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厚黑學》之五十九《大阅兵,中南海缺乏自信》(上)



2009年10月1日,中共建政60年,举行大阅兵和大游行。包括:从事背景表演的中小学生8万;56个受阅方队,兵力近6万(部分假兵,为临时招募的模特);游行民众20万、游行车辆8000;等等。


•层层隔离,防民如防火

当局没有公布这场“盛事”的花费,民间估计,数以百亿计。烧掉的,至少是几千所希望小学的建设费。然而,红墙后的当权者毫不痛惜,而乐在其中。他们需要的,就是这等排场,浩大,壮观,声势惊人。“为人民服务”的检阅口号,彷如现场讽刺。铺张浪费,穷奢极欲,炫耀武力,好大喜功,江胡等人,重复着历史上所有昏君暴君的嗜好。

海陆空,坦克导弹,一个个方队,望不到尽头。陡然排出的“听党指挥”四个大字,触目惊心,原来,这是党军,不是国防军,更不是人民军。手脚甩动,整齐划一,如机器人。威武之师?残暴之师?那阵势,似董卓进京,如曹操围猎。籍此,中南海正告中国民众:我党很强大,我党很安全,休想推翻我。

不计成本的演练,早已开始。当年“十一”前夕,大规模的演练更在北京、在天安门广场频繁登场。每当炮车隆隆,整个北京城就不得安宁。北京市民忍着、捱着另一出扰民大戏的落幕。反正,每一年都有“大事”,都要折腾北京人。2007年,有“十七大”;2008年,有奥运会;2009年,有“国庆60周年”……

国庆前后,交通管制,民众出门难,需绕道而行;生意遭殃,无数商铺被勒令停业;学生受苦,家长抱怨孩子暑假被占用,连续3个月,成天被集中,像木偶似的,在烈日下踢正步……

回顾八九学潮期间,中共当局不断指控示威学生“妨碍交通”、“破坏正常的工作与生活秩序”、“影响经济建设”,秋后算账时,大多数学生领袖被冠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如今,恰恰是中南海自己,干尽了“妨碍交通”、“破坏秩序”、“影响建设”之能事,只是,此时此刻,谁来追究中南海的“扰乱社会秩序罪”呢?

访民、农民工,照例被轰出京城;维权人士、异议人士等,则如文革中的“五类分子”,遭严格监控或管制。在中南海眼里,阶级斗争并没有结束,而是愈演愈烈,非得“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不可。为了国庆安保,被动员的军警和便衣不计其数,还嫌不够,又动员了80万“市民”,“维护治安”,兴师动众。别国安保,比如美国反恐,主要是保民众;中共安保,则主要是保政权。

层层安保,形似铁桶,密不透风,将老百姓远远隔离。当政60年,一度自称“相信群众相信党”的中南海,不再相信群众,只相信党,而他们相信的那个“党”,还未必是“全党”,多半是“太子党”。当年那些敲锣打鼓、制造万人空巷、把共军当“亲人”一般迎进城的北京市民及其后人们,做梦也没有想到,60年后,这个政府竟是如此地不信任他们,在威勐军警一声声“走走走,回家看电视”的喝令中,他们中的每一个人,包括那些从海外归国看热闹的亲共华侨。都被当成了怀疑对象、潜在的敌人。“万人空巷”,变成了“万巷空人”。

毛时代,马路两边还站满群众;到了这江胡时代,连群众都不让站了。群众不能靠近,群众也不能围观,只能窝在家里看电视,你们安全,我党安全,大家都安全。那“20万游行民众”,大抵也是假的,都是“靠得住的”党政干部,或者,干脆就是便衣大队、线民大队,冒充“人民群众”而已!

距民众越来越远,与民众越来越对立,这便是共产党的“进步”、中南海的“与时俱进”。于是,“国庆”期间,北京城毫无喜庆气氛,只像是一场大战爆发前的严阵以待,空气肃杀。究竟是过节,还是遭罪?或许,过节的是中共,遭罪的是民众。

过度安保,只能证明:中南海极度缺乏安全感。胡江等人,就像极度胆小的孩子,又贪玩云霄飞车,自己又吓得要死。硬着头皮,闭紧眼睛,只巴望这危险游戏快点收场。

何苦让自己提心吊胆?在小孩子那里,是好奇心;在中南海那里,是虚荣心。当政60年的中共,越来越紧张不安,因而越来越要面子;或者说,越来越要面子,因而越来越紧张不安;二者恶性循环。概在于,连中南海自己,都怀疑中共当政的合法性,而毫无自信。

当局扬言“实弹阅兵”,很多人不信,认为又是造假,因为,现场那么多人,万一擦枪走火,将如何?其实,当局的扬言,更可能是恐吓,比如,吓一吓新疆维吾尔人:如果你闹场,我就实弹射击。

56根柱子突兀地立在天安门广场,据说象征56个民族,号称“民族团结柱”。这又是一个天大的讽刺!西藏血腥未干,新疆枪声不绝,何来民族团结?56根没头没脑的柱子,彷佛是提醒,毋忘中南海拒绝和平对话、炮制或夸大“藏独”、“疆独”假命题、煽动民族仇恨、制造民族分裂的罪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