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厚黑學》之二十一《中美关系:对话与斗争》(中)

Updated: Dec 23, 2019




·“中国崛起”,中南海展示强硬


如前所述,奥巴马总统上任以来,大幅修正前总统布什的对外政策,放弃“单边主义”,对各国(包括中共)都放低身段,谦和以待,强化多边协商。多数国家都对此表示欢迎,并善意回应,扩大合作。惟北京,错误解读奥巴马新政,以为那是美国弱化的表现,中共正好逞强。

于是,中南海自恃经济和军事实力膨胀,处处对美国说不。整个2009年,中共对美国针锋相对,对全世界展示强硬:拒绝让人民币升值,拒绝改善中国人权,重判书生刘晓波,继续扩军耀武,加紧对文明国家展开网络攻击,破坏全球气候大会……

2010年初,美方公布新一轮对台军售项目后,中共反应,空前强烈。中南海安排军方将领放狠话:必须让美国充分感受到中共的愤怒;必须让美国付出严重代价,包括“制裁”美国相关企业。甚至声称:美国屡屡违反“八·一七”公报,应该是“清算”的时候了;现在是到了(中共)给美国“立规矩”的时候了。

口气越来越大。一名叫罗援的中共少将声言:“弱国无外交,中国现在已经不是弱国了。”这种说法,夸耀中共“崛起”后的不可一世,却无意间泄露,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是弱国。而众所周知,中共自1949年建政之日起,就宣称“站起来了”;1964年原子弹试爆成功后,更宣称是与美国、苏联并列的世界三强之一,三角鼎立。如果罗某说法成立,等于戳破毛的厚黑神话。如果毛时代的中共是“纸老虎”,靠唬人过日子;今日中共未必就不是“纸老虎”,未必不靠唬人过日子。

对美国而言,中共做得最过头的,莫过于,奥巴马总统访中期间,中共处处设限,不让奥巴马会见民间人士,不准美国总统接触中国民众,禁止刊登奥巴马接受南方周末的专访,不让他的声音被中国人民听到。

中南海尤其不能让中国人民听到奥巴马的这段话:“我有一个非常简单的向往,代表了一些核心价值,就是,所有的人生而平等,都有着基本权利;言论自由、信息自由和宗教自由,不是美国独有的价值,而是人类普世价值,所有的人民、民族和少数群体都应该享有;作为政府,应当反映人民的意志,贸易应该是开放的,信息流通应当是自由的,而法律应当保证这种公平。”这番话,是奥巴马在上海与中国学生对话时,自然而大大方方地表达出来的。在场五百多中国学生,没有提出像样的问题,那是因为,这些“中国学生”,早已经过当局精挑细选,都是当局“信得过”的自家人。网友揭露:首先提问的“女学生”程熙,乃是复旦大学团委研究室常务副主任;第二个提问的“男学生”黄立鹤,是同济大学外国语学院团委书记。两人都是冒充的“学生”。另一个提问者钱文韬,则是上海交大密西根学院学生党支部副书记。处处造假的中共,这回,又用假学生来糊弄美国总统。



·谷歌退走,中共骂街


2010年3月23日,美国谷歌公司(Google),正式宣布“退出中国”。谷歌此举,直接挑战中共的网络封锁和网络审查制度。针对谷歌的撤出,表面上,中南海显得“满不在乎”,但从它对谷歌的冷嘲热讽、以至于逐渐升级的猛烈抨击来看,中南海实在是十分在乎,耿耿于怀。中共新华社,甚至用了“跳上台面”、“闹剧”等文革语言,咒骂谷歌、连同美国政府,调门如泼妇骂街。

中共当局声称,“外国公司在中国经营必须遵守中国法律”。且不说,这个“中国法律”,乃共产党家法,与国际通则相抵触,就连中共本身,都并不遵守。其实,中共并没有在其任何“法规”中载明,引擎公司应该怎样封锁互联网,应该屏蔽或过滤哪些内容和字句。(中南海心虚,封锁互联网,至多由中宣部发“内部通知”,而不列法规。)

中南海又声言:“坚决反对将商业问题政治化。”但,将商业问题政治化的,恰恰是中共自己。因为,作为全球最大引擎公司,谷歌在世界范围内,都有标准化的商业运作模式,在绝大部分国家和地区通行无阻;唯独,在中国境内,展开同样标准化的商业运作时,却受到来自中国政府的政治压力,中共竟要求谷歌配合,实施信息过滤、信息屏蔽和信息封锁。这是中共的政治要求,赤裸裸地,将商业问题政治化。

中共喉舌进一步指控,谷歌“借助互联网输出思想,进行文化渗透、价值观渗透”,“试图改变中国的社会制度”。谷歌果真能起到如此作用?中国网民求之不得,恐慌不安的,惟中共腐败集团而已。

但,中共的大言不惭和振振有词,却提醒世人,中共本身,为了“输出思想”,对他国搞“文化渗透和价值观渗透”,正忙得不亦乐乎。共产党味道的“孔子学院”,全球撒种,遍地开花。中南海甚至猛砸450亿巨资,要把中共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等,推向国际;还要打造一个类似阿拉伯半岛电视台的英语新闻频道,24小时狂转,对外倾销中共的垃圾价值观:独裁与腐败。身为厚黑大家,中共骂人,实际上是骂它自己。

事件后期,中共媒体甚至指控“谷歌暗通美国情报机构”,却并未罗列证据。中南海反应,是典型的酸葡萄心理:“吃不上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论用意,中共是要挑拨中国网民,削弱他们对谷歌的信任。但,在中国,对互联网实施过滤、屏蔽和封锁的,恰恰就是中共安全部门、情报机构,中共喉舌的指控,仿佛针对中共自己。带头指控“谷歌暗通美国情报机构”的中共媒体,乃是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世人心知肚明,这个《环球时报》,正是中共以“办报”为名的驻外情报机构!厚黑战术,贼喊捉贼。

谷歌退走,中共骂街。中南海最恐惧的,是其示范效应。假设有朝一日,雅虎、微软、思科等公司,也群起效尤,四面楚歌的中共,其尴尬、窘迫与恐慌,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