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 第一章 之一 军费,军费,还是军费

第一章 磨刀霍霍,中共准备打仗



“经济力量和国防力量的加强,使苏联胜利地在国际舞台上展开积极攻势。”

-- 前苏共总书记勃列日涅夫


在党的喉舌主导下,多年来,中国上下侈谈最多的都是“实力”,侈谈更多的是“硬实力”。邓小平说∶“发展才是硬道理。”体现一个“硬”字。中国官方学者甚至苦心论证,历史上,任何一个强权崛起都要经历一番争斗,所谓“战火的洗礼”。军方将领则以高谈阔论“制空权”、“太空优势”、“海上霸权”为傲事。从迷信实力、硬实力到迷信军力、最大军力,共产党中国,正走上一条无限追求武力、进而令周边国家畏惧的不归路。



军费,军费,还是军费


2014年3月,北京又召开人大、政协“两会”,宣布,中国政府再度以两位数大增军费,增幅达12.2%,军费开销达1320亿美元。这是中国连续25年猛增军费。同期,日本政府宣布增加军费,五年增幅5%,与中国的一年增幅12.2%相比,可谓杯水车薪。


增加军费,由中国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宣布。这类官样文章,并非他自己所写,通常由领导层内部定调、由一群秘书班子写成。今年的报告中,还不点名地抨击了日本。头大腿细的李克强,站立在台上,宣读1.7万字的报告,长达两个小时,到后来,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声嘶力竭,面色苍白,接近虚脱,似乎象征了中国军力外强中干的实质。台下的人大代表,哈欠连连,许多人打起了瞌睡,又似乎象征了中国政府持续昏睡的现状。


北京对外公布的军费数字,并未包括诸如高精武器研发、对外军备采购、以及各地方政府对军队的拨款等项目。国际上,一般会将北京公布的军费乘以二到三,换算出中国的实际军事开销。北京继续以两位数大增军费的同时,却调低经济增长预期,降为7.5%。可见,中共对军事的投放,远远重于对国民经济的投放,按北朝鲜术语,就是“先军政策”。


军费暴增。而通常,中共发言人只是轻描淡写,避提军费的各项用途,仅强调其中一项:为部队官兵加薪。这种选择性公布,具有双重意图:对外转移话题,遮掩军费开销的关键去处;对内讨好军人,使之为现政权卖命。


不断加薪,的确是为了讨好军人、收买官兵。比如2011年,士兵又加薪40%,军官再加薪1000元,团级军官月工资将达到22000元。那是中共军队的第七次加薪,也是近些年全面加薪的第三次。中南海意犹未尽地透露:部队工资,将形成“两年一加”的惯例。换言之,2013年,解放军官兵又将全面加薪。


为军人加薪。中南海找得出诸多借口:通货膨胀;要与经济增长同步;对比美国和日本的人均军费,“还必须追赶”。而对中国其他阶层民众的薪水,当局则绝不提“追赶”,充其量,会象征性地讨论一下“最低工资待遇”。军民悬殊待遇,正是不折不扣的“先军政策”。对比北京与平壤政权,不过是五十步笑一百步。


军费,军费,还是军费。这便是1989年“六四”事件后,中共历年“两会”的主题、焦点和重心。政权的危机意识,深重的不安全感,是中南海“富国强兵”的根本动力。所谓“富国”,就是富政权;所谓“强兵”,就强党卫军。中国军费暴涨、军力猛增,伴随三阶段战略意图:


第一阶段,瞄准中国人民。中国军费以两位数陡增,是从1989年六四屠城后开始的。当时(1989年6月9日),邓小平赞扬军队,说:“军队通过了考试,是及格的。”(指镇压民主运动)中共领导层由此愈发认识到军队的重要性。中共历来有“党指挥枪”的党训,作为党卫军,解放军攸关红色政权生死。于是,历经“六四”惊魂,中南海加意笼络军心,优待官兵,不断加薪晋爵,同时强化军备,增强战力,以备随时出动,镇压人民。当中共军力膨胀到对付人民绰绰有余之后,目标开始转向。


第二阶段,瞄准台湾。整个九十年代至二十一世纪初,北京高分贝威胁台湾,大增海空军实力,并不断增加部署瞄准台湾的导弹。海峡两岸,几度剑拔弩张、战云密布。长期的武力威胁,影响了台湾政局走向。当前台湾政坛,亲中势力似乎压倒抗中势力。2012年大选,马英九打“两岸牌”、力证他和国民党可以保障台海和平,因而赢得连任。这是一个指标性事件,证明:北京最终以武力吓住了台湾。当中共武力壮大到对付台湾绰绰有余之后,目标再度转向。


第三阶段,瞄准其他国家,包括周边国家和美国。2010年,北京突然高调宣示:南海主权事关中国“核心利益”,南海争端由此陡然升温。2012年,中共策动大规模暴力反日风潮,随后派出舰艇和战机,袭扰由日方管辖的钓鱼岛,与日本公开摊牌,东海形势,风云突变。同一时期,中共军头鼓噪,中国猛增军力,就是为了挑战世界头号强权----美国。


2012年12月,刚刚接任军委主席的习近平,视察广州军区,官方媒体报道时,首次称“广州战区”,乃是故意显示,中共方面,不仅做好了战争准备,而且进入了战时状态。





军购大手笔,一掷千金


也是在1989年“六四”事件后,中共开始从外国大量采购武器,90%从俄罗斯购进,连续二十多年,每年支付俄罗斯军备采购费,动辄数十亿乃至百亿美元,且从不编列在其公开的军费开销中。所购武器。举凡坦克、战机、运输机、军舰、潜艇、防空雷达等,无所不包。


从2007年开始,中共曾一度减少从俄罗斯进口武器,原来,中共自以为已经能够完全仿制俄国武器。然而,到了2012年,中共重又开始向俄罗斯购买武器,俄方分析,中国的仿制,或许并不那么成功,不得已而继续花钱添购。急于牟利的莫斯科表示:“只要中国能保证不象从前那样仿制俄罗斯武器”,俄方仍愿意出卖武器给中方。俄国固然急需资金,但也担心,如果中方只是少量购买,会继续剽窃俄国技术,于是提出条件:只有中方大单采购,俄方才肯卖武器给中方。


2012年8月,中国与俄罗斯签署一笔20亿美元的潜艇交易,中方将向俄方购进4艘阿穆尔级柴电潜艇,其中,2艘在俄罗斯境内建造,另外2艘,将在中国境内由中俄双方合作建造。俄方认为:合作建造方式,可尽量避免中方的剽窃行为。达成这起交易,中国的目标,是要抢在印度之前,成为俄罗斯新款潜艇的首个买家。


2013年3月,新任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俄罗斯,再度签下两份巨额军火订单:中方向俄方购买24架苏-35战斗机;另购4艘“拉达”级AIP潜艇,由中俄合作建造。为此,中方向俄方支付35.6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