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无人可用?大量官位空缺。神秘疾病困扰共军!杨洁篪对美喊话遭断线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1年2月3日星期三。


两天前,2月1日晚上,中共政治局委员杨洁篪通过美中关系委员会向美方喊话。希望美中关系回到从前,回到旧格局。杨洁篪喊话的背景是因为中共希望杨洁篪访美,但是被拜登政府委婉拒绝。拜登政府拒绝了中共一系列的沟通,一系列的要求。比如中共在拜登上台前后,通过私下管道向拜登阵营沟通,希望尽快实现习近平拜登的峰会,所谓习拜会。被拜登方面所婉拒!然后又提出派出负责外教事务的高官,政治局委员杨洁篪访美,也被美方所婉拒,认为时机不成熟。然后中方甚至提出,习近平跟拜登要尽早通话。但是直到现在为止,拜登跟很多民主国家的首脑,盟国的首脑,甚至于跟半民主半独裁的俄罗斯总统普京都通上了电话,却至今没有跟中共总书记习近平通话。尽管中共自认为他是世界老二,是跟美国几乎平起平坐的大国,但是拜登政府至今还没有给习近平这个面子。于是就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共无奈,杨洁篪就通过美中关系委员会这个平台向美方喊话。


这个美中关系委员会由一批美国的前官员,老迈的前官员所组成的。比如说基辛格等人,基辛格已经90多岁。这就说明由于川普时代的强势推进,美中对抗的大格局已经形成。任何一个政党上台,任何政府上台都很难撼动这一格局。因为这已经是美国两党的共识,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共识。也是美国民意的高度凝解,就是共产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威胁。所以也没有多少渠道来供中共方面去游说,做工作,或者是搞统一在线。于是杨洁篪就病急乱投医,或者说是饥不择食地捡起了这个由老迈官员组成的美中关系委员会来发表视频演讲。


但是纵观杨洁篪这个演讲,可以说是毫无新意,都是老调重弹。被各界人士评为,说得好听一点叫老生常谈,说得难听一点要陈词烂调。他说的那些话都是中共重复了不知多少遍的话,什么不对抗,不冲突,互相尊重,不干涉内政,建立新型的大国关系,或者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不仅重复了这些不切实际的老调,甚至还不切实际地对拜登政府发出一系列的呼吁。似乎希望全盘抹杀过去川普政府的政策,回到美中关系的旧格局,让中共继续占美国的便宜。比如杨洁篪说,希望双方重新开通留学渠道,高效智库的交流,也开放双边的媒体记者的互派互助。还有就是停止打压孔子学院,停止在科技和贸易领域对中共采取制裁等等。想说的完全就是川普的4年似乎都应该被否定,拜登要推倒重来,就是回到旧格局。


其实中共对美国是一再误判。他完全不知道,美国的民主政治,稳定的民主和宪政尽管有党派之争,有政党轮替,但是他的外交政策有相当的延续性和稳定性。基本上无论是谁作为新政府,新总统,或者是哪个政党上台,对前任的外交政策的主调和基调都具有很大的继承性。因为很简单!美国利益和美国人民的福祉,世界人民的福祉,是美国政府考虑的重中之重。而杨洁篪在讲话中居然说,美国的前政府,就是川普政府对美中关系作出了重大误判,是错误的。是犯了历史性,方向性,战略性的错误。用错误,用误判来形容美国政府的国策。把川普政府,美国的战略觉醒说成是战略误判,或者战略错误。但是相比之下,中共对美国做了那么多的坏事,上下其手,尤其是知识产权的大规模抄袭剽窃盗版,损害美国,居然没有半点的反思,没有后悔,也没有自我批评,单方面来指责美国。他以为美国有党派之争,或者拜登跟川普在国内政治上处于对立面,他以为这种对川普的指责指称能够讨好,取悦于拜登政府。其实这就是中共的自以为是,或者说愚昧无知的地方。用自己的党文化去解读美国的民主文化,用自己的一党专政,专制制度去理解美国的宪政制度。当然就会形成对美国一而再,再而三的误判,真正的误判。


杨洁篪的讲话毫无新意。其实他的讲话不仅跟外交部发言人的讲话雷同,就是跟中共最高领导人,总书记习近平的讲话也雷同。习近平在前不久达沃斯论坛上的喊话也是这个调子!同样,前几天中共的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出台,会见所谓的美中工商领袖的一个论坛会上,讲话也都是这个调子。无外乎就是老三篇,什么不对立,不冲突,什么不干涉内政。什么新型大国关系,互相尊重等等,又是红线底线。为什么中共的官员从最高领导人到外交部发言人都是同一个调子?因为习近平的极左路线已经让中共内部失去了灵活性,变通性,陷入了僵化,僵死,教条主义。本来中共内部就跟其他国家,其他政党一样,有鸽派,有鹰派,有强硬派,有温和派之分。本来以前杨洁篪相对来说属于温和派,就是主张搞好中美关系,主张中国跟周边国家和全世界和平相处的一个人。但是现在连他都说不上话,可以想象杨洁篪只要提出一些建言是体现鸽派色彩的,或者是温和派色彩的,一定会受到习近平当场拒绝,一定会马上说不。习近平就是要搞他的那一套极左路线,强硬路线。


杨洁篪这次在美洲关系委员会上向美方喊话,使用的视频软件是Zoom,是一个会议软件。这个会议软件是由一个从中国到美国留学,后来定居美国的一个中国人所开发的。这个软件历来就给人感觉不安全,能够窃取人的隐私。同时有可能危及美国的国家安全!凡是海外的民运人士,或者是流亡人士开会的话,会议都会被中断,受到破坏。不管是六四纪念大会还是全球网络大会,比如民运网络大会,或者是反共网络大会都受到类似的破坏。不过这次有趣的是,杨洁篪也领教了这样的中断和破坏。他在2月1日晚上作这个视频演讲的时候,这个Zoom软件也多次对杨洁篪的话中断。说得轻一点是技术性中断,出了技术故障。说得重一点,也许是Zoom软件,或者是背后的Zoom管理层另有考虑,或者说Zoom的管理层受他人唆使。比如说受中共内部的强硬派唆使,或者是受习近平或者习家军唆使,对他们自认为有鸽派色彩的杨洁篪的讲话进行一些破坏性的动作。再说得悬一点,或者是讽刺一点,那就是Zoom管理层似乎要做到一视同仁,体现一个在民主社会里的平等法则。就是说既然反共人士开会,我们可以让会议中断,受到破坏,那么中共人士开会也可以让你受到中断,受到破坏,让你领教一下Zoom的厉害。这样让你意识到,Zoom似乎是一个平等待人的平台!结果这个杨洁篪老生常谈,陈词烂调的讲话没人听,倒是他的演讲几次被Zoom软件所中断,成了一个最大的看点。


另外,美中关系委员会也知道,中共官僚说不出所以然来,也无法去正常回答问题。所以就在借助油管YouTube做直播的时候提前关闭了评论功能,不让网民去评论。而提问也只让内部的会员提出几个商量好的问题,而且规定提问的时候和杨洁篪回答的时候不录音。所以这也可以看出,美中关系委会的这批美国前高官,老迈的前高官对中共方面的照顾。深知这些中共官僚莠观不一,而且水平极低,完全不能够跟民主社会,正常国家等量齐观。


最近在中共党内,一个官员的上升引起了外界的注意,因为不同寻常。这个人叫孙业礼,他原先只是中共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的副院长。但是突然一跃而成为中宣部副部长!前面那个职位可以说是冷板凳,是一个秀才的职位,埋头写文章。但是后面职位是有相当实权的,掌握中共的舆论喉舌,笔杆子的一个职位,中宣部副部长。而且这个人既不是中央委员,也不是中央候补员。这种官员在中共内部有一个称呼,叫做双非官员。就是非中央委员,非候补委员就提拔为中宣部副部长,或者是这一类的省部级高官。而中共又是以物质利益划分,以金钱划分的一个政党,所以他们内部有奇怪的派级。比如中宣部副部长表面上叫副部长,但是他又属于正部级的干部。这就是中共内部的猫腻!所以这个孙业礼就从一个坐了30多年冷板凳的书生秀才,一跃而成为掌握实权的中宣部副部长,正部级干部。


这件事情的背景是什么,背景就是明年要召开20大,作为总书记的习近平试图要跨越两界任期,谋求长期执政,这时候他要进行权力布局。其中的布局就是通过他的中组部长,他的亲信心腹,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长陈希在省部级方面调整官员,调配官员。试图构成一个对习近平有安全感,或者是效忠于习近平的忠诚官员的阶层。但是在调配的过程中却发现没有多少官员可用,从而出现了大量的官位空缺。很多人都觉得匪夷所思,说中共有9000多万党员,有几千万的官员和干部,怎么会没有官员可用?这些官员都想升官发财,都想加官进爵,都等着被重用。怎么会没有官员可用?所以问题的出奇就在这里!按照中共的陈规,一般省部级官员都应该是中央委员,或者是中央候补委员,但是近些年越来越多的出现这些双非官员。最早的时候是习近平刚上台,跟江泽民派系有一个交换。如果江泽民派系把他推上台,支持他就位,那么他给江泽民家族投桃报李,就在上海搞一了个双非官员,叫杨雄。杨雄既不是中央委员,也不是中央后补委员,却突然当了上海市长,直辖市市长。他以前还是江泽民的儿子江棉恒其中一家公司的总经理,也就是江棉恒的马仔,完全是江家人提出的一个利益交换。所以杨雄当了上海市长就引起议论纷纷!而一直到他卸任,都没有成为中央委员和中央候补委员。


而类似于杨雄这种双非官员本来是一个少见的现象,但是今年却越来越多。比如最近提拔的几个省长,甘肃省长,四川省长,海南省长都是双非官员。就是既不是中央委员,也不是中央候补委员就一跃成为部级官员。而更严重的是,现在有大量的省委副书记缺位,找不到人。所谓省委副书记一般来说有两个,第一个省委副书记兼任省长,第二个副书记是专职副书记。现在缺的是专职副书记,专职副书记往往有机会升为省长,而省长兼省委副书记往往容易升为省委书记。这是中共内部的一个升官套路!但是现在专职副书记却大量缺人,总计有12个省和直辖市都缺。比如直辖市天津,还有一些省像河北,河南,还有江苏,浙江,还有像贵州,还有很多地方,江西等地都缺专职副书记。而同样,在北京中央政府的部委和部级干部中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大量的官位空缺,找不到人。像前段时间我们说的应急管理部部长王玉普,在两个月前死亡之后,到现在也没有找出一个后继人选。


在中共内部,部级官员跟省级官员是平级的,通称省部级官员,所以现在省部级官员这个阶层是大量的缺人。很多民众或者是网民就很不解,说中共有9000万党员,有几千万的干部,几千万的官员。怎么会缺人?这些人都削尖了脑袋想往上面钻,都是想升官发财,加官进爵。怎么会缺人?事情的蹊跷就在这里,就在于习近平头上。因为习近平多心多疑,他要选的标准要么是习家军,要么是准习家军。他任用的人是从以前他的浙江旧部,或者是福建旧部,或者是至少在上海跟他短期共事过的。而另一方面,这些年以来,习近平为了巩固权力,通过选择性反腐打掉了很多官员。打掉这些官员不是因为经济问题,而是因为政治问题。不是因为政经济腐败,而是因为政治腐败。就是政治立场问题,政治站队问题。所以如果政治上没有站队,没有听习话跟习走,这些人就会被打倒,就会以经济问题为由把他们打入大牢。所以由此也造成了官员干部的缺位和断层!


所以后来习近平为了对付香港,推《港版国安法》去砸烂香港,砸烂一国两制,居然把已经退休的一个前山西省委书记骆惠宁调出来。又重新任用,去当所谓的中联办主任,驻香港去推行他的极左路线。而在香港成立第一届中共的国安公署的时候,居然把一个臭名昭著的,在广东省汕尾当过市委书记,被称为母猪书记的郑彦雄调到香港这个文明社会,发达社会去当所谓首任的国安署署长。总之,习近平的用人原则是任人唯亲。就是他所说的拉帮结派,拉帮结伙,团团伙伙。按古人的说法,又叫亲小人,远贤臣。所以习近平要选择的范围就越来越少。以前在邓小平时代,他还讲过一句“要五湖四海”,就是各派的人都应该选。但是到了习近平时代,他没有这个自信,没有这个权力自信。他宁愿不用,不选,也不要用他认为不忠诚的人。就是他口中所说的两面派,两面人。在中共内部,包括习近平,王沪宁都迷信毛泽东的一句话——政治路线确定以后,干部就是决定性的因素。习近平王沪宁确定了政治路线,就是极左路线。现在就要找到符合这条路线,推进这条路线,推行这条路线的极左干部。经过40多年的改革开放,要在中共9000万党员中,几千万官员中,找到符合习近平王沪宁标准的极左官员,极左干部还并不是那么容易。并不是处处都在,俯视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