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为何选择在国外对香港放狠话?

11月14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巴西出席金砖五国峰会时,针对香港局势讲话,连续用了三个“严重”、三个“坚定”,声称:“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香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

这番话,比他11月4日在上海会见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时所讲更为严重,可谓声色俱厉、凶神恶煞、杀气腾腾。许多人对习近平放狠话的解读是:对香港发出信号,或将加大镇压力度,甚或,可能重演六四屠杀。然而,这只是一种表面解读。

通常,最高领导人唱白脸、其他领导人唱黑脸,留有变通的空间。难道习近平连这种政府政治运行的ABC原理都不懂?

按理,这番凶话、狠话、重话,完全可以由中共当局的其他人来讲,低级别的如香港中联办主任王志民、港澳办主任张晓明,高级别的如主管港澳事务的政治局常委韩正。

身为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亲自出面撂重话、放狠话,只能出自两种可能:其一,习近平生性鲁莽,缺少政治智慧,急迫之下,不顾自己身份,径直发话,不惜把自己的立场连同自己暴露于外;其二,其他领导人,甚至于其他级别官员,不愿意把话说绝,不想唱黑脸、当恶人,表态间有所保留,以至于习近平怒气勃发,忍无可忍,只好自己出来撂重话、放狠话。

比如政治局常委韩正,11月6日在北京会见林郑月娥时,虽然也提到“止暴制乱,恢复秩序”,却说“前天习近平主席在上海亲自会见林郑月娥,对特首及特区政府给予充分肯定和殷切勉励,希望特首牢记习主席嘱托,带领香港的管治团队再出发。”这种说法,就把中央对香港的强硬立场表态巧妙转移到习近平身上,而淡化了韩正自己的角色,暗示习近平直接负责当前香港事务。

韩正同时说明:“中央是特区政府解决香港民生问题的坚强后盾,将全力支持特区政府解决民生问题。”意思是,中央可以做特区政府的坚强后盾,但只限于民生问题,并不涉及抗议、治安、政治等问题。韩正明示:中央无意帮助、更无意代替特区政府应对当前局面。

有人以为的中共政治,就是铁板一块、上下一致,甚至相信当今之时还有所谓某人“大权独揽”之说。其实,最高领导人或中共中央除了能够强求中下层官员表态一致,却无法强求高层表态一致。

由此,必须了解中共的表态政治。举凡六四屠城和三峡大坝,除了自视为其政治工程的前总理李鹏,其他领导人基本不表态(对三峡大坝),或软性表态(称所谓“六四暴乱”为政治风波)。而对法轮功,除了主导镇压的前总书记江泽民及部分江派人物,其他领导人如朱镕基、胡锦涛、温家宝等都尽量避而不提。他们的潜台词是:何必为他人背黑锅!

同理,香港危机由习近平一手造成(如跨境绑架,以及强推为了把非法绑架合法化的《逃犯条例》),其他领导人趁机推脱,或以不是自己主管范围为由,或以自己只是传达习近平指示为证,能推就推,推到习近平一人身上,自己绝不不愿意扮演狠角色,当冤大头。

习近平选择在外国访问期间对香港撂重话,可谓一语双关:一则恐吓港人,二则表达对中共高层其他人的恼怒。言外之意:你们不讲,那就我来讲;你们不放狠话,那就我来放狠话。无意间也泄露,如何看待港人抗争,中央高层存在重大分歧,或曰重大路线斗争。

(2019年11月18日)

Recent Posts

See All

陳破空特約評論:習近平自誇全面脫貧,千年級別的大成就?

近期,中共宣布中國全面脫貧,達到全面小康的政治目標。習近平自誇:這個全面脫貧是“千年級別的大成就” 。果真如此嗎? 先不說千年,且說中共改革開放之後的四十多年,脫貧、小康這些詞彙在不同階段、不同歷史條件下,或有不同標準卻有相同意涵。 早在1978年,分別擔任四川省和安徽省第一把手的趙紫陽和萬里,在這兩省嘗試“農村聯產承包責任制”,鬆綁了兩省農民的手腳,煥發了他們的積極性,使得這兩省農民迅速獲得溫飽

陳破空特約評論:“愛國者治港”?習近平背叛鄧小平

今年三月,中共將召開人大、政協兩會,其中一個重點是動手改變香港的選舉制度。這是繼中共去年兩會推出港版國安法之後,眼見未在香港遭遇硬性抵抗,自以為得計,食髓知味、得寸進尺,圖謀進一步毀滅香港選舉制度。 中共港澳辦主任夏寶龍發表言論,拋出“愛國者治港”,以取代“港人治港”,並定義五種“不愛國”:“攻擊中央政府”、“公開宣揚'港獨'”、“在國際上'唱衰'國家和香港”、“乞求外國對華對港製裁”、“觸犯香港

陳破空特約評論:今日緬甸,美中新冷戰的試驗場

自2月1日緬甸發生軍事政變後,歷經幾天驚愕,緬甸民眾終於走上街頭,舉行集會、遊行、示威,抗議軍方政變,要求恢復民選政府。抗議的規模日益擴大,軍方則發出威脅,並加緊調動。考慮到該國歷史上,曾發生軍方大規模屠殺示威民眾的先例,比如1988年和2007年,國際社會非常擔心慘劇可能重演。軍方的鎮壓,可能從高壓水槍、橡皮子彈發展到真槍實彈。 緬甸民眾無懼軍方威脅,持續抗議,並發展到前往中共駐緬甸大使館門口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