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厚黑學》六之二 “红孩儿”胡锦涛(二)

江胡恶斗二十年

事实上,江泽民与胡锦涛的权力斗争,从邓小平指定胡为隔代接班人那一天,就已经开始。1992年,年仅49岁的胡锦涛,被安排进入政治局常委会。在中共“十四大”闭幕后的记者会上,江泽民指着胡锦涛,用酸溜溜的口气,故意拉长声调说:“这是一位年轻人,胡锦涛同志,今年49岁。”由于江把“年轻人”三个字分开并拉得很长,现场翻译竟把“年轻人”三个字翻译成了Young woman,即女青年,似乎是江对胡的故意调戏。



王储保卫战,胡锦涛险遭换马

此后十年,胡锦涛以备位王储的姿态,与江泽民共事。彼此都提心吊胆,对江而言,这不是他自己选择的接班人,更像是邓小平派来监视他的;对胡而言,江完全不喜欢他,随时可能给他找碴。尤其,到了1997年,邓小平死后,胡像是一个被邓撇下的孤儿,随时可能遭江废除。江胡权力斗争,由此加剧。江想废掉胡的王储地位,胡想保住自己的王储地位,各不相让。

江一心要废掉胡,有意换上自己的亲信,时任中央办公厅主任的曾庆红。2001年

,江登黄山,借题发挥地写了两句诗:且持梦笔书奇景,日破云涛万里红。”

这里的“涛”,指胡锦涛;“红”指曾庆红。暗指,以曾庆红取代胡锦涛。


但胡也不是吃素的。胡紧紧依靠与江同等资历的李瑞环、乔石、朱镕基等人,借助这几位老资格政治局常委,构成对江的牵制,来保全自己。李瑞环等人,素来不喜欢江。流传一个笑话:因江泽民喜欢卖弄英文,李瑞环就故意把江的英文翻译成中文,来回答江,但用一个词对一个词的“翻译”,与英文的原意不同。比如,江问李:“How are you?”李答:“怎么是你?”江又问:“How old are you?”李又答:“怎么老是你?”讽刺江恋战权位,赖着不退。


江几度想换下胡,都以失败告终。那一时期,江胡斗法,可以说,江大败。《厚黑学》里,有一句话:“深于厚学的人,任你如何攻打,丝毫不能动。”小胡隐忍如此,老江也无可奈何。最后只得让胡接班。2002年,胡锦涛熬了十年之后,终于从江泽民手上接班。但江有所保留,只把总书记和国家主席两个职务交给胡,自己留任军委主席,企图效法邓小平,继续搞垂帘听政。



胡任军委主席,却没有军权

2002年,在事关世代交替、权力交接的“十六大”上,在江的主导下,政治局常委被空前地扩大到9人;中央军委则被扩大到11人;政治局中,三分之二由江系人马占据,其中的地方大员,都来自江的擢升。江的如意算盘,是架空胡锦涛。胡接任最高领导人,但其权力却得到最大程度的稀释:决策范围扩大,决定权缩小。在这种格局下,胡难以有所作为,只能小心维持局面。


从2002年到2004年,江胡权力斗争的主题是:江要保住军委主席一职,胡要争夺军委主席一职。两人明争暗斗,争得不可开交,连局外人都看得出来。国内外舆论,包括美国政府的立场,都偏向胡一边,认为江恋栈权位,为老不尊,令人不耻。


最后,江的亲信、时任国家副主席的曾庆红,出面调解。他劝说江把军委主席转交给胡,但条件是,江对军国大事、重要人士安排仍有发言权和决策权。对此胡表示同意。但同时,曾对胡提出另一个条件,到2007年的“十七大”时,胡继续担任总书记和军委主席,但要把国家主席一职让给曾,对此,胡假装答应。


结果是,2004年,江果然忍痛把军委主席一职,交给了胡;但中央军委11人中,除了胡之外,其他全是江的亲信,胡虽当上军委主席,但并没有真正掌握军权,还受到其他10名军委委员的牵制和监视。


2006年7月,中共出版《江泽民出访纪实》;8月,再出版《江泽民文选》。似乎为江树碑。原来,2006年,争斗不下的江泽民与胡锦涛,达成一笔交易:胡为江出书,高捧江“历史地位”;江则默认,任由胡处置自己的亲信陈良宇,为胡树威。一个多月后,胡锦涛突袭逮捕了“上海帮”干将陈良宇。


然而,虽然清洗了陈良宇,却并没有改变胡锦涛“政令出不了中南海”的尴尬局面。美国政府曾经多次作出这样的判断:当解放军采取突然的强硬动作时,胡锦涛本人并不知情。比如,2007年1月11日,解放军突然发射导弹,击毁一颗中国卫星,这种在外太空的冒失举动,中国事先没有知会各国。因为,连身为军委主席的胡本人,都可能被蒙在鼓里。


2011年1月11日,解放军试飞了首架隐性战机歼-20,当时,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Robert Gates)正在北京访问。与胡会见时,盖茨当面问询此事,胡一脸愕然,在场中方文职官员尽都愕然。胡转头问国防部长梁光烈:“这是真的吗?”梁则转头问另外一位将军,这位将军又转头问另外两名在座的军方人士。在尴尬的停顿之后,梁勉强向盖茨承认确有其事,但辩解说,这是“为了维护中国主权和安全的需要。”


江的人马,被称为“江系”或“上海帮”;胡的人马,被称为“团派”,即出身共青团的人马。两派持续角力。江系人马提到胡,并不称胡的名字,只称呼“那个人”。胡与江系人马缠斗,流传这么一则笑话:



缠斗“上海帮”,胡锦涛不敢迟到

据说,邓小平后期,为了防范领导层拉帮结派,要求政治局委员以上的高官,不得私下串门或聚会。到了胡锦涛时代,江系“上海帮”要员需要商量如何对付胡,不便私下聚会,就趁每次政治局会议开会前,他们提前到达会场,密谋对策。胡后来察觉,也提前到达会场,让江系要员不方便密谋。


有一回,又要开政治局会议了,胡锦涛让司机加速开车,以便尽早赶到会场。但路上堵车,司机无法加速。胡一看表,迟到了,“上海帮”肯定已经在密谋,心下大急。于是跟司机换座位,说“让开,我自己来开!”胡驾车,不管红绿灯,横冲直撞。交通警车赶上来拦截,但交警一看驾车的是胡锦涛,便不知如何是好。此时,交通局长打电话过来。


局长:“找到肇事者了吗?”

交警:“找到了!”

局长:“那赶紧把他抓起来啊!”

交警:“不敢抓。”

局长:“为什么不敢抓?”

交警:“因为是大官。”

局长:“不管他是多大的官,你给我抓起来再说!”

交警:“真的不敢,这个官太大 了。”

局长:“到底有多大?”

交警:“我不知道。反正,连胡锦涛都给他当司机。”

……



第五代继位之争,习近平取代李克强

2007年,中共召开“十七大”,胡锦涛违背诺言,拒绝把国家主席一职交给曾庆红,胡的考虑是,2008年,北京将举办奥运会,国家主席将接待各国元首,他不想把这份虚荣和美差,转让给曾。曾气得跳脚,却无可奈何,因为,在党内,曾并无多高声望,无法与胡竞争。

作为报复,曾庆红联合江泽民,拒绝接受胡有意栽培的接班人李克强,经精心策划,强力推出“太子党”人物习近平与李克强竞争,结果,在“十七大”前夕,习比李获得更多党内支持,内定为继胡之后的接班人。


围绕“十七大”人事布局的权力斗争,江击败胡。“十七大”的结果,江系再次占据上风。在9名政治局常委里,江的人马占多数。除了被称为“新四人帮”的吴邦国、贾庆林、李长春和周永康,又多了一个习近平。


作为“十七大”的最后一幕,政治局常委出炉后,他们集体到记者面前亮相,竟迟到了半个多小时,在严格照脚本演戏的中共那里,这不同寻常。其实,只有一个解释:即便到了最后一分钟,胡江两派的权力较量,仍然难以平息,而缠斗不休。



老而不死是为贼

2009年10月1日,中共建政六十周年,大阅兵,大游行,大型晚会......令人眼花缭乱。其中,最大的看点,并非新型武器、美女方队、璀璨焰火、广场舞会等,而是那名八十三岁的老人,身为普通党员和平民的江泽民,赫然现身天安门,且高居“党和国家领导人”第二号位置,再次出尽风头。


邓小平的位置曾先后摆在两任总书记胡耀邦和赵紫阳之后,名义上的第二位,实际上的第一位。而那时,名义上没有担任“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邓,至少还担任军队的最高职务:中央军委主席。


自称“与时俱进”的江泽民,比邓小平还跋扈:身无一职,竟敢高居第二。赤裸裸的厚黑,“厚如城墙,黑如煤炭”。与其说是胆子大,不如说是实力强。遍布于政治局和中央军委的江系人马,是其权力经久不衰的保障。


天安门的那一幕,显示,论中共时代,并没有什么“胡温”时代,只有“江胡”时代。而事实还是,江在前,胡在后;江强势,胡弱势。如果说,中国的胡耀邦、赵紫阳时代,可比苏联赫鲁晓夫时代,那是一个改革的时代;江泽民、胡锦涛时代,则可比苏联勃列日涅夫时代,片面强调经济发展与军备扩张,但政治压抑,文化封锁,社会沉闷,全面改革陷于停滞,一停,就是几十年。


2011年7月,香港和日本媒体曾误报“江泽民死亡”的消息,然而,江并没有死亡,只是大病一场。于是,江胡权力恶斗,继续进行,一直延烧到2012年11月召开的中共“十八大”。


中国有古话:“老而不死是为贼。”意思是,一个人老了,没死,仍然要干预或阻碍年轻人的事业,就是反动。江泽民便是这样的反动老贼。与邓小平相比,邓与江的共同点在于,都全力维护共产党的统治。区别却在于,在此前提下,关于改革,邓主张,能改的就改,尽量改;江却坚持,能不改的就不改,尽量不改。江的意思是:能维持现状就很不错了,不要轻言改革,何必冒风险?



鏖战“十八大”,江大胜,胡大败

2012年11月,86岁的江泽民鏖战“十八大”,一举击败胡系、团派、改革派等众派系,在政治局常委中塞进超过半数的江系人马,对习近平和李克强构成强力监视,形成中南海新的“看死内阁”。这一轮江胡权力恶斗,江大胜,胡大败。在由7人组成的政治局常委会中,4人是江系铁杆亲信,超过半数,他们是: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张高丽。


原先呼声很高的团派大员李源潮和汪洋,遭江泽民、李鹏等政治老人联手阻击,被阻挡在政治局常委会之外。只有出任总理的李克强,按照多年前(“十七大”)的安排,进入常委会,但李势单力薄、孤掌难鸣,成为历来最弱势的总理。


胡锦涛自己,被迫交出总书记、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全部三大权力,不能像从前的邓小平和江泽民那样,留任军委主席。在党内,这被称为“全退”,在网络上,却被网民戏称为“裸退”,就是说,胡锦涛裸体退休。胡裸退,更是权争失败的象征。


回顾2008年12月,在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的大会上,胡锦涛向江泽民“致以崇高的敬意”,江起身领受致敬,面露得色。这一幕的象征意味是:胡的权力,传承自江,不管胡是多么地讨厌江,那都是他必须感恩的对象。感念老人,而不感念民众,是由中共一党专制下、权力私相授受的本质所决定。


2013年3月,事关权力交接的“两会”结束时,上演了相似的一幕:习近平对胡锦涛“表示衷心的感谢和崇高的敬意”,特地转身回头,带头向胡鼓掌致意,胡起身,鞠躬致谢。胡的表情僵硬而哀戚,而对应的,习也表情严肃,竟无丝毫在那种场合应有的笑容。难堪的表情,已经泄露出,胡裸退,并非心甘情愿,而是被逼退。其幕后,是权力斗争的无情与惨烈。


“十八大”闭幕后,按照常规,新任政治局常委又要在记者面前集体亮相,但这一回,比五年前的“十七大”那一回,更加迟到,达54分钟。据幕后消息:原来,在最后一次主席团会议快要结束时,胡锦涛突然要求简短发言,他铁青着脸说:“我交出权力后,立即搬出中南海,撤销有自己名义的办公室,也不会在中央军委设置办公室。希望从自身开始,已经退休的领导人,都不能再干预新领导人的工作。”


胡的这番话,显然是说给江泽民听。据说,江当时显得很不自在,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不断在座椅上挪动身体,表情古怪;其他人则面面相觑,现场像炸开了锅。曾饱受江泽民干政之苦的胡锦涛,虽裸退,却誓与江同归于尽。说完话,胡泪流满面。据说,习近平也被刺激得泪流满面。胡随后起身离去,习派属下去追胡,自己留在现场等待,其他人也只得留在现场。直到属下回来报告,胡的座车已经驶离会场,习才放弃等待。然后,习率领新一届政治局常委,到记者会上亮相,首先为迟到说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