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风向?官媒忽然大赞敏感旧文!习近平要转向?或是反习阵营在行动,反击极左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1年6月6日星期日。


就在六四32周年之际,中共的党媒党报出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动向。就是一篇重磅的,旧时的政治文章现在突然被热捧,而且是到处刊登。这篇文章的标题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实际上在谈到这文章的时候,在六四32周年前,5月11日,中共的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就提到这篇文章。他提到了这篇文章和作者,作者是胡福明,是南京大学哲学系的教师。当时是1978年,他是怎麽提的?他讲共产党的百年路,中共百年路。数风流人物,就提到了胡福明和这篇文章。刚好5月11日是发表文章的纪念日,1978年发表,到2021年是43年。但是中共要纪念什麽?通常是逢五逢十纪念,所以没有必要在43年的时候来突然纪念一篇过去的文章,应该是有某种政治意向在里面。更不同寻常的是,就是到了这两天,6月4日和6月5日,中共其他重要的党媒官媒都陆续的都刊登对这篇文章的介绍和他的历史背景。就包括了新华社,中新网,中国共产党的新闻网,还有《人民日报》,还有新门户网站,像新浪等等都看到了这篇文章和这个人。稍微中年和老年的人都知道,这篇文章是非常重要的文章。实际上是中国当代史,改革开放当代史的一个重要分水岭。


那是发表在1978年5月11日,当时中共高层有两条路线斗争,也是对应的权力斗争。一个就是以华国锋为首的,当是华国锋是中共中央主席,也兼任国务院总理,中央军委主席。是毛泽东之后的继承人,最高领导人。他坚持一个理论,叫两个凡是。一个就是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另一个就是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的执行。大意如此,叫两个凡是。邓小平和胡耀邦他们要推改革,就觉得这两个凡是恐怕是一个绊脚石。实际上这件事也成了标准来经过全国大讨论,成功突破了意识形态的防线,使华国锋在理论上,意识形态上处于下风。最后华国锋在全力斗争中也失势,就由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这一派得势。


这一回提到这篇文章的时候,重点是提这篇文章的大致内容,也提到了作者胡福明。大致的内容提到了这篇文章的背景是批判四人帮,批判两个凡是,批判文革,也提到了两个凡是的内容。各个媒体刊登的详细内容不一样,有的内容详细一点,有的内容不那麽详细。但是这个内容的刊出跟前段时间习近平,王沪宁,或者习家军这个极左政权,极左路线的路数很不一样。因为清明节前后,我们都知道这边走的是宁愿平凡文革,绝不平反六四。不给赵紫阳平反,要封杀赵紫阳的墓地。但是开放江青墓地,要摆出给江青平反的架势。而且将江青的样板戏在王沪宁所把持的上海这块地盘大肆供应!8个样板系大肆供应,摆明就是要重评文革,或者给文革翻案,回到毛泽东时代。但是这篇文章重新提到其中的主要内容又是批判四人帮,批判两个凡是,批判文革。


然后提到这个作者的时候有一些虚虚实实。一个真实的方面是,作者是胡福明是南京大学哲学系教师。但是说到他是看了当时1977年的一篇文章觉得不对,自己要写这篇文章,这是不真实的一个报道。他说他看了1977年2月份两报一刊刊登的一篇文章,就是关于两个凡是,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要始终不渝的执行,凡是毛主席的方针我们要始终不渝的维护等等。他说他觉得不对,觉得不利于拨乱反正,所以他要琢磨写一篇文章。这个地方明显是在现在的报道中撒谎!因为毛泽东是1976年9月死的,四人帮是在1976年10月被粉碎,华国锋是在1976年10月宣布继位。到了1977年2月份,只过了4个月。当时说抓纲治国,说要学好文件抓住纲,所以刊登那篇文章,提到了两个凡是,那是很正常的逻辑。从毛泽东时代过了4-5个月之后,你想全面翻转,不可能。华国锋在那个时候已经讲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把以阶级斗争为纲转向了经济斗争。但是说学好文件抓住纲,然后提两个凡是,那是一个非常自然的过度,或者说是一个惯性的过度,并不代表什麽。但是说这个作者,南京大学哲学教师胡福明看了这篇文章就觉得不对头。下面的人不可能觉得那麽快,那麽早。而且后来他写这篇文章是在1978年5月,过了一年多才写出来,这完全不对。所以实际上隐瞒了重大的史实,那就是再重新提到这篇文章的时候,对一个重要人物的名字没有提。这个人物的名字叫胡耀邦!胡耀邦是当时的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实际上根据历史的考证,是胡耀邦审定了这篇文章,主张发表。


实际上是胡耀邦,邓小平这一派跟华国锋作权力斗争,路线斗争的一个重大的布局。所以表面上说是胡福明写的,但在这次报道中也露了马脚。说胡福明看了两报一刊刊登的文章觉得不对,自己要写另外一篇文章来反驳。怎麽反驳?要从天才论,从顶峰论,从反对个人崇拜来反驳。但是又说到他的妻子生病住院,他自己带着马恩列着在病床边写作。说是《光明日报》给他约稿,约稿这句话就露了底。说《光明日报》的总编辑杨西光和《光明日报》理论部编辑王强华跟他约稿,所以一个约稿就透露了端倪。事实上在杨西光或者王强华的背后是胡耀邦,是中共中央组织部长。按理说作为组织部长是管干部队伍,官员队伍,并不是管宣传。但是由于当时错综复杂的权力斗争,应该说当时的改革派在一定程度上掌握舆论。也就是说在舆论方面,党媒党报不全在华国锋那边的掌控之中,胡耀邦这边也掌控了一部分。所以就用了一个技巧,先让《光明日报》发表了这篇文章。而且指定了一个作家,就是这个南京大学哲学系的教师胡福明。这一回就没有讲这段历史的真相!有的党媒党报在报道中报道得很简略,没有提胡耀邦,也没有提邓小平。


但是有的报道中提到了邓小平的名字,说这篇文章为1978年年底召开的11届三中全会提供了理论基础。说邓小平就是在这个全会上讲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等等。还说华国锋被迫在这次中央全会上做了检查,实际上就相当于华国锋权威的失落。但是对胡耀邦,却在任何党媒党报的报道中都不提。不提的原因大家也都很清楚,因为现在是六四32周年,而胡耀邦是六四的代表性人物,是六四的标志性人物之一。因为胡耀邦作为前总书记,后来被邓小平等政治老人罢黜之后郁郁寡欢,就在1989年4月15日突然心脏病发去世。年纪很轻,只有73岁。但是胡耀邦的突然去世却是一个意外事件,一下子引爆了民主运动。就是1989年规模巨大的民主运动,后来导致了六四大屠杀。就是邓小平和李鹏指挥20-30万的正规军包围北京,对北京市民和学生展开屠杀,震惊中外。所以这回在六四的时候不方便提胡耀邦的名字,所以在报道这篇文章的时候对胡耀邦是只字不提。事实上这篇文章整个就是当时在胡耀邦的导演之下!而根据其他权威资料的记载,说邓小平当时都不知情,说这件事跟邓小平其实毫无关系。至于说1978年年底的11届三中全会,邓小平只是利用了这个大讨论来加固了自己的地位,还有削弱了华国锋的地位。应该说当时邓小平跟胡耀邦还是联盟!


而胡耀邦当时策划并刊出这篇文章的时候还动了点脑筋,可以说是使用了一些权力斗争的技巧,在《光明日报》刊登这篇文章的当天耍了个障眼法。当时华国锋去北朝鲜访问刚回国,《光明日报》的头版有2/3的篇幅的是刊登华国锋的消息,其余1/3刊登这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刊登在下面,还在其他版连载。因为这篇文章有6000多字,近7000字,是一篇长文。而当天《光明日报》的头版头条,就是主标题是《华主席离开平壤回京,金主席到车站送行》。上面的一个标题是《华主席向金主席发感谢电》,下面一个标题是《金主席向华主席赠礼品》,另外还刊登了朝鲜民众在车站为华国锋送行的相片。这里讲的华主席指华国锋,金主席指金日成。2/3的版面,也就是说头版头条都是华国锋,华主席,1/3的版面留给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就是对华国锋或者是华国锋阵营耍的一个障眼法,让华国锋在完全没有察觉的情况下,这篇文章就刊登出来了。也是借华国锋在出访的过程中把这篇文章给运作出来,并且刊登出来。所以完全让华国锋猝不及防!


这篇文章刊登之后,据说《人民日报》,《解放军报》随后都在转载。然后在全国范围内就发动了一场大争论,大辩论。叫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本来胡福明写这篇文章,标题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而“唯一”二字是杨西光加上去的,就是《光明日报》总编辑加上去。就是任何的理论,任何的真理都要经过实践的检验,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实际上瞄准的就是两个凡是,或者是毛泽东的指示,毛泽东的决策等等。这次大辩论,大讨论的中国持续了差不多半年时间,到了年底就召开了11届三中全会,。在这个全会上改革派就占了上风,相对比较保守的华国锋那一派就落了下风,叫凡是派。华国锋被迫在中央全会上做了自我检查!他虽然是中共中央主席,但是他态度比较谦虚,做了检查。当然他也不知是计,是邓小平阵营一步步的计策,是要削弱他的权力。所以再过了两年,到了1980年,华国锋的一些职位就逐渐被取代。比如总理被赵紫阳所取代,而中共中央重新设立了书记处,由胡耀邦当总书记,就是要架空华国锋。到了1981年建党节的时候,华国锋的全部职位都被取代。军委主席被邓小平所接管,中共中央主席的职位暂时被胡耀邦所接管,不久之后又废止了这个职位。而华国锋先是变成副主席,后来是兼政治局常委,逐渐退到政治局委员,逐渐退到中央委员,退了下去。后来就一直保留了中央委员这个荣誉的职位给华国锋!这就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大背景。


现在在六四32周年之际刊登出来,我就说跟现在的气氛非常不合适。一方面是极左要回到文革,回到毛时代。另一方面又是在反文革,批两个凡是,批四人帮,是在明确的说两个凡是,还有毛泽东的指示,毛泽东的决策要遵循不对。那究竟释放了什麽风向,究竟是怎麽回事?有两个可能。第一个可能,我们还是来看这是习阵营还是反习阵营放出来的。如果是习阵营放出来的,一方面有一些矛盾,另一方面也有一些依据。这个依据就是在六四前不久,前几天,就是在5月底召开的一个政治局会议。在这个会议上,习近平和中央政治局突然提到说,外交工作既要开放自信,又要谦逊谦和。甚至后来党媒党报还提到说要把外交工作做到可信,可爱,可敬这一类的话。还提到“可爱”这个词!也就是说大家共同的理解,是认为战狼外交做过头了,现在是否要收敛一点了。是否外交官,驻外大使,外界部发言人咄咄逼人的战狼姿态损害了现在共产中国的国际形象,引来了国际围堵或者国际孤立!这是之一。但是当时我就说,一方面政治局在开会反思,但是又请了一个所谓的专家去给他们讲课。这个专家恰恰是战狼外交的鼓动者,推动者,恰恰是东升西降论的发明者。这个人叫张维为,是一个左派。他最大的问题不是他学问多高多低的问题,而是他用他的主观意识来解释美国,解释中美关系,解释国际社会。也就是说为什麽习近平或者中共高层这些人会受到这样的误导,他周围的御用学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些御用学家不管是判断香港的事情,判断台湾的事情,判断美国的事情,表面上称为什麽美国问题专家,台湾问题专家,香港问题专家。但是他们都站在北京的那个视野,北京的那个角度来看世界。他们没有体会台湾人民的主流民意是什麽,台湾那边怎麽看问题。或者说香港的主流民意什麽,香港怎麽看问题。也没有体会美国民主社会的本质是什麽,美国的民主党,共和党怎麽看问题。他们都自以为是的来设计一些政策!就像张维为散布了很多关于美国的观点,都是完全错误的。甚至说美国在2020年这个冬天要是不跟中国合作的话,连冬天都过不去。意思是说美国瘟疫很严重,要跟中国合作才能度过冬天。大家听了恐怕都会哑然失笑!美国不仅冬天过得很好,而且疫苗已经推出,现在疫苗很普及,美国有可能很快走出大瘟疫的阴霾。另外还说什麽这场大瘟疫让东西方迅速倾斜向东方,也就是所谓的东升西降。这根本也不成立!现在中共是陷入了四面楚歌,八面受敌。而美国领导的联盟是越来越强大!而张维为又宣称,说美国的贫困人口有多少,绝对贫困有多少,无家可归有多少。然后说中国老百姓的生活,中国老百姓的日子过得比美国人好。就跟北朝鲜宣传他们是过得最好的一样!同样的造句文章放到北朝鲜去,那北朝鲜就是天堂,美国不如,连中国也不如。


所以就是这麽一个专家,这麽主观的一个专家又被请到中南海去讲课,所以自相矛盾。这个自相矛盾的背后就有可能是中共高层政治局里面出现了对战狼外交不满的声音,要求反思。习近平遮不住这种抱怨的声音,就假装也讲几句话。表示在外交方面不能那麽咄咄逼人,要保持一点谦逊谦和。因为战狼外交毕竟是他自己给号召搞起来的,并不能够一下子就推到外交部发言,或者是驻外大使,或者是外交官头上。在这样的情况下,政治比开会要谈这件事情。那习近平耍了一招,干脆请一个专家进来讲。就是这个专家建议的,让这个专家自己来解套。同时认为好像题法没错,但是在执行中出现了偏差。就好像习近平的决策没问题,只是这些外交官,这些外交部的发言人自己在讲话中没注意分寸,表现出那种狰狞的面目,引起了世界各国的反感。也就是说习近平一方面挡不住高层的压力,要假装反思一下。但是另一方面又请了一个战狼外交,或者是东升西降的始作俑者进来给大家讲课。表示都是这些学者的意见,看学者怎麽说。所以结合到这一点,既然在反思战狼外交,就不排出是否又在反思前段时间的新文革高潮是否要有所收敛。于是习阵营就同意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篇文章又重新拿来炒作一下,纪念一下。以示现在没有回到文革的意思,仍然在批两个凡是,在批四人帮,在批文革,然后对前段时间的新文革狂潮做一个平衡。


但是另一方面,炒作这篇文章,把过去的重磅文章拿来炒作,也不排除是反习势力所为。那就是像华国锋,胡耀邦时代一样。华国锋阵营掌握了媒体大体的控制权,包括两报一刊等等。所谓两报一刊,当时指的是《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和《红旗》刊物。而现在的党媒党报的重点是新华社,《人民日报》,《环球时报》,中央电视台等等。而现在的情况,就是可能在意识形态领域,党媒党报的主体部分被习家军所掌控,比如中宣部长黄坤明所掌控,但是这些媒体的部分还是可以被反习势力所掌控或者运用。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就先通过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以纪念的方式提出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篇文章和作者。随后又让其他媒体去连载,以不动声色的方式推进一些反习势力对习阵营的挑战。就表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篇文章不仅开创了改革开放年代,结束了当时的一个意识形态大争论和一个意识形态的转型。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暗示现在的中共高层有必要再一次提出这个问题,就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不要搞教条主义,不要搞个人崇拜,不要搞两个凡事,而反对走向文革,反对为四人帮平反,反对对毛泽东进行神化,也反对现在的新领导人走向毛泽东第二的位置。


因为在刊登这篇文章的时候,说作者动了个脑筋,从批天才论,批顶风论出发来批两个凡是。也就是说大批教条主义和个人崇拜,把这番话在各个媒体上重复了多次。而考虑到习近平和习家军一直在搞个人崇拜,到现在都没有停止,而且时不时达到高峰,把习近平的所谓名言金句放在头版头条,动不动就是金句,或者平语近人,平语来袭等等。这种个人崇拜的宣传了远超过当时的华国锋,华国锋就是报道的版面占得多而已。一口一个华主席怎样,华主席怎样,华主席怎样。而当时对华国锋最大的所谓个人崇拜指控就是提了个一头衔,叫做英明领袖。当时的说法是英明领袖化主席一举粉碎了四人帮!因为毛泽东是伟大领袖,那麽继承他的叫英明领袖。尤其是在跟四人帮斗争的时候!当时也是出于了压倒四人帮,压倒文革派的政治需要来宣传华国锋,而华国锋本人实际上是相对比较谦逊的。后来很多领导人回忆说,华国锋是相当谦逊,相当有民主作风的一个领导人,并不是想自己搞个人崇拜。英明领袖这四个字是叶剑英给他提出来的,提出来也是为了加强他新继承人的地位,也是为了让所谓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去认识四人帮的危害性,而拥戴新的领导层。当时出于政治运作的需要,也是可以理解,并不意味着华国锋真的要搞个人崇拜。但是相比之下,现在很明显的是习近平想搞个人崇拜,习家军要抬轿搞个人崇拜。而与主张新权威主义的王沪宁一拍即合,也要搞个人崇拜。


现在这篇重磅旧文重新被提起,而且被炒作,被热捧,事实上就暗含了一层含义,就是批判个人崇拜。那就应该是矛头指向了习近平,习家军,或者是极左人物王沪宁。当然,很多人疑问,说反习势力有没有这麽大的能量,有没有这麽大的能耐?尤其是反习势力,反习阵营有没有掌握党媒党报,或者是其中的一部分。对此应该说比较难以置信!但是如果说是习阵营在炒作这篇旧文的话,那这种自相矛盾也很难解释。刚刚才在搞新文革,在为江青翻案,为文革翻案。突然又开始批四人帮,批两个凡是,批毛泽东时代。所以这在意识形态上,理论上是自相矛盾的。而习近平一贯是反感邓小平,不想提邓小平。但是这次在党媒党报报道这篇文章的时候,虽然不提胡耀邦,却有一些地方提到了邓小平,所以这些都是自相矛盾。


所以我就只能作出两个判断,或者提出两种可能性来跟广大的网友去思考。一种可能性是发自习阵营,另一个可能性是发自反习阵营。而且时机很有玄机,时机很敏感。因为就在六四32周年之际,就在6月4日,6月5日这两天,各类党媒党报纷纷刊登对这篇文章的介绍和作者的介绍,或者说陆续刊登。其中还刊登说这是珍贵的史料,而且还详细的介绍了说在南京大学校史博物馆陈列着这篇文章的原稿,以及《光明日报》当天刊登的报纸,还有作者胡福明和这些编辑之间的多次来信反复的修改。还出示了一些手稿的影印件,还有作者胡福明的相片,以及当时《光明日报》头版的样子,就是A版全版的样子。显得隆重其事,似乎在提示着什麽,或者提醒着什麽。总之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风向标,或者说释放了不同寻常的信号。显然,重新炒作这篇重磅旧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在很大程度上写照了当今中共党内。尤其是中共高层的路线斗争,以及路线斗争背后的权力斗争,也就是围绕20大的权力卡位战。


今天就暂时讲到这里。希望新来的网友点击订阅本频道《陈破空纵论天下》,并按下小铃铛,也便能及时收到节目通知。另外也欢迎订阅陈破空会员网站,那里有我的著作和畅销书的连载,还有音频连载,文字连载。另外也欢迎订阅希望之城网站的陈破空会员频道,那里有一些跟网友之间的问答。谢谢大家收看收听,再见。

Recent Posts

See All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1年6月29日星期二。 这次中共搞七一百年党庆,表面上的主题是百年党庆,或者是什麽牢记初心,不忘使命。其实真正的主题在中共党内,在中共高层,就是一个习近平连任不连任的问题。因为政治老人反对习近平连任,而习近平坚持自己赖着不走,双方各执一头。所以出现了七一前后最大的看点,就是政治老人对习近平的态度。 在6月28日提前在鸟巢上演的演文艺演出中,可以看出主要的政治老人

【大纪元2021年06月29日讯】(编者按:中共借百年党庆企图通过歪曲历史、掩盖真相再次操控媒体与舆论,吹捧其“伟、光、正”,搞全民洗脑。本系列文章通过不同角度回顾中共的百年暴行、谎言及反人类历史。) 中共建党百年之际,搞了一个党史展览馆。展出从“革命、建设到改革”各阶段的图像或雕塑,然而,却回避了党史中至少一半的重大事件,包括:反右运动、大跃进、大饥荒、文革、六四屠城、迫害信仰群体等。选择性的展

中共迎来百年党庆,北京照例戒备森严,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如临大敌。外界的感受:这哪里是庆祝?这分明是备战;哪里有喜庆气氛?更像是丧事气氛。戒备,备战,戒备谁?人民;准备跟谁作战?人民。 中共自称“四个自信”,然而,百年大党没有安全感。百年大党,成了人民的死对头。任何人群聚集,都让它从心底深处害怕得发抖。 中共自吹功绩,号称崛起,第二大经济体。其实,所谓富裕、强大、复兴,所有这些表象,并不新鲜,几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