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遭遇政变?马云是反习势力重要成员!军警大举攻打大午城。河北震动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

今天是2020年11月15日星期日

关于阿里巴巴董事长马云

或者说蚂蚁集团董事长马云的秘密不简单

前几天 他的蚂蚁集团差点上市

但是就在上市之前

突然马云和其他蚂蚁集团的高层受到中共四大监管部门的约谈

之后就被叫停了他们即将上市的他蚂蚁集团

本来蚂蚁集团要在11月5日上市

但在11月2日被叫停

这件事情的背后水很深

而且风险很大

随后传出的劲爆新闻包括两条

第一条 说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亲自叫停了蚂蚁集团的上市

因为在此之前

中共监管部门已经批准蚂蚁集团上色

在香港 上海两地同时上市

但是被总书记习近平本人亲自叫停

另一个劲爆的消息是

习近平和习家军指控马云要发动政变

叫做金融政变

而且说马云是反习势力的一员

此话怎讲

马云早年创业成功

建立阿里巴巴

后来阿里巴巴成功之后逐渐就进入了中国的权贵

这些权贵的家属和子女先后在阿里巴巴持有股份

或者是投资

包括红二代

也包括江泽民时代到温家宝时代的

这些中共几代的政治委员和政治局常委

比如中共元老陈云

他的儿子陈元是开发银行的行长

他就在阿里巴巴投资和持股

还有中国元老王震之子王军也是如此

后来 作为前总书记的江泽民

他的孙子江志成也有在阿里巴巴持股和投资

然后是总理温家宝

他的儿子温云松也是里面的投资者和持股人

再加上其他政治局委员 政治局常委

包括当过政治局委员

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儿子贺锦雷

还有当过政治局常委刘云山的儿子刘乐飞

还有做过政治局委员

副总理曾培炎的儿子曾之杰都是持股人

就是随便一数

阿里巴巴就涉及到七大中共权贵

所以这些权贵现在据说是

从红二代到一些江系的 或者温家宝的这些体系

都属于广泛的反习势力

前段时间五中全会之前

短暂传出江派跟习近平有勾结

或者说习近平靠江泽民撑住

但是这里面的大多数仍然是反习势力

阿里巴巴是在去年

中共官方逼使马云退出董事会主席

那马云就把主要精力放在蚂蚁集团

但是就在蚂蚁集团上市之前突然被叫停

然后说是募集的资金要退还

然后就说出了政变 金融政变 反习势力的说法

看上去马云的祸是大了

而且不仅大了

现在马云不仅被叫停 被约谈

之后他的好友遭到追杀

就在昨天 在香港发生了追杀马云好友的事情

马云有一个好友叫钱峰雷

也是一个富豪 浙江富豪

跟马云一样都是浙江人

也是相当有钱

听说出手大方阔绰

被封了一个外号 叫钱多多

结果就在昨天 在香港湾仔一带

这个钱多多 就是钱峰雷和他的一个姓方的助理

突然遭到3名男子的追杀

手持刀 持刀追杀

其中有一刀砍中了钱峰雷的大腿

另外有一刀砍中了方姓助理的头部

两人都是血流如注

然后有人报案

报案之后 这3名男子驾驶一辆私家车仓皇离开了现场逃之夭夭

逃之夭夭

这个事情不简单

是冲着马云而来

相当于砍杀马云的好友

马云这个非常好的好友钱峰雷

给马云发出了信号

砍杀者一般来说都是黑社会

而黑社会的背后是中共的指使

而中共无外乎就是国安公安

或者是习家军 习近平为背景的这条线索

就跟当年在香港搞跨境绑架书商

跨境绑架富豪一样 都是这条线索

也就是说马云的拿去可以说是不简单

事实上 马云不仅被指控为反习势力 搞金融政变

要建立金融王国

跟中共当局 跟习近平当局对抗

因为他上市不仅募集了340亿美元

据说一上市之后就能拥有4000亿美元的巨大资产

这些资产不在习近平政府的控制之下

就会作为一个对立面 是庞大的金融机构

而且有庞大的资金 经济基础

整一个金融王国 甚至是金融政府

绝对为习近平所不容

而且更重要的是

在这家公司上市前

马云在上海外滩的所谓第二届金融峰会上发表了一段演讲

二十分钟的演讲被说成是政变演说 政变演讲

他在这次演讲中能体现了他的水平

比党和国家领导人还高

比在场的国家副主席王岐山

还有前重庆市长黄奇帆的水平要高

当然跟习近平比就更高

他说了很多刺激性的话

他说 监管一个是监 一个是管

监就是看着你做事

管就是出问题的时候才管

但是现在有一些部门监的能力不足

管的能力有问题

然后又说 监管如果是要防范风险

那就等于是扼杀创新

还说 这样的监管不能用昨天的方式来管未来

不能用管火车站的方式来管机场

还说 中国的银行的方式是旧的方式

是当铺思想

就是抨击了中国的国有银行

然后又说 中国不存在系统性风险

因为没有系统

这句话就等于是说

中国没有法治 没有法律

共产党的法律都是开玩笑

甚至可以说 中国不存在民主与法治

因为没有制度

因为中国的制度不符合国际标准

所以他说 没有系统性的风险

是因为没有系统

也就是说整个中国没有系统

就是嘲讽整个中国没有金融系统

没有像样的经济系统

或者说跟国际接轨的金融系统

马云说

未来社会发展是创新能力的比赛

而不是监管技能的比赛

把创新的风险控制为零

那等于就是扼杀风险

或者说把创新的风险控制为零

等于说没有创新

这才是最大的风险

仍然又说 有的部门在管控风险

但是管来管去 他们自己没有风险

他们自己的部门没有风险

但是整个经济有风险

那就是经济不发展的风险

还说现在的监管方式很落后

无法适应未来30年的发展

所以马云说的这番话

他的水平和他的道理

他的角度不仅比党和国家领导人高 比习近平高

更重要的是相当于建立了一套另外的思想

跟政府分庭抗礼的思想

为什么说他是政变

说他是金融政变

因为他代表反习势力

一旦蚂蚁集团上市 创下4000亿美元的天价

那就是反习势力有了经济基础 金融基础

足以在经济上 金融上跟习近平当局分庭抗礼

所以我说过

如果是被叫停上市 被监管部门约谈

那还是小事

而被抓捕 被及没财产 被没收

那才是摊上大事

不排除马云已经摊上了大事

而且在出大事的路上

因为他的好友遭到追杀就是一个明确的警告

而在去年把他从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的位置逼退

也是一个信号

实际上这种打压他的方式一直在继续

事实上根据统计

习近平上任以来几乎每年都在搞国进民退

民间企业要么收归国有

要么变着法子收归国有

在2018年和2019年

每年收归国有 收归党有 收归习近平所有的企业达到二三十家

在今年2020年更是达到了51家

就这么一个比例

所以习近平不仅在踩蚂蚁

而且踩了很多的私营企业 民间企业

踩蚂蚁也就是踩蚂蚁集团 踩马云的蚂蚁集团

有很多企业 就包括那51家企业

那么习近平 习家军当局是怎么做的

做得温和一点就是去注资

对一个有成就私营企业去投资

私营企业不能拒绝政府的投资

但是政府投资了之后 拥有的权力很大

很多大型的私营企业被政府注资之后

本来政府的股份只持有20%

但是在董事会 管理层里面的权力达到30%

甚至更高

很多企业达到50%以上

如果是注资 入股 控股

这还是一个比较温和的手段

进一步的那就是端过去 被政府端过去

以廉价的姿态端过去

不管你给不给还是服不服

你要能有一条生路 你就出手给政府

更有甚者 更严厉的手段

更狂暴的手段那就是直接拿走

甚至把这些企业家打入大牢

判处重刑 甚至生死不明

就像那些金融大鳄

明天系的肖建华

他本人从香港被绑架回去

明天系被收归国有 收归党有

最后还被拆解

还有吴小晖的安邦公司

他本人是邓小平的外孙女婿

他的安邦保险公司被收归国有

先是接管看管 最后是拆散

而吴小晖本人被判处重刑

刚才提到的肖建华是下落不明 生死不明

说得好听是在坐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