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厚黑學》之二十七《中俄联合军演,激起千层浪》(下)


·病急乱投医,北京引狼入室


是次中俄联合军演,是历史上,中国政府首次主动引进外国军队,在中国领土上耀武扬威。事实上,不管从哪一段历史来看,俄国人每一次进入中国,无一例外地,都给中国带来劫难。


十九世纪,沙俄经《瑷珲条约》、《北京条约》、《伊犁条约》等一些列不平等条约,掠走中国领土150万平方公里,相当于至少六分之一个中国。二十世纪初,苏联向中国输入共产主义,成为中国祸乱不止之源。陷中国于数十年内战,神州干戈不息,生灵涂炭。


二次大战尾声时分,当美军历经连年鏖战,从太平洋方向击溃日本之后,苏军开进中国东北,仓促和短期参与夹击日军,并大行抢掠,掠走中方大量军事、工业设备,以及粮食等。附带实现的,还有两个战略目的:其一,取得中国东北特权(中共建政后以“条约”形式予以承认);其二,扶持中共,使中共军队取得东北控制权,获得战略制高点,进而在数年内颠覆国民政府,把中国人民推向诸如“大跃进”、“文革”等水火深渊,数千万人死于非命。对此惨剧,俄国人“功不可没”,罪不可赦。最可悲的是,共产主义肆虐中国,为祸又远远胜过其发源地俄国。


六十年代,中苏从亲善到反目,各在边境陈兵百万,动辄爆发武装冲突,伤财劳命。普京当政,利用中国,牵制美国。向中国大量输入军火,且索以高价(2002年初,中方购买俄方两艘“现代级”驱逐舰,原价6亿美元,但经俄方利益集团从俄“北方造船厂”转手给“波罗的海造船厂”,再卖给中方时,价格居然炒到14亿美元,被敲诈了整整高出一倍多的价钱)。中共穷兵黩武,军费增长远远高于经济增长,与俄国的怂恿,不无关联。


即便在中俄联合军演中,俄国人也没有放过“对付中国”的机会。明的而言,俄方机关算尽,逼使中方全部付费,包括俄方至少应该自己支出的军火宣传和广告费;暗地来说,俄方也同时启动其情报机构,一探中国国防虚实。这也正是中国军方被迫遮遮掩掩,并不情愿向俄罗斯媒体开放采访的原因之一。


中俄联合军演,宣称“不针对任何第三国”,却明确指向台湾。北京一再宣称,台湾人民是“同胞”,是“手足兄弟”。既如此,联俄对台,就是引狼入室;北京口口声声说“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政”,却挟洋自重,主动唤入外人,来“掺乎”家事。


一旦台湾海峡开战,莫斯科真的会帮忙?答案是绝对否定的。即便美国人介入,俄国人也绝对不会“下海”。到时,俄国期待的,不过是借台海战争,削弱中国而已。北京并非不知道这一点,拉上莫斯科,不过是要借北极熊的威力,来为自己壮胆。


至于朝鲜半岛,有记忆的中国人都不会忘记,半个世纪前的北韩战争,俄国人是如何地欺骗、耍弄了中国人:先是怂恿中方出兵、承诺联合出兵;继而变卦,谎称中方出陆军,俄方出空军;最后,连空军也叫中方自己上,苏联空军连一个影子都没有出现。



·中俄宿敌,民间深仇未消


俄国历来是中国最大的威胁者和侵略者,掠夺中国领土最多,损害中国利益最巨。按理,也是未来中国最大的潜在敌。俄国人惯于隔岸观火与趁火打劫。中南海与之打得火热,完全是:病急乱投医,养虎遗患,开门揖盗。


1904年,日俄交战,战场竟选在满清(中国领土)的辽东半岛。腐朽的清政府,只能保持“中立”,眼睁睁地看着中华大好河山遭蹂躏。军演前,笔者曾撰文指出:中俄联合军演,选址辽东半岛,是再现我百年国耻,莫大国耻!


中俄双方经黑箱作业,再三调整军演地点。到军演开始时,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口径一律地将演习区域定义为“山东半岛及其附近海域”,实际上就包括辽东半岛,比如旅顺。因为,演习从海参崴开始(双方总参谋长主持军演节目仪式),最后在旅顺结束(俄军空降登陆)。强调演习地点在“山东半岛及其附近海域”,反映了中南海的心虚。


中俄联合军演开始地点 ---- 海参崴,就是在前述《北京条约》中被沙俄强夺的中国领土之一。俄国人随后将之命名为“符拉迪沃斯托克”,意思就是:“统治东方”。中俄联合军演从那里开始,也于无形间再现中华国耻。


2005年之后,中俄联合军演,变成例行的两年一度。到2009年,两国再度举行联合军演时,规模大幅缩水。演习一开始,中方就有一架战机坠毁,两名飞行员当场丧生,似乎又是不祥之兆。事实上,就在这次中俄联合军演的同时,两国正发生一起严重纠纷:以打击走私和行贿为由,莫斯科当局突然关闭切尔基佐沃市场,6万多户华商货物被扣,之后,俄方虽同意华商将货物运走,但华商损失惨重。联合军演与整治华商,同时上演的两出戏,恰当地诠释了中俄关系:互相利用,面和心不和。


同年初,发生俄军炮击中国商船事件,中方8人死亡,商船沉没。为迫停这艘商船,俄军竟开炮500发,倾泻的,正是俄人对华人的深刻仇视。由此也折射出两国关系的实质:政府热,民间冷。中俄宿敌,民间深仇未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