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厚黑學》之二十二《中美关系:对话与斗争》(下)


·中美黄海对峙,北京玩“心战”


2010年夏天,因应“天安舰事件”,美国与韩国拟定在黄海展开联合军事演习。然而,这次军演,却遭到中共方面强烈反对。中南海反对的理由是,美韩军演,“距离中国领海很近”,认为那是对中国(中共)的直接挑衅和威胁。自称:“我们和远在十万八千里外的国家的感受是不一样的。”

中共此说,乃是持双重标准。同年夏天,俄罗斯就在“距离中国很近”的地域,举行大规模军演(代号“东方-2010”),中共未置一词。俄军表面演习地靠近日本海域,似乎针对美日,但俄军轰炸机携炸弹做长程飞行,飞越八千公里,从其欧洲基地直达接近中国的远东地区,实际包含“长途奔袭中国”的演练意图。北极熊一箭三雕,中南海并非心中无数。

另外,不断挑衅国际社会的北韩,每回制造事端,都“距离中国很近”,其中,两次核试爆,甚至引发中国延边州的“人造地震”,但,面对北韩的胡作非为,大多数时候,中共立场,不过就是“呼吁各方保持冷静与克制”。不痛不痒,不阴不阳。

就美韩军演,中共“希望”(美韩)不做加剧地区局势紧张的事”,而这句话,恰恰是北京应该对平壤打的招呼。因为,北韩(包括在背后支撑它的中共),才是“加剧地区局势紧张”的肇事者。包括这一回,打算进入黄海的美国军舰,也都是在平壤首先攻击了韩国“天安舰”之后,才招引过来的。然而,纵任金正日政权制造再多事端,中共态度,都不冷不热,低调得近乎不闻其声。

面对美韩军演,中共表达最强烈反对,高调得惊人。包括副总参谋长一级军头,都罕见地出来放硬话。共军“豪言”:一旦美国海军编队进入黄海,中国的二炮和海军核潜艇将对其进行饱和攻击。还安排中共少将撂出大话:美国航空母舰到黄海地区,是给中国提供一个“活靶子”,可检验解放军的快速反应及联合打击能力,看能不能打得准、打得狠。

中共海军当真会对美韩舰队开火吗?中南海会动真格吗?不要说美韩两国不信,就连中国民众,也不会相信。中共军队,对内耍威风,绰绰有余;要对外逞强,还差得太远,除非自己找死。再说,美韩联合军演,是在公海进行,并非在中国领海;韩国就回敬中共道:不要干涉韩国内政。

中南海做法,实际是虚张声势,企图先声夺人,自以为得了《孙子兵法》要诀:心战为上,兵战为下;攻心至上,攻城至下;不战而屈人之兵,上上之策。

作为“对抗”,中共一方,先行自我军演,选择地点,却不在黄海,而在东海。分明是畏敌避战,却自我解脱说:东海军演,可以对在黄海军演的美韩海军,实施“关门打狗”。

稍具军事常识者都知道,中共海军,还只是近海级别;美国海军,早已是远洋级别、全球级别,谁对谁有能力实施“关门打狗”,岂容置辩?中南海自说自话,仿佛意淫,犹如自慰。

事实上,同期在夏威夷海域上演的14国联合军事演习,就正对中共构成“关门打狗”之势。这是两年一度的“环太平洋”军事演习。参加联合军演的14个国家,包括:美国、日本、韩国、新加坡、泰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荷兰、智利、哥伦比亚和秘鲁。中共御用“军事评论家”承认:14国军演,“剑指中国(中共)”。

中南海也顾虑,心战无效,吓不到美军,黄海军演可能照旧登场。于是,提前自备下台梯子,故意造一些“未来式”句子,发泄仇恨。诸如,“美国黄海挑衅必遭报应”,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造成的消极影响,不可能在短期内得到弥补”,等等。厚黑成性的中南海,甚至用上了黑社会语言,引用香港黑帮电影《无间道》中的一句话:“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分明是阿Q似喊叫,“精神胜利法”。

中南海深知,如果当真要与美军在黄海动手,以共军之腐败,必然重蹈满清海军之覆辙:1894年,满清海军与日本海军在黄海交手,表面强大的满清北洋水师,全军覆没。史称“甲午海战”。

论及今日美韩黄海军演,中共酸溜溜道:“明里针对朝鲜。但是暗里针对谁,大家都知道。”此言,似乎含蓄承认,北韩攻击南韩“天安舰”,北京果然是幕后黑手?针对该事件,中共抵制所有谴责北韩的国际动议,最后,联合国安理会仅能通过一项软弱无力的“主席声明”。

两韩天安舰事件,给美中双方,都提供了在亚洲扩充军事影响力的契机。美国与中共,军事发展,明显呈对立态势,似乎迟早要摊牌。美中黄海对峙,显示的,就是这种迹象。

中美之间,是否非要对立不可?事实上,中美之间,根本就不存在什么领海、领空、领土问题。中美对抗,绝非主权问题,而是意识形态问题。如果中国像美国那样,是一个对内尊重人权、对外尽责国际的民主大国,中美之间,根本就相安无事;同理,在朝鲜半岛,如果北韩像南韩那样,都是人民当家做主的自由国度,朝鲜半岛,根本就是太平乐园。

遗憾的是,从平壤到北京的独裁者,力阻民主之路,不惜以一己之私或一党之私,毁一国之前途;又挟各自国民为人质,叫板文明世界。朝共与中共,一再玩火。古训:玩火者必自焚。只是,人民何辜?




·中美争霸:恶的强权,善的强权


几十年间,中国经济以双位数增长,号称当今世界最快。中国军费增长,以更高更快幅度增长。“中国影响力”与日俱增,据说,这对美国的全球影响力构成“严重削弱”。其中一例便是,世界最大赌城,已经不是美国的拉斯韦加斯,而是中国的澳门。中国浪费得起:中国贪官奸商每年因赌博而输出去的钱,相当于中国全年旅游总收入。

一个国家的“世界影响力”,也必然反映该国的价值输出。通常,美国输出民主与人权,中共则输出独裁与腐败。假设美国在对外关系中,完全放弃民主与人权价值,以美国的实力,不仅可以保持传统盟国,也完全可以吸引所有专制与独裁国家,使之成为美国“盟友”;如果美国对世界各地的暴政不闻不问,也不会招致恐怖分子的攻击,而陷于代价高昂和旷日持久的“反恐战争”。

由中共制造的“中国影响力”,正是建立在美国留下的“战略真空”地带上。换言之,美国因倡导民主和人权而树敌,中共则因纵容专制与暴政而结友。惟幸,世界上,多数国家已为民主领地,少数国家仍未摆脱暴政。因而,美国友多而敌少,中共敌多而友少。美国希望扩大全球民主版图,中共则渴望更多国家走上专制复辟。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原是中国古语。美国与中共,截然不同的价值取向,在“世界影响力”的博弈上,恰恰反映善与恶、正与邪、光明与黑暗的人间较量。满世界都在谈论“中国崛起”(应为“中共崛起”)。如果中共崛起为强权,毫无疑问,那是一个恶的强权。中美争霸,一个恶的强权,一个善的强权。世界将因此分成两极,恶的一极和善的一极。前者推销独裁,后者弘扬自由。这不仅将再现苏美对峙的冷战态势,而且,因为中共更借助经济手段,比苏联更具有迷惑力和欺骗性,因而更具有长远的毁灭力。对人类来说,犹如新的梦魇。

中美之间,有一个形象对照:奥巴马首访中国到达上海之日,大雨滂沱。他步出舱门,独自撑伞,快速走下旋梯,前后仅十秒钟。身形矫健,如旋风一般,令在场官员和记者们晕眩。这是奥巴马访问中国的精彩亮相。人们见证这位美国年轻黑人总统的风采:四十几岁,体魄强干,精力充沛,行动利索,机敏过人。这是奥巴马的活力,美国的活力,文明世界的活力。

由此与中共领导人形成鲜明对照,他们多半老态龙钟、表情麻木、动作迟缓,更不用说,其背后的思想保守、作风腐朽、生活腐败。当政多年的胡温,甚至还要受制于一名八十多岁的退休老人。中国政治的死气沉沉,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