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厚黑學》之十六 中共高官:高学历是真是假?(下)

然而,到了2007年,中国媒体却报道“黎元江服刑期间,继续攻读中国人民大学博士学位,写出20余万字论文,获得博士结业证书。”黎某在监狱里继续攻读和写出论文?中国监狱,都是劳改场所,犯人每天劳动时间达12小时以上,且异常繁重。黎某如何获得攻读时间?如果他只是轻度劳动甚至不劳动,又是谁给了他那样的特权?几乎可以肯定,黎某创造的狱中“奇迹”,又伴随着新的腐败大案:高墙下的行贿与受贿。而这一现象,不过又是中国监狱中的普遍情形,就如上海首富周正毅在狱中受到特殊关照而牵出的监狱官员受贿案一样。


另一个故事,是关于毛泽东的孙子毛新宇。此君先后在中国人民大学、中共中央党校、以及军事科学院获得“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并号称“历史学博士”。但此君接受电视台采访时,却立即露馅,竟然就在历史问题上大开黄腔,说什么:二战爆发的原因,是英法等国不与苏联合作对抗法西斯;又说:对“二战”胜利贡献最大的是苏联和中国,并称,那时,中国是在“我爷爷的领导下”;还说:“我爷爷领导下”的共产党军队,“总共消灭日军150万”……毛新宇的“海阔天空”,害得主持人都“不好意思”,不得不连连将他打断。


到处是假冒伪劣,中国人已经习以为常,造假大国,见怪不怪。反正,“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无奇不有,已经没有什么东东,值得人拍案惊奇。


反观民主国家,造假,却往往被视为严重问题。波兰实现民主后,第二任民选总统克瓦希涅夫斯基,因在个人简历中,对其研究生文凭交待不详,受到民间质疑,差点失去总统宝座。


在民主国家,候选人的学历固然重要,但选民投票,更注重其真才实学。曾任韩国总统的卢武铉,仅有初中文凭,仍得以登上大位,未见选民因此抛弃他,也未见卢某在此之前,设法捞个“在职攻读”的“硕士或博士”头衔,以求胜选。


中共高官混文凭,甚至捞取假文凭,不仅折射人格和道德问题,也是不自信的表现。文凭能造假,政绩更能造假,如此高官,大抵只会误国误民。


2009年,中共“求是”杂志社旗下的《小康》杂志,就诚信问题,在网上进行抽样调查,结果显示,官员的诚信被排在最后,甚至不如“性工作者”。91.1%的受访者认为,官方的资讯“绝对是假的,从来都不信”,这比两年前的同类调查结果又增加了十几个百分点。官方英文媒体《中国日报》在社论中承认,这一调查结果“既让人震惊也令人尴尬”。


“宁信妓女,不信官员。”这就是由中国网民所反映的真民意。这一调查结果,证实了一种说法:中国人中,真正反共主力,在国内,而不在国外。同时也证实:网上那些潮水般的拥共言论,曾被有心人当作“主流民意”来说事,多半属造假,大抵都是由中共当局雇用的写手、线民、网特,即所谓“五毛党”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