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厚黑學》之七 温家宝:邓小平的深宫卧底


温家宝感动了谁?

中国天灾不断,人祸猖獗。每当此时,中共总理往往会出现在现场,官方媒体配合,精选镜头,大唱赞歌,展示“党和政府”的功德,“弘扬主旋律”。镜头前,全无灾民的悲情,而只有总理的作秀。

比如,2008年,先后发生南方大雪灾和四川大地震,总理温家宝及时亮相。在长沙火车站,温手持喇叭筒,对民众喊话,俨然“车间主任”或“生产队长”;在纹川或北川,温表情凝重,眼中带泪,亲自指挥救灾,奔走中,几次跌倒。


在放大和重复的电视画面上,温的形象,被抹上感人色彩。有人把温家宝评为“灾害中最令人感动的人”。但他究竟感动了谁?是那些归乡心切、在严寒中焦急等待了几天几夜的旅客?还是那些葬身于豆腐渣校舍、长眠地下的花季孩童?或是那些痛失亲子、肝肠寸断的家长们?

总理作秀,大概只能感动那些远离灾区的电视观众或海外华人。中国的种种问题,人祸大于天灾的无数丑闻,是否依靠一个总理的再三“感动”就能解决?不论雪灾还是地震,温家宝都成为中共官方媒体塑造的唯一英雄。其实,这个“忧国忧民的温总理”,原是煽情作秀的天才。此人深谙厚黑学精要:“无形无色,才算止境。”一把鼻涕一把泪,顺手拈来,浑然天成。“假作真时真亦假”。

如果温家宝当真有“爱民之心”,何不对着官方摄影记者大吼一声:不要把镜头对准我!请把镜头对准灾民,对准死难者,对准失去孩子的父母!


大雪灾,毫无预报,政府反应迟缓;大地震,官方压制预报,顷刻倒塌的豆腐渣校舍,压死大量学生。针对民怨,官方媒体暗示:都是地方官员的错,中央则是“正确的”。殊不见,总理都到了现场?责备地方,庇护中央,已经成为中南海操纵官方媒体的娴熟技巧,“丢卒保车”。但,既然地方官员都是中央任命的,地方官员的差错,又怎能与中央无关?


雪灾中,有长沙市民对外国媒体表示:只有当温前往视察时,街上才出现大量扫雪人员,而在温离去后,这些扫雪人员就都不见了踪影。在四川震区,遇难学生家长诉说,他们被公安和便衣阻挡,不能接触近在咫尺的温家宝。温东奔西突,不过是人治中国的绝版写真!治标不治本,救党不救民。


此处,中南海也有厚黑说法:如果暂时太平无事,当局便吹嘘“千年盛世”;如果遭逢天灾人祸,温家宝便念叨“多难兴邦”。黑白两面,经那两张嘴皮鼓吹,怎么说怎么有理。



温是老邓安插的“卧底”

温家宝貌似憨厚,但心机颇深。不仅在胡耀邦、赵紫阳手下任“中央办公厅主任”,而且在江泽民手下续任该职,历经政治风暴而不倒。


八九年关键时刻,赵紫阳欲召开政治局会议,与邓小平的老人帮抗衡,却在温家宝力劝下取消。后来总是有人提到天安门广场那张历史性照片:1989年5月19日晨,赵紫阳到广场探望绝食学生,温家宝立于赵身后,为赵撑一把伞。这张经典照片,被解读为温是赵的人。其实,当时的真相是,温跟随赵到天安门广场,乃是奉邓小平密令,监控赵。


中南海知情人回忆(香港《开放》杂志2010年8月号):赵要去天安门广场探望学生,温立即通过邓办主任王瑞林密保邓,邓则通过王传密令给温,共十一个字:“让他去,你跟着,听他说什么。”于是,温便跟着赵,到了天安门广场。当时,赵给学生签名时,温也从背后探头看,看赵与学生之间是否有秘密传送。


赵被软禁后,邓小平指派江泽民接位,温又是到机场迎接江的人,温对新主人竭尽谦恭,逐渐得江信任。


胡耀邦、赵紫阳先后下台后,按中共帮规,物质待遇相应降级。又是这个温家宝,先后到胡、赵两家,宣布降级待遇和迁徙通知。胡、赵两家回忆,温前往“宣旨”时,态度丕变,笑容不再;面无表情,甚至显得无情,前后判若两人。胡、赵两家,由此深切体会人走茶凉、世态炎凉的八字真味。晚年赵紫阳,曾向温家宝主管的中办要一些从前发表过的资料,温断然拒绝。


党性大于人性,这或许可以解释温的行为。但,实际上,温家宝是邓小平安插在历届总书记身边的卧底,监控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等人的表现,是否违邓意志?是否有“二心”?所有情况,温直接向邓汇报,由邓暗中掌握。尤其八九期间,温监视赵,向邓密报赵的一举一动,成为赵败于邓的关键。


由此也可解释,出身“中办主任”、并无省市部独立主管经验的温家宝,最后,何以荣登主管全局的总理宝座?应是邓念其卧底有功,留下遗言,有意让温出任总理职,与胡锦涛搭档,共保“稳定”。中共另一元老邓颖超,生前暗中观察温,曾向“老人帮”赞道:“我看这个温家宝,有恩来之风。”可见,温的表现,也得到了其他中共元老的赏识。



遇鞋袭,表现有如中学生

2009年初,温家宝访问欧洲,号称“信心之旅”。声称要在经济危机中,保持信心。温先后访问瑞士、德国、西班牙、英国,以及位于比利时的欧盟总部。温自称“绕着法国走了一圈”,还自问自答说,为什么不访问法国?“原因众所周知”。


温暗示,故意不访问法国,是因为此前不久,法国总统萨尔科齐会见西藏宗教领袖达赖喇嘛,中共有意要对法方还以颜色。


温家宝访欧途中,法国发生百万人罢工,温公开讥讽法国政府“施政不力”,仿佛法国政府应该象中国政府那样,实施特务监控、挨户清点、“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于萌芽状态”、必要时出动军队镇压,才算“施政有方”;或者,法国干脆不再办选举,让萨尔科齐及其政党执政到底,就像中共那样,“铁打的江山万年长”。


温自说自话,一厢情愿,心态有如不成熟的中学生:狭隘,嫉妒,好计较,爱报复;小肚鸡肠,唠唠叨叨;热衷恶性竞争,耍小性子,得罪一个,赶紧讨好另一个;吃不上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当不上班长就说“自己本来就不想当”。自欺欺人。


温家宝在英国剑桥大学演讲时,遭到一名示威者掷鞋抗议,该名示威者直斥温为“独裁者”。这一情节,显然让温扫兴。中共媒体却报道:温斥骂示威者之后,“赢得全场长时间热烈的掌声”,仔细看视频,却发现,所谓“长时间热烈的掌声”,都来自于在场的中国学生,对掷鞋者的“一片斥责声”,也都来自于那些中国学生。他们为数不少,显然是由中共领事馆动员而来,自家人为自家人捧场。会场外,几个貌似中国留学生模样的人,打出“我爱宝宝”的红色横幅,乍看之下,还以为他们是为国内“结实宝宝”请愿,后来才明白,他们所溺爱的“宝宝”,既不是受害于三鹿毒奶粉的无辜婴儿,也不是四川大地震中惨死于豆腐渣工程的花季少年,而是时年67岁、善于做秀的中共总理温家宝。肉麻当激情。奴性人格,莫此为甚!


可以断言,无论国内有多少孩童惨遭人祸,这些亲共的所谓“海外华侨”或“中国留学生”,都绝不会掉半滴眼泪;但如果温家宝突然归西,这些人倒可能哭得死去活来,如丧考妣。


面对掷鞋抗议,温家宝的反应,与美国前总统布什的反应,可做对比。布什被掷鞋后,幽默地说:“那是一双大号鞋。”温家宝被掷鞋后,回应竟是“这种卑鄙的伎俩,阻挡不了中英两国人民的友谊。”


布什的从容自若,温家宝的气急败坏,形成截然对照。前者自信,后者自负,自负的底蕴,是自卑。温的所谓“信心之旅”,并无信心。由此也可见:经由民选和未经民选的领导人,其心理素质和风度言谈,有若天壤之别。



只对外国人谈民主

温家宝出访外国,对“民主、自由、人权、宪政”等普世价值,不仅毫不避讳,而且反客为主,大谈特谈。诸如:“民主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和共同创造的文明成果”;“当我们讨论民主的时候,往往指三个因素,选举、司法独立、建立在制衡基础上的监督”;“我们不怕选举”;云云。言论“大胆”,声震入云。与温家宝搭档当政的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在外访时,也时不时冒出几句有关民主的言谈,诸如:“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


然而,谈归谈,中国国内政治,丝毫没有改变。只说不练。温在国外的这些言论,甚至根本没有在国内予以报道。换言之,中共喉舌,不仅删减外国领导人讲话,也删减本国领导人讲话。其取舍,全视其政治需要。


在国内,同列中共高层的贾庆林、吴邦国等人,亲自撰文,公开否定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看上去,贾吴等人,与温形成分歧,或曰,权力斗争。于是,一些善良的人,不免“为温家宝捏了一把汗”。


但,实情并不简单,而充满诡谲。在中共高层,与其说是分歧,不如说是分工。贾吴批驳“普世价值”,是说给国内民众听;胡温侈谈“民主人权”,是说给外国人听。两头愚弄。


有人唱黑脸,有人唱白脸,符合当今中共“一手硬,一手软”、且内外有别的厚黑学。中共总理一职,从来就是一个扮白脸的角色,从周恩来到朱镕基到温家宝,大抵如此。在中共高层,温家宝并无强势地位,也并不属于朱镕基那样的个性人物,其“出位”言论,不可能出自其独立决定。显然是演戏,而且是按照中共高层集体策划的剧本。


证明就是:温的这些言论,只让外国人听到,不让中国人听到。而谁人不知,温所说的这个“民主”,是要落实在中国人身上,而不是要落实在外国人身上。为何不对中国民众讲?而只对外国人讲?


即便对外国人讲,温还有区别:有关民主与人权话题,只对西方国家政要和记者高谈阔论,出访亚非拉等国家,则闭口不提。对外国人谈民主,彻头彻尾的演戏。李宗吾说:“喜怒哀乐皆不发谓之厚,发而无顾忌,谓之黑。”温某人是也!


针对国际上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呼声,温家宝竟说出一句:“有人就是想限制中国的发展”。这等夸张表述,不仅是将经济问题政治化,而且完全脱离了当今世界的文明语境;不仅毫无说服力,反而将中共领导人欠缺文明素养、无理取闹的劣质形象,曝光于国际舞台。



温家宝的局限性

2010年,温家宝做了两个不同寻常的动作。第一个动作,这年4月15日,温家宝在《人民日报》公开发文,纪念以开明著称的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在这篇题为《再回兴义忆耀邦》的文章中,温以动情笔触,描写当年随同胡外出考察的细节,彰显胡耀邦朴实、廉政、平易近人、不辞劳苦的高风亮节。


须知,4月15日,是21年前的胡耀邦逝世日,也是引发当年(1989年)天安门学潮的敏感日。温选在这天发文纪念胡,意义非同寻常。温文中甚至有这样的句子“1987年1月,耀邦同志不再担任中央主要领导职务后……”隐约有为胡耀邦遭邓小平为首的“老人帮”逼宫下台抱不平之意。温“斗胆”发此文,并刊登于官方喉舌《人民日报》,似乎表明,出任总理7年以来,温家宝在中共党内,实力越来越强,已经可以逾越宫廷对手的狙击,而并不担心中箭落马。


温家宝第二个动作,乃是拒绝出席上海世博开幕式。这年5月1日,上海世博会开幕,这是继北京奥运会之后,中南海张扬其共产“盛世”的另一出世纪大戏。但,温家宝不仅缺席,而且再度前往青海地震灾区。与其说是“心系灾民”,不如说是赌气不到上海。愈到任期将尽,温氏愈是无所顾忌,似乎公开宣示:我跟他们不一样。他们迷恋荣华富贵,我自牵挂民生民艰。


这年5月4日,温家宝前往北大,看望学生。温强调:“纪念‘五四’运动,首先应该继承‘五四’科学、民主的精神。”这些,权当官腔。看点却在于,温突然对围在身边的学生代表道:“不用说,我知道你们是安排好的。”温还说,这次到北大前已交代校方不要刻意安排,“但我一来,就把学生关在楼里不让出来。”北大校长尴尬之余,温又故意说“不是说你!”(似乎指中南海里的某些人。)


温家宝明知,中共领导下基层,握手或说话,都事先挑选、安排那些靠得住的自家人,这不过是中共官场的潜规则。这一回,在北大,温家宝的几句话,看似半开玩笑,实际已将中共官场的潜规则自我拆穿。


权力较劲,也泄露另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当今中南海,已经四分五裂;各有其主,各有其从;谁也不服谁,谁也不怕谁。


作为党机器的大员,温家宝固然会做戏。但,有道是:“假做真时真亦假”,有时候,假戏也可能演成真。况且,从心理学范畴看,人有自我感动机能。身为总理的温,有机会到民间走动,尤其天灾人祸之时,本来要去感动老百姓的温家宝,极可能,倒过来,感动了他自己。感动与被感动,循环往复,原本受党性训练的这个人,渐渐回复了一些人性。


然而,中国之万恶,源头在制度。作为领导人,无心或无力改变制度,等于纵容无休无止的人祸。中共个别领导在个别场合的人性化表现,不过是为绵延迄今的漫长封建历史,增添个“清官”或者“铁面宰相”形象。这是对人治、而不是对法治的背书。温家宝的局限性,不言而喻。


温喜欢背诗,却不会写诗,写过一首《仰望星空》,满篇大白话,并无诗意(竟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谱为“校歌”!)。温自称读过《红楼梦》,说,他最喜欢书中的句子是:“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这显示,温并没有读懂《红楼梦》。《红楼梦》的灵魂,是“好了歌”,经典警句应是:“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温对《红楼梦》的认识,仅局限于社会学、关系学的实用范畴。这从一个侧面证明温的思维局限;同时证明,温智商不高。

·涉嫌腐败,胡温上了贼船


需要联系的若干事实是:2004年,中国平安保险公司在香港上市,发行股票。当时,一个叫做“郑建源”的年轻人,突然变成平安公司价值73.6亿港币的股票持有人。随后,人们惊讶得知,这个“郑建源”,原来是化名,真人就是温家宝的儿子温云松。


2006年底,中国民航总局就机场安检扫描工程“公开招标”,结果,几十亿人民币的供应合同,归于清华大学威视公司,而该公司总裁,就是胡锦涛的儿子胡海峰。


温云松获赠平安保险股份后,有关当局对该公司及其董事长马明哲“违反保险分业经营”等问题的调查立即停止,经国务院特批,马明哲的违规资产部分也获准一同上市,并突破外资不能超过25%的上限(超过50%)。胡海峰获得巨额合同后,北京奥运前,全国147个机场都被下令安装威视公司扫描仪。2009年,胡海峰的威视公司在非洲国家纳米比亚卷入贪污案件,该公司的3名负责人被纳米比亚反贪委员会以涉嫌诈骗、行贿以及贪污罪名逮捕,形成国际丑闻。

两个情节,明显就是两个权钱交易的故事。胡锦涛的儿子“闷声发大财”;温家宝的儿子“一夜暴富”。这种结果,如果不是胡温主动要求的,也是其同僚或部属中的“有心人”特意安排的,并获得胡温的默许与认可。


至此,令江泽民、李鹏、贾庆林等人放心的是,胡锦涛、温家宝,也终于下水,正式成为“特殊利益集团”的关键成员,在维持中共政权和看护高官既得利益方面,江李与胡温两代,只有“同舟共济”的选项,而绝无“和平演变”的可能。


越是如此,戏越是要演下去。高喊“反腐”,尤其对中下层官员喊“反腐”;高谈“民主”,尤其对外国人谈“民主”;而每遇天灾人祸,或逢年过节,“亲民秀”更是必不可少,诸如:胡锦涛钻帐篷,温家宝抹眼泪;胡锦涛炒板栗子,温家宝炒回锅肉;胡锦涛磨豆腐,温家宝包水饺。反正,全国电视与报纸,都被中南海包办,怎样表演,怎样宣传,怎样愚弄,都不在话下。


只是,经不起网民的人肉搜索,“亲民秀”也有穿帮的时候。“胡锦涛在农家喝自来水”,那“农家”,原来是当局安排的“受慰问专业户”,长年和专门接受县、市、省、以至中央各级领导慰问,留下无数握手镜头。“温家宝看望艾滋病人”,那一千多“夹道欢迎的村民”,原来都是公安便衣所扮,甚至于,“温家宝与艾滋病人握手”,那也是一只便衣的手。


“忽悠”,这个流行于当代中国的厚黑术语,并非赵本山的专利,乃是中南海的“绝活”。红色江山,就这样维持下来,年复一年。正副“维持会长”的角色,从江李到胡温,都堪称“合格”,令全党放心,尤其令高层贪官和特殊利益集团放心。


*(注:2012年10月,美国《纽约时报》披露:温家宝近亲藏富27亿美元。印证本书作者多年前所写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