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厚黑學》之十五 防变色,大批起用“太子党”(上)

防变色,大批起用“太子党”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国内报刊披露网络民意调查:要求立法建立“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中国民众,达90%;反对建立这一制度的中共官员,却高达97%。有官员甚至讥讽这是“馊主意”;有官员甚至反问:“为什么不公布老百姓财产?”雷倒众生!


“官员财产申报制度”,是一个国家的基本制度,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早已有之,而号称“大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中国,至今付之阙如。自称“无产阶级先锋队”、自夸“先进性”的中共,建党近90年,执政超过60年,始终拒绝公布官员财产,等于自我承认:当今中共,就是腐败集团。


通常而言,某团体回避某个问题,意味着,该团体中的多数、乃至全部成员,都顾忌这一问题,做贼心虚。试想,当多数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都有问题财产,配偶子女都经不起盘查;当如贾庆林、王乐泉这样的腐败大员,就高坐台上,沐猴而冠;“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何以建立?何人来建立?拒绝“阳光法案”,是因为见不得阳光。仅仅因为是一个执政党,才不得不硬着头皮,空喊几句反腐口号,做做样子,冠冕堂皇。


对比美国与中国。美国政府开销,占国家税收的1-2% ,提供给老百姓的福利,则占国家税收的40-50% ;中国政府开销,占国家税收的40-50%,提供给老百姓的福利,仅占国家税收的8%。官民开支比例,两国刚好相反,恰恰体现,民主美国与专制中国截然相反的官民分配。在美国,民大于官;在中国,官大于民。


犹记八九学潮期间,时任中共总书记的赵紫阳,曾表示:公布官员财产,我愿意带头。此言,是回应民众呼声,也是回应对赵儿子“官倒”的指控。然而,赵的这个表态,却触动了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利益集团,必欲除之而后快。“六四”之后,又拖延了超过二十年,千呼万唤的“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对老百姓而言,仍然是望眼欲穿。


“六四”后,中南海内部总结:反腐,亡党;不反腐,亡国。于是,不反腐,或者,假装反腐,宁亡国不亡党。更有甚者,“反腐”,被江泽民延伸用于党内权力斗争,不听话者,以反腐论处,如陈希同;胡锦涛接任,有样学样,也以反腐为工具,收拾政敌,如陈良宇。


回顾1945年,对内战还没有完全把握的毛泽东,为“国共和谈”,骗取民意,曾与党外人士黄炎培对谈,黄感叹,中国难以跳出“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王朝周期兴亡定律,希望中共“找出一条新路。”毛答:“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显见,毛并非不明白“只有民主才能监督政府”这个原理;正因为明白,夺权后,他才反其道而用之:只要不让人民监督政府,政府就可为所欲为。


厚黑之道,原本就是正话反说、正理倒用。毛泽东后来公开承认:“我们就是要独裁”、“超过秦始皇一百倍”;到了江泽民、胡锦涛时代,类似“豪言壮语”,只差没有说出口:“我们就是要腐败”、“超过国民党一百倍”。


俞正声上任上海市委书记,亲自到狱中探望陈良宇(因腐败和权争失败而被胡温下狱的前上海市委书记);但,中共高官,不曾有一人,敢去探望被邓小平软禁的赵紫阳。这表明,中共高官,不敢踩政治边界,却敢踩经济边界。说穿了,这就是一撮个人利益至上的腐败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