岐山一個位置,以示安撫。因此就出現了2018年的情況,習近平和習家軍,加上江派的殘余操縱修憲,取消了國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制,擺出一副長期執政的架勢。按理說如果你取消了任期制,習近平是國家主席,王岐山是副主席。如果習近平留任,王岐山也應該留任,因為已經沒有年齡限制。反過來,如果說王岐山離任,習近平也應該離任,應該同進同出。


但是現在習媒體,習家軍所暗示的是習近平留任,而王岐山退休,原因是什麽?是因為習王二人的關係發生了變化。這兩個人的蜜月關係就是習近平的頭一個任期,是親密戰友,是像毛澤東跟林彪式的親密戰友。雙劍合璧,選擇性反腐,重創和打倒黨內政敵。但是19大開過了,修憲過了,這兩人的關係又出現了裂痕。這個裂痕的原因是出現了路線紛爭,由路線鬥爭發展到了權力鬥爭。那就是跟大瘟疫,美中關係大滑坡,美中貿易戰等所有這些國內外的情勢相關。顯然王岐山更為務實,更為理性,更為溫和,更有改革色彩。但是習近平是要把極左路線走到底!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他的左右手二王,一個是王滬寧,一個是王岐山。王岐山偏右,王滬寧偏左。習近平的天平逐漸倒向極左的王滬寧,而疏遠了國家副主席王岐山。


後來就發展到直接的權力鬥爭,這個權力鬥爭在過去一年達到了白熱化,就是習近平跟王岐山近乎攤牌。習近平利用手中的組織大權和其他掌握的刀把子,把王岐山的親信,左右手,舊部一一拿下。很典型的就是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以大瘟疫為名,現在不知下落。再一個就是跟王岐山亦師亦友的太子黨紅二代人物任志強。僅僅因為寫了一篇文章,說某些人是剝光了衣服都要當皇帝的小醜,直指習近平,就被重判18年。而到了去年年底,在五中全會前,更是把追隨了王岐山20多年的親信心腹,大管家,副手大秘董宏投入前程大牢。這是對王岐山的直接威脅!就是如果王岐山再不停止參加反習活動,反習陣營的話,那就要對王岐山直接下手,就像毛澤東對林彪下手一樣。因為董宏是他的大秘,董宏了解他所有的內情。包括他的公事,私事,家事,經濟事等等。況且王岐山家族背景的海航集團已經被收歸國有,收歸習近平政權所有。所以從董宏口中能夠撬出大量不利王岐山的證據!


這就是習近平對王岐山最後的恐嚇,以至王岐山在今年上半年的時候不得不出來表態。哪怕是在博鰲論壇,他都要出來表態,說我只是一個臨時的報幕員,我們真正致辭的是國家元首習近平。我只是臨時主持一下,臨時安排的一個角色。我只是引言一下,我們尊重國家元首,這是我們國家的傳統。就表示他在向習近平喊話,表示輸誠。但是在某種程度上也有高級黑或者諷刺的意味,就是習近平要把風頭出盡,位置佔盡,不讓任何人露臉或者是分享榮光。就在這樣的背景下,所以現在親習媒體造出王岐山不會留任。


當然,王岐山大概率不會留任。一方面是年齡原因,再一個就是習王鬥爭,再加上王岐山幫習近平選擇性反腐也得罪了其他各派。所以對王岐山來說,明年20大開過之後,到了後年的人大會議上卸任國家副主席是大概率事件。到時候如果王岐山能夠全身而退,保住自己的身家性命,個人安全,安度晚年,可以說已經是最好的結局。但是如果稍有不慎,被投入秦城大牢的可能性也存在。因為在中共黨內,在中共高層,包括一部分政治老人中有太多人恨他,太多人想報復他。而現在包括習近平本人在內都把王岐山當成了敵人,恩將仇報,似乎雙方之間有深仇大恨。


當然回過頭來說,這些親習媒體的放風只能代表習近平和習家軍,並不能代表其他派系。因為其他派系並沒有自己的媒體,即便是有支持反習勢力的媒體,也不便在20大的權力重組或者權力佈局上放風。因為放風的特權現在看來屬於習近平和習家軍,另一個派系就是靜悄悄。由於這種靜悄悄,其實也給人一種撲撲朔迷離的感覺。盡管親習媒體的放風有一種三軍未動,輿論先行的味道,給自己造勢。但是另一方面已經掩蓋了黨內的真實情況,黨內高層的真實情況。


這就是最近一段時間親習媒體的造勢放風並沒有落實的原因。一會兒造勢說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要提前調進中央了,要提前主管意識形態工作了,但是沒有落實。一會兒又造勢說習近平跟人大委員長栗戰書已經合謀修改了人大組織法,可以單獨任命副總理和國務員了,會在人大參會的會議上實現。但是在過去這半年也沒有發生!這就說明受到了反習勢力的有力抵制。同樣,在北戴河會議之前,習家軍和親習媒體不斷放風,放出對他們有利的信息。但是真正進入北戴會議之後,中共高層齊聚北戴河,政治老人也齊聚北戴河。雙方的力量對比就不見得是習媒體所描述的那樣,也不見得是黨媒黨報所渲染的那樣,好像習近平一言九鼎,能夠決定一切。我說過,他最多能夠通過中組部長陳希決定一些省部級或者以下的官員。牽涉到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正國級,副國級的領導人,他無權決定。這是中共黨內的潛規則!否則習近平,習家軍本身的權力來源都有問題,都沒有合法性。當然這個合法性是要打引號的,指的是中共黨內的合法性,就是黨內的規矩,所謂家規家法。因此,撥開親習媒體所制造的煙幕彈來看北戴河會議,雙方的力量對比,誰佔優勢還是一個未知數。是習近平還是李克強,是習家軍還是團派,是習陣營還是反習陣營,哪方佔優勢,哪方會勝出,尚有待見分曉。


所以今年度的北戴河會議就是在這樣的氣氛下,這樣的情況下召開的。一方面有河南大水,河南的人禍對習家軍不利,對習近平不利。另一方面有習近平,習家軍所放出的反撲信號,似乎他們掌握了權力要津之後要全面反撲。所以這一次的北戴河肯定有一場惡鬥,有路線鬥爭,也有權力鬥爭。尤其是圍繞明年20大的人事佈局,權力重組,將有一場激烈的惡鬥。北戴河的白天將是風高浪急,晚上是月黑風高。中共在過去有一部電影和一首歌,叫《洪湖水浪打浪》。這一回恐怕是北戴河浪打浪!


今天我暫時講到這裏。請新來的朋友記得點擊訂閱本頻道,並按下小鈴鐺,以便能收到及時的節目通知。另外請繼續收看我通常會在美東時間晚間所做的直播節目,屆時有在線互動,在線問答。請鎖定《陳破空縱論天下》!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

Recent Posts

See All

中南海方面,中共高层确定了六中全会召开的时间,就是所谓19届六中全会。这是今年中共高层的一个重头戏,确定的时间是在今年11月。然后说内容有两项,一项是有关中共历史问题的一些总结,另一项是有关中央第七次巡视组的巡视报告。这是在政治局会议上公布的!中共在每个月底都会召开一次政治局会议,25个人聚集,由总书记习近平主持。然后说这次政治局会议还研究了其他事项,但是没有说是哪些其他事项,只是公布了六中全会的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1年8月31日星期二。 这两天,中共所有的官媒都在转发一篇所谓自媒体的文章。这篇文章的标题是《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进行》!用了变革,没有说革命,也没有说文革。表面上是一篇自媒体的文章,但是随后中共的所有党媒党报都转载了。包括《人民日报》,新华社,《环球时报》,中央电视台,还有中国军网,就是《解放军报》等等全部都转载。这篇文章发出一了个信号,国内外都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1年8月30日星期一。现在开始直播,敬请新来的朋友记得点击订阅本频道,并按下小铃铛,便能收到及时的节目通知。 关于中国著名的演员赵薇人间蒸发。中宣部出动大批判,网信办出动全面封杀,然后整个名字消失掉,人也不见了。关于这件事情有一个体制内的爆料,这个爆料到达了我这里已经将近两天的时间。我是犹豫再三,考证再三,但是现在还是决定以客观中立的态度介绍给大家,让大家去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