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厚黑學》之十八《假货毒物,另类“中国威胁”》


假货毒物,另类“中国威胁”

当今中国,号称物质丰富,却是遍地假货毒物。以“民以食为天”的食物而论,奸商为牟取暴利,与贪官合谋,掺假作伪,将大量假冒、乃至有毒食品推销上市,轻则致伤致残,重则夺人性命。假酒,假茶,假盐,假醋,假酱油,假火腿……毒米

,毒菜,毒油,毒粉丝,毒馒头,毒奶粉……除此之外,还有假烟,假药,假肥料,毒筷子……林林总总,包罗万象,既有假伟哥、假血浆,也有假手表、假汽车零件……从欺骗发展到危害,从危害发展到致命。

民间流传一个段子,说的是:一个农民喝农药自杀,结果没死,因为农药是假的;送到医院打点滴(输液),结果死了,因为点滴是假的。

所谓“中国崛起”,就是建立在这样的丑剧之上:假货、毒物、豆腐渣工程、假学历、改写的历史、谎编的教科书,等等。经济高速增长,假冒伪劣,也呈现“高速增长”。八十年代,鸡鸭类还只是被注水加重;到了九十年代,鸡鸭类就被注入化学剂品,增重还增色,不惜让消费者中毒。八十年代,一种说法,还只是“海南岛什么都是假的,只有骗子是真的。”到了九十年代,这种说法,就变成“中国什么都是假的,只有骗子是真的。”

如果说,这些丑剧和惨剧,仅仅发生在中国国内,中国政府还可以百般遮掩;然而

,很快,这些丑剧和惨剧,“冲出国门,走向世界”,北京或想狡辩和遮掩,已经变得越来越难。

1997年,海地发生食物中毒事件,88名儿童死亡,肇因追踪到中国大连的一家公司,中国政府一再阻扰外国人士前往调查,一年后则宣布,那家公司已经搬走,记录已被销毁。

10年之后,这种瞒天过海的手法,变得难以为继。2007年5月,中美洲岛国巴拿马,发生一起大规模中毒事件,365人死亡。经调查,是中国奸商将有毒的工业用溶剂二甘醇冒充药用糖浆,出口到巴拿马,这些“糖浆”被掺入感冒药上市,致使大量民众中毒。在国际舆论的追问下,中南海不得不承认“事件与中国有关”。

同年3月,在美国,发生大规模宠物中毒事件,4000多只猫、狗等宠物先后中毒死亡,肇因就是从中国进口的宠物食品。类似事件,同期,也发生在加拿大。经化验,来自中国的宠物食品中,含有致命的三聚氰胺。中方承认这一丑闻,并表示对涉案企业进行调查。

中国假货毒物泛滥于世界。在美国海关查获的假货中,60%以上来自中国;厚黑中共,炮制“黑心食品”,再自然不过。在国际食品市场上,“黑心食品”大多来自中国。为了牟利,中国奸商无所不为:用工业染料,将糖果染成五颜六色;用化学物质,比如致癌物甲醛,把肉类涂抹成新鲜、色泽光亮的样子;在包装食品中混入劣质食油,以降低成本。种种卑劣手法,不一而足。这些“黑心食品”,让越来越多的人肝肾衰竭或罹患癌症。对儿童,则导致脑部和身体发育不全,甚至早夭。

中国假货毒物大量曝光后,美国、加拿大、日本,欧洲,以及中美洲、欧洲等国家

,展开紧急行动,抵制中国产品。他们将“中国制造”的药品、食品、宠物食品、牙膏等,纷纷下架、退货。位于美国犹他州的一家健康食品公司,甚至干脆在他们销售的产品上,一律贴上“无中国产原料”的标签,让消费者安心。

曾几何时,“中国制造”(Made in China),被人们以为是“价廉物美”,风靡世界,在欧美等国,几乎每一个家庭,都充斥着“中国制造”的用品。转眼间,“

中国制造”,却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连中国消费者本身,都不相信“中国制造”,而认定日本电器最好,韩国饼干最好

,台湾水果最好……日本、韩国、台湾等,是以优质的产品征服世界;中国,却是以假冒伪劣产品冲击世界。

连中共官方媒体都不时泄露:近一半中国消费者购买的顶级家具是假货;北京桶装水,一半是假水;闻名于世的北京“秀水市场”,就是大明其白的“假货一条街”

;广东市场上的名牌酒,90%掺假……

参赛北京奥运,美国奥组委为美国代表团大规模空运食品和饮料。无疑是外国对中国食品恶劣信誉的最典型反应。

面对国际指控,中共当局仅从拒不承认,“进化”到勉强承认,并不诚心认错,更

拒不道歉,还多方狡辩。到后来,还转而“反击”,声言也要揪“洋货”的毛病。甚至说出“中国食品比美国食品合格率还高”的天大笑话!中南海的反应,总是老一套:以谎言对事实,以无理对有理,以野蛮对文明。中国御用文人或“愤青”,

则把外国的谴责,说成是“反应过度”,甚至说成是美日等国的“民族主义作怪”

,甚至说成是“反华浪潮”。

2008年初,中国产袋装水饺在日本引发民众大面积中毒。事发后,日本首相立即向全体日本国民道歉,理由是:政府获得消息太晚,未能防止事件扩大。自认“行政有漏洞”、“施政不力”,誓言采取措施,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对照之下,中国政府却拒不道歉,甚至竭尽狡辩和遮掩。抢先宣布中方自己的调查结果,声称:从生产问题饺子的中国厂家,“没有发现问题”;布置完毕,再陪同日方人员到相关工厂“联合调查”,企图让双方都承认“没有发现问题”;最后,暗示日方“大惊小怪”,炒作另类“中国威胁论”。看上去,责任反倒好像在日本方面。

但日方并不放弃真相调查,不依不饶。终于,在2008年8月底,北京奥运刚结束

,中方突然改变说法,向日方承认:袋装冻饺被掺毒,发生在中国工厂的可能性更大。而就在那时,中国爆发了更大规模的假货毒物丑闻:毒奶粉。几乎所有国产奶粉均含毒素,许多婴儿致病致死。一个叫做“中国食品恐怖主义”的新名词,在国际上不胫而走。

到了2010年3月26日,中共当局才突然宣布输日毒饺子案“告破”,声称,一名叫做吕月廷的合同工因对工厂(河北天洋食品厂)不满,先后三次把甲胺磷农药注射进水饺。中共警方在吕家下水道找到两支注射器,疑犯供认不讳,云云。此时,距毒饺事件案发已经两年多。厚颜中南海,从遮掩到狡辩,从否认到承认,应在意料之中。只是,中南海完全承认由中方输出毒饺子之时,又耍了另外一个心计:目的是要争取让中共总理温家宝访日(2010年5月),还想力争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出席上海世博会(2010年6月)。这一厚黑招数,可称“丢卒保车”。正所谓“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北京奥运结束不久,2008年9月间,骤然爆发中国毒奶粉丑闻:因食用三鹿奶粉

,5万多儿童患上肾结石,部分死亡。毒奶粉丑闻传开后,又连带曝光另一起丑闻:就在假货毒物等重大公共灾难频发的年代里,2005年4月,中南海成立了“

中央国家机关食品特供中心”,该中心任务,就是专门为中央领导“臻选、评估、并生产”特供食品,明确要求,生产这类特供食品,“不使用化肥、农药、生长激素、无污染,不使用化学添加剂、防腐剂,不使用基因工程技术……”务求“安全性”和“营养性”。

呜呼!中央领导不能中毒,中国民众可以中毒;中央领导是人,中国民众不是人!声称“为人民服务”的中南海,原是要求人民都为中南海服务。“中央食品特供中心”的建立,本身证明:中南海自知中国食品靠不住,要利用手中特权,首先保护他们自己,至于民众,则任其载浮载沉,自生自灭。好一个“负责任的政府”!

韩国报纸指出:中国假货泛滥,是因为,中国没有宗教,“中国只是一个把钱当作宗教来推崇的国家”。这一说法,可谓一语中的。如此“中国模式”,套用马克思的话,那才是:“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