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厚黑學》之六十五《柏林牆: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柏林牆倒塌日,11月9日,就像二战结束日一样,这一天,成为人类社会最重要的纪念日之一。2009年11月9日,柏林牆倒塌二十周年,隆重而盛大的纪念仪式在德国举行。众多国家的现任和前任领导人齐聚柏林,包括德、美、英、法、俄,以及匈牙利、波兰等国政要。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中,连俄国总统都受邀出席,独缺中共领导人。

以“中国崛起”和“硬实力”为背景,能够出席联合国大会、亚太经合组织会议(APEC)、还能列席“八国集团”(G8)峰会的中共领导人,却被排除在柏林盛会之外。这无疑是中共领导人最尴尬的一天。这恰恰是一种诠释:文明世界,没有中共的一席之地;或者,中共自外于文明世界。

同一时间,正在阿拉伯国家访问的中共总理温家宝,发表《尊重文明的多样性》的演讲,重複江泽民在国际上的自辩词,要求国际社会容忍一党专政的“中国模式”。但,这类自辩,是如此的虚弱不堪,以至于,只需“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就立即瓦解,试问:你中共为何不能容忍中国民众的多样性?

对这个历史性的日子,中共媒体仅简要报导,标准口径,是强调柏林牆倒塌对德国统一、乃至欧洲统一的重要性,隻字不提柏林牆的本质:极权对自由的封锁;以及柏林牆倒塌的明确象征意义:自由与民主的胜利,专制与独裁的溃败。

自辩的温家宝,甚至妄引中华文化中“和为贵”、“和而不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词句,为中共独裁统治辩护,奢望国际社会“理解”,正是绝妙反讽。中共对异议人士,何不待以“和为贵”?中共对西藏、新疆,何不主张“和而不同”?中共对中国民众,何不抱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由此反证,中共专制腐败集团,不仅与当今世界文明潮流背道而驰,更与古老的中华文明传统格格不入。

如果温家宝等人还有一丁点智商,就应该有起码的自知之明:有关“尊重文明多样性”的教育,应该在中国、在北京、在中南海、在怀仁堂进行,而不是到国际上对空喷气,徒费口舌,自说自话、自欺欺人。

同年九月,笔者藉出席国际会议,游历欧洲五国。到德国,为的是一睹柏林牆,这个和中国“六四”富有渊源之地。九月九日,恰巧也是中国大独裁者毛泽东死亡忌日,我在柏林牆,德国人争取自由的标志性圣地,徘徊了一整天。

想像中的柏林牆,是砌筑在原东、西两德边境上的长牆,其实大错。原来,东西德分据时代,整个柏林城都在东德境内,而那个柏林城,又被分割为西柏林和东柏林,西柏林属于西德,成为西德的一块飞地。所谓柏林牆,就是东德方面所砌建的一大圈围牆,将西柏林团团围住,彷如围城。

通常,围城裡的人,要向外冲,但柏林牆的历史,却是牆外的东德人,要冲进围城。原来,自由不在牆外,而在牆内。柏林牆分内外两道,中间密佈铁丝、电网、地雷等,称“死亡地带”。于是,柏林牆下,留下众多冤魂。直到1989年11月9日,在东德民众一片“我们是人民”、西德民众“我们是同一个人民”的呐喊声中,柏林牆轰然倒塌。

呈现在我面前的,是一段残留的柏林牆,看上去并不厚,以手触摸,却十分坚硬,钢筋水泥体。牆面上满是艺术家涂鸦似的作品。据说,柏林牆倒塌之日,艺术家们也蜂拥而至,在牆上留下各自的灵感。适逢柏林牆倒塌二十周年,这些艺术家们被徵召回来,重绘被岁月和雨水磨损的图画,牆面因而焕然一新。

附近,有一段纪念牆,以白色十字架为底,记载着那些因逃越柏林牆而惨遭东德军警射杀的东德人的名字,从生卒纪年看,牺牲者,大都是二十几岁的年轻生命。不远处,又有犹太人受难纪念地,那是一大片高高低低的石林,走进去,越陷越深,象徵犹太人惨遭迫害时的无助与绝望。呜呼!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与共产党的“社会主义国家”,仅仅在字面上颠倒了顺序,都是同质的屠杀机器。

据知,柏林牆的倒塌,很大程度上,因缘于中国的八九民运和六四屠城:中国学生的呐喊,唤起了东欧民众的勇气;中共刽子手的惊天暴行和历史罪责,令东欧共产党首脑良心不安、手脚发抖。在民众一方,是抗争勇气的增长;在统治者一方,是镇压决心的消减。两者相向互动,为东欧和苏联历史巨变腾出空间。

八九民运,在中国,遭遇失败,血流成渠。但中国八九民运的种子,却在世界各地开花结果。东欧解放,苏联解体,对此,中华莘莘学子,功不可没。不以成败论英雄,中国八九学生和知识份子,其倾情呼唤,未成绝响;其满腔热血,并未白流。影响所及,何止东欧、苏联?可歌可泣的壮举,永垂史册。

作为牺牲品的中华民族,暂时地,继续牺牲,依然被强权者奴役的中国民众,为享受自由的世界人民垫底。柏林牆倒塌了,那是德国的柏林牆。柏林牆还没有完全倒塌,那是广义的柏林牆,世界范围内残存的专制壁垒。尤其在中国,这个当今世界最大的专制领地,柏林牆无处不在。

环绕中南海的厚重红牆,是柏林牆,是对老百姓民意充耳不闻的隔音牆。号称“钢铁长城”的中共军队,是柏林牆,它保护的,不是这个国家,而是那个政权。犹如奥运会或大阅兵所展示的那样,这支“听党指挥”的军队,其主要作用,是将国家主人翁——中国民众,阻挡在“长城”之外。对持不同政见者关闭的国门、国界,也是柏林牆,惟其功能比德国的柏林牆更离谱:东德的柏林牆,不准本国民众出走;中国的柏林牆——国门、国界,不准本国同胞返国。被管制和“导向”的新闻媒体,是柏林牆;被封锁和过滤的互联网,是柏林牆。它们隔绝和过滤的,不仅是国外真实资讯,更是国内的真实民情。

翻牆,这个流行于中国互联网的名词,本身突出了牆的涵义。当年,东德民众冒险翻越柏林牆,有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今天,中国民众翻越网络上仅仅是虚拟的柏林牆,竟也有人付出代价:牢狱之灾。

然而,无论城牆多高多厚,无论代价多麽沉重,中国人,共产铁幕下的中国人,从1957年起,就开始翻牆,已经越过半个世纪。代代新人,前赴后继,生命不息,抗争不止,直到,红牆最后倒塌的那一天。

2009年11月9日,于纽约

纪念柏林墙倒塌二十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