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厚黑學》之十五 防变色,大批起用“太子党”(下)

·中南海的集体焦虑

布局大批“太子党”接班的中共“十七大”,泄露了中南海的“集体焦虑”:唯恐有朝一日,有人变天,共产党前功尽弃。

怕变天,是怕被清算。从发动内战、拒不抗日,到流血土改、“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大饥荒、文革,直至“六四”大屠杀、镇压法轮功,中共之血债,厚积天地,罄竹难书。一旦变天,一旦受到清算,其下场,可想而知。

中南海的“集体焦虑”,从反面折射出一个现实,那就是:历史愈是演进,世界愈是文明化,中共承受的压力,愈是巨大,变天的可能性,愈是不可避免。于是,中共老人和保守派,层层设防。至少设防四层:


防范“外国敌对势力”。任何国家,只要批评中共政权,促使其弃恶扬善,就遭到中共的痛批和妖魔化,并视为 “敌对势力”,诸如美国、欧盟等。反之,对于诸如俄罗斯和北韩这等国家,尽管干尽种种不利于中国的事情,但只要它们没有批评中共,没有施压中共改善人权,中共就不会对他们出一句恶言。

防范“国内敌对势力”。在十三亿中国人中,任何批评、抗议和反对中共的个人和团体,都被中共视为国内“敌对势力”。在中共眼里,国内“敌对势力”范围越来越大:民运人士、法轮功学员、宗教人士,以及台湾、西藏、新疆、内蒙古等具有自治或独立倾向的部分,都被划为“敌对势力”。甚至于,用中共自订的“法律”维护自身或民众权益的“维权人士”,也被划为“敌对势力”。最后,连饥寒交迫的上访民众、豆腐渣校舍死难学生的家长、遭毒奶粉戕害的婴儿父母,都成了中共眼中的“敌对势力”。

防范民众。中共在北京开大会,动辄动用近百万人搞保安,与广大民众层层隔离,会场密不透风,针插不进,水泼不入。防民如防川,防民如防火。


防范中共内部。大批起用“太子党”,严防大权旁落。以至于,如前所述,多数中共干部,都被视为“外戚”、“外人”,而不被信任。

层层设防,难免防不胜防。毕竟,“没有不透风的墙”。有人的地方,就有思想,就有分歧,不少中共高官,本身具有双重性,不可捉摸。比如习近平,一方面,他是中共元老之后,是“太子党”,可能维持现状、力保红色江山;另一方面,其父习仲勋,却是中共党内少有的开明人物,属于“改革派”。胡耀邦落难时,惟习仲勋敢于出头,为胡仗义执言。如果习近平能受乃父影响,潜藏乃父之风,或可另当别论。

江泽民选择习近平,大概要为自己备一条后路。毕竟,习近平上位和李克强上位,对江来说,意义迥异。李克强上位,感恩的对象是胡锦涛,而习近平上位,感恩的对象则是江泽民。至少,江希望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