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谈判 又给世界上了一课

6月15日发生在中印边境的血腥冲突,源于中方极不光彩的两个行径。其一,原本经由中印军长级谈判(6月6日),双方同意各自后撤军队,脱离在实际控制线的接触;中方还同意、并在次日拆除了在加勒万河谷拐弯处、印度实控线一侧新搭建的哨所。但仅仅过了一个星期多(6月14日),印军巡逻队发现,一夜之间,中方又重新搭建起那个哨所,公然违反协议。


其二,就在双方官兵交涉时(6月15日),共军突然出手攻击;稍后,又用事先布置的伏击行动造成印军严重伤亡,多人跌入加勒万河。


但这一回,共军并没有捞到胜果。当晚,印军报复反攻,给共军造成更大伤亡。主动挑衅和突袭的共军,反而吃了败仗。


6月22日,应中方要求,中印又在边境举行了军长级会谈。表面上,中方再次承诺为双边冲突降温。但与此同时,中共不仅再次在加勒万河谷拐弯处印度实控线一侧建起哨所,还增建营地、设置炮位,并增派军队和重型军备,还开始全面扩建西部的两个军用机场:芝米林机场(位于西藏)、塔什库尔干帕米尔机场(位于新疆)。


印度方面显然不再轻信谈判,毫无大意,源源不断地往中印边境增兵,包括步兵、炮兵、工程兵等,配合已经部署在边境的山地师。另外,印度国防部长急访俄罗斯,紧急洽购33架先进战机,并要求俄方尽快交付印方已经订购的S-400防空导弹。种种迹象显示,中印大战似乎一触即发。


中共与印度的谈判,又给世界上了一课。中共所谓的谈判,实际就是烟幕弹、麻痹对方的缓兵之计,伺机出阴招、下狠手。用伏击对付谈判是中共的故技重施,也是满清对付外国的卑鄙老套。


上个世纪的国共内战与国共谈判,毛泽东就毫不掩饰地说:谈谈打打,打打谈谈,边谈边打,边打边谈,以打促谈。就在1945年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当面喊“蒋委员长万岁!”,背后却下令共军猛攻国军驻守的城池,并说:“你们打得越好,我们(谈判)的本钱就越多。”“你们打得越好,我越安全,谈得越好。”在43天的谈判中,共军从国军手中夺走二百多个据点。


可见,毛泽东和共产党的谈判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谈判,而是其厚黑学或超限战的手段之一。大半个世纪过去了,中共本性未改。


近期,除了跟印度谈判中共暗藏欺诈,就在本月,中共要求与美国谈判(夏威夷)。但同一时间,中共却拒绝与澳大利亚谈判(中共用经济手段报复后者)。恃强凌弱、欺软怕硬的中共,其行为逻辑是:抗不过美国,所以需要谈判;但压得住澳大利亚,所以不需要谈判。意即:打不赢就谈,打得赢就拒谈。


而无论中美谈判(6月17日)还是中欧谈判(6月22日),都是各说各话,鸡同鸭讲,零成果。中共为何需要这些谈判?一来在中国民众面前用作宣传,以为那是大国对话,连美欧都得给中共面子;二来对周边其他弱小国家示威,显示自己可以搞大国外交,能够以势压人;三来欺诈美欧等国,通过假意谈判,为自己赢得暂时的喘息之机。


作为民主国家,无论美国还是印度、澳大利亚或欧洲,都需要了解上世纪国共内战与国共谈判的历史,也需要研究并思索蒋经国的三不政策(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从何而来。

Recent Posts

See All

陳破空特約評論:今日緬甸,美中新冷戰的試驗場

自2月1日緬甸發生軍事政變後,歷經幾天驚愕,緬甸民眾終於走上街頭,舉行集會、遊行、示威,抗議軍方政變,要求恢復民選政府。抗議的規模日益擴大,軍方則發出威脅,並加緊調動。考慮到該國歷史上,曾發生軍方大規模屠殺示威民眾的先例,比如1988年和2007年,國際社會非常擔心慘劇可能重演。軍方的鎮壓,可能從高壓水槍、橡皮子彈發展到真槍實彈。 緬甸民眾無懼軍方威脅,持續抗議,並發展到前往中共駐緬甸大使館門口抗

陈破空特約評論:缅甸政变,北京在地缘政治上取胜

2月1日,緬甸軍方發動政變顛覆了緬甸民主,而那本來就是尚未完整的民主。軍方拘捕民選領導人昂山素季(國務資政)和溫敏(總統),並宣布接管政權一年。軍方宣稱,政變的理由是(2020年11月8日舉行的)大選舞弊,但軍方操控法院起訴昂山素季和溫敏卻使用其他莫須有的罪名,而與所謂大選舞弊指控毫無關聯。可見,就連軍方本身都很清楚,他們的指控純屬子虛烏有。 緬甸政變發生後,美國、歐洲和多數民主國家以及聯合國都

陳破空特約評論:王滬寧誤判美國,誤導習近平

今年1月20日,美國發生兩件政治大事。上午,特朗普提前離開白宮,在安德魯空軍基地舉行了告別式。他沒有出席當日的新政府就職典禮。中午,拜登宣誓就任美國第46任總統,政權和平而有序過渡。這兩件大事,具有兩大象徵意義。前一件大事象徵著,2020年的美國大選留下巨大爭議。後一件大事象徵著,歷經兩個半世紀的風風雨雨,美國民主與憲政依然穩定,堅若磐石。 遠在太平洋彼岸的北京政權,密切注視著美國政局的風雲變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