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厚黑學》之四十二《两过气政客登陆,说尽外行话》(上)



2005年,台湾政治人物连战、宋楚瑜先后访问中国大陆。经两岸媒体的热烈炒作,似乎大获成功,大出风头。然而,连宋在大陆的言行,却暴露:连宋不了解中国,或曰,对中国的事务,连宋完全是外行。两者相比,连战更甚。 ·连宋访中,为中共站台 以连战在北京大学的演讲为例。在整个演讲中,连战大肆称赞中共及其领导人。他说:“小平先生提出改革开放,不但转换了文化大革命的方向,深化的、全面的提升了人民生活的水平,这都是跨时代的、了不起的作为。”连战此说,重复了一个普通愚昧者的迷失:仿佛文化大革命是另一个朝代或者另一个党的作为,殊不知,文化大革命,就是共产党本身犯下的一大罪恶,结束文革,天经地义,哪里是值得赞扬的事?连战的表述,似乎在赞扬一个犯罪分子,过去犯罪,如今不犯罪了,或者,犯罪的方式更隐蔽了,就是“跨时代”、“了不起”。 连战又说:“小平先生讲到,改革开放的路线要管一百年,用四川话讲‘动摇不得’。没有动摇,今天大家看一看,大陆经贸的发展,经济的成长,可以说样样都是名列前茅。”连战无知的是,“一百年不动摇”,邓小平最初指的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也就是:坚持共产党的独裁,一百年不动摇;后来说到“改革开放”、“稳定压倒一切”等,邓小平都说“一百年不动摇”。幻想垄断身后几代人的思维,邓某人何其狂妄!试想,一百年来,中国已经发生了多少变迁,未来的一百年,我泱泱华夏,又焉能被几具老朽和僵尸所主宰? 至于连战所谓中国“经济成长,样样都是名列前茅”,实在是说过了头。至少,中国人均产值、农村经济、教育、卫生、环保、以及宏观经济效益等,不仅远远称不上“名列前茅”,而且继续在世界上排位倒数。中国房地产、股市等,更是隐患重重的烂摊子。且不说,中国“经济成长”的背后,还掩盖着多少不平衡、不平等、假象、泡沫和水分。 连战还说:“除了经济的发展,政治的发展层面也很快速。我了解到,在很多基层,所谓定点的民主选举制度,在《宪法》里面也提到,财产权是最基本的人权。” 连战为中国经济的表面繁荣所惑,倒也罢了;连中国政治,也无视其黑暗,而谬加夸赞,不可不谓,无知到极点。殊不知,中国农村基层选举,乃发源于赵紫阳,江胡等人无法逆转而已,但仍然小心控制,“加强基层党的领导”,就是其手法之一;至于中共《宪法》,何人不知:那是由小圈子炮制,大圈子滥行,连中共本身,都常常不予遵守、任意扭曲、视之为粪土的“一纸空文”。况且,中国历史已经驶过了几千年,有人才来重提那最最原始的“财产权”,究竟是进步还是倒退?连战的夸奖,莫非是讽刺? 连战将国民党的“三民主义”同共产党的“社会主义”相提并论,不仅侮辱了孙中山先生,也侮辱了当今世界所有信奉自由与民主的人们。因为,“三民主义”,有“民权”和“民生”;“社会主义”,在中共那里,不过是“一个阶级消灭另一个阶级”(群体灭绝),是“无产阶级专政”(一党专制)。两种主义的截然对立,恰恰造成,半个世纪以来,台湾与大陆的悬殊差距。连战提到“社会主义总路线”,恐怕连在场的每位中共官员,都心下打鼓,一身冷汗。连战不知,所谓“社会主义总路线”,几乎就是“大跃进”的代名词,那一场疯狂的胡挖乱采瞎干,令中国经济完全崩溃,数千万人活活饿死。 连战将蒋经国与邓小平相提并论,然而,世人都知道,蒋经国不仅领导创造了台湾的经济奇迹,还开启了台湾的民主政治;邓小平虽然放弃了毛泽东“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那一套,回归经济建设之路,但却拒绝政治改革,并亲自主导了对八九民运的血腥镇压。在国际上几乎任何一本有关邓小平的书里,“经济改革”与“六四屠杀”,都成为邓一生不可或缺的双面缩影。连战对屠夫邓小平的肉麻吹捧,认贼作父,令那些痛失亲生骨肉的天安门母亲们,情何以堪? 演讲中,连战微略提到一点北大历史上的“自由主义”,却并未大声弘扬民主。连战不仅乱捧中共,还贬低台湾民主为“族群对立”。试问:从前国民党统治时期,台湾政商军各界要职,绝大多数为大陆迁台者占据,台湾本地人鲜有其份,又算不算是“族群歧视”或者“族群对立”呢? 连战在大陆的言行,表露的,不过是台湾选战的后续情绪。因为在台湾选举中连战连败,从不服输,到输不起,一直耿耿于心。蚊子打哈欠,太小气。身为卸任副总统,竟不顾起码礼数,拒绝参加新总统就职典礼(2000年);赢了才承认,输了就抗争(2004年);出访大陆,还不忘攻击台湾政治对手。如此心胸狭隘,小肚鸡肠,又如何称得上“政治家”?幸好台湾民众没有把他选上,否则,误台卖台者,必连战也! 在北大脱稿演讲的连战,明显受到现场观众热烈情绪的感染,得意之下,他混淆了邀访他的中共当局与前往倾听他演讲的观众(中共安排的“观众”)之间的区别;混淆了60年前大陆国共暴力残杀和今日台湾蓝绿和平竞争的差距。媚敌而疏友,弃是而就非。连战的言论,误导了大陆民众,也误导了台湾民众,更误导了国际视听。连战的表现,证明,他为中共所利用,至少客观上如此。国共过招,国民党仍然不是对手。 过气政客连战的行为,怎么看,都像一个扶不起的阿斗。联想到历史上,刘阿斗辱没先父刘备的气节,投降北魏;郑克爽辜负先祖郑成功的“反清复明”大业,称臣满清。没出息的连战,似乎正演绎一种历史的宿命。 连宋自我定位其大陆之行分别为“和平之旅”与“搭桥之旅”,人们本来期望,连宋能够谈一谈台湾的民主经验,借此促进大陆的民主化。即便是隐身中共党内的改革派和民主派,恐怕也寄望连宋这么做,以帮助他们脱离保守派的羁绊,推进政治改革。以“统一祖国”为借口和契机,实现中国的民主化。既然中共声称:“在‘一中’的前提下,什么都可以谈。”当然就应该包括谈民主。如果国民党对应地提出“在民主化的前提下,什么都可以谈,”两岸和平与民主的“双赢”,岂不唾手可得? 连战刚走,宋楚瑜接踵而至。似乎略略吸取了一些教训,行程中,尚能提到“中华民国”,也转弯抹角地谈到“三民主义”。然而,很快,在中国大陆,有关他的活动与演讲,直播被中断,言论被删节。宋氏的遭遇证明,中共所谓“在‘一中’的前提下,什么都可以谈,”也完全是一个骗局。“统一”是假,统战是真;“对等”是假,招安是真。 人们记得,美国领导人访中,演讲被中方媒体删节性播出时,美方都会毫不客气地提出抗议。对比之下,宋楚瑜遭“消音”,莫说抗议,竟连一句抱怨都没有,何其“脓包”之至!如果宋某反戈一击,愤而中断行程,提前返台,其在台湾的声望必然急剧跳升,当选下届总统,甚至都大有希望。起码,不至于让亲民党在选举中一次又一次地泡沫化。宋楚瑜的表现,不仅证明他对中国外行,对政治也外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