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又演砸了!北戴河落败后向团派示软。川普成功设陷阱?林郑哭告世贸组织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

今天是2020年8月20日星期四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又穿帮了 又露馅了

他的造假穿帮了 造假露馅了

他在北戴河会议之后到安徽

去假装考察调研灾后情况 洪灾

就在阜南县一个叫曹集镇利民村的地方

他去看望看望农户 有一批官员陪同

假装笑嘻嘻的

在一家农户的门口

一个妇女抱着一个小女孩跟她说话

拍了一些照片和视频 显示习近平亲民

但是当地民众马上揭露

这也是一个群众演员

还不是群众演员 而是干部演变

这个抱孩子的妇女

她实际上是阜南县公安局治安大队的副队长 叫闫静

人们都晒出了她平时穿制服的相片

还有她在公安大会上发言的相片

也就是说公安官员冒充了一个群众

抱着一个女孩跟习近平说话

然后我看到有的评论说

是地方官员欺瞒习近平 以下瞒上

这完全是错误

这根本不是地方官的欺骗

这是中共从上到 下自上而下的一个布局

中共从来如此

尤其在1989年六四大屠杀之后

中共已经完全丧失了执政的合法性

也丧失了执政的信心

他们面对民众都非常害怕

在六四之后的历代

中共所谓党和国家领导人一般去外地考察

都是安排群众演员来扮演

这次也毫不例外

都是至少在中办主任丁薛祥一手操演下

在习近平到达之前就做好了各种布局

挑选去什么地方

什么时间 哪些人办群众演员

扮演一个什么场面

还有官方媒体做好什么样的准备

怎样的拍摄角度

有什么视频相片 甚至文宣部门在王沪宁的亲自导演下

还有中宣部部长黄坤明这些人的配合下

都会提前引导好话题主题

还有中间的一些语言 甚至于台词

而王沪宁的特色说要做到滴水不漏

要体现权权主义的美学

最后就宣称制度自信

这就是领导人出场

所以根本不是什么地方官员欺骗中央

而就是中央的布局 要求欺骗和被欺骗

演一场戏给老百姓看

从这次演戏穿帮

也可以看出习近平没有安全感

他不仅能在安徽发洪灾的时候不去

而现在洪灾最厉害的四川省他不去

他选择安徽洪水过后风平浪静

风和日丽 他去了

网民就说 洪水过了 他来了

来到了阜阳市阜南县这个地方

在此前有个王家坝

王家坝在7月中下旬的时候洪水暴涨

下暴雨的时候开洪卸闸

导致20多万人背井离乡 离开他们的家园

但是中共官方媒体却说他们是生产自救

生产自救很好听 自己救自己

官方没有什么可以帮到的

灾民都抱怨他们的家当

他们的家具就这样报销了

当时官方的说法是为了保大局

以小保大 要他们作出牺牲

要这20万批灾民作出牺牲

搬到别的地方去

然后保住什么什么大城市

就这个说法

当时洪水泛滥 洪水滔天

王家坝泄洪

习近平在哪里 他没有去

而现在就在习近平在安徽假装考察

假装视察的时候

四川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洪水

成都 重庆都是洪水告急

全省都告急 这是长江上游

不要说成都是一片汪洋

重庆也非常严重

重庆迎来了1981年以来最大的洪峰

有可能还超过1981年

叫做“长江第五号洪峰”

加上嘉陵江2号洪峰汇集在重庆 两江交汇

所以重庆的水位暴涨

接近1981年的历史性高度 甚至有可能超过

重庆作为一个山城 本来就地形高

但他的市中心 主要街道都被水淹了

而且就连堂堂有名的朝天门码头都被淹了

连门洞都被淹

而且只剩下了“朝天门”三个大字

这对一个山城来说淹的程度非常严重

很多水位都超出了正常水位

8米 9米 甚至10米这么个距离

而很多人都是划艇

在水上划橡皮筏

而且被淹没的还有一些高楼大厦

包括喜来登酒店 洪水都冲进了大厅

足见重庆严重到什么程度

而重庆的严重

他在长江上游

必然就给三峡大坝构成了威胁

三峡大坝在昨天紧急泄洪

开了10个闸孔紧急泄洪 大规模的泄洪

这个泄洪就造成长江中下游又被淹

所以三峡大坝起的就是这个作用

既没有保住上游 也没有保住下游

如果他不泄洪就给上游造成洪灾

如果他泄洪又给中下游带来洪灾

而且到了干旱季节

他要蓄水发电

给中下游带来更多的干旱

这就是三峡大坝

所以很多水利专家就说还不如炸了

现在中共头疼的是 炸三峡大坝都不知道怎么炸

恐怕在这个程度上

中共心理上也渴望来一场对外的战争

比如跟美国开战 跟印度开战

然后假美国之手 假印度之手把三峡大坝给炸了

中共摆脱自己的责任

说“看,是敌国给炸了三峡大坝”

形成了一片汪洋泽国

然后就煽动民族主义 枪口一致朝外

然后变坏事为好事

变三峡大坝的倒塌为中共政权的垫脚石

再次稳住中共政权

而三峡大坝一旦倒塌 或者是被炸掉的话

长江中下游6亿民众 6亿生灵难保

有多少人能逃离洪水的虎口 都是一个大问号

所以习近平没有信心

不仅不敢去天灾人祸的现场

总是在天灾人祸过后假装去亮亮相 做做戏

因为他对自己没有安全感

一方面他是贪生怕死

另一个方面也防范政敌

如果去了天灾人祸的现场

有人给他使一个手脚

葬身于洪水 或者是某种爆炸 或者是天灾

对方可以推成是事故

让习近平习家军方面的无从查询

所以他有所防范

而且最后了不安全到程度

连真正的人民群众都不敢接触

接触的都是假的人民群众

他可能认为非常随机地 自然地

自由地走到人民群众中

他完全没有安全感

因为他不能评估他究竟在人民群众中遭到了多大的痛恨和反感

如果说他接触到真正的民众

真正的灾民

真正的背景离乡 或者是家毁人亡的灾民的话

他在担心人家会不会对他行刺

当面给他一斧头 还是一刀子

或者是准备了什么手枪给他来一下

当然这是他的想象

中国人不至于这样

一般中国老百姓不至于这样

受多大的冤屈都不太可能这样

或者说这样的可能性比较小

但是习近平贪生怕死到这个地步

他就认为这种情况会出现

只要有万分之一 百万分之一的可能性

他都要加以防范

因此根本不敢见真正的人民 真正的群众

已经跟中国人民完全脱离 完全脱钩

跟美国还没完全脱钩

已经跟中国人民完全脱钩

所以他需要见的就是自己人 自家人

就是这些党员 干部 公安配合起来的演员

临时演员 群众演员来演戏

所以就在安徽省阜阳市阜南县曹集镇利民村演出了这一幕

一个公安的副队长抱着一个人家的小孩

站在那里跟习近平假装攀谈

整一个假字了得

共产党的政权就是这样维护下来的

靠造假维护 靠说谎维护

所以不仅是靠暴力起 家靠暴力维持

而且靠谎言起家 靠谎言维持

外界还注意到

习近平在北戴河会议结束之后到安徽去假装考察

说安徽是好几个团派人物的故乡

包括前总书记胡锦涛的祖籍所在地

还有包括现在的总理李克强

还有现在的政协主席汪洋 都是政治局常委

都是他们的老家

或者说他们的出生地

那么习近平到那里有一个说法

说是深入虎穴 到政敌的领地上去

好像不如虎穴 焉得虎子

其实情况刚好相反

我的判断是他恰好是向团派示好 向团派示弱

因为在北戴河会议遭遇了挫折

因为反对习近平的三大势力

首当其冲的就是团派的主流派 团派 共青团派

然后是政治老人的主流派

然后是太子党红二代的主流派

就像蔡霞所揭示的那样

现在他在北戴河会议受到挫折

他不得不向政敌示好

实际上现在在中国政坛

能跟习家军抗衡的就是团派

因为团派的年龄和职位跟习近平 习家军差不多

都占据权力的要津

政治局常委中有 政治局委员中有

地方省部级官员也有团派大员

而且政治老人中 江泽民已经垂垂老矣

由于年龄的原因 江派的大员都退出淡出了政坛

剩下的主要是团派跟习家军 势均力敌

当然江派还有一些残余

比如王沪宁或者韩正

但是这两人是风派 基本上看到哪边胳膊粗就往哪边拐

所以团派不仅有相当的年龄优势和智力优势

而且他们有他们的总舵主

那就是前总书记胡锦涛

胡锦涛跟其他政治老人相比

他现在占了上风

因为他朝中有人

历届政治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