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厚黑學》之三十二《无赖政权的幕后金主》(下)



·中缅关系:肮脏的交易


2007年9月,缅甸爆发10万人参与、历时两周的民主大示威,鉴于这次民主运动由众多僧侣带头,史称“袈裟革命”。这场民主示威,照例遭到缅甸军政府的血腥镇压。当局对外声称有10人被打死,但据其叛逃军官揭露:上千人被杀,数千人被捕。这与缅甸民间的说法相吻合。


全世界的目光投向缅甸,也投向中国。因为,谁都知道,中共当局,是缅甸军政府的唯一和最大靠山。这要追溯到上世纪中叶。中共在中国夺取政权后,又转而向东南亚大举“输出”革命。最初,中共试图培植缅甸共产党,但归于失败;于是转而支持靠政变上台的缅甸军政权。之后,中共政权和缅甸军政权,打得火热,数十年如一日,号称“胞波情谊”。


1988年,缅甸爆发民主运动,遭军政权血洗,3千多人丧生,是为1989年中国“六四”大屠杀的预演;2007年,仰光再度爆发民主示威,再度遭到军政权血腥镇压,更被外界解读为北京“六四”惨案的重演。


中共在缅甸砸下15亿美元,建立起高科技电子监控和作战网络系统,将一北一南、一大一小的两个独裁政权绑在一起。利用这套系统,两个独裁政权,可共同监视缅甸克伦族、华族(缅甸华人)和瓦族等少数民族的游击队活动;同时,共同监视经过印度洋和马六甲海峡的所有船只,包括美国战舰;对中方来说,还可借机监视其“战略竞争对手”--- 印度。


当倒行逆施的缅甸军政权成为国际社会、乃至东南亚的弃儿和孤儿的时候,中南海毫不汗颜地站在缅甸军政权背后,填补缅甸的国际真空。中方从缅方得到的回报,是该国的能源和资源:石油、天然气、宝石和木材。仅2005年,中国就从缅甸进口了3.5亿美元以上的木材,其中大部分属于非法交易,以至于,中缅边境宝贵的原始森林几乎被砍伐一光;2005年,中方开出185亿美元的天价,拟收购美国优尼科(Unocal)石油公司,原因之一就在于,优尼科拥有在缅甸沿海的雅达那油气田,该油气田拥有超过1千4百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储量,一旦转归中共,其势不可想象。中共的收购,因美国朝野反对,最终失手;之后,中缅两国又开始修建从缅甸亚拉坎(Arakan)到中国云南省、全长2380公里的石油天然气管道。


北京方面,极力把中缅关系,描绘为仅仅是经贸关系。然而,中南海给予缅甸大量军事和经济援助,主要用以强化两个独裁政权的联盟。毕竟,这类独裁统治,在世界上,已经逐渐稀少,孤寡落单,犹如濒临灭绝的稀有动物,自然需要“惺惺相惜”。


中共在缅甸的大量投资,并没有给缅甸带来繁荣,更没有给缅甸民众带来实惠。该国民众依然陷于贫困。倒是在官场腐败方面,缅甸效法中国,亦步亦趋。2006年,缅甸军政府头号人物丹瑞为其女儿举行盛大婚礼,10分钟的婚礼短片,迅速流传到互联网上,引发缅甸民众愤怒。镜头里,丹瑞的女儿丹达瑞穿金戴银,满身珠光宝气;婚礼豪华,极尽铺张,犹如旧时代的皇室;婚礼气氛,奢华淫靡,放浪形骸。这一切,充分显示缅甸特权阶层与广大民众的巨大贫富差距。“国际透明”组织公布的“贪污印象指数”报告中,将缅甸与索马里并列为全球最腐败国家。


国际社会对北京报以更不切实际的指望:促使缅甸军政府与民众对话,进而实现缅甸“政治和解”。缅甸民众再度惨遭军政权血洗的结果,证明,外界对中共的指望,根本是缘木求鱼。为何知不可为而为之?究其缘由,一则出于无奈:缅甸危机,绕不过中国,没有中共政权的合作,缅甸问题,永远无解;二则出于幻想:以为中南海碍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顾及自身国际形象,可能出面制约缅甸军政权,不得胡作非为。


缅甸军政权自有算盘:如果它失去支配能力,中南海将毫不犹豫地抛弃它,转而与缅甸反对派合作;如果它能够控制局面,中南海将不得不继续给予它扶持。要稳住中共这个大靠山,进而逃避国际法庭的起诉,缅甸军政权的唯一选择,就是将镇压和屠杀进行到底。


因此,说到向缅甸军政权施压,中南海无心也无力,其外交辞令一如既往:“呼吁各方保持克制。”说的是“各方”,而不是“缅甸当局”。这就好比:面对一个再度行凶的杀人惯犯,民众尽都谴责,有人不去制止杀人犯,反而说什么“各人保持克制”。其阴阳怪气,令人冒汗。


2009年,缅甸军政府大举进攻华侨聚居的缅北果敢地区,数万华人逃入中国。对此暴行,北京不发一语,甚至对中国民众封锁消息,听任缅甸军政府大量抓捕和屠杀华人。中南海的逻辑是:宁愿牺牲华侨,也要保全中共与缅军政权的同盟关系,那才是中共政权的“核心利益”。


(注:缅甸从2010年11月开始实施民主改革,逐渐走出中共,重归国际社会。中缅关系全然改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