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派较劲。习派大喊团结,证实党内分裂!国师一语泄密:政治老人拥有三大权力,包括重大人事参与权和表决权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1年12月29日星期三。


19届六中全会之后,中共两派继续论战,通过党媒党报以不同的方式来论战。叫做唱对台戏,或者是打擂台,或者是柔性对决。习派在不断发表文章,他在强调一个中心思想。就是强烈的暗示,习近平死活要连任明年20大。而反习派发文章,强调的一个要点就是要建立一个稳定的,可测的接班人制度。就是相当于是反对长期执政或者终身执政,应该遵守改革开放以来形成的任期制和接班人制度。


最近几天有一些代表性的文章。在习派方面,前几天通过《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和求是网同时发了一篇文章,叫《团结得像一块坚硬的钢铁》。说全党要团结,团结各像石块还不行,容易压碎。团结的像土块不行,因为很容易松散。团结得像沙也不行,沙堆也容易被碾平。所以要团结得像一块坚硬的钢铁!但问题是钢铁也容易融化,所以用什么东西来形容也就是个相对而言。但是谈团结应该是五湖四海,海纳百川。不要说你是在党外搞民主,就是党内也应该搞五湖四海,或者是多元化。但是强调团结的这篇文章却只提习近平,对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这些人是只字不提。也就是说要团结就团结习派,团结习家军,团结习近平周边的人,他的亲信心腹。就是任人唯亲,拉帮结伙,团团伙伙。但是对其他派系,团派或者是邓派,或者是其他派系就不团结。或者是不屑于团结,不在乎。所以这个团结本身就是一个分裂!所以放的第一个信号是:说是团结,其实是分裂。你站在习近平这一边叫团结,没有站在他这边,那叫分裂。


第二个意思,强调团结就说明出现了分裂。出现分裂是党内出现分裂,军队出现分裂,四分五裂,各怀异志,或者名怀二心。所以才出现了这篇疾呼团结的文章!所以很显然是党内出了问题,军内出了问题。而《解放军报》一直都不太提习近平,也不太提四个意识,两个维护。最近可能在习近平一再要求之下,军报才勉强提到了军委主席负责制。不过口气跟以前相比也勉强多了,无外乎就是说军队要听党指挥,应听党中央指挥,听习主席指挥。终于加了一个听习主席的指挥,如此而已。但是并没有前些年那么强烈的表态!因为就在今年夏天的北戴河会议之前,一些军方人物,像北京的一些武警头目甚至就直接表示不提党,不提党中央,只提习近平。说军队要让习主席放心,对习主席负责,听习主席指挥。似乎其他都不存在了,这个党都不存在了。所以相对而言,《解放军报》的调子已经比以前软多了。


习派最近发的另一篇文章刊登在《人民日报》和新华社,叫做《永远保持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实际上内容跟标题无关,跟人民也没有多少关系。不管你强调多少次人民,在文章中提100次人民,也无济于事。他的主要意思还是要维护习近平,因为这篇文章从作者到内容都很特别。文章中提习近平提了20次,提了毛泽东一次。但是对邓江胡,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一次都不提。所以很明显就是在跟反习派唱反调!你们只提邓江胡,不提习近平,我们就只提习近平,不提邓江湖。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谁?叫孟祥峰。目前是中办的常务副主任,也就是仅次于丁薛祥的这么一个人物。丁薛祥是现在的政治局委员,中办主任,是习近平的亲信心腹,习家军人物,预计会在明年20大再上一层楼。传出他要晋升政治局常委,可能要主管意识形态,也就是要取王沪宁而代之。他留出的职位就据说就是由孟祥峰来顶上!孟祥峰以前在辽宁的纪检委工作过,但是到了后来习近平主政,栗战书主中办的时候,这个人比丁薛祥还先调入中办。先调入中办当副主任,后来又调到子其他机构。比如在中直机关当党委副书记等等,这是18大之后的情况。到了19大,就是丁薛祥当中办主任之后,孟祥峰又逐渐回到了中办。到了2020年年底的时候,孟祥峰突然被提升为中办常务副主任。意思就是紧次于丁薛祥,接班的意思很明确。就是丁薛祥如果调离了这个岗位,去政治局常委了,孟祥峰就有可能升任中办主任兼政治局委员。所以他这次发这篇文章既是出于习近平的授意,又是他自己的一个投名状,表示对习近平的一个忠心,所以在文章中才反复的强调习近平,而不提邓江湖的名字。


这篇文章讲什么人民,那完全都是套话,彷彿是一场作文比赛。现在习派不管写什么文章,都是随随便便弄一个标题,然后开始乱写。什么人民为本,人民中心,处处为人民之所及,要为人民之所想。还有什么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只能让人们联想到打江山,坐江山。就是打人民,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无外乎就是这些老调!在这些作文比赛,这些党八股老调中,人民正在受苦。比如上面说密切联系群众,任何时候联系群众。而且不断的引用习近平的话,什么到人民中去,从人民中来。还有毛泽东的话,又是习近平怎样觉得要跟人民打成一片。但是事实就是,习近平上任以来一反前任领导人的做法。天灾人祸的现场不见了踪影,不去了。你说你这么关心人们的疾苦,把人民放在首位,放在本位,人民至上。那武汉发生大瘟疫你在哪里?你没有去,是瘟疫过后了过后你才去。河南发生大洪水,你不见了,你去了西藏高远避洪水了。江浙下暴雨,发洪水,也都是风平淡静过后才出现。同样道理,这次西安又发生大瘟疫了,也不见习近平的踪影,也不见任何领导人的踪影。当然孙春兰去了,是主管防疫工作的女性副总理。这时候习近平绝对不会去联系群众!而现在所出现的这些灾难,说得好听一点叫人道主义灾难,说得难听一点就是人的灾难。就是连基本的粮食,基本的饮水,基本的蔬菜猪肉都缺乏供应。所以说归说,做归做。中共写了这么多文章,人民至上,人民为本,人民为中心,人民优先,把人民挂在心上。讲了半天,到了实际中,这些秘书和助理要问:请问孟祥峰副主任,请问丁薛祥主任,请问习近平总书记,西安的事情怎么办?恐怕孟祥峰会挥挥手说:唉,说归说,做归做。该怎么办就怎么办,那里的是由他们当地去解决吧!所以共产党其实就是这么回事,说归说,做归做,说一套,做一套。他们写文章并不是为了真正体现文章的意思。


而是在文章中夹杂着别的意思,是为了突出习近平,是为了去压低邓江胡,或者是把邓江胡压得没影子。表示这个时代是习近平时代,不关邓江湖什么事。而在其中还提到了习近平的一句话:我将无我,不负人民。我将做到一个无我的状态,我要为人民贡献自己。这是什么意思?就是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为人们去工作。也就是说得好听的话!说得难听的就是,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不放弃权柄,不放弃权位,我就要占着这个位置不让。就是我将无我,我忘记我是谁了。我也忘记我的年龄,我也忘记了我从何而来,从何而去。反正我就坐定了这个位置,不下去了。我已经当成是把我自己终身奉献给人民了!这就是习近平和孟祥峰这些习派人物所理解的“我将无我”。


这篇文章还很戏剧性的提到了一个命题。说:我是谁?为了谁?依靠谁?是一个问题。对习近平来说,我是红二代,我是太子党。为了谁?为了我自己,为了我习家的龙脉主脉,或者是江山。依靠谁?表面上依靠群众吗?根本依靠不住,依靠的是党机器。只要我掌管了党机器,掌握了中宣部,掌握了中组部,掌握了中办,掌握了军队武警我就能够为所欲为。就跟斯大林一样,掌握了行政资源我就能够驾空其他领导人,或者驾空政治老人。或者是把比自己更有能力,更有资历,更有优势的领导人排挤在一边。这就是我!


所以纵观这篇文章,就是打着人民的旗号。其实不讲人民,讲习近平。就跟《人民日报》一样,名叫人民日报,但是没有人民。苏联的《真理报》没有真理!还有像中共所取得国名一样,中华人民共和国既没有人民,也没有共和,甚至连中华都没有。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就更离谱,既没有人民,也没有共和,甚至没有民主。什么都没有,但是却打着民主主义的旗号。所以回过头来就是,这些文章打着人民的旗号,其实是书写习近平,大歌大唱习近平,大歌大颂习近平。然后对其他领导人只字不提!以此来一个三军未动,舆论先行。想用习派所掌管的宣传机器,舆论优势来压倒其他各派,制造一个先声夺人的声势。


就在习派发力,习派反扑,习派连篇累牍发表文章的同时,反习派也没有闲着。反习派也在发力,也在做功。代表性就是国内的一个网站所刊登的御用文人房宁的访谈的下篇!本来是谈苏联30年,上篇谈到了苏联倒台的原因是什么。当时就归结为苏联是政治继承问题!当然,苏联倒台有很多原因。他把各种原因都否认了,归结为政治继承问题。现在这个网站又刊登了下篇,题目叫做《邓小平VS戈尔巴乔夫核心体制破解政治继承难题》。继续讲政治继承,也就是讲领导人交接班制度,接班人制度。


我曾经说过,房宁是中共社科院政治研究所的所长。他是一个左派学者,是御用学者。他主张五不搞,江派的人大委员长吴帮国重复过我不搞,还有习近平的亲信栗战书,这个委员长也重复了五不搞,实际上就是出息于房宁。房宁的五不搞就是不搞三权分立,不搞联邦制,不搞司法独立,不搞多党制等等。总之就是反对所谓的西方民主!就这么一个左派学者,现在对习近平的这种一人独裁,或者是长期执政,终身执政也看不下去了。所以出来旁敲侧击的说话!我也说过,房宁不仅是一般的御用学者。他算得上是中南海的国师,习近平的国师。因为他曾经两度被请进中南海给政治局上课,所以地位也不简单。


这回他的下篇就是藉比较中共与苏联的改革,比较邓小平与戈尔巴乔夫为名来谈接班人制度。他提到,中共的前外交部长李肇星有一次在飞机上,偶遇了苏联的前总书记戈尔巴乔夫,两人就交谈起来。李肇星问戈尔巴乔夫关于苏联的改革,以及苏共为什么解体。他就选择性的引用了一句话,说戈尔巴乔夫在沉思中说了一句话。说我们苏联没有邓小平,说他很佩服邓小平。这恐怕是戈尔巴乔夫众多语言中的一两句而已,选择性的被拿来使用。因为其实从苏联到东欧领导人都是对邓小平的六四大屠杀深恶痛绝,都说要以此为教训,划清界线。就是苏联和东欧无论怎样的变化,也绝不跟人民为敌,绝不搞大屠杀,绝不镇压人命。要顺应潮流,顺应民主化。


所以在这里故意提到这么一句话,就表示邓小平的改革有经验,而戈尔巴乔夫的改进比较冒进。里面就提到,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是政治改革,是单向的,朝后看。实际上人家是往前看,他却说朝后看。什么叫朝后看?就是否定过去的人。说邓小平是朝前看,其实是双向看。说邓小平既搞改革开放,又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也就是说肯定了毛泽东和过去的一些东西,然后改革。就是双向兼顾,他把这个叫朝前看。其实戈尔乔夫的改革才是朝前看,是看向民主和宪政。而邓小平的改革是朝后看和朝前看,就是半拉子。就是把毛泽东的政治遗产保持下来,在经济上翻覆毛泽东。但在恰恰是最后出了大问题!因为只有经济改革,没有政治改革,就闹出了1989年的六四大屠杀,震惊中外,震惊世界。但是苏联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即便苏联的政治改革没有完成戈尔巴乔夫个人的意志,但是苏联之后走向解体,各个加盟共和国独立,并且大多数实现民主化,这本来就是一个民心所向。从宏观角度来讲,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才算得上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