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開戰》第七章之五:模拟情节:中日开战(上)


一段时间,钓鱼岛海域沉寂。既没有中国海警船的踪迹,也没有中国海监机的影子。太平无事,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好几个月。同期,中国媒体开始刊登一些学者的文章,他们呼吁,维护中日友好大局、让中日争端降温。中国政府官员在谈到中日关系时,口气也较前缓和。


日本舆论判断日中对峙的阴霾即将扫除,普遍洋溢起乐观的调子。日本政府为了改善日中关系,也下令减少海上自卫队在钓鱼岛周围的布署与活动。


财哥是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的头,他忽然接到中国大陆保钓人士老发的信息。老发提议,由中港台三地保钓人士再次租借渔船,联合出海到钓鱼岛,展开新一波保钓行动。老发也是“世界华人保钓联盟”的成员,虽然近年才加入,但表现活跃,立场坚定。


财哥犹豫了一阵,因为从前,他主动邀约大陆保钓人士,到头来,受大陆公安打压,他们却出不了海,最后都是香港保钓人士唱独角戏。“这一回不同,”老发在电话里很肯定地告诉他,“形势已经不同于以往,我们一定能出海!”财哥听了,既振奋,又彷徨。毕竟,有中日官方在钓鱼岛对峙,自己就好久没有考虑再出海保钓这件事。但最近,中日官方又冷却下来。“靠不住,共产党就是靠不住!”他愤愤不平地想。


财哥一边与其他香港保钓人士商量,一边又与台湾“中华保钓协会”联络,后者积极回应,表示会即刻筹办租船和准备出海事宜。


这天傍晚,十一名香港保钓人士,乘坐“咸丰一号”渔船,离开尖沙嘴码头,摆脱香港水警做样子的阻拦,径直开向公海。第二天一大早,他们果然在广东汕尾海面汇合到老发等人组织的三艘大陆渔船,皆大欢喜。但却传来坏消息,受台湾海巡署强力阻拦,台湾保钓人士无法出海。财哥与老发等人商量后,决定不再等待台湾保钓人士的加入,只休整一日,当晚下半夜,就启程开往钓鱼岛。


老发等大陆保钓人士,共有二十四人,分乘编号为“闽晋渔1840号” 、“浙象渔1894号”、 “粤汕渔1949号”三艘渔船。加香港这一艘,一共四艘。四,财哥联想到“死”字,觉得不吉利,有些忐忑不安。这也是后来,在海上航行时,他有意让香港保钓船与大陆保钓船保持一定距离的心理动因。


黎明时分,进入距钓鱼岛三十海里水域,财哥发现,他们一行,已经遭到日本海上保安厅六艘巡逻艇的跟踪监视。进入距钓鱼岛二十海里水域时,各类日本舰艇增加到十二艘,不时向他们发出停止前进的警告,并摆出拦截态势。


海上雾气茫茫。上午八时许,透过雾霭,钓鱼岛的角屿已经在望。距钓鱼岛五海里处,日舰开始采取行动,每三艘日舰,对付一艘保钓船。中方保钓船在日舰的夹击下,继续前行,但速度减慢。越是靠近钓鱼岛,日舰的夹击越是紧逼。中方保钓船的活动空间变得越小,但仍左右突围,试图挣脱,要伺机抢滩登岛。


日舰开始向保钓船喷射水柱。财哥浑身湿透,同时感受到船体剧烈地震荡摇摆。突然间,“咸丰一号”船的船头与一艘日本舰艇猛烈地碰撞在一起,财哥脚底一滑,跌倒在甲板上。他正要挣扎爬起,双臂却已遭人压住。原来,一队日本保安人员已经迅速跳上“咸丰一号”船,擒住财哥,同时控制了船上其他保钓人士。财哥等人,被一一戴上手铐,押上日本巡逻艇。


三艘大陆保钓船的命运也是如此。前后折腾半个多小时,包括大陆保钓人士在内,所有中方保钓人士,都遭日方拘捕,并被分别押上日本巡逻艇。


就在押送财哥一行的日本巡逻艇正要启动离开的时刻,一名香港保钓同事突然朝财哥喊了一句,叫他朝后看。几海里开外,雾气弥漫间,隐约呈现无数桅杆和船体,也是渔船。是日本的?还是中国的?更像是中国的。


财哥心下先是一喜,又是一惊,吃不准这是好事还是坏事。那些渔船越驶越近,果然是中国渔船!大大小小,密密麻麻,在雾中时隐时现。越看越多,数十艘?数百艘?上千艘?一时难以判定。


原来,就在财哥等人的保钓船与日本舰艇纠缠的时候,大队中国渔船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刚刚处理完四艘保钓船的十二艘日舰,面对这一最新情况,显得有些着慌,稍微乱了队形。有的保安官开始用对讲机与上级联络,有的保安官对越开越近的大队中国渔船打信号,要求他们立即后撤。


中国渔船不理会,继续朝前开。有的渔船还突然加速开进,逼近日方舰艇。日方舰艇调整队形,呈半月形,摆出拦截阵势。怎奈中方渔船太多,顾东顾不了西。此时,日舰保安官又被上级通讯告知,相距大队中国渔船背后几海里处,还有数十艘中国渔政船和海警船尾随前来。


说时迟那是快,有几艘中国渔船,已经突破日舰的封锁,先后搁浅靠岸,船上的人,纷纷跳下来,抢滩登岛。看他们一个个身手不凡,哪里像渔民?更像是训练有素的军人!


此念一起,财哥猛地悟到一件事,早有人告诉他,老发可能是共产党特工。老发能频繁与香港保钓人士联络,似乎并无不便,有两回,他甚至跑来香港,与大家议事,参与保钓的热情,似乎比从事保钓几十年的香港人士还高。这一回,老发应该是受命而来,拖着香港保钓人士下水。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让财哥全身发冷而颤栗,心底下,犹如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财哥并不知道,几个月来,钓鱼岛海域的沉寂无事和中国报章唱好中日关系的调子,都是烟幕弹,掩护着更大的阴谋和行动。


越来越多的中国渔船抢滩靠岸,越来越多的中国“渔民”跳上钓鱼岛主岛。“砰砰砰!”突然传出枪声。原来是先于中国人上岛的日本保安人员对空鸣枪示警,阻止中国“渔民”抢滩登岛。这一细节,后来被中方指责为日方首先开火,打响了第一枪。


让财哥最为惊讶的一幕发生了,已经登岛的数以百计的中国“渔民”,突然都纷纷亮出武器,手枪,冲锋枪,一齐朝着日本保安人员扫射。岛上十几名日本人,悉数倒地。早先还是清澈碧蓝的滩头浅水,混合了鲜血与泥沙,又经无数双脚的踩踏,变得浑浊而肮脏。眼看着越来越多的中国“渔民”涌上钓鱼岛,几面五星红旗也挥舞起来,双手被拷的财哥,脑子里一团乱,说不清是激动还是惊恐。


待續......