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自!习近平密发12条禁令:清洗西方读物,只留马列!推广新疆模式,强求汪洋背锅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21年4月12日星期一。


最近在中國的各所學校,包括大學中學小學都接到中共教育部的內部通知,說要清理校園流毒。所謂清理校園流毒就是包括讀物,就是閱讀的書籍要進行清理。而且具體列了12條負面清單進行清理,說符合這個清單上的要從學校裏清走,全面清洗。這個通知傳達之後是外松內緊,表面上都不對外公開,不對外說明,但是在內部搞得非常緊張。而且很多學校反映說是由高層下達的,而且是由習近平親自批示。就是總書記習近平這一回又親自指揮,親自部署了。他來了一個親自的批示,要求清洗校園的流毒。


怎麽清洗?什麽叫12條負面清單?其中列在前三條的是:凡是有質疑跟中共黨的領導和政策文件不符的,這屬於一類。第二類,對黨和國家領導人有汙蔑,有不敬,有負面之詞的,屬於負面清單。第三類,對黨史,國史,軍史有汙蔑的,抹黑的,醜化的,或者是議論的,屬於負面清單。也就是中共所說的要堅持習近平的歷史虛無主義,而不準搞別的歷史虛無主義。黨史,軍史,國史由習近平,習家軍現在的政權說了算。接下來還延伸到其他,尤其是關於西方的東西都不能存在。比如說世界名著,這些都要去掉,不能夠讓現在的青少年讀世界文學名著。具體清下去,說要把西方的思想,知識,書籍都清掉。只剩下西方的馬列主義,馬列主義是唯一幸存的。這是中共的法寶,中共高舉的兩支紅旗,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然後在老年的時候,他們說要去見馬克思了,而不是見孔夫子。是見洋人,不見中國的祖先。另外,他們死了之後要蓋一面黨旗,上面給他加一句話,叫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或者是傑出的馬克思主義者等等。特別是現在的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總書記,已經被王滬寧捧為當代最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就是我說過的被王滬寧塑造為黃皮白心的第一人,第一香蕉人。就是中共總書記!寧願信馬列,不要信其他。除了馬列之外,其他西方的東西都要排除。


現在校園非常緊張。緊張到什麽程度?有的學校接到了通知之後馬上開了動員大會,但是對外不談,就是只采取行動。具體性的包括有的很極端,幹脆把圖書館先關閉。學生突然借不到書了,因為圖書館關閉了。說要進行內部的清理,把圖書館裏有關的書籍,尤其是來自西方的世界文學名著讀物都全部清洗掉,然後逐本逐本的審查。因為這次說這個通知很嚴厲!以前都是走過場,一陣風,現在不是走過場一陣風,是要嚴格執行。執行到什麽程度?說是一把手負責制。就是每個學院的校長,不管你是大學中學小學,校長負責制。說經過這次清理12條負面清單,清洗完了如果還發現中共所認為的有問題讀物,那就要拿校長事問,拿一把手事問。也就是說一把手輕則被罷官解職,重者就可能受到某種查處。比如紀律的,或者法律的查處。還有的學校本來科任老師對學生有課外讀物的推薦,特別是語文老師,文科老師。但是現在突然叫停,說不要推薦課外讀物了。因為推薦了有可能會犯禁區,校長負不起這個責任。所以突然之間,這些老師,特別是語文老師也不敢給學生推薦任何讀物了。


在清點西方讀物方面清點得非常嚴格,甚至於連英語課程都要清點。說有些英語課程,英語教材裏面含有一些宗教的成分。比如宗教的故事,宗教的來源,宗教的定義,或者一些用詞涉及到宗教,這些都要撤除。因為現在習近平當局是講共產黨的無神論,要把無神論推廣。就是任何宗教在中國國內都不留,不能有立足之地。什麽基督教也好,佛教也好,伊斯蘭教也好,不得有立足之地。所以在課本中就要清掉跟宗教相關的詞語!這個清洗達到了這樣一個程度,也至於說有一本叫《劍橋英語》的書都停下來了。說要把這本書進行全面的審查,看裏邊是否涉及到中共認為的敏感詞,尤其是跟宗教信仰相關的敏感詞,然後之後才能判斷是否能使用。就是最後連英語教材,英語單詞都進行審查。


由於這個內部通知,還有所謂的12條負面清單,現在搞得中國的學校都很緊張。尤其是當領導,當校長的更緊張,頭皮發麻,生怕出錯。一片的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很多家長得知這個情況之後,都表現得憂心忡忡。一些家長就說,現在校園裏這不讓學,那不讓學,尤其跟西方相關的不讓學。那領導幹部的子女在哪裏讀書?他們都好奇,這些黨和國家領導人,什麽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還有省部級高官等各級的官員,他們往往把子女送出去,送到歐美國家去讀書。包括現在的總書記習近平,他就把他的女兒習明澤送到了美國,而且在哈佛大學讀書。其他的政治局常委,其他的政治局委員只要一數都可以數出這些例子,都是在國外。這些人可以去國外接受教育,而且接受西方教育,卻讓其他的平民子弟,普通子弟,普羅大眾的中國家庭子女在國內讀書要讀馬列。西方的就看馬列,讀國內的就讀什麽習近平講話,習近平選集,習近平著作等等。甚至於讀一些國內俗不可耐的東西!比如說把西方讀物清點之後,教材不夠或者課文不夠,甚至塞進一些什麽?塞進一些中共黨媒黨報上的宣傳性東西。比如什麽10天建成火神山醫院,火神山醫院建成的秘密。這一類的東西就成了主要的讀物,目的是為了讓這一兩代年輕人完全斷層。要從大學到小學完全跟過去,跟將來都斷層。就是不讓他們知道世界上的這些西方讀物,不讓他們知道歷史上中國還存在這些西方讀物。讓他們一睜開眼睛,一進入學校讀到的就是共產黨的東西,共產黨的這些紅書,從毛澤東到習近平的這些講話就成了他們閱讀的主要內容。


這些家長顯然對中共領導人,中共的統治階層,中共的各級官員的這種雙重標準的非常不滿。有些家長現在就覺得很有壓力,很著急,有了一個緊迫感,說要盡快送子女出國。其中有一位李先生,本來是海歸人員,在外國留了學又回去了,在中國生活。結果現在大失所望,不僅對自己回到中國感到非常後悔,而且現在憂心他自己的子女。所以現在只能寄希望於子女長大之後趕緊出國留學,離開這個國家去接受正常的教育,有正常的思維,做正常的人。因為在他看來,他經歷過海外留學的生活,再回到國內,一對比他就發現,如果國內按照這種教育繼續下去的話,那下一代人就極有可能變成跟整個世界,跟文明世界,跟21世紀格格不入的,不正常的人,不正常的生物,不正常的思想。那可想而知,他有了子女,反而讓子女承受了一代的噩夢。所以現在反而急著要把子女轉出去!他自己已經出不去了,回到國內就等於是上了賊船,上了賊船就下不來,就只能寄希望於下一代。但是現在中國的政治氣氛這麽嚴酷,下一代有沒有希望出去,恐怕也成了一個問號,一個大大的問號。尤其是在目前習近平,習家軍這個政權對外搞戰狼外交,對內是搞新的閉關鎖國,重復毛澤東文革時代的老路。號稱雙循環,主要以內循環為主。在這樣的情況下,恐怕下一代中國人走出國門的機會就大大減少了。


也是最近幾天,中共方面又出了一個動向,說要把新疆模式推向全國。這讓人聽了之後感到不寒而慄!因為一想到新疆模式,那就是集中營,就是中共所說的再教育營。或者就是種族滅絕,對文化,宗教信仰,語言進行滅絕,搞一體化。


那麽現在是怎麽發出信息的?說是在4月9日,中共的全國政協舉行了一個座談會。由政治局常委,政協主席汪洋主持。主持的時候說,每兩周有一個政治協商會,邀請一些人來參加。表面上是座談,其實是安排一些所謂的專家學者發言。這些發言人都是事先安排好的,這一回就談到了新疆問題,安排了9個人發言。但是其中只有1個是新疆維吾爾人,其他8個都是漢人,而且很多人根本就不住在新疆。假裝在那裏發言,表面上在提建議建言。實際上是中共安排好的,提了建議建言之後就形成政策,然後就跑到人大去搞成法律條款去推廣。那提的是什麽?說新疆的“三學一去”很好,要向全國推廣。所謂三學就是要少數民族學中文,學中共法律,還有學工作技能。一去就是去極端化,去宗教極端化。表面上是去極端化,實際上是讓人放棄宗教信仰。然後維族人,哈薩克人跟漢人混為一體,實際上就是對他們進行漢化。


這個座談會聲稱,說在新疆的三學一去取得了成就,可以向其他地區推廣。還舉例說內蒙古去年搞得天翻地覆的一件事情,就是學新疆經驗。就是突然在內蒙古推廣,要統一使用漢語教材,要去掉蒙古語的教材,剝奪內蒙古裏面的蒙古族學蒙語的權利。當時整個內蒙古突然就反了,少數民族地區遊行示威集會,然後抗議。而且還有不少人自殺,包括教師,家長,還有一些蒙古人領導等等,都自殺。再一個,在官場方面,有一些官員和公務員都集體按手印,表示抗議。但是後來習近平當局還是用強行的手段把其壓制了下去,強行通過漢語教學。而且為此,內蒙古地區的領導跟中央領導還發生不和。內蒙古的黨委書記叫石泰峰是李克強的人,是隨李克強的路線上。他頭兩個月不表態,後來被迫表態,之後又被迫做自我檢查。之後還有一個內蒙古官員,就是內蒙古自治區主席布小林,三代蒙古王。從烏蘭夫到布赫到布小林,三代蒙古王。布小林不表態,至今不表態,以致於跟習近平關係失和。先是昏倒在主席台上!在開自治區人大政協兩會時候,布小林昏倒,被當場抬走。之後又病了幾個月,以至於今年中共在北京開人大政協兩會的時候,布小林罕見的沒有出現。習近平跑到內蒙古自治區座談,身邊缺了一個人,就是缺了布小林。而習近平又在內蒙古自治區的座談會上殺氣騰騰的說什麽內蒙古要倒查20年,要追查煤炭領域的腐敗,說這個賬總是要算的。其實是話中有話,就是要清理清洗,大清洗內蒙古,對內蒙古的官場凡是在政治上沒有忠於他,沒有跟他走,沒有跟習走,聽習話的都要被清洗。


倒查20年不僅要把矛頭指向布小林和石泰峰這些非習家軍人物,而且還要指向一個重要的團派人物。就是現在的副總理,政治局委員胡春華。因為他是接班人的熱門人選之一,習近平想把他打入令冊,就要從內蒙古下手。因為胡春華以前做過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書記,如果說查到他跟煤炭行業有關的一些事情,他的仕途就到此為止,甚至有可能受到法辦。如果說查不到問題,僥幸過關,那習近平也可以羅織一些罪名,讓他代為受過。至少是一個失職或者是讀職這方面的過錯!


所以習近平在內蒙古搞倒查20年,說是要算總賬,實際上是一箭數鵰。一方面可以在內蒙古推廣新疆模式,把內蒙古的少數民族同華為漢族。剝奪他們的語言,文字和其他一些文化特征,完全的漢化。另外一方面又可以在內蒙古清洗官場,安插他自己的人馬。再一個又可以為明年20大,所謂將來的權力基礎重新布局,打倒一些人,扶持一些人。


說到推廣新疆模式,或者把新疆模式推向全國,其中主要涉及了兩條。一個就是所謂再教育,就是把一些人放到某個地方進行再教育。那就是集中營的代名詞,叫再教育營,或者叫做職業培訓中心。另外一條就是嚴管人口,具體到個人。前段時間傳出,在上海,4月1日開始突然要實現一條新規,說任何外地人去上海逗留超過24小時,不管你是工作,訪問,旅遊還是其他事情,都要進行實名制登記。在受到上海內外的人一片抗議之後,然後有假裝出來說是一個誤會,說只是憑著自願。類似的在北京也在搞那一套!當時在上海和北京這兩大城市就紛紛傳出議論,議論的焦點之一就是說要把上海新疆化,或者把北京新疆化。就是把新疆模式推到上海,推到北京,如果能夠推到北京和上海這樣的首都或者是大城市,那就可以輕而易舉的推到全國。實際上當時就是習近平,習家軍,還有主管上海的市委書記李強的一次試水試一下民間有什麽反應。後來見到反應很大就草草收回,假裝說有誤會。


說到由政協主席汪洋4月9日在北京主持召開新疆問題座談會,實際上這裏面又表現出了高層的權力鬥爭,還有習近平的權謀。因為都知道,汪洋是共青團派,,在中共內部是一個開明派,改革派。很明顯的就是他在當重慶市委書記和廣東省委書記的時候都執行開明政策,跟薄熙來的唱紅打黑完全相反。比如在廣東烏坎村,烏坎村的村民要求自己選舉村主任或者是村幹部,有抗爭。汪洋的處理方法是派出副省長朱明國去處理,結果是接受村民的要求,柔性處理,讓當地以民主選舉的方式。本來在村一張就是用民主選舉的方式來決定他們自己的領導班子!所以當時汪洋得到一個名聲,是代表性的一個作品,就是烏坎村村民自治,或者是選舉。但是習近平上台之後,就把這件事完全翻覆。下令對烏坎村推倒重來,對民眾選舉的結果不承認,要重新從上面任命官員下去。甚至把那些民選的村幹部給抓起來,以莫須有的罪名關起來。最後烏坎村的事情又翻覆了一次,沒事找事。結果烏坎村的村民又是抗議示威遊行,當然被習近平當局強行鎮壓了下去。結果就在烏坎村重新確立了極左路線!實際上這就相對於習近平,習家軍對當年汪洋的烏坎模式的一個顛覆,一種否定。


但是現在在中共高層都知道,新疆問題是最敏感的問題,中共高層成立了很多所謂中央領導小組。習近平把這些領導小組的組長大部分都放在自己手上,兼任的組長有十多個之多,有人說是18種之多,搞小組治國來壟斷權力。但是卻把一些棘手的東西很大方的讓給別人!比如在去年大瘟疫爆發了,中共要成立一個中央應對新型冠狀肺炎的中央領導小組,習近平破天荒的把中央領導小組組長的位置拱手讓給總理李克強。因為這是一件棘手的工作,一個燙手山芋,誰都不知道這場大瘟疫能不能夠平息。所以居然讓李克強當上了組長,然後派王滬寧當副組長予以監視,然後由讓副總理孫春蘭當什麽指導組長,在地方上具體執行。習近平本人不擔這個組長的名號,但是在會見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譚書記,譚政委,譚同志的時候,習近平又不甘寂寞,說他對防疫抗疫工作是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等於暗示實權在他手上,李克強只不過是掛個名。如果出了問題,李克強擔責。但是有了成績,那就歸功於習近平,歸功於總書記。同樣,關於最棘手的新疆問題,中共高層成立了一個中央新疆工作協調小組。這個組長居然不是習近平,而是落到了汪洋頭上。汪洋是政協主席,讓他掛帥當這個職位!按到理來說,政協主要管參政議政,沒有什麽實權,不至於去領導新疆工作。但是這回居然就首次給了他一個實權,讓他去領導新疆工作。


所以實際上習近平用計很深。對汪洋來說,習近平可以起到兩種作用。一個作用是至少讓汪洋當替罪羊,代他受過。如果說國際社會指控新疆有集中營,指控新疆有種族滅絕,本來是習近平所主導的,也是王滬寧所鼓動的。但是卻把這種名義加到中央新疆工作協調小組組長汪洋頭上!以至於在去年,川普政府時期在制裁中共官員的時候差點要列入政治局常委,考慮要把汪洋跟韓正列上去。因為汪洋是中央新疆工作協調小組組長,而韓正負責港澳工作。如果上升到制裁政治局常委的級別,那就是汪洋和韓正要被制裁。後來在美國提出來了,但是還沒有落實。


第二個,習近平讓汪洋當中央新疆工作協調小組組長,不僅可以嫁禍汪洋,而且可以對汪洋構成汙名化。也就是說讓不知道內情人認為新疆一切都是汪洋所為,汪洋作主,汪洋在那裏拍板。但是事實並不是如此!不僅是習近平,王滬寧他們在新疆推行極左路線,而由政治局委員陳全國在執行。而汪洋前幾年去新疆考察,考察回來之後,據內部透露出的消息說,他見到習近平之後第一句話就說,新疆的問題很嚴重,比我想象的還要嚴重。然後憂心忡忡,神色凝重。中共高層為此還開了會,開了會之後,汪洋表達了對習近平王滬寧的這套極左路線不認同。認為會出大亂子,大麻煩。但是由於在中共內部現在是極左路線占上風,就是強硬派,保守派,習近平王滬寧這些人占上風。不僅沒有采納汪洋的意見,而且汪洋還在內部挨了一番批鬥,要他作批評和自我批評。認為他表現得太軟弱,對民族問題認識不清等等。汪洋受到了一番打擊之後,對新疆政策他就不能夠積極主動去執行,只能被動的去執行。而且他的頭銜也甩不掉,所謂的中央新疆工作協調小組組長這頂帽子也甩不掉,也只能自己擔起來。所以盡管他是一個開明派,改革派。但是在相當程度上受到了習近平,習家軍,王滬寧等人的汙名化。


在中共高層,汪洋是團派人物,但他的性格也算是左右逢源,比較有靈活性。所以盡管得受到習近平,習家軍,王滬寧極左路線的壓力,但是他還是經常保持一個面帶微笑的姿態。其實最明顯的就是在2018年,在中共高層中南海傳出了一個7月政變,7月政爭。說有政治老人闖進中南海痛批習近平搞個人崇拜,違反黨章。當時就推出一個議案,說政治老人認為要以海取代河。因為當時傳出海河之爭,海就是大海,是汪洋的代名詞。河就是梁家河,是習近平的代名詞。所以當時傳出了海河之爭,但是汪洋卻主動退下來了,主動往後退。他是禮讓習近平,不願意跟習近平爭。而由於那麽一個事情,那麽一個細節,習近平對汪洋也就是放他一馬,對他恐怕還心存了幾分感激。也就沒有再進一步的加害汪洋,在權力鬥爭中對汪洋是留了一手。


但是把中央新疆工作協調小組組長的帽子死死的扣在汪洋頭上,也就是說習近平絕不願意讓出總書記,國家主席,軍委主席這些職務給汪洋。但是習近平卻可以很大方,很慷慨,很高風亮節的,把跟新疆相關的中央領導小組組長這個桂冠放到汪洋頭上,讓給汪洋,在這裏他的用意是一樣的。就像把新型冠狀病毒防疫抗疫的中央領導小組組長放到李克強頭上,讓給李克強,把新疆工作中央領導小組的頭銜讓給汪洋。目的一方面是讓他們替自己代為受過,因為那是兩個最棘手的問題。另一方面就是對後面二人汙名化,讓他們負責。如果有後果,有負面的東西他們負責。如果有成就,有輝煌,有光環,那就是歸於習近平,歸於總書記。雖然習近平甩鍋給李克強和汪洋,讓他們一個在大瘟疫的問題上為他頂鍋,一個在新疆問題上為他頂鍋。但是紙包不住火,外界都很清楚,不管是大瘟疫還是新疆的集中營,主謀者,首謀者都是習近平。他親自指揮,親自部署,而且親自把他說了出來。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

Recent Posts

See All

各位觀眾聽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2021年4月30日星期五。。 中共的航空母艦遼寧號在海上被美軍修理,收拾,擺平。現在終於得到證實!這是中方自己的發言人,國防部發言人自己的話所證實的。 都知道前段時間,就是在4月份以來有各種盛傳,首先是遼寧號編隊帶了5艘驅逐艦,護衛艦和補給艦浩浩蕩蕩的開到太平洋。後來開到台灣的東部海域耀武揚威,在那裏演練。說是要常規化的演練,近距離威脅台灣。之後又經過巴士海峽進入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