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厚黑學》之二十六《中俄联合军演,激起千层浪》(上)


2005年8月18日,谋划已久的中俄联合军演,代号“和平使命--2005”,在中国山东半岛拉开帷幕。一时间,火光漫天,烟雾罩地,黄海激起千层浪。



·最大规模联合军演,意欲何为?


演习的时间,一夕三变。原定2005年夏天,后来延期到秋天,最后又改回夏天。为了赶上突然决定的8月18日军演,中方部队甚至被迫展开急行军。这一诡谲过程,与其说是为了制造出其不意,不如说是双方在磋商中,有太多的尔虞我诈和讨价还价。


比如,在演习前后,俄国军方对中国媒体全面公开,而中国军方则拒绝俄国媒体采访,俄方对中方这种故作神秘的做法,大为不满。关于昂贵得近乎天文数字的演习费用,俄方分毫不出,中方为达成联合军演,委曲求全,竟答应全数“埋单”。


参加军演的人数,也不断变化。年初还说100人,后来却高达万人,相当于一个师。俄国方面出动其海陆空三军精锐:普斯科夫第76空降师的一个连,海军陆战队的一个连,太平洋舰队的“沙波什尼科夫元帅”号大型反潜舰,一艘大型登陆舰,一艘驱逐舰,十七架远程军用运输机和歼击机,包括两架图95MC战略导弹轰炸机,四架图-22M3远程轰炸机,一个中队的改进型SU-27CM歼击机。中方则派出拥有核潜艇编队的北海舰队,以及号称“铁军”的济南军区机械化步兵师。


不论从俄方还是中方而言,这次联合军演,都是自冷战结束以来,各自与外国联合举行的最大规模军演,声势惊人。究竟谁是这次联合军演的假想敌?众说纷纭。中俄双方宣称:联合军演的目的是反恐,不针对任何第三方。然而,众所周知,中方的所谓“反恐”,重点在新疆;俄方的所谓“反恐”,重点在中亚、北高加索一带。无论如何,与中国山东或辽东半岛扯不上半点关系。


其实,谁都知道,中俄联合军演,首先就是针对台湾。空降,抢滩登陆等动作,暗示意味明显。莫斯科《商人日报》直截了当地指出,军演实际上是“练习入侵台湾”。参与演习的部分俄国军队,是曾经参与车臣军事镇压的残暴之师,象征意义不言而喻。


其次,中俄军演,针对美国,以武力炫耀方式,转告美国:美国并非世界上的唯一超强,并表达对美国为中亚“颜色革命”背书的不满。演习同时针对日本,警告后者:与美国联盟,可能付出何等代价。中俄军演,仅邀请“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参与观察,而将西方国家排除在外,也可以解释为,演习针对整个西方。


再次,中俄联合军演,也针对朝鲜半岛:假设朝鲜半岛出事,中俄双方如何应对。比如,一旦金正日政权崩溃,中俄双方将怎样赶在美国和南韩之前,抢先开进北韩,扶持符合中俄胃口的北韩新政权;或者,在平壤的再三挑衅下,美日韩等国忍无可忍,突袭北韩核设施时,中俄双方如何因应。



·联合军演,中俄各怀异志


然而,问题没有那么简单。中俄两方,除了表面上宣称的共同目标,其实各有算盘。北京的最大算盘,当然是恐吓台湾,警告其不得宣示独立;威胁美日,警告其不得协防台湾。


莫斯科明知道北京有意拉它,却并不会按照北京的意图下水。中方曾要求军演在靠近台湾的浙江海域举行,遭俄方拒绝,演习地点才北移至远离台湾的黄海、渤海一带。俄国官员说得很明白:联合军演只是象征性的,中俄两国永远不可能联合作战。至于双方在军演中的种种不协调和水平悬殊,也当属意料之中。


莫斯科最大的算盘,是趁机向中方推销武器。俄国空军总司令证实,俄方出动几乎所有新型飞机参与演习,目的就是要向中国军方展示,以引起中方购买兴趣。军演前夕,俄国总统普京甚至亲自驾驶其中一架轰炸机,在国内小飞一圈,充当“超级推销员”。


在此之前不久,一艘俄国潜艇受困深海,在美国、英国和日本派舰派员的联手搭救下,才最终脱困,船员生还。援救行动,令俄国感动,也令俄国尴尬。该事件发生在中俄联合军演前夕,成为微妙注脚。毕竟,冷战结束后,俄国与西方的关系已经今非昔比,半敌半友,或非敌非友。


另一段微妙的情节是:俄中联合军演刚刚于8月18日登场,次日,即8月19日,俄日两国又开始在日本海域举行为期三天的“俄日海岸防卫联合演习”。这一举动,充分显示莫斯科的精打细算,表明:二十一世纪的俄国,似乎并不打算与任何国家片面结盟。


2005年初,北京出笼《反分裂法》,遭到文明世界一片挞伐,唯独莫斯科喝彩。俄方巴不得海峡两岸展开长期恶性军备竞赛,最好打起来,以便它有可趁之机,大发战争财。至少,要赶在欧盟解除对中武器禁售之前,再向中方大批兜售军火,牟取暴利。


然而,俄国潜艇受困事件,却向世人提出一个疑问:俄国军备,究竟是器不如人?还是技不如人?中俄联合军演首日,两架俄国军机在其远东地区接连坠毁,看似与联合军演无关,却为联合军演蒙上一层难堪的阴影。为此,人们也有理由疑问:北京大手大脚地挥霍中国老百姓的血汗钱,大量购进俄式军备,收进了多少废铁?


俄方一边向中方出售武器,一边防范中方“反戈一击”。俄国官员说:我们决不会“喂饱敌人”。并公开表示:每架飞机都具有个性,俄国专家了解这些特性,即便卖给中国,也有办法阻止它们飞行。北极熊狡诈多端,还表现在:一边向中国出售武器,一边向印度出售更高规格的武器,令后者牵制中国。


事实上,针对中俄关系,两国高层定位迥异。莫斯科确定“经贸优先”。就在联合军演前夕的8月9日,俄国新任驻华大使启程前往中国,行前,普京总统特意予接见,叮嘱他将注意力放在发展两国经贸关系上。当时,中俄经贸关系并不理想。双方曾设立在2000年将双边贸易额提升到200亿美元的目标,还计划发展到600亿美元,却都没有达到。俄中贸易逆差,也令俄方不满。


地域广阔的俄国,人口稀少、且不断减少。中国移民大量涌入俄国远东地区,一方面弥补了俄国劳动力不足的劣势,另一方面,却引起俄罗斯民众的愤怒,他们抱怨,中国人抢了他们的饭碗。据说,在俄国一些城市,“讲中文的人,几乎与讲俄语的人一样多。”俄国人担心,中国人不费一枪一弹,就可能“占领俄国”。


相比之下,北京处理中俄关系,着重“政治优先”,故意炒作所谓“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往往显得一厢情愿。中方能源短缺,渴望从俄方获得石油。俄方却态度暧昧,坚持不管投资来自中国还是日本,远东石油管道都要归俄罗斯国有。实际上,俄方清楚,石油,成为世界经济依赖日深的重要资源,奇货可居。在此关键时刻,俄国有意要“拿中国一把”,要么漫天要价,要么无限期拖延,等待敲竹杠的最佳时机。


为了从俄国讨到石油,多年来,北京对莫斯科竭尽讨好,费尽口舌,甚至割地签约,俯身以事。直到2005年,中方似乎才终于获得俄方承诺:俄国的远东输油管线,将优先通向中国。但莫斯科却不会眼睁睁地坐视“中国崛起”一侧,而不加防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