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厚黑學》之六十二《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每年三月,中共在北京开“两会”,安全是头等大事,动辄出动70万人搞保安。大阵仗,已成惯例,诸如:“十七大”,80万人搞保安;奥运会,百万人搞保安;大阅兵,百万人搞保安。世博会,80万人搞保安。水泄不通,滴水不漏,如临大敌,如惊弓之鸟,杯弓蛇影,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犹如“地下党碰头”,形似“黑社会聚首”。更有甚者,连北京出租车司机,都被下令禁止谈政治。真个是,“防民之口有如防川”! 没有一代“盛世”,如此恐惧地呈现。

百万保安大军,层层设防,处处关卡。看上去,中共很强大;但是,如果没有这70万人、80万人、100万人,情况将如何?人民大会堂里那五千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有没有安全感?是否坐得稳?

这些“代表”、“委员”们,有理由坐不稳。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贪官、奸商、军头、败艺,肠肥脑满,大腹便便。据说,开会休息期间,他们拉关系、套交情,忙得不亦乐乎,话题中,关切最多的,居然是:“你家孩子送出(国)去了吗?”把自家孩子安排在外国,自己却在中国“参政议政”,口称“代表中国人民发言”,如此“中国民意代表”,心虚气短,面对中国民众,又何来安全感?

中共“两会”,形式上相当于他国国会;中共所谓“人大”、“政协”,对应他国众议院、参议院。然而,在民主国家,国会开会,保安寥寥,不要说没有几十万人搞保安,甚至对外开放,连外国游客都可以参观、旁听。而被几十万武警、特务严防死守的中共“两会”,却是闭门作业,见不得光。共产党由此得了一个“见光死”的民间绰号。

大规模保安,动用大量人力物力财力,使人联想到邓小平的那句名言:“这种制度也有好处,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确,论实力,中国尚远不如美国;论富有,中国尚远不及日本;但论政府权力,不论美国政府还是日本政府,与中国政府相比,都当自愧弗如。民主国家政府调动资源,决非易事,国会,民众,舆论,层层掣肘;相比之下,中共调动资源,大可随心所欲,为所欲为。中南海支配和调动资源的绝对能力,堪称世界第一。看上去,中共政权很强大;但,正因如此,中国人民却渺小。

中国外汇储备,超过两万多亿美元,高居世界榜首。然而,这个最有能力调动资源的政府,却拿不出钱来,解决农村落后、儿童失学、民工欠薪、访民冤屈、藏族人和维族人陷入绝对贫困等等问题。而温家宝公开承认:穷人与弱势群体,仍占中国社会的大多数。

但为政权计,任何时候,中南海都拿得出钱来,大操大办。就在活活饿死四千多万中国人的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共耗尽国力,成功试爆原子弹,跻身“核大国”行列。拥有核武器的中共,看上去很强大;但,如果没有核武器,将如何?是否会像柬埔寨红色高棉政权被越南颠覆那样?或者,像伊拉克萨达姆政权被美国打垮那样?中共政权被国际正义力量赶下台,为其倒行逆施的反人类罪,被押上国际法庭?

(不论红色高棉覆亡还是萨达姆上绞刑架,柬埔寨和伊拉克的主权与领土完整都并未受损,收获的,只有两国民众的解放与自由。)

如前所述,整个2009年,中南海对外展示强硬,尤其对美国,处处对着干。中共的自我膨胀和狂妄自负,终于换来美国的反击:2010年伊始,美国军售台湾,并高调礼遇过境的台湾总统;奥巴马会见达赖喇嘛,并提高到历届总统所不曾达到的正式会见级别;美国政府支持谷歌退出中国,并誓言在全球推广网络自由。

2009年,几乎成为中美关系的转折点,由妥协转向对抗的起点。这是由中共一方首先发起的对抗。实际上,岂止是对抗,中共已经开始“入侵”美国。根据“美中经济安全评估委员会”报告披露的事实,到2009年,中共“不断加强对美国政府和国防电脑系统的攻击,力图破坏美国关键的基础设施。”“美国电脑和网络系统遭受的最猛烈骇客攻击,来自中国。”

以现代标准,网络攻击,就是战争。大举入侵美国网络的中共,已经发动了侵略战争。或许,中共梦想完成历史上各国独裁者都没有完成的事业,尤其,当年军国主义日本、纳粹德国和共产苏联没有完成的事业,那就是:摧毁美国,摧毁以民主和人权为核心价值的文明世界。

在美国的一系列反击中,真正命中中共软肋的,是美国推广网络自由的宣示,声称要提供技术,帮助中国网民翻墙。中南海通过其御用学者之口,在其近似情报机构的《环球时报》上,表达了忧虑:继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电台之后,谷歌可能成为美国输出普世价值的又一个平台。

到此,中南海终于软塌下来。就在奥巴马会见达赖喇嘛前夕,口口声声要“报复”的中共,不仅没有采取任何实际报复行动,反而意外允许美国航空母舰“尼米兹”号停靠香港,让全世界跌破眼镜。实际上,那是中南海向美国发出的软化与示好信号。

美国军售台湾后,北京声称要“制裁”美国相关公司,却无从下手;表面上,北京减持美国国债,暗地里,却又通过“香港公司”(实为内地资金),增持美国国债;北京中断“美中军事交流”,但双方都清楚,那没有任何实际意义,而可以断定的是,不久,中南海又会主动提出恢复这类交流;除此之外,中南海在人民币汇率上,也忽然流露出松动口气;甚至表示,要增加购买美国货(以平衡美中贸易逆差)。

此时,中南海以厚代黑。其挫折,应在意料之中。在美国,无论共和党还是民主党上台,不论右派还是左派当政,民主与人权,都是美国的立国之本,与中共的独裁本质,格格不入。中共不可能从中找到缝隙,获得横行之机,甚至不可能为其腐败政权,获得存活的长远保障。

中共大阅兵,武器汹汹,军威赫赫。看上去,中共很强大;但是,如果这支军队不是“听党指挥”,将如何?1989年,如果不是这支党军的介入,天安门广场,民众与独裁者的对峙,民主与专制的较量,胜负将如何?

中共关押异议人士,或不准流亡异议人士归国,国门森严。有意让异议人士与中国民众相隔绝,然后就宣称:这些异议人士,脱离了中国人民,没有民意基础。看上去,中共很强大;但是,如果让这些异议人士归国,将如何?比如,哪怕只放进去一、两个人,让他们走动,让他们说话,让他们与民众交流。那时,世人可见证,谁将感召更多民众,谁会拥有更多支持者?是异议人士还是中共政权?

中共媒体一律,舆论一律,看上去很强大;如果舆论不一致,舆论多元化,将如何?老百姓对中共,是口口声声的“万岁”?还是民怨沸腾?

中南海严密封锁互联网,不惜耗费巨资,炮制“金盾”、“绿坝”等工程,大修网络“柏林墙”。如果,就像大多数国家那样,让中国互联网开放,将如何?中共政权,在网民的舆论声中,是百年不改?还是一夕倒台?

中共坚拒达赖喇嘛,不论后者如何释放善意,中南海都百般咒骂、且不让中国民众知道后者真实立场。看上去,中共很强大;但,如果让老百姓知道实情,将如何?如果让达赖喇嘛回到西藏,将如何?西藏人民将追随达赖喇嘛,还是追随共产党?

一党专政,绝对独裁。中共政权,看上去很强大;但如果打破政治上的“大锅饭”,多党竞争,将是何等局面?如果让中国民众有更多选择,将出现怎样的结果?

不可一世的中共政权,到底是强大?还是脆弱?对此答案,恐怕没有人,比中南海诸公自己,心底更有数。中南海城墙虽厚,却外实内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