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厚黑學》之十五 防变色,大批起用“太子党”(中)

·中共开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十七大”上,中共元老后代、被称为“太子党”的人物,纷纷入局。习近平、李克强,周永康,李源潮,刘延东,张德江,俞正声、王岐山、博熙来等,进入高层决策机构 ---- 政治局、乃至政治局常委。加上早已位居要津的吴邦国,“太子党”人马在政治局里超过三分之一。而在中共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中,“太子党”人物,也为数不少。在军队中,大批中共元老之后获授少将、中将、乃至上将军衔。


“十七大”之后,又开“两会”,最大看点,依然是“红色后代”,他们大举卡位,升官晋爵,掀起“太子党”或“高干子弟”们的又一波“大跃进”。他们先是纷纷成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随后又纷纷“当选”“国家领导人”,诸如“人大副委员长”、“政协副主席”之类,如邓小平的残废长子邓朴方。朱德的孙子朱和平与毛泽东的孙子毛新宇,甚至上演了一出新版“朱毛会师”,不是在井冈山,而是在人民大会堂,两人同是“解放军大校”,又同时成为“全国政协委员”。


“太子党”中,俞正声领上海,博熙来戍重庆,李小鹏挂山西,王岐山守北京,习近平坐镇中南海……其他大小“高干子弟”,均各有高低不等的封赏。好一幅世袭封王图!从圈地征地,到分封疆土,勾画中共集团权力分配和利益分赃的的完整路线图。


在“太子党”的升迁浪潮中,尤以习近平的跃升为奇观,半年内实现三级跳:浙江省委书记,上海市委书记,政治局常委、名列首位的书记处书记,成为中共最高领导职务的第一顺位接班人,即所谓“第五代核心”。换言之,中共进入“第五代”之时,最高权力将落到“太子党”手上。

“太子党”大批接位,促成这一结果的,是擅长权谋、长年负责组织工作的曾庆红,他本身也是“太子党”人物。曾在“十七大”上引退,但他精心布局的“太子党”接班格局,却大功告成。曾“功成身退”。

比曾更关键的人物,是江泽民。谁都知道,习近平突然出线,是江直接干政的结果。江胡之间,与其说是“权力斗争”,不如说是信任危机。说穿了:江泽民不信任胡锦涛。

“胡温新政”的传说,“科学发展观”代替“三个代表”,“和谐社会”论代替“让少数人先富起来”,可能使江疑惧,胡在颠覆自己。头年,胡与曾联手,干掉了江的爱将陈良宇,虽说为了政治交易,江对此也曾点头,仍不免耿耿于怀。


胡锦涛和温家宝,均出生平民,经长期洗磨、隐忍,偶然得据大位。但胡温两人,本身不被江泽民和中共老人信任,这是他们作为中共最高当权者的莫大尴尬。

汉朝初期,吕后一党遭铲除之后,汉朝廷立了一条规矩:“非刘氏不得封王”;并从此对“外戚干政”严加防范。今日中共,“太子党”以外,都属“外戚”,为中共老人所疑虑和不信任。中共元老陈云有言在先:“我们的子弟接班,至少不会反对我们。”此言不虚,到了1989年,就得到印证:在中共高层中,唯有“太子党”人物李鹏,最听邓小平和众元老的话,力主镇压。从此之后,陈云的遗训,更为中共老人所铭记。

可怜大大小小的中共官吏,投身中共,为中共效力,不可不为卖命,却竟不知道,他们中的大多数,都不被中共老人所信任,而视为“外戚”、“远亲”、乃至“外人”。换言之,在当代中国政治进程中,不要说民间与在野力量被排除在外,就连中共内部,平民出身者,也得不到信任和重用。从古至今,专制者本性一律,他们都明白一个道理:只有“皇亲国戚”,才是靠得住的自家人。


中共“十七大”也昭示,在中共党内,老人政治还有生命,还在延续。就进化和成熟度而言,中共还不如越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