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厚黑學》之十四 中南海争夺民主话语权(中)

·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以1989年“六四”事件为转折,改革开放,骤然停顿。单说中国经济,就出现连续三年滑坡或停滞,至1992年,邓小平南巡,提了两句口号:“胆子再大一些,步子再快一些。”并“恩准”他“后悔当初没有开放”的上海也对外开放。除此之外,乏善可陈。


经济增长,并不代表改革。作为一个动作,经济改革表面化,不再触及体制;至于政治改革,则被完全堵死。实际上,改革就地死亡。外资增加,出口增长,并不代表开放。作为一个步骤,经贸开放,早已完成,仅仅是没有收回而已;而政治上的闭关锁国,竟又重回老路。


被封锁的互联网,是整个国家被封锁的象征。由政府投下巨资,打造拦截信息的“金盾工程”,或者,要求民众“自动安装”具有过滤功能的“绿坝”软件,象征新一轮的闭关锁国,达到登峰造极。


中共建政60年之际,自我划分两阶段:前30年和后30年。大多数场合,中共几乎不提前30年,仅提后30年,称为“改革开放”。当局宣传机器的重复和放大效能,使不少人误以为,1989年以后,中国一直都还处在“改革开放”年代。


实际上,中共的“改革开放”,正式算下来,至多也就是1976至1989年,至多也就是十三年!江泽民、胡锦涛当政,凡二十余年,明里劫持“改革开放”大旗,实际背离“改革开放”事业,企图剽窃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之功劳,据“改革开放”成果为己有。


“六四”后,作为改革家的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被政治老人邓小平软禁。这一情节,对中共内部的开明派而言,何其惊骇?在此之前的13年,中共党内,还有争论、辩论、乃至保留个人意见的良好空气。直到见识六四屠城和赵紫阳遭软禁这两桩惊悚事件后,党内噤声,人人自危。


套用中共自己对“左”、“右”路线的定义,中共当政,走过了从极左到左(毛泽东时代),从左到中(华国锋时代),从中到右(胡耀邦、赵紫阳时代),又从右到极左(江泽民、胡锦涛时代)的循环过程。何谓“极左”?中共虽无明确定义,但大致就是:连自己的法律、法规、政策,都不予执行,而随心所欲、恣意妄为,违背起码的人情世故、伦理法理。从江泽民到胡锦涛,正是这样一个由“极左”人物把持的“极左”时代。


不再有改革家,不再有改革;不再有开明派,不再有开放。空气肃杀,万马齐喑。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2009年7月,中美举行“战略与经济对话”,中共副总理戴秉国实话实说,如此阐述中方的“核心利益”:“第一是维护基本制度和国家安全,其次是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第三是经济社会的持续稳定发展。”


这三句话,“翻译”出来,便是一套厚黑原理:维护“我党”政权和既得利益,是重中之重,压倒一切;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那是次要的事情;“我党”从来不会“以经济建设为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