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为何选择在国外对香港放狠话?

11月14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巴西出席金砖五国峰会时,针对香港局势讲话,连续用了三个“严重”、三个“坚定”,声称:“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香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

这番话,比他11月4日在上海会见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时所讲更为严重,可谓声色俱厉、凶神恶煞、杀气腾腾。许多人对习近平放狠话的解读是:对香港发出信号,或将加大镇压力度,甚或,可能重演六四屠杀。然而,这只是一种表面解读。

通常,最高领导人唱白脸、其他领导人唱黑脸,留有变通的空间。难道习近平连这种政府政治运行的ABC原理都不懂?

按理,这番凶话、狠话、重话,完全可以由中共当局的其他人来讲,低级别的如香港中联办主任王志民、港澳办主任张晓明,高级别的如主管港澳事务的政治局常委韩正。

身为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亲自出面撂重话、放狠话,只能出自两种可能:其一,习近平生性鲁莽,缺少政治智慧,急迫之下,不顾自己身份,径直发话,不惜把自己的立场连同自己暴露于外;其二,其他领导人,甚至于其他级别官员,不愿意把话说绝,不想唱黑脸、当恶人,表态间有所保留,以至于习近平怒气勃发,忍无可忍,只好自己出来撂重话、放狠话。

比如政治局常委韩正,11月6日在北京会见林郑月娥时,虽然也提到“止暴制乱,恢复秩序”,却说“前天习近平主席在上海亲自会见林郑月娥,对特首及特区政府给予充分肯定和殷切勉励,希望特首牢记习主席嘱托,带领香港的管治团队再出发。”这种说法,就把中央对香港的强硬立场表态巧妙转移到习近平身上,而淡化了韩正自己的角色,暗示习近平直接负责当前香港事务。

韩正同时说明:“中央是特区政府解决香港民生问题的坚强后盾,将全力支持特区政府解决民生问题。”意思是,中央可以做特区政府的坚强后盾,但只限于民生问题,并不涉及抗议、治安、政治等问题。韩正明示:中央无意帮助、更无意代替特区政府应对当前局面。

有人以为的中共政治,就是铁板一块、上下一致,甚至相信当今之时还有所谓某人“大权独揽”之说。其实,最高领导人或中共中央除了能够强求中下层官员表态一致,却无法强求高层表态一致。

由此,必须了解中共的表态政治。举凡六四屠城和三峡大坝,除了自视为其政治工程的前总理李鹏,其他领导人基本不表态(对三峡大坝),或软性表态(称所谓“六四暴乱”为政治风波)。而对法轮功,除了主导镇压的前总书记江泽民及部分江派人物,其他领导人如朱镕基、胡锦涛、温家宝等都尽量避而不提。他们的潜台词是:何必为他人背黑锅!

同理,香港危机由习近平一手造成(如跨境绑架,以及强推为了把非法绑架合法化的《逃犯条例》),其他领导人趁机推脱,或以不是自己主管范围为由,或以自己只是传达习近平指示为证,能推就推,推到习近平一人身上,自己绝不不愿意扮演狠角色,当冤大头。

习近平选择在外国访问期间对香港撂重话,可谓一语双关:一则恐吓港人,二则表达对中共高层其他人的恼怒。言外之意:你们不讲,那就我来讲;你们不放狠话,那就我来放狠话。无意间也泄露,如何看待港人抗争,中央高层存在重大分歧,或曰重大路线斗争。

(2019年11月18日)

Recent Posts

See All

在今年五月上旬举行的政治局常委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讲话,要求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他声言:“我们的防控方针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我们的防控政策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我们的防控措施是科学有效的。” 习近平在此接连泄漏天机:其一,自说自话防控措施科学有效,但放到了第三位,即,在三大考虑因素中,科学或医学放到了最次要的位置;其二,放在第一位的是党的性质和宗旨,等于公开承认,政治因素才是防疫中的首要考

大上海封城,大搞“动态清零”,即极端清零,天怒人怨。每天呈现的种种人祸,冲突、暴力、饥饿、死亡,震撼了世界,也惊悚了世界。上海人民展开各种形式的软抵抗、不合作运动,经由文字、录音、音乐、歌声,既记录了历史,也展现了抗争。 全世界围观上海、围观中国,实际上,无论上海还是中国,都成了国际上的一个大笑话。这个大笑话,并不属于上海市民或中国人民,而是属于中国共产党的大笑话,具体而言,是属于习近平的大笑话

人间四月天,好端端的一个大上海,忽然间沦为空城、鬼城、饥饿之城、恐怖之城。流行于中国的两篇网文《上海逝者》和《上海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描写了今日上海的种种惨状,仿如人间地狱,也抒发了上海人的悲情与愤怒。 其中一段,有关挨饿:“更多的人,是啥也没得吃了。这几天,众多的独居老人守到弹尽粮绝才发出求救要一口吃的,他们中有老教授,老专家,经历过浩劫年代,为祖国做出过杰出贡献,也有不缺钱的知识分子,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