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厚黑學》之五十一《“藏独”不离口,中南海的偏爱》(下)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在中断谈判15个月之后,2009年1月,北京重开与达赖喇嘛代表的会谈。但中南海心思,不过是赶在美国总统会见达赖喇嘛之前,制造中藏接触的表象。

会谈中,中共“统战部长”向藏方介绍了年初召开的“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及会上公布的“未来十年西藏发展规划”,声称,要实现自治区的“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

“座谈会”与“规划”出台的背景是,北京奥运前,2008年3月,藏人和平示威,共特挑起暴力,共军血腥镇压,震惊世界。之后,设在北京的民间组织“公盟”,经实地考察,发布《藏区3.14事件社会、经济成因调查报告》,得出结论:在西藏经济发展中,藏人被边缘化,藏汉之间,贫富分化严重。这是藏人愤怒的原因之一。

该报告,主要从经济与社会角度揭示西藏问题,较少涉及宗教与政治领域,中南海就恼羞成怒,旋即查抄“公盟”,拘捕其负责人。但中南海显然意识到这份报告的客观性与重要性,于是才有了“第五次座谈会”与“十年规划”的出笼。中共的统治逻辑在于:由我来说,可以;由民间来说,我就打压。一切话语权归于“我党”。

关于西藏的经济与社会发展,在此之前,中南海已经举行过四次“座谈会”,制定过十一个“五年规划”, 事实却是,西藏地区,迄今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最贫困的地区,其年产值,甚至不及广东或江苏的一个县(如顺德与江阴)。

“跨越式发展”的提法,本身证明,中南海默认对西藏发展的延误;“长治久安”的提法,则证明,中南海承认,藏人的不满与愤懑由来已久。然而,那位中共“统战部长”,却厚着脸皮,昧着良心,睁眼说瞎话:“世界上没有像我们国家、像中国共产党这样,连续十几年举全国之力支援一个民族地区发展。”

如果要符合事实,这句话,应该改成:世界上没有像我们国家、像中国共产党这样,连续几十年,举全党全军之力,竭尽对一个民族地区宗教、文化、文物、古迹、生态、人文环境、乃至社会经济的全面破坏。

中南海仍然认为,或坚持“认为”,西藏问题的根源,在于经济,而不在于宗教、文化和民族关系。这种认知,如果不是致命盲点,就只能说是睁眼说瞎话,“顾左右而言他”。

会谈中,中共官员还称:“西藏流亡政府根本代表不了西藏和西藏人民。”但中南海却不敢让达赖喇嘛的谈判代表进入西藏,而将后者的参访地,限制于湖南。何不让他们到西藏参访,看看藏人如何反应?让西藏人民回答,谁能代表他们?

报道中藏接触的中共官方媒体,从来只刊登中共方面说了什么,至于藏方代表说了什么,竟只字不提。何不公布达赖喇嘛一方于会谈中的要点,让中国民众评判,谁有谈判诚意?谁在胡搅蛮缠?

中南海绝不敢让中国人民听到达赖喇嘛这句话:“我对中国政府感到绝望,却对中国人民充满希望。只有民主中国,才能解决西藏问题。”

中南海炒作“大藏区”话题,列为中藏谈判的障碍。但,这个话题究竟意味着什么?如果前提是,要将西藏分出去,“大藏区”或“小藏区”,值得一谈,因为,那表示要从中国分出去多少?中藏双方大可讨价还价。如果前提是,西藏就在中国版图上,“大藏区”或“小藏区”,又何须大惊小怪?历史上,四川省曾被一分为三、一分为二,也曾被合三为一、合二为一,有谁在乎过“大四川”或“小四川”?只是,如果不承认民族与宗教完全同质的历史藏区,那么,连西藏最高宗教领袖达赖喇嘛本人,都不是西藏人,而是“青海人”。逻辑何在?单挑“大藏区”说事,只能证明,中南海本身具有“藏独”潜意识。

值得玩味的是,中共召开“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及会上公布的“规划”,首次涵盖所有藏人聚居区,等于含蓄承认“大藏区”的存在。能做不能说,此时的中南海,似乎又显得脸皮“薄”了,实际上,这是另一层厚黑:即便我知道那是事实,我也决不让老百姓知道真相。

如果把双方立场都摊在阳光下,中国民众将会惊奇地发现: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不是达赖喇嘛,而是中南海。因为,藏方主张,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框架下,落实西藏名副其实的自治,却遭中共断然拒绝;主张“西藏独立”或“变相独立”的,不是达赖喇嘛,而是中南海。因为,达赖喇嘛反复阐明:承认西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不主张西藏独立;但中南海却非要把“藏独”帽子死死扣在达赖喇嘛头上。很显然,只有中南海诸公,才配成“制造民族分裂的罪人”。

那位中共“统战部长”,还对藏方代表如是说:“无论是搞暴力还是非暴力,都是没有出路的。”这句话,说得明白一些,就是,关于西藏问题,纵任达赖喇嘛怎样秉持非暴力原则,怎样和平,怎样讲理,中共都不领情、不买账。这是不打自招,证明中南海假谈判、真拖延、拒绝解决问题的厚黑战术。

达赖喇嘛及流亡政府官员,一再重申,不谋求个人利益,一旦西藏问题获得解决,自己甚至可以退休、辞职、完全不问政事。但中南海却充耳不闻,反复唠叨:没有西藏问题,要谈的,只有达赖喇嘛个人及其周围人的前途问题。

一方关注的,是民族、宗教与文化大业;另一方关注的,却是个人利益、一党之私。如此南辕北辙,不仅令谈判陷入死局,而且让世人看到,达赖喇嘛与中南海,双方精神境界与道德水准的巨大落差。中南海“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令人啼笑皆非。

提到转世话题,中共借“西藏自治区主席”白玛赤林之口,说出“现在达赖还在,等死了再说”这样的不敬之辞。显示,中南海不惜承担巨大道德成本和历史罪责,图谋在十四世达赖喇嘛圆寂之后,自行指定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中共已经自行指定班禅喇嘛的“转世灵童”),以期全面污损、扭曲西藏宗教传统,实现对西藏完全汉化、赤化的阴暗图谋。

依照藏传佛教传统,达赖与班禅的转世灵童需相互认定。目前,由中南海指定的“十一世班禅”未经达赖喇嘛认定;而由而达赖喇嘛认定的十一世班禅,却遭到中共囚禁,被称为“世界上年纪最小的政治犯”。

按照历史上汉人定义“汉奸”的标准,那个白玛赤林,乃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藏奸”, 背叛西藏人民,卖主求荣。

国际社会见证,多年来,达赖喇嘛不断伸出橄榄枝,中南海却不敢接招,古人云:“天与不取,反受其咎。”中共逆天之志,能否得逞?人们可拭目以待。

中南海立场顽固,背后所浮现的,也是主政者胡温等人的权力尴尬。遍观邓小平之后的中南海诸公,谁都不再有权威,谁都做不了主,因而,谁也不敢提出大政方针的改变。为了保住党内权位,只能比强硬,一个比一个强硬,不是比给外界看,而是比给自己人看。

臂如一个黑社会团伙,以欺压和勒索良民为能事,其中的成员,必然目露凶光,各展劫杀之技,方能在该团伙获取地位。胡江缠斗,团派与太子党的恶斗,围绕“第五代”权位的你争我夺,使中共党内的主流路线日趋强硬。中共新旧官僚,置身这等险恶的政治环境,只有各恃强硬,比凶斗狠,才能在党内站稳脚跟。

从江泽民朱镕基,到胡锦涛温家宝,都竭力避免重蹈胡耀邦赵紫阳的覆辙:招惹党内庞大利益集团而被赶下台,落得个自身难保、晚景凄凉。西藏问题无解,实受阻于中共党内的政治生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