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厚黑學》之六十六《专访:独裁者如何避免清算?》



2008年,万维读者网(creaders.net)加入BBC、CNN等全球性大媒体Why Democracy的大辩论,并打造中文版的“为何要民主”辩论活动,专访两岸四地及海外知名华人。

采访人:温毕熙

受访人:陈破空

时间:2008年1月1日

地点:温哥华/纽约

温:您会选举谁为世界总统?

陈:目前不存在选举世界总统的可能性。如果有一天,全球化得以在政治上实现,需要成立世界政府和选举世界总统,其一,如果世界总统只是一个象征性职位,那么,每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可以担当此任;其二,如果世界总统是一个实权职位,那么,应该由民主国家总统在世界范围内竞选,获胜者兼任世界总统。即,先国内民选,而后全球民选。

温:恐怖主义会不会毁灭民主?

陈:恐怖主义可能局部地毁灭民主,但不可能整体地毁灭民主。比如,当恐怖主义获得某个政府的背书,在这个国家,则绝无民主可言,如塔利班统治时期的阿富汗。但这种恐怖主义必受到世界范围内的抵制,而不可能毁灭整体的世界民主。恐怖主义可能暂时地毁灭民主,但不可能长久地毁灭民主。比如,当某种恐怖攻击造成民主国家不得不实施紧急管制而牺牲一些公民权利时。但那只可能是暂时状态,而不可能持久。

温:民主有什么问题吗?

陈:民主是方式,而不是目的;民主是基础,而不是结果。意即,民主不意味着能解决所有问题,但,民主,是解决问题的最可靠基础和最良好方式。问题始终存在,但民主本身不构成问题。

温:为什么费心参与投票选举?

陈:选贤择能,任贤用能,从古至今,就是人类活动的基本法则。古代中国,有科举制度,依考试测智能,以智能授官职。缺点是过于书本化,可能脱离现实生活。当今世界,大多数国家都建立民主选举制度,让能者竞选,由民众评判,最后由民众投票定夺。公开,公正,公平,是为革命性的进步。

公开选举,是真民意的试验场。选举前的民意测验,选举中的民意汇集,选举后的民意监督,都使民众呼声获得全面而有效的传达。民意如水,官员如舟。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民众可以把某人选上去,也可把某人选下来,端视此人是否称职,是否听命于民。此时,民众成了上帝,官员成了仆役,诚惶诚恐,战战兢兢。惟其如此,民众的心声才能得以切实反应,民众的利益才能得到充分保障。小圈子钦定的官员,只对小圈子负责,一心维护小圈子的既得利益,视民众如草芥;公开选举的官员,必须对选民负责,自觉为民众代言,全心为民众效力。

垄断市场,在经济上“吃大锅饭”,是不道德的行为;同理,垄断权力,在政治上“吃大锅饭”,更是不道德的行为。引进市场竞争,才有经济繁荣;同理,实行公开竞选(投票选举),才有政治清明。

温:女人比男人更民主吗?

陈:没有证据显示这一点。只是,经验表明,女人比男人更爱好和平。而民主是保障和平的最佳平台。所以,在一个女人居弱势的社会,民主,能够更好地保障女人的安全和权益,比如阿富汗。因此,女人或许更需要民主,如果她们觉悟的话。

温:上帝是民主的吗?

陈:民主是一个世俗概念,在世俗生活中,它与专制相对立。上帝作为一个宗教概念,很难用民主与否这类世俗概念来定义。但上帝与民主这两个概念,仍然具有大量同质性,诸如:仁善,博爱,平等,宽容,和解,和平,等等。

温:民主对每个人都有好处吗?

陈:对广大民众,从弱势群体,到中产阶级,到社会精英,民主的好处不言而喻:民主,是保障他们发言权、切身权益和各施所长的最可靠形式。即便对于现时的独裁者,主动拥抱民主,也具有避免被清算(如齐奥塞斯库之下场)、甚至流芳千古的长远好处。因此,可以这么说,民主对每个人都有好处。

温:什么情况下您会开展一场革命?

陈:革命往往是自然而然发生的,而几乎不是人为的。十九世纪末,当日本“明治维新”成功,宪政确立(君主立宪制),革命就避免了;同一时期,中国“戊戌变法”流产,政改(君主立宪制改革)被拖延,革命就发生了。镇压“戊戌变法”的慈禧太后,不曾意料,多年后,清廷会葬身于革命洪流。

最古老的君主制居然可以与最现代的民主制共存(如英国和日本),就在于统治者明智的让步、让权、妥协。反之,如果统治者拒绝让步和让权,拒绝妥协与和解,而执迷独裁,那么,革命的土壤就培植了,革命的条件就具备了。换言之,当民众有革命需求的时候,就应该开展一场革命。

温:曾经有过好的独裁者吗?

陈:当人类还没有出现民主制的时候,独裁者或许有好坏之分,比如,那些广纳谏言、与民为善的皇帝,在他提出“兼听则明,偏听则暗”、鼓励“武死战,文死谏”、专门设置“谏议官”的古老年代,不仅难能可贵,而且多少已经有些民主思想,尽管很初浅,尽管无意识。

当人类认识到民主价值,并开始推广民主制的时候,依然顾我的独裁者就没有好坏之分,统统归于坏类。道理很简单,这种当代独裁,逆时代潮流而动,即为反动、反人类。如果说古代独裁是一种相对自然的、无意识状态,当代独裁就是一种人为的、蓄意的状态,是昧着良心的固执。单凭这一点,就是不道德的和无耻的。

温:民主能否解决“全球气候变暖”问题?

陈:如前所述:民主不意味着能解决所有问题,但,民主,是解决问题的最可靠基础和最良好方式。这一原理,用于“全球气候变暖”问题 ,同样成立。即,民主不一定能马上解决“全球气候变暖”问题,但民主空气下的公开讨论、集思广益、分进合击,取代专制条件下的长官意志和官僚主义,肯定有助于形成科学决策而非盲目决策,进而肯定有利于“全球气候变暖”问题的合理解决。民主国家与专制国家环保状况的显著差别,足以证明制度对环境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