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腿疾加重?行走颠簸!土共忽然热捧一个洋人。美国再颁禁令:这类中国人不得入境!德国警醒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

今天是2020年12月6日星期日

最近 习近平以军委主席负责制为民

不断地折腾军 折腾称解放军

一会儿是全军搞军训

一会儿是搞军演

一会儿是思想政治工作

然后是军事教育总结

前不久在北京才开了一个大会

叫做军事训练大会

这两天 12月3日和4日

又开了一个全军思想政治工作的这么一个大会

这个会开了两天之后

说习近平和中央军委的高层出面

接见这些高级军官 高级将领

中共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镜头显示

这些中共的高级将领 或者高级军官

早就呈一个阶梯状站成了好多行

因为中共军队庞大 军力庞大

所以他的高级军官

高级将领的代表人物也很多

所以站成一个阶梯状 然后等待习近平

和军委副主席张又侠 许其亮

还有其他军委委员进来

结果习近平进来了

然后这些高级军官 或者是高级将领

被接见的这些人就热烈地鼓掌

激烈地鼓掌 长时间地鼓掌

而且鼓得很不自然

不仅是长时间不停

而且是快速地 激烈地 热烈地鼓掌

生怕停下来 生怕动作慢

一定要造成一个热烈鼓掌 长时间鼓掌

掌声经久不息的这么一个架势

当习近平走进来的时候 表情却非常的严肃

跟以前一样 一点笑容都没有

表情严肃 然后歪着个头

而奇怪的是

习近平走路的时候

他的步伐颠簸 步履蹒跚

显得步子很劣拙的样子

实际上中央电视台在镜头上处理方面

也让人觉得很古怪

如果说是习近平的全身像 只有远景

比如说从门口走进来的样子

但是当习近平走过来

一边看着这些鼓掌的人一边点头

很严肃地点头的时候

镜头只有习近平的上半身或者是头像

但是即便是放习近平的上半身或者头像

都可以看出习近平身体不稳

前后颠簸 步履踉跄

给人的感觉是他的腿或者脚出了什么问题

健康状况存疑

而且最后突然镜头就转换成习近平坐在前排了

跟其他军委分开一个座位

可能是大瘟疫的原因 隔开一个位置

后面的人都挨着 一个个站在一起

前面的领导人是分开一个距离

就像美国所说的6公尺距离一样

坐在那里很严肃地照了个相

号称跟这些高级军官 或者高级将领

或者是这个会议的代表合影留念

从习近平踉跄的步态

到他愁容满面的表情

到突然转换成坐下来的镜头

都可以看出习近平恐怕健康有问题

恐怕脚部 腿部有什么疾患

其实早在一年或者两年前

他访问法国的时候就给外界留下了印象

他脚有问题

但是法国总统马克龙陪分在凯旋门参观 检阅三军仪仗队

当时习近平走路就非常的不自然

一颠一簸的

甚至在宴会上的时候

他要两手撑着才能站起来

当时在国际上的报道都说习近平健康有问题

尤其是腿部 脚步有问题

那个时候他回到中国之后

过了大概一两个星期

似乎是为了辟谣

他就专门到重庆去走了一趟

到他的亲信陈敏尔所统治的重庆走一趟

还假装放了一段他在一个山坡上登了几个石阶的镜头

以显示他腿部没有问题

似乎在向国际社会辟谣

但是这一回 12月4日

习近平在接见所谓全军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代表的时候

又出现了身体不稳的情况

显得步履踉枪 步履蹒跚 步履趔趄

究竟他的腿部和脚部是否有问题

他的健康状况到底如何

令外界生疑

耐人寻味的是

北朝鲜的独裁者金正恩也是脚步有问题

金正恩不仅有先天性的心脏病

冠心病 或者高血压 心血管病

而且重要的是他的腿部 腿肌有问题

以至于有时候还甚至需要拄拐杖

走路也是劣拙 踉跄 蹒跚

这几年 国内外的舆论一直都在说

习近平抄金正恩的作业

从个人独裁到个人行为 方方面面

是否无形之间令人感到吊诡 或者说反讽的是

他连金正恩的脚疾和腿病都抄袭过来了

中国古人有个说法

形容一个人坏

会说他头上生疮 脚下流脓 坏透了

作为北朝鲜的独裁者金正恩

西朝鲜的独裁者习近平都出现了腿部问题 脚疾问题

是不是跟他们心术不正

心态阴暗有关 很难说

最近一段时间 在中国

一个洋人的名字

一个洋大人的名字突然火了

在中国的所谓学术界

尤其是法学界在热捧一个德国人

这个人的名字叫卡尔施密特

是德国的一个法学家

在热捧他的时候

主要是给《港版国安法》作解释

因为中共习近平单品自从在香港

通过所谓《港版国安法》这个恶法之后

就对香港采取了一种战争行为或者准战争行为

就是不断进攻港人不断进攻香港

一轮接一轮的大逮捕

一轮接一轮的大抓捕

一轮接一轮的大迫害

而且把对香港社会的摧毁力度深入到学校 教育领域

深入到司法系统 深入到香港社会的各个方面

中共和习近平 王沪宁当局这种极左的做法

那就是一口气都不喘

既不让香港人喘一口气

也不让他自己喘一口气

也就是说不让北京当局自己喘一口气

在不断的追赶追打香港人

所以我说他是战争行为 或者准战争行为

就在这个时候

中共的御用学者纷纷出来为《港版国安法》辩护

辩护的时候

他们引用的就是德国人卡尔施密特的理论

卡尔施密特是何许人也

他是德国国家主义者的一个理论家

他是三反 反议会 反民主 反自由主义

他认为议会 民主和自由主义

都跟国家主权相违背

他的政治正确建立在国家主权概念上

也就是国家主义概念上

施密特认为

一个国家的主要结构应该是国家运动人民

说这三个就是统一国家的三个肢体

他的理论受到了希特勒和纳粹德国的赏识

他被评为桂冠法学家

当时在1933年的时候

他加入了纳粹党

成为纳粹党里面重要的理论支柱

纳粹的第二号人物戈林对他大加赏识

当时施密特是柏林大学的教授

戈林又给了他很多的头衔

很多重要的法学杂志或者是法学的机构

都由他来当总编 或者是挂帅

后来甚至任命他为德国普鲁士的一个政府官员

所以施密特人和他的理论 和他的法学基础

就是反对宪政 反对自由 反对民主

而主张国家主义的这一套

不管有意还是无意

就成了希特勒和纳粹德国的立国之本

尽管后来他跟纳粹德国也有一些分歧

比如说他跟希特勒 纳粹党在种族主义方面

说按照生物学的 种族主义的划分

这一点他不表示认同

所以在后来纳粹德国的后期

他受到冷落

纳粹德国的一些高层觉得他有一些异己的想法

因此对他排斥

尽管号日人物戈林再三保护他

他最后还是失去了德国政府的一些职位

纳粹德国被打败 二战结束

很多纳粹人物都被送上了纽伦堡国际法庭

这位卡尔施密特也被送上了纽伦堡国际法庭

但是后来法庭将他无罪开释

考虑到他仅仅是个理论家 法学家

在实践中没有那么多作恶

就把他释放了

但是释放的时候

他仍然坚持着他的那一套学说

当时的德国 也就是西德建立了民主政府

他并不认同民主政府

而且他对西德政府推行的去纳粹化不满

他还是坚持他的那一套国家主义

或者是近似于纳粹化的这一套思想理论

所以尽管处在德国社会的边缘

但是因为德国是一个民主国家

所以仍然有他的一席之地

所以他在1985年以95岁的高龄死亡的时候

德国还是评他是一个法学家

虽然不再像纳粹时期那样奉他为所谓的桂冠法学家

但是也承认他是法学家

或者说承认他是法学家之一

只不过这个法学家是相当的另类异类 独立特行

而且是旁门左道

就是这么一个人

卡尔施密特在德国备受争议

在国际舞台上也备受争议

现在被中共奉为瑰宝

奉为一个宝贝

在中共的御用学术界

包括所谓法学界

所谓清华大学的法学教授

北京大学的法学教授

或者是人民大学的法学教授纷纷撰文热捧卡尔施密特

而且在香港问题的解释上都引用他的理论

把香港有关人权民主宪政的问题都排在一边

完全就是说香港属于什么主权问题

是地方跟中央的权力问题

认为香港出了问题

必须要在国家层面进行解决

其实香港回归之后没出任何问题

人家是一国两制

港人治港 高度自治

只不过受到了中共的一再破坏或削弱

而最大的破坏就是到了习近平时代

为了家族之之私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