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厚黑學》之二十三《从日元贷款到反日风潮》(上)


人间四月天,好戏连台。2005年,中国民眾反日情绪升温,从北国重镇瀋阳,到南大门深圳,从东部的大上海,到西部的老成都,民眾集结到日本使领馆前抗议示威,然后发展到抵制日货,出现打砸日资商店的暴力场面。最后发展为全国性大规模的游行示威。这是继上年足球风波之后,中国又一次反日高潮。



·官方点火,又怕玩火自焚

反日民眾的口号,是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简称「入常」) 。事件的导火索,则是官方媒体报导:日本编篡「新歷史教科书」,为侵略战争辩护,而该教科书得到多家日本大企业赞助。於是民众抵制日货。


然而,反日风潮的蔓延,却与中国政府曖昧不明的态度有关。就在北京大张旗鼓地酝酿针对台湾的《反分裂法》期间,美日同盟首次将台湾海峡纳入双方安全保障的「共同目标」,直接触动了中南海敏感神经;继中方在钓鱼岛争执失利之后,在东海大陆架开发问题上,中日又卯上。恰恰在此时,日本要入常。中共有否决权,这是中方能够牵制日方的唯一法宝。此时,中南海需要中国民众发出一些声音,来为它的外交政策临时背书。


中南海操控反日示威的痕跡非常明显,各地反日游行,都没有出现针对政府的标语,也没有任何声音,批评政府在中日领土领海争端中处置失当。中南海一边点火,一边灭火。首轮反日示威之后,新华网和新浪网先后撤下了反对日本“入常”的签名栏目。官方媒体上,则连篇累牘地重提诸如“维护安定团结”、“珍惜来之不易的稳定大局”等老话、套话。


当有人发动第三波反日示威时,当局已经需要降温,于是,指使“五毛党”上网卖乖:“党要我们起来我们就上街,党让我们坐下我们就安静!” 随后,在一些地方,反日群众受到公安、国安的驱逐,带头人遭到监视或警告。在浙江,甚至发生公安人员公然围殴反日示威者的离奇场面。


外电报导中,处处将反日风潮与“六四”相联系,,描述为“六四”以来,中国民间最大的抗议示威,这一相提并论,足以令中南海尷尬。中南海生恐玩火自焚,对反日风潮,予以小心引导,大胆控制。随著当年清明节和“六四”的临近,中南海既希望以反日运动来转移焦点,又生怕,这一风潮最终会演变成针对政府的抗议声浪。比如,群眾集会可能演变成悼念赵紫阳或纪念“六四”惨案的反政府示威。


·篡改历史,中共甚于日本


遭到殴打的示威者,表示「不解和不满」,足以证明他们的天真。事实上,中共从来就不反日,更不抗日。所谓「爱国主义」,不过是唱给老百姓听的高调,借「民族主义」的情绪,来实现政权的「稳定」,将民眾的「爱国」情绪诱入「爱党」歧途。远者,有上世纪前半叶,中共奉行“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发展”(毛泽东语)的诡计 ,借日本侵华之机,削弱和颠覆国民政府;一九七二年,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毛泽束竟婉拒日方道歉,反而称谢道:没有你们的到来(入侵),就没有我们(中共执政)的今天。近者,北京在钓鱼岛、东海大陆架等主权问题上,或妥协退让,或束手无策,致使日方得寸进尺,最终实现对钓鱼岛的「实际佔有」和「有效控制」。明明是政府的昏庸和失责,对外虚弱,却转嫁於民间。


韩国也反对日本「入常」。围绕韩日对独岛的主权争端,韩国政府的做法,是在独岛周围展开大规模军事演习,向日方示威。相比之下,面对中日钓鱼岛之争,色厉内荏的中南海,竟从未派出一兵一舰为中方保钓团体护航,听任日本「海上保安厅」任意驱逐和逮捕中方保钓人士。更有甚者,台湾、香港、和海外,均有中国人组成的“保钓会”,并公开活动,而在中国大陆,保钓人士却面对百般刁难、压制和监控,成为当局眼中的「异议份子」,动輒遭公安警告和流放。


如果日本果真篡改歷史,又未能深刻反省和向亚洲人民真诚道歉,固然值得谴责。但,中共篡改歷史,与日本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比如:歪曲抗日战争歷史,否认国民政府领导抗战的首功;遮掩「大跃进」引发大饥荒,数千万人被饿死的真相;隐瞒“六四”屠杀黑幕等等。中南海对其半个多世纪以来的暴政与暴行,不仅从未反省,从未向中国人民道歉,反而自夸「伟大,光荣,正确」。如此傲慢与狂妄,与从前的日本军国主义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日本经援,中共的救命稻草


反日风潮,中国政府既是始作俑者,又是留烂尾者。其首鼠两端,只能证明,它处处将其既得利益置於国家和民族利益之上。就在抵制日货的民间声浪中,同年4月3日,中国政府竟悄然而隆重接待了由日本前首相桥本龙太郎率领的日本「国际贸易促进协会」访华团,该访华团包括来自日本三菱重工、三菱银行、日本航空、全日空运输、三井物產、日立製作等大型企业共六十多名代表。其中,三菱重工,恰恰就是日本「新教科书」的主要资助者。与此同时,日本国内也爆发要求「与中国断交」的呼声与示威,中国政府竟然对中国民眾封锁消息。


实际上,当时的中日关係,是政治冷,经济热;从政府层面而言,则是表面冷,内心热。中国政府心下很清楚,抵制日货,从经济角度而言,是两败俱伤。


中日经济,实际存在极大互补性。当今日本,是中国在亚洲的最大贸易伙伴,全球而言,则排名第三,仅次於欧盟舆美国。同时,日本一直是中国最大的进口国,尤其是最大的技术与装备供应国,在美国和欧盟继续维持对中共技术输入限制和武器禁售的情况下,日本的技术和装备,对中共而言,成了稀有品,不可多得。而持续长达三十年的低息或无息日元贷款,更成了中共政权的救命稻草。


自一九一九年「五四」运动算起,中国人抵制日货,已经有近百年歷史。然而,百年来,日货在中国,不是越来越少,而是越来越多。正好见证中国民族的软弱性和势利性。有日本游客登上天安门城楼,惊呼如同置身东京,因为,东西长安街上,那一望无际的车阵,绝大多数都是日本车!


显然,在喧嚣一时的反日风潮中,有心爱国的民眾感情是真,唱「爱国主义高调」的政府行为是假;独立反日的民眾是真,随著政府指挥棒起舞的人士(所谓「爱国愤青」)是假。正如「北大反美姑娘最终选择嫁给美国人」的闹剧一样,不能排除的是,某些「反日先锋」,恐怕正是乘机起哄的「哈日族」。


2006年,中共借日本新任首相安倍晋三上任之机,态度突然大转弯,在日本政府并未承诺不参拜靖国神社的前提下,谋求中日关系解冻。以“密室政治”,暗自与日方妥协。中国反日愤青们,又被中共大大地耍了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