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的权力尴尬:敌人在内部

习近平上台以来,竭力拉抬、任命自己的亲信、心腹,多半是他任职浙江和福建时期的旧部,组成所谓“习家军”。只要有官员任免机会,习近平都尽力安插习家军,一处也不放过。哪怕武汉爆发大瘟疫,习近平也不放过机会,大发国难财,有关湖北和武汉的官员升降,他都急忙用习家军卡位。


任人唯亲、拉帮结派、团团伙伙,这些定义用在习近平和习家军头上,再合适不过。


习近平先后与江派、团派、太子党和政治老人恶斗,以求得习家军一家独大、习近平一人独大。然而,斗到今天,战火逐渐延烧到习家军内部。


6月,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手下的公安局长邓恢林被抓,重演前三任重庆公安局长的宿命。同月,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突遭免职,去向不明。7月,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被调离,调回北京任文化与旅游部党组书记,明升暗降。鉴于陈敏尔、孟庆丰、胡和平都是习家军人物,证明即便是习近平自己的亲信人马,对习而言,也并不可靠而状况不断。


或许,按照毛泽东的话说,他们都是“睡在身边的赫鲁晓夫”。连习家军都靠不住了?习近平细思极恐,或常常吓出一身冷汗。


与前些年习近平选择性反腐必大造声势不同,如今,由于反对习近平的人太多,他们所居官位太敏感,以至于习当局已经不便公布对他们的查处,甚至不公布他们的去向。比如,没有公布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突遭免职后的去向。5月至7月间,北京卫戍区司令王春宁突遭免职,同样去向不明。习当局盘算的是,公布出来不但起不到杀鸡儆猴的震慑作用,反而可能起到鼓舞或启发其他反习人士的作用,同时也让国内外看热闹,议论纷纷,脸面上过不去。


习近平曾向党内喊话:“我们党有8900多万名党员、450多万个基层党组织,我看能打败我们的只有我们自己,没有第二人。《红楼梦》第七十四回里,贾探春在抄检大观园时说过一句话: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至死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正所谓‘物必先腐而后虫生’!”习近平很清楚,他真正的敌人,不在国外,而在国内;不在党外,而在党内;不在基层,而在高层;甚至于,派系缠斗之间,如今敌人已经就在习家军内部。


这一切怪谁?怪习近平自己,怪他所死守的那个制度。有美国媒体报道说,习近平身边的“智囊团”都是强硬派,故而形成了一整套强硬政策,即极左政策。举凡从新疆政策到香港政策,尽皆如此。其实,“智囊团”是否强硬派并非关键,关键在于习近平本身是强硬派,故而他听不进温和派的话,只听得进强硬派的话。或者说,前者不对他胃口,后者才合他口味。于是,选择和淘汰的结果,他身边的“智囊团”当然就只剩下强硬派。准确而言,都是迎合他的强硬派。


习近平上台近八年,按一般外国首脑任期,已接近两个任期届满。但八年来,习近平在治国理政方面,用一事无成都不足以形容,应该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内政外交一败涂地的习近平,竟仍然身陷权力斗争的泥潭。并非他乐在其中,而是他威信不足、德不配位,令官心不服、人心不服。更要命的是,情况昭然如此,习近平仍绞尽脑汁地谋权,甚至不切实际地贪求长期执政或终身执政。习近平眼高手低,每每陷入权力尴尬。 从习近平的权力尴尬再次见证,这个一党专政制度的失效、失灵、失败,因为权力来路不正,并非来自人民、并非来自选票,而是来自于中共高层的小圈子。本质而言,来路不正的权力不具合法性,必然受到拷问和挑战,甚至随时遭遇不测和颠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Recent Posts

See All

陳破空特約評論:今日緬甸,美中新冷戰的試驗場

自2月1日緬甸發生軍事政變後,歷經幾天驚愕,緬甸民眾終於走上街頭,舉行集會、遊行、示威,抗議軍方政變,要求恢復民選政府。抗議的規模日益擴大,軍方則發出威脅,並加緊調動。考慮到該國歷史上,曾發生軍方大規模屠殺示威民眾的先例,比如1988年和2007年,國際社會非常擔心慘劇可能重演。軍方的鎮壓,可能從高壓水槍、橡皮子彈發展到真槍實彈。 緬甸民眾無懼軍方威脅,持續抗議,並發展到前往中共駐緬甸大使館門口抗

陈破空特約評論:缅甸政变,北京在地缘政治上取胜

2月1日,緬甸軍方發動政變顛覆了緬甸民主,而那本來就是尚未完整的民主。軍方拘捕民選領導人昂山素季(國務資政)和溫敏(總統),並宣布接管政權一年。軍方宣稱,政變的理由是(2020年11月8日舉行的)大選舞弊,但軍方操控法院起訴昂山素季和溫敏卻使用其他莫須有的罪名,而與所謂大選舞弊指控毫無關聯。可見,就連軍方本身都很清楚,他們的指控純屬子虛烏有。 緬甸政變發生後,美國、歐洲和多數民主國家以及聯合國都

陳破空特約評論:王滬寧誤判美國,誤導習近平

今年1月20日,美國發生兩件政治大事。上午,特朗普提前離開白宮,在安德魯空軍基地舉行了告別式。他沒有出席當日的新政府就職典禮。中午,拜登宣誓就任美國第46任總統,政權和平而有序過渡。這兩件大事,具有兩大象徵意義。前一件大事象徵著,2020年的美國大選留下巨大爭議。後一件大事象徵著,歷經兩個半世紀的風風雨雨,美國民主與憲政依然穩定,堅若磐石。 遠在太平洋彼岸的北京政權,密切注視著美國政局的風雲變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