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厚黑學》之十七 《中国如何跨入“列强”》


中国污染,全球公害

“先富起来再说。”邓小平急功近利的这句话,为中国经济埋下深重祸端,在“高速增长”的同时,破坏环境,毁灭生态。严重的中国污染,被国际上喻为“中国经济中的肮脏秘密”。

中国汇集了世界上最高浓度的烟雾、酸雨、河湖污染及森林砍伐。经济扩张,荒漠扩大。世界银行估计,70%的中国河流与湖泊,已经遭受重度污染,每年至少有30万中国人直接死于环境灾难。

2006年,中国环保总局承认:20%的中国人口居住在“严重污染”地区。以此情势发展下去,到2020年,中国环境污染将增加四倍。根据该局的统计,因污染造成的环境灾难,每年耗费国家2000亿美元,相当于国民生产总值(GDP)的10%,与。中国经济增长的平均速度正好抵消。换言之,纳入环境恶化的因素,以绿色GDP而论,中国经济增长实际等于零。

从九十年代初到二十一世纪初,十余年间,中国经济,年平均增长10%,但同期,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却急剧增长33%。以至于,从2006年起,仍属发展中国家的中国,就超越第一大工业国美国,一跃而为全球最大废气排放国。

破坏性的“中国崛起”模式,甚至殃及邻国。2009至2010年,就在中国西南地区爆发特大旱灾之际,紧邻中国的东南亚国家也出现严重旱情。湄公河四国,即泰国、老挝、越南和柬埔寨,纷纷向中国政府提出交涉,谴责“中国人祸”,它们指控:中方在湄公河上游,即中国境内的澜沧江,乱建水坝,导致湄公河水位严重下降,达到半个世纪以来的最低点。中国严重污染的空气,甚至横跨太平洋,到达美国西岸。

中国环境问题,成为近几年国际主流媒体的焦点话题之一。相关报道和评论,频率之高,在国际上,不亚于任何其他热门话题。

中共假装“不服”,辩解说,印度污染也严重,却未见国际上有太多关注。殊不知

,印度表面不洁,但因印度经济,以高科技、服务业和轻工业为主,空气污染相对轻微;中国,尤其城市,表面华丽,但因中国经济,以制造业为主(占国民经济54%),大量耗用燃煤,用量居世界之首,其他能源消耗也激增,空气污染持续加重。

另外,在“长官意志”主导下,中国经济,效率低,浪费高,每单元产值能耗,超过世界平均水平的3倍,为印度的2.8倍,美国的4.7倍、德国的7.7倍,日本的11.5倍。

2005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布报告,指出:在全球污染最严重的十大城市中

,中国就占了七个,其中,中国的太原市,还“拔得头筹”,“荣登”榜首。世卫组织通过对中国三百个城市的测试,得出结论:70%的中国城市不适宜人类居住。

中共各级官僚,为了保住头上的“乌纱帽”,或“加官进爵”,只顾追求产值,罔顾环境保护。产值就是政绩。环境恶化,却无人追究。至于中共高层,不仅无心和无能治理环境,还不准独立的民间人士或团体,研究和监督环境问题。甚至动辄将这些人士和团体,投入监狱。浙江环保人士谭凯受到中共秘密审判,就是其中一例

。中共对谭所加罪名是“非法获取国家机密”,即,日趋恶化的环境危机,也被中共视为“国家机密”。

如果不是因为要举办奥运会,受制于国际压力,中共当局几乎完全不理会环境问题

。北京奥运前后,当局以限制车辆通行、临时关闭工厂等手段,降低空气污染指数

借以粉饰门面。奥运会一结束,一切又都还原。。

中共腐败集团,吃祖宗粮,断儿孙根。所谓“中国模式”,就是一种破坏性模式,不仅祸害本国,也殃及全球。国际社会面对的,是一个“最不负责任的政府”。环境污染,成为另一种形式的“中国威胁”(应为“中共威胁”),另一种形式的“

黄祸”。说到底,长期强行把持中国朝政而拒绝接受监督的中共,早已成为人类公害。

中国如何跨入“列强”

·气候峰会,中共折腾全世界

2009年12月,联合国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召开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气候大会,193国代表出席,约100国首脑与会。由于中共的阻扰,仅达成约束力很低的《哥本哈根协议》,实际上,大会归于失败。

作为世界头号废气排放大国,又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共声称:将自行制定减排目标,并拒绝国际核查。

中南海狡辩说:拒绝核查,是出于“捍卫主权”、“不容许干涉内政”。风马牛不相及。中南海甚至指责国际社会,“有人就是要限制中国发展。”(温家宝语)这等说法,如果不是顾左右而言他,大抵就是病态的“迫害幻想症”。令国际社会哭笑不得。

既然拒绝接受国际目标,又何必去参加国际大会?如果各国都像中国那样,拒绝国际核查,又如何验证各国是否减排?说美国或西方“要限制中国发展”,三十年间

,大量流入中国的外资,如何解释?中国出口产品,三分之一销到美国,没有美国市场的巨大支撑,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又何从来?

中共态度,全然是无赖嘴脸。北京立场,为阻碍全球气候变暖问题的解决,开创了恶劣先例。果然,印度和巴西两国跟进,附和中方不接受国际核查之说,使国际气候大会几乎变成一盘死棋。

以第三世界龙头老大自居的中共,这一回,却明目张胆地出卖了第三世界。中共遭到的,不仅仅是西方的反感,还有众多小国的痛恨。

大会失败,中共却满足了虚荣心,实实在在地,当了一回“列强”。中国人咒骂列强,如今,中国跨入列强,经济列强。列强的一个特点,就是凭实力说话,可以不讲理。如此列强,放在西方国家头上,那是一、二百年前、乃至几百年前的陈年旧事。中共不讲理,超过历史上所有列强。自以为“崛起”,不过是野蛮的代名词。

中南海不愿减排废气,乃是因为,回避政治改革而强调经济实惠的中共当局,把单纯经济增长,当成是支撑中共政权不倒的最大支柱。

·中共盗取他国财富自肥

中共与美国和西方发生冲突,不仅仅在于中国人权问题,贸易摩擦频繁发生,几乎每一年,都会出现关系紧张。为了在国际贸易中非法获利,“占人便宜”,中共当局的手法之一,是人为操控人民币汇率。

手法之二,是人为压低产品价格,对他国倾销。美国曾披露:中国入世前,美国征收中国商品的进口关税,达42%。中国入世后,这种关税剧减为2.5%。这是美方送给中方的“一份大礼”。然而,中方对此,不仅没有回报,而且利用美方的善意,向美国大举倾销廉价商品,致使美中贸易逆差急剧扩大,不断创下天量。古语“开门揖盗”,指的大概就是这等情形。

有美国议员指出:中国政府玩弄不公平竞争手段,在美中贸易中大发其财,然后又投资美国政府债券,操纵美国的经济命脉,对美国的经济和安全造成严重威胁。巨额的美中贸易逆差,不仅损害了美国的制造业,也损害和威胁到美国的国防工业基础

。从贸易摩擦到国家安全,反映美国朝野对“中国威胁”(实为“中共威胁”)的感受,不断升级。

与此同时,中方违背保护知识产权的承诺,继续大规模盗版他国产品、技术、著作

、影像等。中南海纵容和包庇这种做法,无异于将奸商的盗版行为国家化。

中共的这些“国策”,不仅违背了当年的入世承诺,违反了世贸组织规则,而且直接损害了他国利益,等于公然转移或“盗取”他国财富。中共盗窃所获,并没有用在中国人民头上,不过用以中共自肥,妆点门面、扩充军备、培植特务,强化一党专制、满足一党之私。再度昭示,中共崛起,不仅威胁国际社会,更威胁中国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