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厚黑學》之十九《北京奥运,处处造假》



“中国崛起”的象征,莫过于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中南海砸下430亿美元巨资

,大操大办,向世界展示“盛世中国”。开幕式上,一曲“感人的”《歌唱祖国》

,9岁女孩林妙可竟是假唱,真唱者是幕后7岁女孩杨沛宜。音乐总监解释:如此安排,是因为杨沛宜不如林妙可形象可爱。按照文明国际准则,这位音乐总监的理由,已然构成赤裸裸的歧视。

针对这一假唱事件,国际上担心,会对两个孩子的身心健康构成伤害,因为,一个被认为“不好看”,另一个被曝光“假唱”。其实,了解中国“国情”的人都知道,对这两个孩子,绝无“伤害”可言。在如此盛大、全球瞩目的奥运开幕式上,一个孩子的声音被用上了,另一个孩子的脸蛋被用上了,根据她们所受到的教育,那是毕生荣幸。毕竟,13亿人中,只有她们,才如此幸运!至于周围人的眼光,只有羡慕,没有其他。“假唱,算什么!”根据国人所受到的教育,大多会不以为然。

这里,折射了当今中国根深蒂固的教育理念:形象或面子最要紧,造假是无可厚非的。假唱主角林妙可于奥运后在中国迅速窜红,就是对这种“文化”的最好诠释。

开幕式上,除鸟巢上空是真实焰火之外,鸟巢内观众通过大屏幕看到的京城28处焰火,竟是事先由电脑制作的三维视频,以假乱真;京奥主题歌《我和你》的乐谱

,则涉嫌抄袭瑞士音乐《天堂之路》;另外,发射密集火箭弹阻挡雷雨,连鸟巢上空的天气都是假的!

开幕式还上演:56个着各色民族服装的儿童,代表56个民族,护送“国旗”。然而,国际媒体揭露:这些充当各“少数民族”的儿童,都是汉族,尽都来自“北京银河少儿艺术团”。中南海狡辩那只是“演出”。但在京奥开幕式的《媒体指南》上,却明明白白地写著:“来自中国56个民族的56个孩子,代表56个民族……”

这出造假,用意明了:奥运开幕式,决不能“出事”,中南海信不过少数民族,哪怕是孩子。暗喻的中国现实是:少数民族的权益,是可以被汉族人代理的。所以,西藏、新疆、内蒙等“自治区”的第一把手、即党委书记,必须是汉人。“自治”是假的,奴役才是真的。

事后得知,那些在开幕式中只表演了三分钟雨伞舞的人,训练长达6个月,每天练习14至15个小时;那900名展开活字印刷术方阵的壮汉们,一律穿著纸尿裤

,因为他们必须躲在舞台下7个小时,不能上厕所。残忍的训练和表演,也只有极权国家的强迫意志,才能做到。

出于保护未成年人和表现女子体能实况,国际奥委会规定,女子体操运动员的年龄,必须达到16岁。然而,中国女子体操运动员中,何可欣、杨伊琳和江钰源三人的年龄成谜。2007年底,中共官方新华社曾报道:何可欣为13岁,仅仅过了9个月,参加奥运会的何可欣,就变成了16岁!杨伊琳和江钰源也存在类似疑点

,根据从前公布的资料推算,杨、江二人至多15岁。出场时,她们都以成人式浓妆来掩饰。有国内网友惊呼,被中国女子体操运动员的吓人化妆“雷倒”!

面对外界质疑,国际奥委会官员推托责任,说,这些人的年龄,“以护照为准”。一位曾经在罗马尼亚领教过共产党统治的美籍罗马尼亚教练指出:“在一个独裁的社会里,官方证件没有任何意义。”意即,伪造一本护照,对一个独裁政权来说,不费吹灰之力。

此处,中共官员的心思是:服用兴奋剂,会被他们查出来;那么,咱们自己制造护照,在运动员的年龄上做手脚,他们总没办法。只要能捞到金牌,脸皮厚一些就是了,也是为了“国家利益”嘛!再说,还可借用少数愤青之口,在网上开骂:国际奥委会的年龄规定,简直“荒唐”!

奥运赛事进行到中途,有“飞人”之称的中国跨栏运动员刘翔,于赛前最后一刻突然宣布:因腿伤退出比赛。国内舆论哗然。众说纷纭中,多数人相信:刘翔是因为拍广告受伤的;瞒到最后一刻才宣布退赛,是为了最大程度的保住广告合同与商业利益。换言之,刘翔被钱迷了心窍,眼中根本没有“全国人民”。基于京奥开幕以来的太多造假,国人自然对刘翔退赛事件作如是解读,而且,多半不会弄错。这里

,也准确反映出当今国人的集体无意识心理:怀疑一切,谁也不相信谁。

奥运期间,应付“国际惯例”,中南海虚设三个“示威专区”,却以便衣特务严密监控,实际不准任何人前往示威。中南海事后承认,奥运期间,共收到77份示威申请;并承认:没有批准其中任何一件。其中,因为申请示威,两位老人,79岁的吴殿元及77岁的王秀英,竟然被中共发配劳教一年!所谓“示威专区”,形同陷阱,中共“忽悠”了整个国际社会。

奥运火炬在中国本土传递时,中共如临大敌,处处精心组织、小心防范。普通民众根本看不到奥运火炬,守在火炬传递沿线的,都是当局信得过的“党政干部”。

京城外奥运火炬传递的最后一段,是奥运开幕前夕,在经过大地震的四川。在成都

,当局选择于人烟稀少的郊外新区传递火炬,经过层层筛选,从政府机关和企业拼凑出10万人,扮演“民众”,出动警力则高达20万;在绵阳,火炬传递改为火炬展示,仅在绵阳九州体育馆匆匆亮相(自然,“观众”又是“演员”)。灾后满怀期待的四川普通民众,竟连看一眼奥运火炬的心愿都实现不了。原来,当局害怕在地震中因豆腐渣工程而失去孩子的家长们出来抗议,故意出此下策。广大中国民众,被彻底排除在北京奥运之外。

京奥开幕前夕,中共媒体曾报道,有民众在北京“漏夜排队”、“抢购奥运门票”

。北京居民披露:所谓“漏夜排队”,不过是当局筛选和安排的人马,都是“群众演员”,没有门路的普通民众,都被警方“巧妙地”排除在队列之外。有道是:没有军队和警察,中共一天也活不下去。如今,又可谓:没有演员和道具,中共一天也活不下去。

“示威专区”唱“空城计”,奥运场馆也唱“空城计”。 “700多万张奥运门票全部售完”,北京奥组委的宣布声犹在耳,各比赛场馆却呈现大片空缺。面对如此奇景,谁还不明白:当局为了所谓“安全”,宁愿让半数座位成空!对照上届雅典奥运会94%的入座率,北京奥运,再度创下另项奥运纪录:空座位纪录!13亿中国人,填不满奥运场馆!这是中共的奥运,不是人民的奥运。

面对国际质疑,中共当局还承认:组织了假观众入场,穿着统一的服装,摇着统一的充气棒,扮演啦啦队。北京奥运,几乎看不到其他国家的啦啦队,因为不得门票而入。

北京奥运,前后举行规模盛大的开幕式和闭幕式,中南海后来承认,共军假扮演员

,演出其中70%的节目,为此出动军人1.4万。暗示:把鸟巢全体观众当成假想敌

,防范观众席上随时可能出现的抗议。可以推测,当时,大批轻重武器都藏在鸟巢内,随时可供这些军人演员顺手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