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厚黑學》之十四 中南海争夺民主话语权(下)

·中共对“六四”事件的厚黑解释


“六四”屠城,震惊世界。每当人们提到这件影响中外历史的大事件,中共当局就摆出一套既定说辞:那是为了保持国家稳定;并暗示,没有“六四”屠杀,就没有今日中国的“经济成就”。且不说这一“经济成就”的虚实,八九学生上街,本意是呼唤民主,期望以政治体制的根本改革,换取经济体制的彻底改革,岂料,呼唤制度变革的莘莘学子,却成为那个死硬制度的牺牲品。

按照中共歪理,今日中国的经济成就,乃是建立在“六四”屠杀的基础上。推理下去,“六四”不仅不能平反,一旦再现,还要再度屠杀;为了取得更大的经济成就,面对任何民主呼声,都要一直镇压和屠杀下去;即便有一天,中国经济总量达到世界第一,更要镇压和屠杀,因为,不那样,何以保持“世界第一”?


八九学生的诉求之一,是反腐败。而事后,在邓小平、李鹏等人那里,腐败,竟被解释为从“自由化”而来,因而,更应该反“自由化”。中南海的诡辩逻辑,正如李宗吾《厚黑学》中所言:“不曰厚乎,越磨越厚;不曰黑乎,越洗越黑。”


民间纪念“六四”。中共也纪念“六四”,惟以特别形式:就在“六四”19周年当天,2008年6月4日,中南海宣布,任命“六四”屠夫李鹏之子李小鹏为山西省常务副省长,让这位曾经呼风唤雨于商海、腐败丑闻缠身的公子哥儿,正式加入中共“第五代领导人”接班序列。来自中南海的这一任命,高调,大方,毫不遮掩,毫不避嫌,包含了攸关现政权的全部信息:封建世袭制,既得利益集团分赃,对“平反六四”呼声的不屑与蔑视。权力傲慢,一至于此!


中南海思维,处处反文明、反人类。在别国看来是教训,在中共看来是经验;比如,“六四”大屠杀,苏联和东欧等国,从中得到的,是教训:任何时候,也不能像中国共产党那样,对人民开枪;但中共得出的,却是经验,开枪管用,只要再有民众抗议,就子弹侍候,所以,就有了,2005年底,中共军警对汕尾民众开枪;2008年3月,中共血腥镇压西藏人;2009年7月,中共屠杀维吾尔人……几乎每一年,中南海都高举屠刀,制造大大小小、不同形态的“六四”惨案。


而同理,在别国看来是经验,在中共看来是教训。比如,2008年,四川大地震,短暂开放媒体,接受外国救援队伍;到了2010年,青海大地震,中共不再开放媒体,不再接受外国救援队伍,一下退回到32年的1976年(唐山大地震),闭关锁国。更有甚者,中共甚至悍然驱逐前往救援民众的藏人喇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