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疯改地名,效法王莽?亡党之兆。政治局会议秘密:其他事项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

今天是2019年6月25号星期二。昨天6月24号星期一,中共高层又召开了一个政治局会议。现基本上中国高层形成一个规律,月底召开政治局会议。但是上个月5月例外,5月中旬,5月13号突然召开的政治局会议,因为当时美中贸易战升级,美国总统宣布对价值2000亿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从10%到25%。那中共回应是对价值600亿美国商品征税,回应的动作很温和,但是当天晚上发的新闻联播的口气很凶,所以这个是外实内虚,外强中干。那么昨天召开的政治局会议,表面上所研究的事项是说这个党的建设,又是党的建设,搞党建,说是一个叫做《中国共产党机构编制条例》,一个是《中国共产党农村工作条例》。无外乎是加强党的领导 所谓: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我说过习近平现在一回国,一个是抓整党,一个是抓军权,说这次抓的是整党,上次从俄罗斯回来是抓军权,搞空军会议,这次从北朝鲜回来是整党,抓这个党建,这还是一个表面上的,其中提到四个意识,四个自信,两个维护。

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

所谓四个意识无外乎,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要看齐习近平,两个维护也是要维护习近平的这个权威和核心地位,所以都是加强权力,加强高层的权力。

事实上这反过来也证明高层有斗争,而且斗争很激烈,说会议表面上的公报是讲的这些,但是事实上每次政治局会议最后一句话才是最重要的,叫做会议还研究了其它事项。可以说一语泄密,其他事项,尽在不言中,是会议公报不方便提的,也恰恰是会议内部争论最激烈,而且是会议工作的重点耗时最多的那些内容,显然这次所研究的内容根据各界的观察包括这一个月来所发生的剧烈的变化,一个是香港的大示威、大游行、大抗争,一百万人、二百万人震惊香港、震惊北京、也震惊世界,这个事情肯定是在这个研究之中。第二个事情就是关于贸易战,现在开完政治局会议习近平就要去大阪跟美国总统川普见面,会谈是服软还是不服软;是战还是和;是这个投降是不投降,这些显然在会上都有所争论。另外还有其他一些所谓的这些国际形势,美伊战争以为要开打了,结果没有开打,千钧一发,10分钟的差距没有开打。所以搞得这个王毅、习近平都大失所望,王毅以为要打开中东潘多拉盒子,结果没有打开,结果一直到今天《环球时报》还在发一个社评,标题叫什么,说《美国施压伊朗极易引发战争》,还在期待战争的爆发,说恐怕这个是落空了,这个事情也是这个中共内部策动半天没有策动成功的事情,或者期待半天没有实现的一个愿望。那么在这个会议上显然会出现很多争论,可以看到中共媒体又有反应,中共国媒体实际上6月中下旬又开始了大批大批判,又批判投降论、投降派,什么崇尚美国,崇拜美国这些言论,要批判,而且说有人打着韬光养晦的幌子,说是对现行的这个政策是说三道四,说战略误判等等。这些批判绝对不是针对中底层,不是针对民间,因为党是领导一切的,人民没有说话权,由党来说,而且也不是针对中下层官员和干部,因为他们说话是妄议中央,显然这些话是批判投降派,批判的高层。那么还有这个不仅批判投降派,而且这个王沪宁的这个《厉害了我的国》也开始正名了,平反了,因为王沪宁策动了一个电视片叫《厉害了我的国》,据说前两年受到这个体制内外的批判,认为是这个太高调,暴露目标,然后把美国的火力引过来,然后科技战、冷战。 结果现在给他平反了,说《厉害了我的国》没错, 说他没错。然后是炮口向内继续的批判那些投降派,崇美论,崇洋媚外的。那么投降派抽无外乎指的就是政协主席汪洋、或者总理李克强这批人。所以要在党内批倒批臭,就跟毛泽东时代一样,要把周恩来一派批倒批臭,所以这个火药味非常浓,说这就是政治局会议的氛围。

就在政治局会议举行的同时,就在中共内部主战派要到主和派的,强硬派压倒温和派,文革派压到改革派的同时,实际上中美之间的交战越来越激烈,中国经济是继续的恶化,比如说现在这个就在G20习近平与川普会谈前,川普的政府又发布了一系列的禁令,又把5家中国高科技的公司纳入了实体清单,禁止美国企业给它们提供产品或者是技术。这些企业包括象成都海光,无锡江南,还有中科曙光,这些企业研究的重点是计算机、大型计算机技术,还有应用芯片。实际上这些企业早就应该被美国纳落在这个被制裁名单,比如说这个无锡江南这个所谓的公司,它实际上属于中共的解放军总参谋部第56研究所,实际上就是搞军工的这个设备、军事技术,也就说拿美国的产品、美国的技术来壮大中共的军事,然后是“师夷长技以制夷”,然后对付美国,然后的挑战文明世界,破坏世界和平。这是中共的企图。说这些早就应该纳入了,所以可以看出川普政府现的工作进入了细节,在一家一家的审理这些中国公司,前段时间是先后把这个华为公司、金华公司,还有海康威视纳入实体名单,禁止美国的公司为其提供产品和技术,现在又进一步的把这五家中国高科技公司纳入,所以是川普政府的工作越来越细节化,要仔细地盘点。看哪些中国高科技公司在这个转移美国的技术,或者拿了美国的技术和产品在危害美国,或者危害这个人类和世界。

那么与此同时川普政府宣布,将来美国使用的5G技术,第五代移动通讯,必须使用是中国境外设计和制造的,中国境外就排除了中国。如果在中国境内设计和制造的,美国这个市场不会接纳,而美国将来显然是最大的5G潜在的市场。第一个就把华为排除在外,因为华为的所有设计和制造在中国。第二个就是把其他一些跨国企业,如果跟中国有关系排除在外,比如说芬兰的诺基亚、瑞典的爱立信,如果它们要在中国去生产和制造,那它们就要移除,不能在中国生产;如果它们在中国生产制造的话,美国就不能使用这样的5G技术。在美国的带动下,相应的盟国也不会使用。所以这个就是这一招不仅隔离了华为,而且把其它的跟5G有关的跨国企业从中国市场这个隔离开来,这是进一步让中国市场和国际市场脱钩的一个动作。

与此同时,更多的外国企业在撤离中国,就像美国的苹果公司已经宣布它要把在中国,应该是在中国的,有的是台湾公司代理的,像这个郭台铭的富士康在代理了一些,这些生产线的15%到30%要在短时间内移除中国,转移到其它国家,那更多的移除会进行中。

与此同时,欧洲最大的零售商,就法国家乐福超市,家乐福超市在中国有很多的连锁店,现在宣布大部分的撤离中国,80%股权突然卖出去,卖给中国企业,还剩下20%待处理中,显然是法国家乐福撤离中国的重大信号。事实上韩国的乐天超市也撤离了,韩国乐天超市分两步撤离,在去年5月份全部撤离。第一次撤离是卖了90多家门面,第一次卖出70多家,撤离中国。实际上这两家零售商的撤离可以说是对中国的消费市场影响很大,因为他们在全国各地都有分店,这跟政治有关,其实法国的这个家乐福在2008年中共搞奥运会的时候,因为法国总统会见到西藏宗教领袖达赖喇嘛,结果中共那边搞报复,煽动民众反法,结果标准了家乐福,给家乐福造成重大的打击,那是当时的一步,把政治问题经济化。另外对韩国的乐天也是这样,因为前几年美国在韩国部署了这个萨德反导系统,那么中共政府抓狂,所谓这个制裁韩国,抵制韩国,结果就对韩国的乐天超市下手,甚至搞打砸抢,结果把韩国这个逼到墙角,后来这个乐天在中国市场继续徘徊的两年之后终于在贸易战的氛围下撤离。法国的这个家乐福也是在贸易战的氛围下撤离,大规模撤离。

说到这里,这个韩国乐天市场在中国,网上还有一个很有名的段子,这些愤青、当代的义和团、当代的红卫兵,搞打砸抢,抵制乐天,抵制韩国的时候,有人问他们,说你为什么抵制韩国,他说因为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所以对中国构成利益损害,那别人问你知道部署萨德反导系统是美国在韩国部署的,他说知道,别人又说你为什么不抵制美国。这个当代小粉红宣称政府没告诉我抵制美国,没叫我们抵制美国,只是叫我们抵制韩国,所以反韩不反美。非常荒唐可笑。所以这些更多的外资企业的加速的撤离,各种企业加速撤离,台湾的企业加速撤离台湾等等,所以其实可以看到中美贸易战形势发展很快,瞬息万变,一日千里。但是这个习近平当局他们还在坚持,在高层是批投降派的崇洋媚外,在这基层是继续的叫战,继续的主战,这些媒体继续的发文,继续制造句,继续用这个王沪宁的句子,继续造,什么不愿打,不怕打,必要时不得不打,有什么谈可以,打奉陪,欺妄想,继续造这些句子,来欺人欺世,制造一个好像不怕,这个很有底气的样子,说这样的宣传和这样的政治局会议究竟会对中美这个大板G20峰会上,中美这个首脑峰会构成什么影响,还值得观察。

那么就在这个同时呢,中共还搞了一些其他动作,突然之间在中国发生了一个怪事情,就是改地名,全国各地半数省份都动起来了,说改地名,说是在习近平的指示下,要反对崇洋媚外,然后要把洋地名改回来,然后还说要体现中国的主权意识,或者文化内涵,主权和文化的内涵等等,无外乎是煽动民族主义。结果改名改得非常荒唐,全国都在改,然后说是有取名叫什么这个跟欧洲啊,这个美国的地名相关的,什么小区呀,什么公馆啊,都要改成当地的名字,比如说在温州说有一个地方取名叫”曼哈顿”,就改成”曼哈屯”,很土啊,小村的意思。一个叫”欧洲城”改成什么” 矮凳桥”,很矮的凳子, 矮凳桥,非常土,似乎是越土越好,土的掉渣,最好恐怕以后改称梁家河,到处是梁家河,最土那就是最佳,最合习近平的口味.然后在这个海南省有通知84家的企业要改名,都是一些外国名称,比如说维也纳这个酒店要改,说在海南有15家,其实维也纳在全国据说有这样的酒店有2500家,怎么改,损失很大。然后可以说业主和商家是叫苦连天。各地都是叫苦连天,要改,涉及很多,全国各地都是要改,越土越好。

中共这个这套做法无外乎是几个心态,第一个是宣传民族主义,假爱国主义,实际上是转移视线,但是另一方面是掩饰他们自己的汉奸心态,把外国人联系起来在贸易战、贸易谈判中,现在通过五毛党的口,他们要把外国的东西连接成汉奸。但是中共的领导的人家属子女这个财产转移到国外,这种公开的秘密,都知道,但他们要掩饰这一点,在国内演得非常像,在抵制崇洋媚外,在恢复中国的所谓主权和文化内涵。喊得很响,,实际是对自己行为的掩饰,比如说习近平家族,你这样改的话,你能不能把你的一个姐姐澳大利亚国籍改回中国国籍,一个弟弟澳大利亚国籍改回中国国籍,另外一个姐姐和姐夫加拿大国籍能不能改回中国国籍。习近平家族除了习近平本身以外,其他都是外国国籍,能不能改回来,改不回来是不是崇洋媚外。而且网友现在更提出,这个既然要改掉崇洋媚外,就改到底,马克思列宁说是洋名,都是外国名字,被共产党奉为圭臬,奉为至宝,到处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四项基本原则的头条也号称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那你改不改,能不能抛弃马克思,抛弃列宁。如果抛弃的话,恐怕这个王沪宁等人要抬棺痛哭了,这是他们的祖宗,洋祖宗,毛泽东说了,死了要去见马克思,这是他们真正的祖宗,洋祖宗,能不能抛弃。那还有网民提出了,像阿里巴巴这个名字要不要改,这个中国最大的首富马云所创立的阿里巴巴,阿里巴巴里面涉及了几任的政治局常委、政治委员的家属和子女的股份,或者是股权持有,阿里巴巴是不是要改。网民有个很好的建议,阿里巴巴是个洋名,来自于这个阿拉伯世界,中东,那应该改成叫“乡巴佬”,中国的这个首富和第一大的电商应该改名“乡巴佬”。说这些荒诞可以说不胫而走,匪夷所思。如果这样推下去,可以一直推下去,中国有很多洋名,特别是中共在建政1949年的时候,崇拜苏联,一边倒,那时兴苏联的名字、兴苏联的人名、地名,象人名里面把谁在中共党内称为什么斯基,什么什么波娃,非常流行,还觉得很好玩,然后把长春的这个大同大街改名为斯大林大街,还有这个盛行中共党内盛行穿什么列宁装,戴列宁帽,崇洋媚外,不一而举。所以这些都是中共始作俑者,而且现在网民建议,中共要反思历史,把曾经在江西建立了最早的政权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交代一下,那是不是个洋名,苏维埃接受共产国际的领导,接受苏联领导,而且提出的口号是武装保卫苏联,不是武装保卫中国,象这些历史是不是应该拿出来晒一晒,晾一凉,让这个中国人民见识一下共产党崇洋媚外的这个历史,而且共产党在初期的时候,党内精锐充斥了外国代表,这些名字什么马林,什么李德等等,外国人、苏联人来当这个代表,当顾问,当军事顾问,党的顾问,跟这个中国的这个共产党的领导的一起工作,甚至一起长征,溃逃到这个陕北,说这些它要不要检点如何的崇洋媚外。

实际上改名之外,还有一个文革也有一个改名风潮,说忠于毛泽东,突然很多的名字改为什么“卫东”啊,什么向阳啊,红心啊,又是什么爱党了等等,改了很多名,而毛泽东新手改了一个人名,当时中共一个领导人叫宋任穷,他的女儿叫宋彬彬,造反,带领学生把一个副校长打死了,卞仲耘,用带扣的皮带、军用皮带活活打死,造反派头头,最后在这个天安门广场接受毛泽东接见,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跟宋彬彬握手,问她叫什么名字,她说宋彬彬,彬彬有礼,他说要武吗,要改,这个人就改成了宋要武,这个武斗的头,指挥武斗的头,改名叫宋要武,文革的改名风潮。历史荒唐一页,但当时的地名也有很多改的,这里就不一而举了。

但是现在由于中共又在改地名,大量的改地名,结果网上一篇文章火了,网上的一篇文章本是两年前,叫做“王莽爱改地名”,这种王莽爱改地名。王莽是夹在西汉东汉中间的一个篡位的一个皇帝,建立的新朝,新朝皇帝,经营了16年,最后亡朝了,他的新朝亡了,他自己也死了。这个王莽就喜欢改地名,二年前这文章揭示在历史上王莽改地名的是非常荒唐,全国当时西汉规划的全国1500多个县,王莽在建立新朝的时候,就把其中的一半730个县改了地名,改的乱七八糟,改得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必须在那个括弧里著名一下,故汉称什么什么。

王莽改这个地名的有几个特点,一个特点是仇外、排外,因为当时中国把东西南北的这些外国的都叫些东夷,什么西狄,北胡、南蛮,都有些便称,或者贬称,都是汉语中的一些称呼。那么这个王莽为了表示爱国,表示民族主义,在边疆的靠近边境的地名取的都是仇外或者排外的地名,比如说 靠西边的狄,这个外国人称狄,叫什么名字,填狄、仇狄、厌狄。“填”古代同镇压的“镇”字是同意词,镇压西狄的意思,厌恶等等。还有对于北方的这些地名,什么厌胡,平胡,也是针对外国,所以这个把这个外国人骂了个遍。什么厌戎,仇戎,平戎,威戎,王莽改这个地名第一个是仇外,跟今天的这个习近平改地名很相象,仇外、排外。

王莽还有一个特点是逆反心理很重,很迷信,很逆反。觉得过去的地名是阴,阴就要叫它阳,阳就要叫它阴,把它反过来改。比如说这个江苏的无锡,他把它改成有锡,安徽的这个符离,出烧鸡符离,离开的离,改为合,改为符合等等,非常逆反,跟专门的常识作对。就今天的中共一样,专门跟香港人民的意志作对,跟台湾人们意志作对,跟全国人的意志作对,跟文明世界作对,专门做对,逆反心理,反着来。说王莽的这个改地名的特点是反着来。

说王莽改了地理,结果是天怒人怨,到了他这个王朝灭了之后,东汉建立,结果又把地名改过来,很大的功夫又把这些地名改过来,以至于东汉的一个历史学家叫班固,他写《汉书》,最难就难在这个地名,他必须把这些地名挨个考查出来,怎么从西汉的地名变成新朝的地名,又变成东汉的地名,为此花了巨大的功夫,双倍的这个人力和这个时间,可以说是这个精疲力尽,被王莽这个改地名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那么今天的这个改地名进你看上去有点古怪非常的诡异,因为在最近一两年很多这个网上舆论,包括我们很多人的舆论,都把这个王沪宁,主管意识形态的王沪宁比喻为王莽,说这个人很像王莽,要篡位,摆出一副王莽的样子,假装低调谦恭,布衣粗食,不贪不污,假装清廉,只是好色不贪财,目的最后是要篡位,而且他也姓王,说是当代王莽。但是为什么这次改地名放到了习近平头上,都是根据习近平反对崇洋媚外的指示,根据习近平的说法要加强什么主权意识、文化意识,然后改地名。大概不排除一种可能,是这个王沪宁要甩锅,觉得不能把这个王莽的锅甩在自己头上,要甩回去,甩到习近平头上,说秉承习近平的旨意大改地名,这些都属于意识形态的东西,然后王沪宁来主持,而且重点宣传的是习近平主席反对崇洋媚外,说全国掀起改地名高潮。这样就把锅甩回去,就暗示当代王莽不是我王沪宁,当代王莽是当今圣上习近平同志,习近平主席,大概这个暗示。

习近平上任以来倒行逆施非常多,象当时教唆北京的这个市委书记,习家军的头目蔡奇,在19大之后,来了三把火,结果把十九大给砸了,十九大刚开完,蔡奇在北京烧了三把火,第一把火驱赶低端人口,学北朝鲜,平壤驱赶低端人口。第二是搞什么一刀切的搞煤改气,搞得人天寒地冻,非常这个冷。 然后又搞所谓的天际线工程,城市改造。这三把火,三板斧搞得民怨沸腾,天怒人怨。后来很多事情不得不中途而废。后来这个习近平政权继续搞什么一会是厕所革命,

一会是这个土葬改火葬的革命,烧棺材板,到处去砸烂、没收、烧毁棺材板,甚至闹出了不少的人命,天怒人怨。全国各地搞了很多的事情都是倒行逆施,最后是不了了之。这次这个事件,改地名事件现在被舆论列为跟这些前面所提到的倒行逆施都是相提并论的,又是一个倒行逆施,激起天怒人怨的事情,全国大改地名,说这个改地名的背后非常的古怪和复杂,不排除这个刚才我讲的是高高层权力斗争一部分,或者是王沪宁要向习近平甩锅的一部分,然后把这个当代王莽的帽子牢牢地戴在习近平头上,同时也暗示恐怕这个不久要亡,亡什么,这个亡国像不太可能,这个新朝之前是国名叫西汉,西汉之后国名叫新朝,新朝亡了之后,国名是东汉,说国家始终存在。王莽亡了什么呢,王莽是亡了党,亡了他自己的朝代,同时亡了他自己。

他后来被绿林军起义,绿林军冲进宫殿把他剁为肉酱,在坤德殿杀了,舌头被切下,被绿林军士兵声吞活吃,这是王莽下场,亡了党又亡了他自己。

网上广为流行的这篇文章说了一句话,说王莽如此做法,新朝不亡,天理不容,说应验了一句话叫,不作不死。就这样的做,不作不死,新朝终于给做死了,大改地名。

今天的习近平当局大改地名,也是给人感觉是不作不死,而且跟王莽是相提并论,现在网上这个王莽改地面的文章是到处刷屏。所以亡什么呢,亡国亡不了,不外乎就是亡党,那么再轻一点亡自己,就是习近平被党内同僚所推翻,这都有可能。所以我们套用一句这个王沪宁同志的这个造句,也可以打造两个句子,一句话叫做,不想亡,不怕亡,必要时不得不亡, 还有句话就是,亡自己,可以;亡党,奉陪;亡国家,休想。

好,我今天就暂时讲到这里,谢谢大家收看、收听。再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