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厚黑學》之三十六《又打又拉,分化台湾》(上)



中共对付对手,往往采两手策略:围堵与分化。对付台湾,尤为明显。论围堵,中共利用自己在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席位,串通人权记录不佳的国家,一而再、再而三地封杀台湾加入联合国的议案;中共挟其所谓“大国”地位,封锁台湾加入其他国际组织;中共以金元外交或银弹外交,大挖台湾邦交国墙脚。

·中共对台“三板斧”

中南海反复玩弄所谓把“台湾人民”与“台独势力”分开的文字游戏,则是典型的分化手段。甚至在与西藏流亡政府的谈判中,设置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前提条件:不仅要求达赖喇嘛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还要求他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西藏与台湾,天远地别,风马牛不相及。中共之所以有这样的非分要求,厚黑目的,在于分化台湾与西藏,使两股独立运动,不能接近。

中南海将民主台湾、流亡藏人、新疆反政府组织、法轮功和中国民运,合称为“五独”,故意贬称“五独俱全”(暗喻“五毒俱全”)。然而,五独不如一独,那就是“共独”(共产党独裁)。对中国而言,五独不是问题,共独才是问题。中南海最怕这“五独合流”,合力对付共独,因而竭尽挑拨、分化之能事。

中南海对台湾、香港、西藏和中国民众的不同态度,也可以看出中南海的真实用心。对香港,中南海推销“一国两制”,那是与英国政府谈判的结果,当时,在解决香港问题上,中共只有一半的发言权,不得已而为之。

对西藏,秉持中庸之道的达赖喇嘛,早已申明放弃独立,曾提出在西藏实施“一国两制”,遭中南海一口回拒;藏方退而提出“名副其实的自治”,中南海也不答应。西藏被实际控制于中共之手,中共有绝对的发言权。惟因达赖喇嘛流亡于海外,享有巨大国际声望,在国际社会压力下,中南海被迫与达赖喇嘛的代表谈判;中共装模做样,谈归谈,却断断续续,一有借口,就中断谈判,显示毫无诚意,拖延应付而已。

对台湾,表面上看来,中南海更宽大,更优待。不仅许诺“一国两制”,而且允许台湾完全保持现有制度,拥有自己的军队,并拥有相当的外交空间。仅仅因为,台湾与大陆,海峡相隔。中共的发言权和主动权,都极为有限,它别无选择。台湾民主,热闹非凡,中共是站在海边看鱼跳,干瞪眼。

对新疆,中南海只有一个字:杀!从王震时代杀到王乐泉时代,杀人如麻,血流西域,六十年不变。这不仅基于中共对新疆的铁腕控制,也在于,维吾尔人在海外经营时间还不长,国际影响相对有限,中共显得“不屑”与之谈判。

对中国民众或大陆汉民族,中共统治法宝,乃谎言与暴力。谎言,折射其厚;暴力,反射其黑。中共严控大陆民众,对任何不同政见,都持零容忍,动辄无情镇压,残酷迫害。中共敢如此,乃是吃定,在其长期奴役下,中国民众习以为常,逆来顺受。中南海可以同外国人谈人权,但决不同中国人谈人权。

中共区别对待对手的嘴脸,应验了鲁迅讲的一个小段:在一个房子里,住着几个租户,租户们抱怨房子太热,要求房东在墙上开一扇窗,房东置之不理。租户受不了,就高喊,不如把房顶掀了!房东一听着慌,马上同意在墙上开窗。房东明白,在墙上开窗,总比掀掉房顶代价低。所谓退而求其次。

自2005年开始,中南海接连邀请台湾在野政要访问中国大陆,借以粉饰太平,欺世盗名。猪八戒卖凉粉,花样不多,滋味不少。

中南海所玩,不过是其厚黑惯技。回顾上世纪,共产党瓦解国民党,有“三板斧”,名曰:拉拢左派,争取中间,打击右派。依此“三板斧”,二十年代,中共在国民党内迅速发展;三十年代,中共诱使张学良,捉放蒋介石,成功脱困;三、四十年代,中共在上海等国统区纠合“左翼”文人学人,开辟“第三条战线”,从后方袭扰国民党。

中共再拾“三板斧”,仅对象略有变化而已,不再只是针对国民党,而是针对整个台湾,具体部署是:拉拢蓝营,争取中间,打击绿营。对此阴谋或阳谋,历史上屡上其当的国民党,按理不至于迷糊,偏偏有人重蹈覆辙,误了自己,也误了台湾。摆渡的翻了船,两头误事。

台湾政要争相登陆,俨然时髦。中共动辄送礼、让利、圈地,忽而大熊猫,忽而金丝猴,忽而零关税;中南海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台湾某些人却是,鸡给黄鼠狼拜年,自投罗网。

台湾纵然有强劲巩固的国防和训练有素的军队,然而,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中南海厚黑集团,深谙此道。它看准的就是:台湾有些人,仅仅因为眼前利益,大处不算小处算,拣了芝麻,丢了西瓜。甚或与虎谋皮,开门揖盗,引狼入室。

这样的千古罪人,历史上有自来之。宋朝的秦桧,算一个;明末清初的吴三桂,算一个;民国年间的张学良,算一个。当今台湾,会不会出那么一个或者几个?或者更多个?值得台湾人警惕。

中南海陪笑脸,许诺种种好处,却包藏祸心,它对台湾的野心和恶意没有改变。中共所思,乃分化台湾,然后吞并台湾。理由很简单,台湾的民主,与中共的独裁格格不入。民主台湾,乃中共天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