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厚黑學》之八 习近平尚未坐稳,薄熙来图谋大位

中共开会,最大议题,是人事安排,就像黑社会里的排座次,一旦摆不平,就可能酿成内讧。刀光剑影,宫廷干戈,从未止息。


2009年9月,中共召开“十七届四中全会”,已被立为“王储”达两年的习近平,未能按照既定程序成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又令外界诧异。显然,事情并不简单。正如赵紫阳回忆录所揭示的那样,中南海内部的权力斗争,任何时候,都远比外人想象的激烈。至今如此。


同期,薄熙来(中共元老薄一波之子)在重庆“打黑”,大张声势,甚是蹊跷。因为,早在主政辽宁时期,薄本人,就是黑白两道通吃的人物。记者姜维平因揭发薄的腐败,被薄打入冤狱;众多访民因控告辽宁恶政,而遭薄势力围剿,发配劳教;原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袁伟民出书,不点名披露时任辽宁领导的薄熙来,曾向袁反复施压,要求后者对服用兴奋剂的辽宁“马军”“高抬贵手”,准其参加奥运,遭袁氏拒绝。原本就是大贪官的薄某,上任重庆之后,竟摇身一变,变身“大青天”?


这事关“太子党”与“团派”之间的恶斗,也关系到“太子党”内部的竞争。薄某动作,如项庄舞剑,意有所指。往小的看,是打狗吓主人,针对前任重庆市委书记、现任广东省委书记、“团派”的汪洋;往大的看,是要制造功高撼主效果,针对习近平。同是元老之后、“太子党”人物,凭什么他居我之上?打黑,是要显示能力和魄力,把个“懦弱熊样”的习近平,比将下去。论才干心机,我薄某才更有接班优势。有本事,大家来竞争嘛!一句(重庆黑势力)“连清朝皇帝都不能容忍”,尽泄薄熙来的潜意识:我要当皇帝。


习近平终于沉不住气,以至于,前往出席德国法兰克福书展时,公开而高调地向德国总理赠送江泽民的两本书。德国总理从一名并无交情的中共退休老人那里获赠两本书,其莫名其妙之状,当在想见之中。而且,习转达给德国总理的,不是当政中共领导人胡温的问候,还是那名退休老人的问候,必更令这名德国总理困惑。


回望“十七届四中全会”,如果习受阻,来自胡锦涛,习此举,乃是亮明江系身份,公开反击胡与团派的封杀;如果习受挫,是因江泽民改变主意(转属意薄熙来),习此举,则是剖白心志,誓死效忠江。


有说薄在重庆单独行事,未获中央支持。证据是:中央级媒体几乎没有报道、更没有渲染重庆“打黑运动”,中南海也没有在全国范围内推广“重庆经验”。但,曾混迹文革乱世的薄,毕竟是厚黑专家,自说自话:“打黑”是中央“规定动作”。并一口气引用从江泽民、朱镕基到胡锦涛、周永康、孟建柱等有关打击黑社会的言论或批示。此处,薄某动机,乃是自保:挟高度民望,如果中南海有人要动他,要追究他先前在辽宁的黑与贪,则不得不忌惮几分,忌惮民意,所谓投鼠忌器。


中共高层中,只有“政治局常委”兼“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后来出面挺薄,称“打击、铲除黑恶势力,是让老百姓过上安定日子的‘民心工程’”。但,这个周永康代表的,不过是“江系中央”。


毫无疑问,薄熙来“打黑运动”的台前幕后,乃是宫廷里权力斗争的刀光剑影。连薄某自己,都一语双关道:“打黑不是我们要主动而为,而是黑恶势力逼得我们没办法。”有人把这句话解释为“贼逼官反”,内行人却明白,其实是“官逼官反”。“黑势力”的背后,是官,那才是薄某要打击的目标,他急于铲除的政治对手。


薄熙来“打黑”,却不说“反贪”,大有文章。他竟然在重庆规定,开庭前,不准律师见被告。这种违法行为,中共曾用于政治犯。薄将此法用在刑事犯头上,目的昭然:害怕犯人咬出更多高官,乃至中央大员,令局面失控。因此,薄某一早就为重庆“打黑运动”设置底线,不至于下不了台。


“打黑者涉黑”,是这波重庆“打黑运动”中的最大黑色幽默。包括打黑支队长李寒彬等人在内的二百多名重庆警察涉黑落马。对此,薄熙来爱将、从辽宁空降重庆任该市公安局长的王立军声称,这些涉黑警察“比黑社会还黑”。有人问:追随黑老大薄熙来的这个王立军,黑不黑?


“黑吃黑”,又岂止重庆?山城这一幕“黑吃黑”的喜剧,不过是当今中共官场乃至中国社会生态的逼真缩影。鉴于中共官场早已黑透、烂透、腐败透,任何掌握一定权力的人,在任何地方展开打黑或反腐,都会受到当地民众“拍手称快”。无望于法治而仅能指望人治的中国民众,至今还深陷在盼望“青天”、“救星”、“救世主”的封建情结中,无可自拔。


据中共高干杨秉城回忆,1983年,薄一波曾对杨当面感慨道:“文化大革命中拣了条命,别说人家要整死咱们,江青一宣布我是叛徒,连我儿子小熙来也给我一顿铁拳,把我打得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这个狠小子,又照前胸踏了我几脚,当时就有三根肋骨被踹断,看他这个六亲不认,手毒心狠连他爹都往死里整的样子,这小子真正是我们党未来的接班人的好材料。今后肯定会有大出息。”


薄熙来,这名崇尚武力的文革“联动分子”,熟记毛主席语录,也深谙毛厚黑术精要,不仅在重庆打黑树威,还高举毛的红宝书、背毛的红语录、唱毛的红歌。“打黑唱红”,厚黑到底。据传,一个叫做“中国毛泽东主义共产党”的半地下组织,赏识薄的表演,一致推举薄为“总书记”。


薄熙来图谋大位,习近平加意防守,鹿死谁手?尚未见分晓。但从中折射,中共权力斗争,已经延烧到“第五代”,内讧随时可能失控。


*(注:2012年3月,因副手王立军出逃美领馆,连带扯出薄妻谷开来杀人、薄本人篡党夺权和巨额贪腐等案情,薄熙来落马、下狱。剧情及事由与本书作者先于三年的分析几乎全然吻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