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厚黑學》 之五 “六四屠夫”李鹏:借出版日记保家族


2004年,“六四”15周年之时,前中共总理李鹏,想出版他的“六四”日记,取书名为《关键时刻》,却遭到胡锦涛当局封杀。打压言论自由的李鹏,最后,连他自己也丧失了言论自由。六年后,在香港(李鹏仇视的“民主基地”),鲍彤(李鹏政治上的死对头)之子鲍朴打算出版这部《李鹏六四日记》,帮助李鹏实现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了却其生前一愿。但就在出版前,鲍朴接到“有关机构”(代表李鹏)交涉,出版计划流产。但此时,李鹏日记内容已经不胫而走,全文上网,凡熟知中共特性和“六四”历史的人,都能确认,该书实为李鹏本人所撰,作者与书稿的真实性,几乎毋庸置疑。出版波折,更确证李鹏日记的真实性。




李鹏并未推卸屠城责任

关于李鹏日记,港台或外国媒体的评论,大多是,李鹏企图推卸责任,洗脱污名,“把屠城责任都推到邓小平一人头上”。但,通读全书,看不出李有任何推卸和洗脱的意思,反倒是,描写自己如何强硬,如何拒绝对请愿学生让步,自始至终坚持镇压,甚至,从一开始,就抱定不惜“赔上自己的身家性命”,也要捍卫一党专制的决心。行文中的“理直气壮”和“义正词严”,活脱脱就是一个花岗岩脑袋的写照,毫无反省,毫无悔意。


关于八九民运,曾有人反思:“学生没有珍惜与政府对话的机会,把事情搞砸了。

”但李鹏日记却透露,不管学生有没有与政府好好对话,党内强硬派都已经铁下一条心:镇压。5月18日,李鹏等人虚与学生对话周旋,但在头一天,即5月17日,中共高层就在邓小平家里,做出了调兵进京、实施戒严的决定;李鹏纪录,在与学生对话中,“我也留下了一个伏笔。我说,我不隐瞒自己的观点。我会在适当的机会全面说明政府的立场。这就是指明天要召开的党政军干部大会。”第二天,即5月19日,在“首都党政军干部动员大会”上,李鹏发表杀气腾腾的讲话,挥着拳头,厉声喊叫:“必须采取坚决果断的措施,迅速结束动乱。”


李鹏日记中,始终把呼唤民主的学潮称为“动乱”,并动辄把民主运动比喻为“文革”动乱。这实在令人啼笑皆非。文革,发生在、也仅仅发生在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并由中共头目毛泽东一手制造。世界上,还有哪个国家、尤其有哪个民主国家,发生过类似中共文革般的闹剧?倒回去说,如果,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国已然是一个民主国家,人民拥有批评和监督政府的权力,毛泽东又岂能恣意妄为?浩劫又岂会持续十年?


世界上任何国家的民主运动,包括中国八九民运,何曾以破坏该国文化、文物、古迹的“文革”似疯狂登场?何曾以大规模暴力、迫害和残杀的“文革”般血腥呈现?


李鹏本人,盛年历经文革。其养父养母(周恩来与邓颖超),亦是文革受益者。李处理八九民运,动辄对学生扣帽子、打棍子、抓辫子,阶级斗争意识强烈,恰好证明,李满脑子文革遗毒。一口一个“文革”的李鹏,用文革思维“解读”民主潮流,对请愿学生扭曲定性。疯人呓语,岂能不误国害民?


李鹏日记,再次坐实了他留给世人的固有形象:强硬派,极左,仇视民主,誓死捍卫“党的利益”,是策划和实施“六四”屠杀的主要元凶。




“六四”屠城,邓李合谋

至于邓小平部分,李鹏的书写,不过就是印证外界了然的事实:邓提出戒严和拍板镇压。李详细记录,学潮期间,在邓家中多次召开高层会议,证实请愿学生指控:邓垂帘听政。1989年,作为实际上的最高统治者,邓小平,在紫禁城外,在中国民众中,其支持率,已经接近于零;但在紫禁城内,在中共高层那个小圈子内,其威势依然压倒一切,压倒党的总书记赵紫阳。紫禁城内外截然相反的政治空气,反映中国政治的反常生态。


邓调动军队后,大概没有料到军队会受到民众群起阻拦,一时动弹不得。这一期间,邓忧心忡忡,最担心“军心不稳”。李鹏写道:“邓小平担心军心不稳,这是大问题。”“六四”屠城后,邓并不露面,直到屠城后第5天,6月9日,眼看局势已经完全处于掌控之中,邓才亮相,接见戒严部队干部。


日记首次披露邓在接见戒严部队干部时,讲的这么一句话:“如果是用坦克从人群中轧过去,就会引起全国的是非不清。”事实上,“六四”屠城中的主要情节之一,就是共军用坦克压轧人群。北京体育学院四年级学生方政作证,6月4日晨,方政随其他学生从天安门广场撤离,行进到六部口一带时,共军三辆坦克从学生队伍背后冲进人群,方政当场被坦克辗断双腿。三辆坦克扬长而去之后,现场留下11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邓讲的那句话,仿如“此地无银三百两”,故意颠倒是非、混淆黑白,体现一个独裁者当面说谎不脸红的厚黑功夫。邓小平和李鹏,一个在后台,一个在前台,配合默契,形同父子,最后,都成为遗臭万年的“六四”屠夫。



长篇日记,隐瞒了什么?

声称要写出“事实”、“作为最重要历史见证”的李鹏,并没有完整的写出事实,比如,参与“六四”屠城的重要帮凶之一,当时的北京市长陈希同,其名字,竟在李鹏书中只字未提,仅在少数几处,以“北京市长”一带而过。原因无非是,陈于1995年在权争中失势,被江泽民以“贪污罪”下狱。李不便在书中再提到这个名字。不一而举。由此可见,李鹏日记,选择性的记录,



有所暴露,也有所隐瞒。

隐瞒最深的,当推李与邓之间的秘密交流。当时,除了对李鹏,邓小平对中共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委员中的任何其他人,都不信任,或不完全信任,许多决策、交待、部署,极可能就只在邓、李两人之间进行,包括允许共军扫射人群、用坦克辗压人群、施放毒气弹等,极可能就是邓、李二人背着他人,所下达的密令。否则,远道而来的共军官兵,哪有那么大胆子,擅自作为?



卖力表演,实被利用

日记显示,许多时候,李鹏一人被推到前台,竟至于,“六四”屠城后,6月5日凌晨,只有退休老人王震一人,陪同李鹏到人民大会堂,为参与屠城的共军官兵打气。直到6月9日邓小平露面后,其他中共高层人物和老人才随同邓一齐露面(唯江泽民仍托辞不出)。

这个挽救了党、有功于党的强硬派代表人物,再重新巩固后的党内,并没有捞到什么好处。即便邓小平,对李鹏,也只是利用。镇压功成,邓并未对李加官进爵,而是把李单独叫到书房,说:你继续当总理。接着问:你看江泽民同志当总书记怎样?


在1998年的人大内部投票中,被内定转任人大委员长的李鹏,竟从“自己人”那里,得到200张反对票和126张弃权票,创下中共领导人内部得票率最低纪录。这正如,一个凶人,对外面人凶,也令内部人忌惮。从这个意义上而言,当年那个满脸横肉、在学生面前不可一世的李鹏,在党内,却当了“冤大头”。里外不是人。所谓:耗子钻风箱,两头受气。



大量泄露“国家机密”

胡锦涛当局封杀李鹏六四日记,相信原因之一是,以中共自订的机密标准,李鹏日记,大量泄露“国家机密”。


1989年,邓小平所调共军,为民众所阻,无法进京,最后以隐蔽和乔装分散方式入城。此前,这些情节,止于人们的推测。而今,经由日记,李鹏透露:在人民大会堂和天安门一带,确有“人防地下通道”,共军以隐蔽方式,经由这些地下通道,进入天安门。


李鹏日记,也间接证实杨得志等7名上将写信反对镇压的事实。李鹏日记还泄露,学潮后期,即便组成了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央“宣传小组”,但共军屠城后,“广播和电视台在这关键时刻,都没有坚决站到党和政府这一边。”李写道:“今天中央电视台两位播音员一反常态,有意身着黑色服装,不知他们为谁吊丧。”李鹏还哀叹:“在平暴之后,中国新闻媒介却鸦雀无声。作为中国政府主要通讯机构的新华通讯社,在平暴后的三天内,没有发布任何外文稿,全世界突然听不到中国的声音。”


李鹏强调“党的团结”,但在日记中,却泄露出这个党的严重分裂。不仅党的总书记赵紫阳,人大常委会中,多数副委员长、甚至委员长,都不赞成镇压学生。万里委员长外访回国后,被江泽民截停于上海,并塞给他一份由李鹏部属起草的文字,让他照读,算是表态。



孤注一掷,李鹏要拖众高官下水

日记中,李鹏毫不掩饰自己扮演的角色,固然出自他以为理所当然而顽固不化的一党专制意识,但非要公开出版不可,目的何在?李鹏要表白于世的,究竟是什么?


在这部长达近15万字的日记里,李鹏详细罗列了他发布戒严令、邓调动军队后,中共高层人物和各省、市、部负责人的表态,多数“拥护”(部分犹豫,部分含蓄表示不赞同),包括当时在地方任职的江泽民、胡锦涛和主持“中办”工作的温家宝等,均属“拥护”之列。这恰恰是李鹏日记,所泄露的最大“国家机密”。


原来,李鹏借此日记,警告后来的当政者:谁也别想为“六四”翻案,谁也别想提“平反”。你们当初都支持镇压,你们和我,都在同一条船上,休想把“六四”屠城的责任扣到我一人头上,谁想清算我,你们也跑不掉。


这是晚年李鹏的孤注一掷。在该书“前言”和“后记”中,李鹏再三提醒:“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告诫:“党的团结”,尤其是“领导集体的团结”,至关重要。这流露,党内外“平反六四”呼声的经久不息,让李倍感焦虑。正是出于这种焦虑感,迫使李整理出长篇日记,并急于公开发表。


然而,被李鹏视作“护身符”的这一重大“国家机密”,却留下漏洞:当邓、李作出调军戒严的决策和动作后,其他中共高层人物,以及各省、市、部负责人的表态,即便拥护者,也只是表态支持戒严,并没有表态支持军队对民众开枪、坦克压人、甚至大规模屠城。如果今日或日后的中南海当政者有意翻案,仍然可以凭籍这一漏洞,将屠城责任,尽数推到李鹏和已经死亡的邓小平头上。




诋毁赵紫阳,适得其反

李鹏日记,竭尽对赵紫阳的诋毁,仇恨情绪,弥漫字里行间。但却从反面突出了赵的伟岸形象。李透露:赵自始至终坚持与学生和市民对话,要求通过缓和方式化解官民分歧,进而提出“民主化”和“透明化”的前瞻性主张。有人指赵的儿子“官倒”,赵主动要求中央调查。期间,赵还提出“取消对领导同志的特殊供应”,这显然触动了党内既得利益集团,尤其那些养尊处优的“老人帮”,如邓小平等。赵的表现,在恶人当道的中共高层,难能可贵。


李鹏日记,把自己塑造成挽救共产党的“中流砥柱”;但,历史必将记载,对中华民族而言,那一年,在逆流滚滚的中南海,真正的中流砥柱,乃是赵紫阳。




腐败家族大起底

李鹏日记透露,他亲自布置对被指“官倒”的赵紫阳儿子展开调查。然而,李鹏家庭本身,就是一个经典“官倒”家族,惊人的腐败家族。


李鹏老婆朱琳,先是任北京长城机电公司董事长。1993年,该公司曝光10亿集资诈骗案,总经理沈太福被处死,身为董事长的朱琳却安然无恙。1997年,广西自治区主席成克杰腐败案发,办案人员纪录,成曾赠送朱琳六颗名贵钻石,成随后被处死。1998年,广东海关扣押一批走私物资,却被朱琳提走。


朱琳又兼任华能国际集团公司董事长,后来又交由长子李小鹏继任。2001年11月,华能公司成为唯一能在美国、香港、大陆同时上市的中国公司,总股本达60亿元。华能集团于当月15日上市售股,16日,由李鹏把持的国务院,当即宣布中国证券交易印花税下调,明目张胆地以权谋私。


1997年,李鹏将亲信高严调到北京,出任电力工业部副部长兼国家电力公司副总经理、1998年4月兼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李鹏又安排长子李小鹏担任高严副手

,国家电力公司副总经理。2002年,高严腐败案发,外逃之澳大利亚。李鹏家族安排高严潜逃,目的是自保。此案,导致国家经济损失45亿,但李小鹏安然无恙。


中国水电系统有五大集团,李小鹏、李小琳兄妹各占其一。2004年,李小琳的中国电力国际公司在香港上市,认购超额300倍,资产高达百亿。李小琳珠光宝气,一身行头几万美金,在香港出尽风头。她向媒体自吹,她和哥哥“奉献”中国电力事业,父亲给予极大支持,暗示,李鹏给了他们兄妹“半个电力部”。

李鹏次子李小勇,原是武警中校。80年代,他曾利用特权,伙同太子党倒卖批文、走私军火,数额动辄千万,比如,曾卷入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千亿走私案。外逃加拿大的福建富商赖昌星,亲口证实与李小勇“关系亲密”。90年代,李小勇和台商曹予飞办“新国大公司”,以高利息为诱饵,从民间非法集资5亿。后来,李曹二人翻脸,李一举提空公司帐户11亿,并动用武警将曹绑架。在北京市委书记贾庆林帮办下,曹最终被处死灭口。“新国大”5万多受骗客户上访请愿,要求“李鹏为子还债”。李小勇却在李鹏亲自安排下,携妻叶小燕外逃,避居新加坡,后化名朱峰,在新加坡、香港两地置下数千万豪宅,至今逍遥法外。


李鹏急欲出版六四日记,他预期的读者对象,并非普通大众,而是中共党内,尤其中共高层。他要向今日或日后中共的主政者表功:如果不是我当年一人顶住,犹如“中流砥柱”,哪里还有共产党的江山?哪里还有你们今天的位子?哪里还有你们的既得利益?这一切,都是我李鹏豁出身家性命才保下来的基业。我老婆、我子女捞一些,你们不要眼红,你们一个个,不也都捞了个盆满钵满吗?大不了,是程度不同。我们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人,谁也不要去妨碍谁?只要守住江山,你们的儿孙都有得捞。不要像赵紫阳那么傻,侈谈什么“人民利益”,最后,不要说子女捞不成,连他本人都自身难保,待遇降级,余生软禁,他的下场,你们不是没有看见?


李鹏的嚷嚷,是公开摆老;李鹏的唠叨,又如深宫怨妇。从江泽民到胡温,都听进去了,都听明白了。于是,朱琳屡涉大案,无人敢动;李小勇负罪潜逃新加坡,无人敢提引渡;李小琳在香港派头十足,穷奢极欲,中共驻港媒体,如《文汇报》、《大公报》等,还要抬轿吹捧,赞之“亮丽令人难忘”;李小鹏在商界捞够,又转捞政界,被任命为山西省副省长(后又升任常务副省长),且选在6月4日那一天上任,公然以中共“六四”功臣之后的姿态,上台领赏,封侯赐爵(并有待来日,进一步高升)。中共厚黑集团,果然是赤裸裸的利益集团、腐败集团。而李鹏“六四日记”本身,就是一篇赤裸裸的利益宣言。“六四屠夫”李鹏,借公开日记,保家族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