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厚黑學》之六十七《获奖答辞:共产党没有变》



获奖答辞:共产党没有变

陈破空

获颁第15届“万人杰”新闻文化奖,对我而言,是荣幸,更是鞭策。我把这个奖项,不仅仅视作授予我个人,更视作授予所有坚持言论自由和批评精神的人。为此,我真诚地感谢你们,“万人杰”新闻文化基金会,及各位前辈!

许多人疑惑:以践踏人权和迫害异己为能事的中共,当政已历半个多世纪,坏事做绝,天良丧尽,但为何仍然能够维持至今?

我们可以罗列很多原因:中共把谎言、暴力、仇恨等手段发挥到极致;中共上下,结成利益共同体,守望相护,共与进退;民众出于恐惧,敢怒不敢言,忍气吞声;等等。然而,其中,众多中国知识分子放弃监督和批评,是一个重要原因。

远的不说,单说六四屠城之后,中共贩卖又拉又打的厚黑学,垄断政权,控制商界,拉拢知识阶层和文化精英,结成放大的利益共同圈,将占人口多数的农民、农民工、工人、拆迁户、上访民众等,置于弱势地位,任意压榨。在贫富悬殊的对照下,众多得到实惠的知识分子,满足于物质现状,对中共的种种劣行,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触而不觉。

非但如此,众多知识分子或社会精英,以钱为本,唯利是图,热衷攀比,纵情声色,认钱不认人,笑贫不笑娼。在他们的带动下,许多中国人不认识罪恶,不以罪恶为罪恶。你说中国不民主,他不以为然:民主值钱吗?值几个钱?你说中共践踏人权,他不以为然:不关人不杀人,还是统治者吗?你说中共腐败,他不以为然:既然当了官,怎能不享受?

一整套弱肉强食的理论,一整套强权哲学,还视之为天经地义。中国精英阶层的整体堕落,是中共统治得以维持的重要原因。

众多中国知识菁英失去了真正的批评精神。当然,这种情况,也是发生在中共的威逼、利诱和误导之下。中国互联网上,有一个名词,叫做“愤青” “愤怒青年”),他们天天骂人,骂尽天下人。有人问“愤青” :你每天骂这个骂那个,怎么不敢骂政府?“愤青” 回答:我怎么不敢?我每天上街上网,都大骂美国政府和日本政府!

这就是中国“愤青”的故事,这就是中国人被扭曲的“批评精神”:只对外,不对内;只朝下,不朝上。

有鉴于此,坚持对共产党持批评的声音,就显得难能可贵。如果我们坚持言论自由,我们就应该坚持批评精神。批评精神,是言论自由的核心。批评精神,是一个民族不断反省、不断革新的动力。

美国是世界上最富强的国家,然而,它的总统和政府,却经常受到媒体和民众的批评。历届美国总统,几乎都是在激烈的批评声浪中,度过了他执政的四年或者八年任期。拿民众权利和政府权力相比,强大的美国,实际上是“大社会,小政府”,强势民众,弱势政府。而这,恰恰就是美国富强的原因之一:政府在民众和舆论的严密监督之下,不至于在违背民意、损害民众利益的方向上,走得太远。

就连民主制度下,民选的执政党,都要受到社会的批评和监督;那么,有什么理由,我们要对专制制度下,独裁的执政党,网开一面?

有人问:“批评共产党,有用吗?”事实上,最近几十年,中共的许多政策变迁,如果偶尔还有那么一点良性的成分,不管它承认还是不承认,都是在国内外批评声浪的压力下,被迫作出的调整。从实行“改革开放”到提出“和谐社会”;从逐步取消户籍制度,到被迫取消收容制度;在香港,从强加“二十三条”,到撤下该恶法连同保安局长;等等。独裁者的特性就在这里:民众不抗争,它就不让步;民众短促抗争,它也不让步;只有民众持久抗争,它才可能勉强让步。正所谓:“滴水穿石”。“滴水穿顽石”。

有人拿中共的专制与历史上的封建专制相比,认为是“一回事”。其实不然。中国历史上的封建专制王朝,是当时人类形态的自然产物。那些时候,世界上还没有民主思潮和民主政治,或者说,还没有成熟的民主思潮和民主政治。那个时候,东西方还没有交流,发源于雅典的民主政体雏形,还没有影响到中国。因此,古代中国的封建专制,是一种自然形态的专制。

尽管如此,古代中国思想家仍然提出了富有人道的民本理论,如孟子的“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尽管如此,古代中国帝王仍然产生了“兼听则明,偏听则暗”的开明情怀。因而,各朝代之间,还可以区分出极端专制和开明专制;因而,古代中国的社会精英还具有“武死战,文死谏”的慷慨骨气。

反观今日世界,三分之二以上的国家,都已经实行民主政治;成熟的民主国家,已经运行两百年以上。而占全球人口五分之一的中国,仍然沦陷专制泥沼。这是中华民族的不幸,也是人类的不幸。与古代中国的封建专制相比,中共的专制,是蓄意的专制,是昧着良心的专制,是不道德的专制。完全脱离了时代轨迹。

这,就是我们坚持批评中共的理由。这,就是我们坚守民主信念的原因。

有人说,中共也在变,应该给它机会,给它时间。

在全球一体化的浪潮下,不可避免地,中国日益融入国际社会,中国民众、中国社会、甚至于中共本身,都出现一些变化。民众生活趋于丰富、思想趋于活跃,社会趋于多元,中共本身,趋于变与不变的矛盾边缘。即便正面看待一些变迁,也没有那么简单。此时此刻,与其说中共在变,不如说中国在变;与其说中国在变,不如说世界在变。民众变化,是主动的,中共变化,是被动的,永远落在民众之后,而且是在民众的持续压力下,不得已而为之。尤其海内外的批评声浪,更逼使和促进了中共的若干变迁。

然而,迄今,变化的是表象,不变的是本质。独裁与专制,谎言与暴力,贪婪与腐败,依然是中共的看家本领。中共还在邪路上走,中共没有变。

我们的批评,没有完成。我们的前方,任重道远。

2007年7月7日,于纽约,中华公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