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七章之一:中共对外用武,出自内部危机


“中国倘不彻底改革,运命总还是日本长久。”——近代中国作家鲁迅


中国人民解放军,是共产党的军队,而不是国家的军队。“党指挥枪”,这一条原则,从这支军队成立之日(1927年8月1日)起,就没有改变过。即由共产党领导人掌握军权、指挥军队。然而,说是“党指挥枪”,具体到领导人个人,又成了“枪指挥党”,即,谁掌握了军权,谁就掌握了党和国家的实权。毛泽东和邓小平时代,就是如此。



中共对外用武,出自内部危机


对中共这种极权体制而言,对外愈是强硬,说明内部愈是有问题,如同北韩,区别只是,平壤的表现更直截了当,外界容易识别;北京的表现,更含蓄一些,外界难以甄别。


回顾中共建政以来,对外出击,除了威胁和掠夺邻国,也因中共内部有事。当权者对外用兵,或为争夺军权,或为转移公众视线。1950年,中共出兵北韩,时值政权初立不稳。1962年,中共入侵印度,毛泽东、刘少奇之间权力斗争正酣,毛借调兵恢复权力。1969年,中苏珍宝岛之战,正值林彪军中势力坐大,毛坐立不安。1979年,中共入侵越南,起因是,邓小平借调兵打仗,要从华国锋手中夺取军权。其余时候,不论毛还是邓,只要大权在握、政局平稳,则不见得非要对外用武,许多时候,甚至宁愿“搁置争端,留给后人”。


如今,北京作势对外开战,动作频频,对应的,也是国内多事之秋。2012年,钓鱼岛争端被突然热炒,是在薄熙来事件带来中共党内、军内空前分裂之际。大规模暴力反日示威,转移了公众注意力,并为权争激烈的中共十八大打了掩护。


但随后,外国媒体连续曝光中共高官贪腐内幕,引起中国民众愤怒,中南海更需持续热炒钓鱼岛争端,予以对冲。十八大之后,中国民众盛行网络反腐,风声鹤唳,中共官员紧急抛售房产、紧急转出资金,仅在2012年11月的一个月间,外逃资金就高达410亿美元!如何掩护这类丑行?中南海苦思对策,强化对日斗争,制造烟幕,炒作中日开战,是障眼法之一。


习近平抓军权,效法邓小平


习近平上台,频频视察军区、战区、武警部队、空军基地、二炮部队,三令五申,要求军队要忠诚于党;要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要提高战斗力。习的奔走,实际上泄露了他的焦虑感:害怕军队不忠诚、不纯洁、不可靠。


自毛泽东、邓小平强人政治之后,如何才能掌控军队,成为日渐弱势的中共领导人最担心而又最头疼的难题。对中共当权者个人而言,威胁其权力的最大危险,从来不在外部,而在内部。正所谓,祸起萧墙。在盛行“关系学”的中国,摆平内部的关系,比摆平外部的关系更重要。

即便邓小平本人,也曾为抓军权,煞费一番苦心。如前所述,为从华国锋手中抢夺军权,邓竟然策动中国跟越南打了一仗,数万中国年轻军人为邓抓军权而殉葬。随后,邓得以出任军委主席,握紧枪杆子。后来半退休,仍能以军委主席的名义,控制并号令整个党和政权。这一控制,最终派上大用场:1989年,全国人民要求民主,呼吁邓退休;邓的回应,是出动军队、坦克和机关枪,血腥弹压。此举,保住了中共政权,更保住了邓本人的身家性命。


江泽民上位,军中全无渊源。但在与杨尚昆、杨白冰兄弟的权力斗争中,江向邓小平密告杨氏要平反六四,触动邓敏感神经,邓江合谋,扳倒了“杨家将”。邓死后,江通过不断提拔上将等手段,深入军队。其间,众元老相继死亡,江从中取便,逐渐摸到军权。到胡锦涛接班,江依然紧抓军权不放,长期经营,直至十八大,江都保持了对军队和党一定程度的操控。


胡锦涛继位,苦等两年,才从江泽民手中接过军委主席一职,但随后,整个任期内,胡被江系人马团团包围,军权完全被架空,以至于,在胡任内,党和军队的关系,渐行渐远,军队势力急剧膨胀而自行其是,最后,还发展出刘源、张海阳、朱和平、周小周等军头与薄熙来密谋夺权的剧情。2009年新疆“七五”事件发生后,胡锦涛中途放弃在意大利出席的“G8峰会”,紧急返国,并非因为新疆局势有多危险,乃是害怕自己被排除在军队调动的决策之外,进一步失权。


到习近平接班,就面临如此困局:因江胡恶斗,军队与党大幅度疏离,“党指挥枪”的党训,已经不灵;因薄熙来事件,不仅党内分裂,军内也分裂,军中各派,各事其主、各行其是,彼此仇视、怒目以对。


或许,江、胡、习三人,都意识到了党和军队日渐分离的危机、以及军中山头林立、不听使唤的危险。如何收拾这副烂摊子?祸起江泽民,江以“自我降低排名”,假意表示不再干政;习近平上位,最初为江所推举,江也落得个放心。胡锦涛略有自知之明:即便留任军委主席两年,还是抓不住军权,反倒可能与习近平对立,江胡权斗未息,或又多出一个胡习权斗?胡不想再入江的圈套,力避与习对立,遂裸退,以全面交权,换取胡习“和谐”相处,借以保障胡退位后的人身安全。


一齐交接党政军三权,江、胡、习的共同用意,是要让习近平集中权力,重新整合裂痕日深的党和军队。于是,习近平接位,首要之务,便是硬着头皮抓军权,着意讨好军方。


然而,军方欲壑难填,一味迎合,恐适得其反。向军队进贡愈多,军队愈是骄横;军队愈是骄横,索要愈多。如此恶性循环,军队就愈是难以驾驭、驯服。到头来,力图控制军头的习近平,可能不仅控制不了军头,更可能反为军头所控制。在钓鱼岛铤而走险,更像是习近平遭军方强硬派绑架的不得已。


毕竟,今日习近平,并非当年邓小平。习的那点所谓“军中履历”,根基实在太浅。习近平展示对外强硬,看上去用力过猛,几乎酿成难以收拾的后果。中日严重对立,若擦枪走火,惹来一场大战,共军并无胜算,一旦败绩,对内如何交代得起?如当年“甲午海战”后的清廷下场。到头来,习近平不要说捞不着军权,还恐遭民众和军人共同抛弃。


刘源呼吁对日争端降温


2013年3月,中共两会闭幕之际,中共总后勤部政委、上将刘源出面为中日钓鱼岛争端降温。刘源声称:“中日之争既是‘面子’问题,更是‘里子’问题。面子和里子怎么平衡?千万不能被某些人的捣乱破坏中国的战略发展机遇期,千万不能损害中国人来之不易的好日子。不能为了面子逞一时之强,伤害和平发展、复兴崛起的‘里子’。”这里说的“某些人”,应指党内军内强硬派,也指社会上的毛左派。


刘源的意思,中方应适可而止、见好就收。为此,他还引用古兵法,为中共圆场:“善士不武,乐杀不祥”、“主不可怒而兴师,将不可愠而致战”、“兵者大凶,战者无不用其极”……


刘源的这番表白,并不仅仅代表他自己,或许,在一定程度上,也代表了习近平。只是,习犹豫,又不方便说,就由刘来说。作为元老之后、遭毛泽东迫害致死的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刘源曾被认为是薄熙来的铁杆兄弟,被指“合谋篡党夺权”。薄倒台,刘也几乎倒台。然而,刘源与薄熙来交好,也与习近平交好。


习近平回忆八十年代下基层锻炼,曾说过:“那时候从北京下去的人,有刘源和我,我们俩不谋而合。”习近平为了顺利接班,宁愿息事宁人,在某种程度上,习近平保下了刘源,其中,既有“哥们义气”,也有为己所用的目的。“十八大”之后,刘源既未被降职,也未获升迁,依旧原官原职,但支持习近平主政,大概已无二心。


刘源还说:“靠军事手段拿下一个岛并不难,可打了以后怎么办?”表明,中南海自知,与日本交战,并无胜算,即便夺了岛,也未必守得住。况且,美军以《日美安保条约》涵盖钓鱼岛为由,随后掩杀而至,共军焉能不丢盔弃甲、狼狈而逃?


刘源的表态,是给中共自找台阶下。习近平对外强硬,原本就是为了对内争夺军权。故而,随着中共权力交接大戏落幕,尤其,随着习近平权力巩固,习本人有意为钓鱼岛争端降温、解套。擢升前驻日大使王毅为外交部长,似乎要为缓和中日关系预埋伏笔。只是,中共党内、军内生态,强硬派、鹰派、主战派占上风,即使习近平有降温中日争端的念头,也难以启齿,更难以做到,他已经骑虎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