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厚黑學》之六十《大阅兵,中南海缺乏自信》(下)




•耀武扬威,中共挑衅全世界

借大阅兵,中南海向国际社会传达的讯息,无外乎是“崛起”、“强大”、“威慑”之类。对此,各国政府、民众、舆论,大都联想到苏联时代,苏共在红场的大阅兵;或纳粹时代,希特勒在柏林的大阅兵。很自然地,在他们心中,掠过的,是一阵阵阴影和疑问:北京,会不会成为二十一世纪的战争策源地?

果然,中共媒体宣称,阅兵中展示的,95%是新型武器,“性能达到或接近世界先进水平”;众多远程武器,则显示,中共已经“具备初级的海外用兵能力”,而共军还“必须具备全球用兵能力”。中共似乎已经不在乎外界忧虑的“中国威胁”(实为“中共威胁”),不仅不再像从前那样,为此百般辩护,反而自我张扬。

中共喉舌一语道破:军事服务于政治。事实上,中南海所需要的,恰恰就是这种“中国威胁”(实为“中共威胁”),警告西方:休想搞“和平演变”,不得向中国推广民主,共产党决不是那么好惹的。

公然挑衅全世界的中南海,借大阅兵,向世人宣告:通过“富国强兵”,中共终于重新延续了百年前中断的晚清命脉。然而,疯狂扩军20年,对外还一仗未打,怎知便是“强大无敌”?莫非就像当年那个号称亚洲第一、世界第四的满清“北洋水师”,当真对外交手,就来个全军覆没。毕竟,中共军队的腐败,比诸满清军队,早已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迄今,这股亚洲第一、世界第三的军力,枪口所向,仍然不过是中国人民,“六四”屠城,西藏镇压,新疆喋血,汕尾惨桉……中国各族民众,成为共军练习射杀的活靶子。大阅兵,是对这一“战绩”的大总结。

大阅兵,大游行,无外乎是要把60年的成绩都兜揽到中共自己头上。一个历史最悠久的国度,一个人口最多的大国,一个最具经商意识的民族,论经济,本来就应该是世界第一,仅仅因为曾经被中共集团人为破坏、糟蹋30年,而一度落后,甚至一度沦于饥荒。


•大阅兵,折射国耻六十年

阅兵当日,一群被称为“国旗护卫队”的士兵,拉扯着一面血色五星旗,在天安门广场踏了169步。据说,这169步,象征着1840年鸦片战争至今的169年,宣示“中国摆脱了屈辱历史”。

然而,严格说历史,满清是否等于中国,大有争议。客观而言,那时的中国,早已沦亡;那时的中国人,早已当了亡国奴。脑后拖着的一条猪尾巴似的辫子,就是亡国奴的象征,比国耻还要国耻。如果硬要说那也是“中国”,不免一厢情愿,因为,连“入主中原”的满清王朝对此都不予承认,而自称“大清”、“清国”、“大清国”。

中共所建“中华人民共和国”,拒不承认对“中华民国”的继承,更不承认对明朝或之前中华政权的继承,却含蓄承认继承满清,那个灭亡了中国的外来政权。这大概来自中共的潜意识:中共也是一个外来政权,意识形态上,是德俄溷血的马列怪胎;发迹过程中,仰仗外国势力:得益于苏联一意扶持、受益于日军侵华战争。

满清因闭关锁国而遭西方列强用大炮轰开国门,被定义为“国耻”。准确而言,那是满清国的国耻。如果说,满清国的国耻,也是中国的国耻,那是双重国耻,因为,中国的国耻,早在1644年遭满清国灭亡之日起,就开始了;当短视而昏庸的清王朝,遭列强教训,中华民族便承受起双重国耻:被满清灭国之耻,遭洋人欺凌之耻。中华儿女推翻满清、建立中华民国,是为复国。复国之日,即1911年10月10日,亡国之耻才告一段落。1943年,中华民国宣告废除所有外国加诸于中华民族的不平等条约,算是正式雪恨。

可惜,好景不长,转眼间,多灾多难的中华民族,又沦入另一段屈辱历史,那便是,1949年开始的,中共恶势力对中国民众肆意屠杀、迫害、欺凌、羞辱的历史。制造“三反五反”、“反右”、大饥荒、文革、“六四”屠城、摧残法轮功、迫害维权人士等惊天国祸的中共腐败集团,其祸国殃民,超过英法联军、八国联军、俄国人、日本人对中华民族所加灾难的总和。这是中华民族空前屈辱的历史,至今没有尽头。

都知道北韩,民生维艰,却好摆阔场,动辄就搞大阅兵、大游行,外界看得很明白:那是金氏政权缺乏安全感和自信心的病态表现。中南海同样缺乏安全感和自信心,同样有此病态表现。其实,被中共劫持的中国,不过是另一个北韩,一个被放大的北韩;由中共把持的北京,不过是另一个平壤,一个被放大的平壤。中国人讥笑北韩人,不如讥笑自己,因为,那不过是五十步笑一百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