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谈判 又给世界上了一课

6月15日发生在中印边境的血腥冲突,源于中方极不光彩的两个行径。其一,原本经由中印军长级谈判(6月6日),双方同意各自后撤军队,脱离在实际控制线的接触;中方还同意、并在次日拆除了在加勒万河谷拐弯处、印度实控线一侧新搭建的哨所。但仅仅过了一个星期多(6月14日),印军巡逻队发现,一夜之间,中方又重新搭建起那个哨所,公然违反协议。


其二,就在双方官兵交涉时(6月15日),共军突然出手攻击;稍后,又用事先布置的伏击行动造成印军严重伤亡,多人跌入加勒万河。


但这一回,共军并没有捞到胜果。当晚,印军报复反攻,给共军造成更大伤亡。主动挑衅和突袭的共军,反而吃了败仗。


6月22日,应中方要求,中印又在边境举行了军长级会谈。表面上,中方再次承诺为双边冲突降温。但与此同时,中共不仅再次在加勒万河谷拐弯处印度实控线一侧建起哨所,还增建营地、设置炮位,并增派军队和重型军备,还开始全面扩建西部的两个军用机场:芝米林机场(位于西藏)、塔什库尔干帕米尔机场(位于新疆)。


印度方面显然不再轻信谈判,毫无大意,源源不断地往中印边境增兵,包括步兵、炮兵、工程兵等,配合已经部署在边境的山地师。另外,印度国防部长急访俄罗斯,紧急洽购33架先进战机,并要求俄方尽快交付印方已经订购的S-400防空导弹。种种迹象显示,中印大战似乎一触即发。


中共与印度的谈判,又给世界上了一课。中共所谓的谈判,实际就是烟幕弹、麻痹对方的缓兵之计,伺机出阴招、下狠手。用伏击对付谈判是中共的故技重施,也是满清对付外国的卑鄙老套。


上个世纪的国共内战与国共谈判,毛泽东就毫不掩饰地说:谈谈打打,打打谈谈,边谈边打,边打边谈,以打促谈。就在1945年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当面喊“蒋委员长万岁!”,背后却下令共军猛攻国军驻守的城池,并说:“你们打得越好,我们(谈判)的本钱就越多。”“你们打得越好,我越安全,谈得越好。”在43天的谈判中,共军从国军手中夺走二百多个据点。


可见,毛泽东和共产党的谈判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谈判,而是其厚黑学或超限战的手段之一。大半个世纪过去了,中共本性未改。


近期,除了跟印度谈判中共暗藏欺诈,就在本月,中共要求与美国谈判(夏威夷)。但同一时间,中共却拒绝与澳大利亚谈判(中共用经济手段报复后者)。恃强凌弱、欺软怕硬的中共,其行为逻辑是:抗不过美国,所以需要谈判;但压得住澳大利亚,所以不需要谈判。意即:打不赢就谈,打得赢就拒谈。


而无论中美谈判(6月17日)还是中欧谈判(6月22日),都是各说各话,鸡同鸭讲,零成果。中共为何需要这些谈判?一来在中国民众面前用作宣传,以为那是大国对话,连美欧都得给中共面子;二来对周边其他弱小国家示威,显示自己可以搞大国外交,能够以势压人;三来欺诈美欧等国,通过假意谈判,为自己赢得暂时的喘息之机。


作为民主国家,无论美国还是印度、澳大利亚或欧洲,都需要了解上世纪国共内战与国共谈判的历史,也需要研究并思索蒋经国的三不政策(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从何而来。

Recent Posts

See All

陳破空特約評論:六四32周年,难道习近平只有一条路可走?

临近六四纪念日,国内官媒之一发文声称“六四事件32年:中国海外民运的尴尬时刻”,似有讥讽,又似有叹息。那么,中共当权者究竟要表露什么呢?嘲笑或责怪中国民运未能推翻中共统治?但,民主运动的本质是和平、理性、非暴力,与共产党靠暴力起家、暴力夺权、暴力维持的路数全然不同。 况且,民主意味着多元、共治与和平竞争的理念,非得用“推翻”二字是共产党的思维逻辑,却并非民主推动者的思维逻辑,又何必强加于人? 中共

陳破空特約評論:習近平有意為文革翻案,能走多遠?

今年是文革爆發55週年,民間的毛左派和極左派異常活躍,搞出一系列鬧劇:“李進(江青)黨史地位座談會”,文革紀念會;各地小粉紅和老粉紅到處著紅裝、唱紅歌、跳紅舞(忠字舞)…… 。其中,由十來個毛左組織聯合籌備的“文革紀念會”,最後一刻被公安叫停。但,他們並沒有被公安約談或盤問。 對比之下,凡是自由派或公知有群體活動必遭到公安約談或盤問。前不久,在廣州,僅僅因為七、八位民間企業家聚餐,竟然就遭到公安

陳破空特約評論:習近平意圖平反文革遭黨內抵制

文革55週年之際,中共黨內外的極左勢力推動文革翻案,來勢洶洶。就在這股文革復辟的暗流或狂潮中,毛左派代表人物孔慶東甚至宣稱:毛澤東思想是六千年來人類最偉大思想,迄今為止無人超過;人類藝術的高峰,就是(江青的)樣板戲,不可超越。 然而,毛左派張羅的文革紀念會在最後一刻叫停,為何?只有一種可能:以習近平、王滬寧為首的極左派在黨內受挫,尤其在中共高層遭到抵製而無法隨心所欲,只得臨時叫停。 在黨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