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厚黑學》之十二 宫廷政变:华国锋一鸣惊人(下)

说华是“凡是派”,其实,邓也是“凡是派”,邓竭力保毛,不亚于华。华有“两个凡是”,邓的“四个坚持”,就是“四个凡是”。 胡锦涛当局对华国锋所发的讣告和评语中,没有提到华的“两个凡是”罪名。大概不想让人联想:从江泽民到胡锦涛,都陷入另类的“两个凡是”:凡是邓小平作出的决策,都坚决维护;凡是邓小平的指示,都始终不渝地遵循。江与胡,属于双重“凡是派”,不仅对邓称“凡是”,而且对毛称“凡是”,亦毛亦邓,半毛半邓,无所创新,鲜有进取。


华一当政,就提出“拨乱反正”、“抓纲治国”。虽然那个“纲”,还是毛泽东的“以阶级斗争为纲”,但有名无实,华的要旨,却是“治国”。毛泽东式的激烈阶级斗争,在华国锋那里,暂时停了下来。重提“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很粗糙,但华总算把那个疯狂的党扭转到经济建设的方向上。可以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始于华国锋。尽管,他没有那样表述。


通常解读,“改革”,指改革现行体制弊端,包括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真正的改革,如果从华国锋粉碎“四人帮”、“抓纲治国”算起,是1976年;如果从胡耀邦主持平反冤假错案算起,是1977年;如果从赵紫阳、万里大胆尝试农村改革算起,是1978年。


改革伴随开放。1978年,华国锋出访南斯拉夫和罗马尼亚,归国后,感慨:“南斯拉夫和罗马尼亚的对外经济合作完全开放,搞补偿贸易,吸收外国投资,合作经营,生产协作等,看来也没有损害国家主权。”他批评:“中国关门自己搞,既不引进外国先进技术,又由国家垄断出口。”华由此提出:“吸收外国贷款似无不可。”


“开放”,指对外开放,结束闭关锁国。中共新闻元老胡绩伟指出,1978年初,华国锋派团到西方考察取经,应是中共对外开放的起点。换言之,中共之“改革开放”,在华那里,就提上了议事日程。


华国锋与邓小平的最大区别,在于,华不善于为自己谋。“改革家”的名利,都被邓捞走了。中共党内,不少人说华“老实”、“厚道”,对他颇有好感。但奸诈之党,岂能容得下“老实人”?华被逼退位,应在情理之中。


从厚黑学而论,华国锋最大的失策,在于,顶不住叶剑英等人压力、耐不住邓小平求情,而应允“恢复邓小平工作”,等于放虎归山、纵虎出笼。邓出山后,暗自结党,反客为主。华的政治生命,竟亡于邓之手。


退位后,华国锋曾对陈永贵发感叹:搞阴谋诡计,他们(邓小平等)比“四人帮”厉害多了,我们对付“四人帮”还可以,哪里对付得了他们?可见,论厚黑,华国锋略略胜于“四人帮”,却远远输于邓小平。华的厚黑水准,至多接近李氏厚黑学的第一层次,即,“厚如城墙,黑如煤炭。”而邓的厚黑水准,超过李氏厚黑学的第二层次:即,“厚而坚硬,黑而发亮。”


被认为是“过渡性人物”的华国锋,开创了一个时代,并为一个时代奠定了基础。相比之下,以“两个凡是”态度盲从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的江泽民、胡锦涛,其历史地位,远逊华国锋。


民间盛传:华国锋是毛泽东的私生子。对此传言,中共官方始终没有出面否认。毛、华二人,先后作古,历史谜团,依然无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