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對美國發起猛烈網攻,以打促談?美國有一絕招,何時出手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2月19日星期二。

2月18日,紐約時報報導道,中共方面恢復了對美國的網絡攻擊。這個報導原引了美國的情報官,安全機構的研究員和律師三方面的訊息證實了這一點,說中共最近又恢復了對美國大規模的網絡攻擊,包括網絡竊密。主要瞄准的,是美國的軍事和科技目標。比如美國的大公司波音公司,奇異航空公司和T-Mobile電信公司都是受害者。其中奇異公司是生產飛機發動機的,可用於軍用飛機使用,還有波音公司的一些技術也可以用於軍事科技。

中共發動這一波大規模的攻擊跟伊朗不同。伊朗也是在發動對美國的企業和科技領域的攻擊,但是伊朗的攻擊是因爲美國不再承認跟伊朗之間的核協議,重新加大了對伊朗的制裁,所以伊朗採取一個反擊措施,或者報復措施。但是中共方面跟美國在關稅戰,貿易大戰的陰影下正在談貿易協定。就在這個談判的過程之中,中共發動了新一輪的猛烈網絡攻擊。這可以理解成中共的老戰略,不僅在談判中使用拖延戰術,而且還使用了所謂邊談邊打,邊打邊談的老戰略。

當年毛澤東跟蔣介石在重慶談判的時候,國民黨和共產黨在和平談判的同時,共產黨的策略是邊談邊打,邊打邊談,然後還號稱要以打促談。今天回顧中共現當局的做法,似乎是公開向美國叫板了,就是我搞網絡攻擊,搞網絡竊密,搞軍事情你擋不住。而且紐約時報報導道,中共這一波的網絡攻擊瞄准了這些美國的這些科技軍事情報,是爲中共的所謂五年計劃服務,要去完成他的所謂五年經濟計劃。也就說他的五年經濟計劃建立在對美國的商業竊密和盜竊的基礎之上,這跟過去的做法一脈相承。這就是過去40年中共所謂異軍突起,崛起的主要手段。

在這波盜竊過程中,紐約時報還報導道,中國的盜竊已經轉換了單位。以前是軍方負責,就是所謂的解放軍負責,而現在已經轉移到了安全部負責。在奧巴馬時代,發現有網絡攻擊出自上海浦東的一棟白色大樓,那是中共解放軍的一支網絡部隊。而前不久川普政府發現,新的網絡攻擊源於天津市的一個機構,是天津市安全部的總局,安全局總部所在。所以單位變化了,所以紐約時報說,新的網絡攻擊手段更隱蔽,更複雜,美國防不勝防。而且這次攻擊涉及到了美國幾十萬個政府和公司的網絡服務系統,所以這樣的攻擊非常嚴重。

就在揭發這一次攻擊的同時,紐約時報最近還連續發表了幾天憂心忡忡的文章。比如說一篇文章叫《當中國變成了21世紀的生存威脅》,就是整個文明世界的生存威脅,人類的生存威脅,紅色中國成了生存威脅。還有一篇文章的標題叫《面對中國這個危險的對手,美國應該怎麼辦?》!這些文章都顯示了紐約時報把紅色中國(中共)的威脅提的非常高的高度來進行討論。在這些文章中,紐約時報相關的專家分析了一些情況,也提出了一些建議。比如其中有一個觀點說,美國是一個民主的國家,相對比民意較分散,但是一旦面臨共同的敵人,他們會取得高度的團結,驚人的一致。舉例來說,在針對中共的立場上,共和黨美國副總統的言論和民主黨一名想問鼎總統的女候選人伊麗莎伯禾倫的言論驚人相似。同時到民主黨的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和很多共和黨的重量級議員在對付中國,尤其是在譴責中共踐踏人權的問題上也是驚人的一致。另外共和黨和民主黨在國會中的一些行動也都是驚人的一致,都是在針對紅色中國方面驚人的一致。因此紐約時報斷言,不管是朝野,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已經在對付中國的這個問題上取得最大的共識,已經團結起來。美國民間也可以說是輿論和氛圍。

另外紐約時報還提出建議,就是如何對付中共這種倡狂的知識盜竊。這種知識盜竊如果僅僅是競爭也倒罷了,中共已經在很多方面領先了。是競爭那也倒罷了,但是他是通過偷竊盜竊換來的。而盜竊換來的還形成了替代,他把美國的技術盜竊過去,或者脅迫美國公司轉讓技術之後,卻對美國公司關閉大門,然後獨自發展,也就是說從盜竊到替代,然後到關門。這不是競爭,這完全是一種非法的,對市場經濟的破壞。因此紐約時報的這些專家學者建議道,美國應該要切斷跟中國的經濟聯繫,或者至少是部分切斷。比如切斷那些可能被中共盜竊的部分,凡是有涉及盜竊美國知識產權的中國公司,美國都應該停止跟他做生意,並且抵制他的產品。另外還說要切斷一些可能會流入中共軍方或者安全系統的產品和技術。另外還要切斷那些被中共當局利用去大規模迫害人權的美國產品和技術,別說晶片這些技術,切斷跟華爲公司,中興公司的來往。紐約時報還建議不僅要切斷這些經濟聯繫,而且要號召美國的歐洲盟友也切斷這樣的經濟聯繫。並且在整個國際活動中協調一致,切斷跟中共這三方面的聯繫:就是盜版知識產權,協助中共軍方發展,以及協助中共大規模迫害中國人民的這些技術手段。要跟他脫夠,切斷。

所以紐約時報的這個建議可以說把這些問題提到了非常高的高度,但是手法相對來說還是相當和平的,是聞名世界的手法。但是面對中共這樣的猛烈網絡攻擊,美國究竟怎麼辦?以打促談,美國會就此沉默,就此忍讓嗎?我想川普政府未必會忍讓下去。中共到了最後的時候網攻如此的猖獗,我想川普政府恐怕不會忍讓!實際上在奧巴馬時代,針對中共肆無忌憚的網絡攻擊和網絡竊密,奧巴馬政府曾經發出過一個最強音:必要的時候,美國政府的選項之一就是瓦解中共的網絡長城!這是奧巴馬政府說過的,那麼川普時代會不會這麼做?

關於中共的網絡攻擊,我曾經在六年前寫的《假如中美開戰》裏面說道,遲早會引發網絡大戰。而網絡大戰甚至可能觸發中美戰爭,甚至可能觸發世界大戰。而且我其中有一個模擬場景,就是從網絡大戰開始的,觸發了中美開戰。奧巴馬時代說的那句話,但是奧巴馬時代說得多做得少,或者只說不做。而川普政府跟奧巴馬時代有一個區別,就是說得少做得多,甚至只做不說。如果中共把美國惹毛了,美國有可能集中美國的高科技對中國展開反擊措施,其中一個反擊就是擊垮中共的網絡封鎖!而且這可以一舉兩得,一個是打退中國的網絡攻擊和網絡竊密,另一個是解救中國人民,讓中國人民得到真相,真實的訊息,得到真新聞。這樣的話中共政權至少在意識形態上,精神上是一個重大的瓦解!中共對此非常恐懼,奧巴馬當時在提出這個構思的時候,中共的外交部發言人,軍方發言人,還有黨報喉舌都是哇哇亂叫。我在其他節目中講過,彷彿當時奧巴馬政府的這個說法踩到了中國的痛腳,打到他的七寸,好像要了他的命,

甚至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挖了他的祖墳。巨大的反應,說是入侵,說是主權如何如何。川普會不會做,會不會只做不說,我們可以拭目以待。

就在紐約時報報導中共網絡攻擊猖獗的時候,在澳大利亞也發現了同樣的網絡攻擊升級。澳大利亞的主要政黨,像聯邦黨和工黨都遭到了網絡攻擊。在記者會上,有記者詢問澳大利亞主要執政黨受到網絡攻擊的時候,中工的外交部發言人是閃爍其詞,顧左右而言他,說沒有看到相關的事實或者證據,搪塞過去。實際上這有可能是中共對澳大利亞一個新的報復措施,因爲澳大利亞在前段時間,一個是拒絕了中國華爲公司試圖介入澳大利亞的5G建設,另外又針對一個親共商人,甚至可能就是共產黨背景的商人黃向墨,趁他回中國度假期間拒絕了他的入籍申請,並且把他的綠卡吊銷。所以不排除中共對澳大利亞的主要政黨進行網絡攻擊報復從此而來!

中共還有一波反攻,就是這兩天,中共突然在澳大利亞糾合了128個所謂的華人社團,在三家報紙上發表聲明,抗議澳大利亞政府取消黃向墨的綠卡,認爲是一個莫須有的罪名。這次抗議聲勢很大,實際上是怎麼回事?就是這128個社團都是親共的社團,甚至是共產黨組織的社團。什麼同鄉會的,中共在世界各國各地都有搞這些東西。這些人並沒有露面,但是以社團的名義發表聲明,而所發佈的聲明登載的報紙全都是中文報紙,什麼星島日報,星州日報,澳洲日報。星島日報原先出自香港,後來在海外星島日報的股份股權被中共所收購。另外澳洲日報,澳洲新報都是中共出資建立的親共親中報紙。所以這些報紙刊登聲明完全就是中共的自說自話,並不代表居住在澳大利亞的120萬華人華僑。因爲這128個僑團在發表抗議聲明的時候說了一句話:今天是黃向墨,明天就可能是其他華人華僑!這完全是對其他華人華僑的一種恐嚇,綁架。因爲黃向墨幹的是行賄,大規模的行賄,對聯邦黨和工黨的議員行賄,塞錢,搞腐敗文化,企圖干預澳大利亞的政治,巔峰澳大利亞的民主。其他的華人華僑只要不幹這樣的事情,根本不會面臨這樣的命運。所有這些親共的僑團實際上是在恐嚇120萬居住在澳大利亞的華人!但是他們自己卻不敢露面,只是用了所謂128個僑團的名義發了一個聲明而已,顯示中共的反攻行動在持續。昨天我提到中共在發動戰狼行動,利用親共留學生在加拿大的兩所校園裏鬧事,大肆炒作反藏族人,反維吾爾人,大吵大鬧。現在就可以看到中共反攻行動的一部分,是最近向民主國家,西方陣營倡狂進攻的一部分。

說到中共腐敗文化,現在又有一個國家把前總統繩之於法,這個國家就是馬爾代夫!馬爾代夫的前總統亞明是一個親中親共的總統,他執政幾年受中共影響,在2018年曾經發動過一次政變,試圖把馬爾代夫拉回到一黨制的獨裁體系。馬爾代夫在戰略上是印度和中國爭奪的一個對象,以前的民主政府都是親印度而遠中國。但是亞明這一屆政府卻相反,親中共而遠印度。他執政期間政治倒退,試圖通過政變方式包圍最高法院,包圍議會,逮捕反對黨領導人,然後試圖搞一黨專政。結果過了半年,在一場大選中卻意外地被反對黨民主黨領導人合影的薩利赫擊敗,擊敗之後落選。在新政府組成之後,開始重新盤點馬爾代夫的外部關係,重新恢復馬爾代夫的民主,而且開始親近民衆的印度而遠離專制的中國。昨天傳出消息,馬爾代夫的前總統亞明被逮捕,被拘留。拘留了之後發現他有一個100萬美元可疑帳戶,是來自一個工廠的洗錢。而且馬爾代夫的新政府開始反思跟中國的合作,其中馬爾代夫作爲一帶一路的橋頭堡,是重要的陣地,欠中國30億美元的債務,現在新的政府宣佈重新清點這筆債務。因爲這筆債務的相當一部分是亞明本人的不義之財,也就是中共在搞這些債務的時候塞了錢給亞明,讓亞明把中共的一帶一路項目塞進來。

所以馬爾代夫的這個舉動是實際上是眾多國家的一環。好多國家變天之後都出現這種情況!像馬來西亞變天之後,93歲的總理馬哈蒂爾重新上台,開始清算前總理納吉布。其中納吉布就是受到中共的賄賂,現在逮捕入獄,然後清點他在工程中腐敗,中共給他的大量賄賂及洗錢貪腐的行爲。納吉布現在在獄中,跟馬爾代夫前總統一樣。而中美洲國家薩爾瓦多在前幾天變天之後,新政府候任總統也宣佈要清理前總統,前政府跟中共的關係。因爲即將下台的前政府在去年8月突然放棄跟台灣的外交關係而跟中共建交,其中就是大量的接受了中共的錢財。比如270億美元的贈款,另外還有3000噸的大米。但是在這270億美元中有多少落入了即將下台的總統的腰包,候任總統表示要對進行調查。所以這些都可以看出中共在向全世界輸出腐敗文化,他不僅是要讓中國成一個腐敗社會,官場腐敗,而且企圖把整個世界變成一個腐敗的世界,然後從中破壞世界文明,瓦解世界文明,然後趁機把腐敗的紅旗插向全世界。這是中共紅色帝國的一個圖謀!

就在這些事情演變的同時,國際社會所揭露的事情逐漸都露出了端倪。比如說紐約時報號召說不能給中共提供技術和產品迫害本國人民,現在新的一個發現就是中共原來不承認的一件事情曝光了。他不承認用攝像頭和面部識別技術去迫害少數民族,比如維吾爾人和西藏人,現在卻曝了光。中共設在深圳的一家面部識別技術公司不慎走漏了資料,250萬人的資料流出。這250萬人應該是新疆的維吾爾人,他們的身份證號碼,出生日期,年齡性別,以及他們的職業,就業的單位等資料全都有,是中共收集的。而且這家深圳的公司還收集了他們過去24小時的面部訊息,比如他們經過的攝像頭,或者他們相關在各地呈現的面部訊息,從中判斷什麼正常不正常,安全不安全,然後決定把哪些人送進集中營,所謂的再教育營。這個訊息的走漏對中共來說是一個重挫,應該是中共內部的人把這些資料捅了出來,捅到過了國際社會,給國際社會提供了一個證據——中共的確在通過先進技術,通過攝像頭和人臉識別來不是維護治安,而是迫害異己,監控維吾爾人,迫害維吾爾人。

與此同時,印度的一家報紙報導,在通過高空衛星顯示在西藏也陸續出現了類似新疆的集中營。在一些寺廟附近的高地上看到突然修築了很多圍牆,內牆高外牆低,崗哨林立,鋼絲密佈,警衛森嚴,跟新疆所建立的再教育營的外形非常相似。印度是通過衛星偵測看了這些集中營的情況!也就是說被美國議員稱爲奴隸主的中共政治局委員陳全國,以前他是西藏黨委書記,現在是新疆黨委書記。他先是把迫害西藏人的手段用到了迫害維吾爾人和哈薩克人,現在又把他在新疆所創立的所謂當代納粹集中營這套手段企圖普及到西藏,罪惡的過程正在進行之中!我想國際社會不會對此沉默和善感甘休。

這就給中國人提出一個啟示:昨天是新疆,今天是西藏,明天就可能是中國其他地區!昨天迫害的是維吾爾人今天迫害的是西藏人,明天就可能迫害到漢人頭上!所以漢人千萬不要掉以輕心,不要以爲這種集中營只是針對維吾爾人,哈薩克人或者西藏人,完全有可能用在漢人的頭上。在漢人裏面,我想主張民主自由的自由派是同情這些少數民族的。雖然中共不承認他們是同胞,但是支持民主自由的,有平等思想的漢人會承認維吾爾人,承認哈薩克人和西藏人是我們的同胞,確實有血溶於水的同胞之情。儘管在歷史上分分合合,有各種樣各方認定的獨立的概念,那是另外一個概念。但是真正支持民主,自由,人權,普世價值的人會真正把西藏人和維吾爾人當同胞手足來看,當平等的關係來看。

但是恰恰是那些親共的,支持共產黨的小粉紅,愛國憤青,當代義和團,當代紅衛兵,五毛黨,自幹五等等並不把維吾爾人,哈薩克人和西藏人當成平等同胞看待,反過來把他們當成異族,外國人,進行侮辱,醜化,謾罵,攻擊,恐嚇。也就是說他們在號稱統一的時候,所謂維護國家主權統一的時候,實際上他們扮演的是一個分裂的角色,扮演的是個漢奸賣國賊的角色。他們自己在譴責別人的時候,自己就進入了這種角色!所以我不擔心自由派,主張自由民主的漢人會聲援和支持西藏人,維吾爾人和哈薩克人。但是那些親中親共的,仇視維吾爾人西藏人和哈薩克的漢人,他們並不見得就有好果子。

當毒奶粉發生的時候,假疫苗醜聞爆發的時候,愛滋針劑災難發生的時候,還有P2P爆雷,豬瘟肆虐的時候,我想這些親共的漢人他們也在劫難逃。這些人千萬不要幸災樂禍,不要以爲受迫害的只是維吾爾人,哈薩克人和西藏人。這種迫害時間在漢人中存在,而且遲早會大規模落到漢人頭上!今天是落到自由派的漢人頭上,知識份子,異見人士,宗教信仰者,維權律師,以及受到各種天災人禍而上訪陳情的民衆等等受到了迫害,但是那些親共的人士遲早也逃不掉。就像以前一名德國人所說的,當納粹德去迫害工會份子的時候他不管。他認爲自己不是公會成員。當納粹德去迫害共產主義者的時候他不管,他認爲自己不是共產主義者。當納粹德去迫害猶太人的時候他也不管,他認爲自己不是猶太人。最後當納粹德國衝他自己來的時候,他想:這下完了!怎麼不早一點跟那些受迫害者團結起來共同抵抗,悔之晚矣。

這是一個德國牧師的著名懺悔,我想這個懺悔用在今天中國人身上,不管是親共的還是反共的,反對民主還是支持民主的,希望中國向前走向民主和憲政的,還是希望中國固步自封,繼續保持一黨專政的,受奴役當太監這些狀態的……不管是什麼樣的中國人,不管是什麼樣的漢人,最終的命運,面對現實都是一樣的。任何人都沒有權利和資格去幸災樂禍,去對維吾爾人哈薩克人和西藏人謾罵嘲笑。因爲這種事情遲早會落在自己頭上,而正在落到頭上的是監控設備,大規模的監控,人臉識別,天網工程,天眼工程。

當有的人在給華爲大唱讚歌,以爲是什麼民族產業,又是什麼國防保障,甚至在微信上傳假新聞,一個家庭值多少,中國的國防值多少華爲就值多少,什麼苦難的背後是光榮,光榮的背後是苦難,給孟晚舟唱讚歌。殊不知孟晚舟也好,任正非也好,華爲公司也好,監控的就是你!就是13億中國人民,讓你們成爲奴隸,讓你們當太監,讓你們永世不得自由,得不到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得不到選票,讓你們成爲非自由人,成爲奴隸,奴民。這就是他們的終極目標,所謂民族企業實際上是黨辦企業,監控的,針對的就是13億中國人民!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