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對決習近平》第一章之二: 川普意外大勝,習近平看走了眼(下)

Updated: Jan 23


美國政治劇變,中國是主因


如同台灣和香港的政治生態演變,在很大程度上,都是拜中共的惡意和惡行所賜。發生在2016年的美國政治劇變,從某種意義上而言,也是拜中共的惡意和惡行所賜。北京無視國際規則,高築關稅壁壘,人為製造巨額貿易逆差,大規模竊取知識產權,蓄意損傷和削弱美國,損人自肥,自我壯大。


世界貿易組織的資料顯示:一般商品,美國對中國產品徵收3.6%的關稅,中國卻對美國產品徵收9%的關稅;農產品,美國對中國農產品徵稅4.4%的關稅,中國卻對美國農產品徵收平均15.6%的關稅;汽車,美國對進口汽車徵收2.5%的關稅,中國卻對進口汽車徵收25%的關稅。


在這種不對稱、不公平的關稅壁壘下,美中貿易逆差每年高達3600億美元,構成美國對外貿易逆差總數的一半左右。而中國竊取美國知識產權,愈演愈烈。多年前,美國就有報道指出:因為中國的瘋狂竊取,美國在知識產權方面,每年損失高達數千億、乃至上萬億美元。所以這些,被競選中的川普比喻為中國對美國的「強姦」。


2017年2月,美國私營監督機構「美國知識產權盜版委員會」發布報告,美國每年因假冒偽劣商品及網路黑客活動,至少損失2250億至6000億美元。僅商業機密盜竊一項,每年就導致美國高達1800億至5400億美元的經濟損失。告的結論與美國情報部門稍早的調查結果大體一致。美方估計,2015年的網路黑客行為至少造成了美國約4000億美元的經濟損失。「美國知識產權盜版委員會」將中國列為全球最大的侵權盜版和假貨製造國。經美國入境查扣的假冒商品中,有多達87%來自中國。報告認為,中國政府助長了知識產權的偷盜活動。


依靠操縱匯率、低價傾銷、盜竊知識產權和商業機密而崛起為暴發戶的中共,憑藉財大氣粗,猛增軍費軍備,在南海和東海兩面擴張,公開炫耀其龐大武力,無所顧忌地威脅和擠壓鄰國。肆意挑戰國際秩序,嚴重威脅世界和平。


當此之際,世界呼喚美國,美國呼喚自強。於是,強烈主張「讓美國再次強大」的川普總統,應運而生。


2016年美國大選,力挺川普的美國選民,其潛台詞是:既然,其他國家,如中國,都那麼自私,就讓美國也自私一回;既然,其他國家,如中國,都不遵守規則,那麼,就讓美國也遠離規則一回。


舉凡亞太地緣政治惡化、地區軍備競賽、核軍備競賽、貿易戰開打、全球化退潮,把世界拉回冷戰,甚或推向第三次世界大戰,基本上,都是中共惹的禍。


死守既得利益、堅持對內鎮壓對外威脅的中共,早已成為全球最大公害。「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香港電影《無間道》里的這句黑道名言,最符合中共的此情此景。自作自受的中共,準備吞食它自己釀造的苦果和惡果。


川普與習近平,都是「壞孩子」


2012年11月,習近平成為中國最高領導人,以政治強人的姿態,統治第二大經濟體,其影響力,波及世界。四年之後,2016年11月,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同樣以政治強人的姿態,掌管第一大國,其影響力,衝擊世界。


習近平與川普,前者是北京小圈子指定的紅色繼承人,後者是美國民眾投票選出的新任總統。表面上,兩者出處不同,政治環境也迥然不同。然而,內在地,在個性和品質上,兩人卻有不少共同點。至少可以舉出三點:


曾經都在13歲出事


習近平13歲時,正值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早已被毛澤東投入監獄。習近平淪為「黑五類」、「狗崽子」。因為說了幾句反對文化大革命的話,13歲的習近平也被打成「現行反革命分子」,遭群眾大會批鬥,並關押起來。習近平飢餓難當,曾從關押處逃跑回家。沒想到,母親齊心不僅冷漠地拒絕他,不給他食物,還跑到政府,狠心舉報兒子。習近平只得隻身逃走。在公園椅子上躺了一晚上之後,被當局抓獲,送進「少年管理所」,強制實施「勞動改造」。


中國的「少年管理所」,除了關押少數像習近平這樣的「黑五類」、「狗崽子」,大多數被關押的,都是社會上的不良少年,諸如偷盜、搶劫、打架、鬥毆的壞孩子。習近平與這類壞孩子關押在一起,長達三年,不可能不受到耳濡目染,正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習近平很可能感染了一身壞孩子習氣,蠻橫,狠毒,不講理,迷信拳頭和暴力。這些特質,有助於習近平應對厚黑風氣濃厚的中國官場。以至於,成為最高領導人之後,習近平的言行中,時不時地,還流露出「壞孩子」的習氣。


川普出生於美國紐約皇后區富裕人家,從小頑皮搗蛋,不守紀律。在學校時,不斷闖禍,諸如,打架,欺負低年級同學,扯女同學頭髮,向老師投擲橡皮擦。有一回,他認定音樂老師不懂音樂,竟然伸手打向老師的眼睛。為此,差一點被學校開除。


川普父母為此傷透腦筋,萬般無奈之下,只好把13歲的川普送到紐約軍事學校讀書,希望「矯正兒子的壞習慣。」在美國,軍事學校所接納的,都是那些父母難管、一般學校也管不了的初中生或高中生,換言之,都是壞孩子。


川普在回憶中,對自己在軍事學校這段經歷,記憶深刻,認為,正是這段經歷,改造了他的性格,為日後的成功打下了基礎。然而,川普一定也從壞孩子成堆的軍事學校里,學到了更多壞習慣,包括罵髒話、傲慢、敢於對抗、對他人不屑一顧。這些素質,對他的從商和從政經歷,既有幫助,也留下後患。即便競選和當選總統後,不經意地,仍然會顯露出這類「壞孩子」的痕迹。

都不喜歡媒體


習近平上台以來,鼓吹「媒體姓黨」,這個「黨」,指的是共產黨。不容媒體游離於共產黨的控制之外。而隱含的真正意思,還有一層,就是「媒體姓習」,讓中國所有媒體處於習近平一人掌控之下。在習近平任內,媒體遭查處、主編遭撤職、記者遭關押等迫害人權的事件層出不窮。大力扼殺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成為習近平集權的特色之一。


川普是依靠民主程序、全民投票產生的總統。然而,由於其個性與偏見,與媒體關係惡劣。競選期間如此,當選和上任後仍是如此。由於無法容忍主流媒體對他的批評,川普竟斥責一些主流媒體是「人民的敵人」。這種語調,已經有幾分像共產黨統治者。更嚴重的是,川普下令,不準《紐約時報》、CNN、《洛杉磯時報》和網路雜誌《Politico》出席白宮的例行新聞發布會,更是創下美國歷史罕見先例。《紐約時報》曾發表一幅漫畫,標題是「如何管住媒體,特朗普學習中國」。


筆者曾說過一句話:當今之時,如果中國要超越美國,就要模仿美國。意思是,中國民主化,才可能趕上或取代美國在世界上的地位。筆者還說過一句反諷的話:當今之時,如果美國要超越中國,就要模仿中國。意思是,美國只要自私自利,不擇手段,就可能讓美國經濟趕上或超過中國經濟的增長速度。後一句話,當然是諷刺的意思。


都是「白字大王」


習近平經常謊稱、炫耀自己讀書多,卻是一個「白字大王」,多次露餡。2016年9月4日,在中國杭州舉辦的20國集團領導人峰會上,習近平講話,談到全球化時,引用中國古語「輕關易道,通商寬農。」卻把「寬農」讀成「寬衣」,釀成最大笑話。「寬農」,是放寬農業、寬待農民的意思,「寬衣」,卻是脫衣服的意思。習近平讀錯字,證明他並不知道這句古語,只是照讀秘書寫好的稿子。在中文簡體字里,「農」和「衣」字,筆畫相近,讓習近平誤以為,這個詞應該讀成「寬衣」。這也從一個側面證明,中共文化主導下的簡體字,有多麽害人!


中國網民由此又給習近平贈送了一個綽號:「寬衣帝」。因為,「寬衣」二字,多用於皇帝、高官或宮廷之中。中國網民還譏諷,習近平「寬衣」,印證安徒生童話《皇帝的新衣》。因為身邊沒人敢指出他的錯誤,於是,就成了《皇帝的新衣》裡面那個被騙子耍弄得不穿衣服、一絲不掛的皇帝。


生長於美國、並不認真讀書的川普,也是一個「白字大王」。川普以愛用Twitter而著稱。2016年12月17日,川普在Twitter上發言,譴責中國搶奪美國的潛航器,原本要用「前所未有的行為」(unprecedented act),卻拼寫成了「沒有總統的行為」(unpresidented act),引發美國網民群起嘲笑。之前,川普還把「等待」(wait)錯寫成「waite」。把「荒唐的」(ridiculous)這個詞,錯寫成了「rediculous」,而英文里並不存在這個詞。


習近平上任之後,在南海和東海採取擴張態勢,大膽動作,直接挑戰美國的世界霸主地位。川普競選期間,重炮轟擊中國;當選之後,更是毫不客氣質疑「一個中國」,直接挑戰習近平。川普與習近平杠上,針尖對麥芒,針鋒相對,狹路相逢,短兵相接,開始了美中鬥爭的新階段。


競選期間,川普說過這樣的話:「美中之間最大的逆差,是領導人智慧的逆差,中國領導人很有智慧。」意指歐巴馬不會談判和鬥爭,與中國打交道,陷於被動,受制於人。這裡所謂中國領導人的「智慧」,不過就是不擇手段的厚黑學,是邪惡的「智慧」。


在平壤,有胡作非為的金正恩,為了權力,動輒大開殺戒,濫殺部屬,連親族都不放過,更在核訛詐、核威脅的邪路上越走越遠。在北京,有強硬橫蠻的習近平,為了集權,扼殺言論,逮捕異己,對內鎮壓,對外威脅,不惜製造區域衝突,冒險世界大戰。如今,在華盛頓,有了獨立特行的川普,第一個不像美國的美國人(unamerican),第一個不像君子的美國總統。他可以講理,也可以不講理,就看對手是誰,如果對手是習近平和金正恩,他將以強硬對強硬、以狡詐對狡詐、以厚黑對厚黑。美國出了個川普總統,從某種意義上而言,是形勢所逼,形勢比人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